「奇怪,怎麼會這樣呢?我抱著你上去試試……」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好!」小泥獸答應道。

然後墨九狸抱著小泥獸再次爬上去,順著階梯往上走,開始還好,走了大概五十米不到,墨九狸就感覺到懷裡的小泥獸身上傳來一陣吸力,自己一個沒注意,也跟著一起被吸了下來!

好在小泥獸控制著沼澤,沒讓墨九狸直接沉入沼澤內!

「怎麼回事?」墨九狸驚訝的問道。

「之前就是這樣,每次我上去一點,就會被吸下來的!」小泥獸有些鬱悶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皺眉想了想道:「我們再試一次看看……」

小泥獸沒說話,任由墨九狸抱著自己往上走,墨九狸這一次神識不斷的留意著下面的沼澤,剛走到之前的靠近之前的地方,墨九狸就能感覺到下面沼澤內傳來的一股吸力,這一次墨九狸有了心裡準備,但是依舊是到五十米左右的距離,吸力加大,把墨九狸一起給拉了下來!

「看起來還是不行!」小泥獸有些失落的說道。

「小傢伙,你應該也察覺到了,我們是被這沼澤拉下來的,既然你說這沼澤就是你,會不會是因為這沼澤才是你的本體,所以你想離開,就要帶著這沼澤一起才能離開呢?」墨九狸看了眼地上的沼澤,又看了看小泥獸問道。

「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帶走沼澤!」小泥獸眨著眼睛看著墨九狸說道。

它醒來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的,它也知道自己就是食人沼澤,所以這裡的食人沼澤它能隨意控制,但是它並不知道如何把這些食人沼澤都收起來!

墨九狸聞言微微皺眉,想了想看著小泥獸問道:「你能把這些沼澤移動到別的地方嗎?比如把這沼澤全部都移動到一邊去……」 我萬萬沒想到,事情可以發展到這樣的地步。

江真將我帶回了家,冷眼看着我,“暘暘,我沒有想到,你爲了不跟我結婚,可以編造這麼個故事!你知不知道我剛剛掐着你的時候,我真的想把你殺了,你是想要我後悔一輩子,讓你去見那個孟子赫嗎?!”

他不相信我?!我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暘暘,我爲你做了這麼多,難道你都看不到嗎?爲什麼爲什麼還要想盡辦法來欺騙我!”江真非常的懊惱,抱着自己的頭坐在沙發上,雙眼通紅地看着我,“暘暘,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嗎?大學的時候我可以拋棄所有 跟你在一起,畢業後,我可以爭取去做一個配得上你的人,我可以原諒你忘了我,可我現在接受不了你這樣欺騙我!”

我怔怔地看着他,“我父親跟你說了什麼?”

江真笑着,那笑要比哭更加難看,“說什麼?說我不值得,說是洛家對不起我!你現在的性子,他都搞不懂,先是看上了孟子赫,扔了這個你放棄所有都要在一起的我,後來又撒這樣的慌!”

“我沒有欺騙你,我身上沒有任何洛暘的痕跡!這點你都還不相信嗎?”

“相信?現在科技多發達,你車禍的時候撞得滿目全非,醒來的時候跟一起一模一樣,難道你身上的幾個東西還抹不掉嗎?暘暘,你不想跟我結婚,我都隨着你,可求你了,不要這樣騙我!”江真非常痛苦。

我苦笑,所有的一切,就被父親這樣糊弄了過去!

“好,你暫時可以不相信,如果我找不到自己不是洛暘的證據,那我就跟你結婚!”我看着江真,無比自信地說道。

江真擺手搖頭,“我說了,你要不要跟我結婚,都是你決定,我不會逼你的。我只有一個條件,以後不準再騙我!”

他的條件甚至可以說是願望竟是那麼的渺小。

“江真,我一直以來都是把你當成哥哥的,我從來沒有騙過你。”

江真苦笑,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我的身邊,幫我提着包,“走吧,出去吃點東西。”

站在他的立場上稍稍想一下,他對洛暘該有多深的愛,洛暘不斷地推開他,他的門永遠爲洛暘開着,他的心思,也從來沒有離開過洛暘!

我點了點頭,跟着他出門了。

那天的西餐是整座城市裏最好的,我卻吃着像是味同爵蠟!

他也不說話,只是安安靜靜地吃着。

我放下了刀叉,盯着江真,只能替洛暘說一聲,“對不起!”

江真渾身一震,最終只說了一句,“沒關係!”

多麼可笑的對話,讓我讓他又終止了對話。

回到家裏,他叮囑了我很多事情,大概就是他平常一個人慣了,沒有傭人,如果有什麼需要,一定跟他說。

我進了這陌生的房間,訕笑着躺在整潔的牀上,江真是好人,無論是誰,都該喜歡這樣帥氣又專一的男人。而我,卻單單愛上的不是他!

我一如既往地工作,父親對於江真那天帶我回家的事情從不過問,他們倆似乎達成了一種共識。而每天晚上十點鐘,歡歡會準時打個電話過來,說是關心我,大概還是害怕我跟江真住得太近,她就徹底沒機會了。

在江真家最方便的事情莫過於,我可以隨時出門,不用找任何的理由。

休假的時候,我鬼使神差地去了那個漁村,好像想去見誰。而我心裏也明白,那裏唯一可能跟我有交集的人大概就是那個老婦人了。

走到村口,我又後悔了,別人的生活已經定了,我爲何還要過來打擾。

扭頭往回走了好幾步,又是想到,如若我所想是真,那我這樣走了,豈不是天理不容!

罷了,就當只是見見,說不定,一切都是我想太多,也當是做善事了,解開自己心裏的結。

繞了好幾圈纔是找到那個紅色木門的房子,門依舊大打開着,屋裏稀稀疏疏的,像是有人在。

我屏住呼吸走了進去,老婦人拿着東西正要出門,見有人來了,慌忙又是放下東西,“你是漆警官的女朋友吧?你幫我謝謝漆警官,我一個人習慣了,讓他以後不用耽誤工作來看我!”

按照漆警官的套路,我從自己的包裏拿出錢夾子,將裏面所有的現金都取了出來,放在老婦人的面前,“今天是我個人來看你,和他沒關係!”

老婦人看着桌子上的錢,慌忙是擦了擦手,拿着錢絲毫不敢要,讓我拿回去。

“阿姨,我來就是想看看你。也想跟你打聽一些事情。”我抿了抿嘴,還是將錢放在了桌子上。

阿姨邀請我坐下來,給你 倒了一杯水,“你想打聽什麼?你直接問就是了,不用給我錢的!”

我深吸一口氣,“你能給我看看你女兒的照片嗎?!”

阿姨聽到我說到她女兒,那眼神中透露着驚喜,“你是不是知道我女兒在哪裏?她還活着嗎?活得好嗎?有人欺負她嗎?”

聽到他的話,我的心莫名地抽痛。

“能先給我看照片嗎?!”我更想看到的是她女兒的照片。

老婦人並沒有起身,而是從自己的衣服兜裏直接拿出了照片,照片上是兩個一模一樣的女孩,我有些驚訝地看着她,“您有兩個女兒?”

阿姨笑了笑,“是啊,兩個,小的死得早,大學也沒上,跟人在一起了,後來就自殺了,不是什麼好事情,所以除了村裏人,其他人都不知道我有兩個女兒。大的呢,也讀了大學,從小就害羞,沒談過戀愛,幾年前,忽然就失蹤了。”

我看着照片上的兩個女孩,一個頷首而立,笑得靦腆,另外一個的笑容則像是三月的暖陽,這大概就是小的吧!

“你是不是見過她?”阿姨有些着急。

我只是搖頭,將那絲毫沒有喚起我記憶的照片放回了桌子上,“對不起,阿姨,可能我幫不到你!”

阿姨雖然失望,可也沒有失禮,笑着收起了照片,“沒關係,這麼多年了,沒消息,我….早就習慣了。”

我看着阿姨那鬢白的頭髮,這就是母親吧!

忽然間一個可怕的念頭在我的心裏升起,如果我證實了我並非洛暘,那我可以不可以做這個老婦人的女兒?!

“謝謝你,這些錢你收回去,我知道你們掙錢也不容易!該爲自己打算!”阿姨拍了拍我 的肩膀,將錢再一次送回了我的手裏。

我沒有辦法去傷害她最後一點的自尊,只能是收起了那沓錢。

阿姨送我到門口,我猛地回頭,“她們叫什麼名字?”

“安安,欣欣。”阿姨笑了笑,嘴角露出酒窩,我想只有真心笑着的人才會是美麗的,阿姨這時就是美麗的,當她想到自己的女兒的時候,大概也會覺得自己幸福吧!

好一對雙胞胎,安欣,安心…..

我剛剛走出村口,漆警官就叼着煙走了過來,見到我也不詫異,“我就知道你會回來這裏!”

“我只是沒事做,過來看看,老人家可憐,兩個女兒都死於非命,我只是想幫助自己能幫助的,可老人家不願意收!”

“當然不會收了,你和她非親非故,她幹嘛要收你的錢?!”漆警官走了過來,笑了笑,“是不是查到了什麼?”

我皺了皺眉,“一切都是你的猜想,你沒有證據。”

“沒證據,你不也還是信了嗎?!”

我語塞,是啊,他都沒有說服我,我就已經是信了。

“她的女兒早死了,就算活着,也不可能是我。”我往我車的方向走去。

“那麼肯定,其實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做一個親子鑑定,這樣你就能知道自己是不是洛暘了!”漆警官沒有跟上來,只是跟我提了個建議。

我如夢方醒,是啊,親子鑑定,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我上了車,直接回了家裏,歡歡見到我很是高興,可再問問,我一個人過來的,她似乎有些失望。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下次我幫你把他帶來。”

“哦,這樣呀,你今天回來做什麼!?爸爸今天不知道去哪兒了,不在家!”歡歡笑着抱着我的手臂。

我讓歡歡去給我準備點水果,自己一個人貓進了父親的房間,在他的牀上努力找到了兩根已經發白的頭髮,小心翼翼地放進了自己的錢夾子裏。

剛剛裝進包裏,歡歡就站在門口,“洛暘,你在做什麼?!”

“上來看看,走吧,晚上跟我們一起吃飯!”我拉着歡歡,這一次,我說什麼也不能把她拉下水了!

歡歡因爲聽到要跟江真吃飯,高興得不得了,全然忘了我進過父親的房間。

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帶着歡歡去了,卻把歡歡扔給了江真,自己則是找去找人了,我要一份鑑定,無論結果如何,我都要知道真相。

當我回到家裏的時候,江真坐在沙發上,臉色看起來很不好,“暘暘,下次不要帶她過來了!”

他看出了我的意圖,我深吸一口氣坐在他的身邊,“我說了,我會證明自己不是洛暘的,這段時間,我們都冷靜一點纔好!”

“我不管你做什麼,但也請你不要推別的女孩給我,你知道我的心裏只有你!”

“那如果你一直喜歡的都不是我呢?我根本就不是你愛着的那個洛暘呢!”我有些哽咽,其實自己也害怕知道真相,可自己又不得不去尋找這個真相!

“放棄吧,你就是我的暘暘!”江真抱着我。

“我今天回家,拿了父親的頭髮,剛剛也扯了兩根自己的頭髮,結果一個禮拜之後就會出來!”

江真一把推開我,“你知道你在做些什麼嗎?!” 第3685章

小泥獸聞言想了想點點頭,然後墨九狸發現小泥獸只是看著沼澤,什麼都沒做,沼澤就開始自己移動到一側去了,另外一側直接空了,甚至能看到下面有陣法的地方!

墨九狸可以確定小泥獸,確實是這個沼澤了,但是它能控制還不行,如何能讓它把這沼澤都帶走呢?

「要不然,我認你為主看看呢?說不定我認了你為主,這個你就能收起來的!」小泥獸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想了想道:「好的,就按照你說的試試,如果可以等到帶你出去了,你想要去什麼地方跟我說,我再和你解除契約!」

「好的!」小泥獸聞言看著墨九狸驚訝的說道。

墨九狸的話讓小泥獸更加確定,這個女人和別的人類不同了,既然如此自己就可以跟著她,保護她了吧!

不過,現在小泥獸還沒把自己的決定告訴墨九狸!

墨九狸看著小泥獸,劃破手指一滴血落入小泥獸的頭頂,她也不知道這樣能不能契約小泥獸,不過很快墨九狸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滴血認主果然是萬能的!

很快小泥獸和墨九狸身上就落下一道黑色的光芒,接著墨九狸的靈魂內,多出一絲和小泥獸之間的聯繫!

「我來試試把這沼澤收起來!」墨九狸看著小泥獸說道。

小泥獸點點頭,墨九狸看著下面被堆積到一側的沼澤,心念一動,想著把沼澤收回空間內,然後墨九狸和小泥獸都覺得眼前掀起一片黑色,接著剛才拉著墨九狸掉下來兩次的沼澤就不見了!

徹底變成了一個空曠的地方,下面很深的地方能清楚看到那是墨九狸取出紫玉的陣法,墨九狸和小泥獸都是有些驚訝的!

「漂亮主人,沼澤去那裡了?」小泥獸看著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被我收到了一個地方,我送你去看看……」墨九狸聞言笑了笑說道,雖然墨九狸不明白對方為什麼喊自己漂亮主人,但是被誇好看,心情自然會很好的,墨九狸也不意外。

小泥獸點頭,墨九狸把它也送回空間裡面!

墨九狸把沼澤收到了空間裡面一個遠一點的地方,周圍除了靈果樹,沒有別的了,神識帶著小泥獸直接來到沼澤所在的地方,墨九狸才發現,這沼澤在外面的時候,看著面積不大,進入空間后大概沒有牆壁局限著,不再是那麼深了,所以面積變得比之前大了幾百倍,佔據了很大一塊地方,都是沼澤地……

好在墨九狸選擇的地方,是空間遠處沒開採的地方,沒有藥材,只是草地,這要是放在有藥材的附近,估計葯田都被吞噬了,小書絕對會跟自己拚命的!

「漂亮主人,這裡是什麼地方啊?」小泥獸看著藍天白雲,還有無盡的地域,驚喜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這裡是我的儲物空間,暫時你先和沼澤待在這裡,我帶你出去……」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漂亮主人,我跟你一起出去吧,沼澤放在這裡很好!」 “我知道,這個真相,無論是什麼,我們都該去面對!”我看着江真,自己對孟子赫的忠誠讓我不得不這樣做!我與江真非利用關係,也涉及不到孟子赫,我不該與江真結婚!

“你知道如這個事情被你父親知道了,他的病是不是該又犯了?”江真看着我。

我深吸一口氣,看着江真,“你知道真相!”

江真苦笑,“不知道,那就過一個禮拜再說,到時候,擺在你面前,你要是洛暘,你就該聽你父親的話。”

“一言爲定!”我是那麼自信!

而這個風平浪靜的禮拜,讓我寢食難安,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卻覺得越是平靜,越是會有大風大浪過來。

當我拿到親子鑑定的報告之後,我震驚了,我是洛暘,我有百分之九十七的可能是父親的女兒!

江真站在我的身邊,與我一同知道這個消息。

他只是瞟了一眼那個報告,“其實,你不必這樣,如果不想跟我結婚,我同你父親說,他可以勉強你,但他不能強迫我!”

江真的話像是一把刀插在我的胸口,而我那檢查報告則如同是一個小丑的臉,那樣嘲諷地看着我。

我苦笑,“我會履行我們之間的約定!”既然一切都不過是我自己想多了,我何不把洛暘這個身份坐實了!洛暘失憶前,最大的心願就是嫁給江真,我想,我該爲她做沒有做完的事情!

“不後悔?”江真有些擔心地看着我。

我點頭,“不後悔!”

“不要勉強自己,我並不是想要得到什麼,只是不想你再折騰了,我只是想給你一個依靠而已。”將珍拍了拍我的肩膀,似乎給我了一個臺階下。

我想了想,他爲我做的事情,我這輩子都還不起,而父親,對於我的心願,大概就是想要我嫁給江真,讓江真做我的依靠!

那天,我給歡歡打了電話,說了多少的對不起,我已經記不清了。歡歡只是傻傻地笑,“沒關心的,我會祝你們幸福的!”

“姐,很多事情我沒告訴你,但是謝謝你原諒我。”我第一次叫歡歡“姐”,居然是出於這個原因。

那邊傳來歡歡的哭聲,她哭了似乎也並不是因爲我要跟江真結婚了,而是聽到我那樣叫她了。

“姐,不要哭,我知道其實我也一直都欠着你的,上一輩的事情,我們做不了主,這一輩,我卻傷害過你,利用過你……..”我也跟着哽咽了起來,其實歡歡算得上極好的姐姐,也更是一個值得交往的朋友!

“好,我不哭!”歡歡很快就收住了眼淚,“你要對他好,因爲,你知道,他對你更好。”

我點了點頭,江真是多好的男人,他該是一個好歸宿。

“忘了過去,忘了那些不開心的事情,江真是你最好的起點!”歡歡叮囑我。

“好,謝謝你!”我由衷地感謝。

掛了歡歡的電話,我從房間裏走出來準備倒一杯水,卻發現江真還在沙發上沒有進房間。他見我眼睛紅紅的,“怎麼了?”

我 勉強笑了笑,“給我姐打了個電話,聽到她安慰的話,忍不住了。”

“暘暘,你知道,我不會勉強你的!”江真無比認真地說道。

我倒了一杯水,坐在他的身邊,將自己的頭靠在他的肩膀上,“我以前就是這樣靠着你的嗎?!”

江真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很快又恢復了平靜,他輕聲說道,“以前是以前,我們現在重新來過!”

他似乎重拾了信心,他要讓我愛上他!

我點了點頭,或許不去想以前,會是一個好結果。

那一夜,我就那樣靠着他的肩膀,心裏卻激不起一點漣漪。他抱着我進房間,爲我蓋好被子,我都沒有任何的感覺。

他在我額頭上親了一口,“早點睡,明天我送你去上班!”

我點了點頭,看着他退出我的房間,纔是安心下來。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孟子赫,我似乎背叛了我和孟子赫的感情!

夜裏,又夢見了孟子赫,他憤怒地要跟我發生關係,憤怒地罵我,他的眼睛裏充滿了仇恨!我從夢中驚醒,坐在牀上,難道我這輩子都不能擺脫孟子赫了嗎?!

聽到房間裏的聲音的江真跑了過來,看我滿頭大汗,十分關心地上來抱着我,“怎麼了?做噩夢了?”

“我夢見他了,他在責怪我,他很憤怒….”我目光呆滯地看着天花板,“我覺得我心裏還是沒放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