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練想留下訓練咱們,齊哥,你誤會了教練了。」

A隊小選手一句一句砸在齊文江耳機里,齊文江腦子嗡嗡響,臉色瞬間尷尬起來。

明明輸了。

明明都團滅了。

怎麼會……

李凡搖搖頭,看到這個情況哪有不懂的道理。

「蓄意滋事,不服教練的選手,我們D.one絕不容忍。」他掃了齊文江一眼:「自己收拾東西離開吧。」

「A皇——」

「A皇——」

「A皇——」

小選手們大驚,想求情。

「齊哥不是故意的,A皇能不能給個機會。」

「教練是第一次指揮咱們,默契都是要培養的。」

「況且,齊哥的操作是咱們這裡最強的……」

強?

李凡笑了。

「如果一個隊員,連服從教練指揮都做不到,即便再強,D.one也不需要。」

這是肯定要趕人了。

齊文江死死咬牙。

「走就走。」

「等等。」

兩個字。

讓齊文江的腳步瞬間頓住。

喬鈺目睹完這一幕,走了出來。

「齊文江是我隊里的人,這件事,我想自己處理。」

「教練,你還幫他。」老秦拽了拽喬鈺的袖子,巴不得這小子趕緊滾。

「凡哥,我的人,出了事,我這個教練難辭其咎,也是我管教不利,讓大家笑話了。」

「喬鈺!」李凡截住她的話,明明不是她的錯。

「我們一定不辜負教練!」

小選手們大聲保證,眼眶都紅紅的。

這幾天他們沒規矩慣了,嫌棄,不滿,質疑,沒大沒小。

沒想到教練還願意教他們。

甚至給予厚望,給他們肯定。

他們怎麼能不激動。

李凡還想再勸。

做個青訓隊教練太過大材小用了。

他不同意。

卻不想剛剛開口,一陣打鬧突然從對戰室傳過來。

「教練,齊哥和老秦打起來了!」

對戰室內,電腦鍵盤被大力的砸在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響。

齊文江眼睛淤青,老秦也不好過,嘴角被拳頭擦破,齜牙咧嘴和齊文江扭打在一起。

場面混亂。

黃毛沒辦法,趕緊把人叫過來拉架。

CTK隊員和B隊隊員還有A隊隊員全部過來了,趕緊把人拉了開來。

「都住手——」

李凡臉色發沉,看著一片狼藉的對戰室。

「都鬧什麼!」他呵斥一句。

老秦呸了一口血沫,指著齊文江。

「A皇,這小子不服教練,不聽指令,還打人。」

齊文江腫著一隻眼,一下子火了。

「你特么再逼逼一句試試。」

「夠了!」李凡看了黃毛一眼:「他們兩個怎麼回事?」

黃毛馬上告狀。

「齊文江看比賽輸了,就怪教練,老秦看不下去,跟他理論兩句,他就打人。」

B隊小選手們懵了。

「比賽不是贏了嗎?」

老秦和黃毛一愣。

什麼意思?

「齊哥,比賽贏了,是不是誤會了。」A隊的小選手肯定是幫自家兄弟的,他們指了指對戰室電腦屏幕:「齊哥,你快認個錯啊。」

齊文江瞬間回頭,當看到屏幕上兩個大字,身子一下子僵住。

怎麼。

可能!

「教練把超級兵傷害也計算進去了,比賽贏了。」

「CTK還要挖教練過去呢,教練都沒去。」

「教練想留下訓練咱們,齊哥,你誤會了教練了。」

A隊小選手一句一句砸在齊文江耳機里,齊文江腦子嗡嗡響,臉色瞬間尷尬起來。

明明輸了。

明明都團滅了。

怎麼會……

李凡搖搖頭,看到這個情況哪有不懂的道理。

「蓄意滋事,不服教練的選手,我們D.one絕不容忍。」他掃了齊文江一眼:「自己收拾東西離開吧。」

「A皇——」

「A皇——」

「A皇——」

小選手們大驚,想求情。

「齊哥不是故意的,A皇能不能給個機會。」

「教練是第一次指揮咱們,默契都是要培養的。」

「況且,齊哥的操作是咱們這裡最強的……」

強?

李凡笑了。

「如果一個隊員,連服從教練指揮都做不到,即便再強,D.one也不需要。」

這是肯定要趕人了。

齊文江死死咬牙。

「走就走。」

「等等。」

兩個字。

讓齊文江的腳步瞬間頓住。

喬鈺目睹完這一幕,走了出來。

「齊文江是我隊里的人,這件事,我想自己處理。」

「教練,你還幫他。」老秦拽了拽喬鈺的袖子,巴不得這小子趕緊滾。。 姜天對著葉曦說道:「老婆,放心好了,我知道這裡是神州大地,但是你老公不是自負,就算是我今天一腳踩死他,寧天生也不會把我怎麼樣。」

說著姜天低下頭冷冷的看著葉天說道:「葉天,你說我是殺了你,還是不殺你。」

轟。

隨著姜天殺字一出,渾身殺意瞬間朝著葉天涌了過去,血腥,殺戮,戰意,然他瞬間步入了屍山血海之中,眼前全都被鮮血和屍體所填滿了。

葉天是出身突擊隊,還是突擊隊的隊長,也參加過戰爭,甚至征戰過國際戰場,但是規模終究都是小規模戰爭,跟姜天相比,簡直一個天,一個地。

姜天五年來,大戰小戰無數,無數次從血與火中走出來。

一聲血腥和殺意,豈是葉天可比。

葉天渾身輕顫,死死的盯著姜天說道:「姜天,你…我可告訴你,你不能殺我,好,我承認我做錯了,我不該將三叔他們一家逐出葉家,我收回成命,我向他們道歉,還有葉曦,我也向他道歉。」

「道歉,你認為我需要道歉嗎?」姜天冷冷的說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被姜天一隻腳踩在地上的葉天突然一改之前的恐懼,渾身散發出驚人的戰意,嘴角微微翹起,眼中閃過一抹喜色。

「我猛虎隊何在,給我滅了他。」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如果這一年家裏遇到的事情比較多,比如有人生病、去世,或者有些不吉利、不順利的事情發生了,都需要找佛爺找喇嘛推算、念經,那樣的話有時一年要念幾次呢。」Next post: 籠罩在周府上空的量天鼎,散去了威能。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