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颯兒聞言,方才道:「平時看你的樣子,十分隨和親近,可殺起人來,你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簡直比惡魔還狠」。

「你這不是廢話嗎?對待自己的朋友也擺出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天奇瞪了劉颯兒一眼,道:「對待朋友,自然是隨意平和了,對待敵人,難道你跟他啰嗦半天?」

這時,冰雪也笑道:「天奇其實人挺好的,對待朋友向來都是以禮相待,十分隨和的,甚至會為朋友兩肋插刀,而有時候對待自己的敵人,就應該果斷點,兇狠點,要知道很多時候你的猶豫不決,會成為你的致命傷,當然,你沒有經歷過生死試煉,可能一時無法接受這些」。

劉颯兒聞言,頓了頓,沉思了一會兒,也沒反對,也沒肯定,因為她確實是缺少生死試練,所以不知對錯。

天奇也不理會這些,拿出身份牌,對著冰雪道:「我這裡有二十三萬靈值,你和甜甜再拿去六萬」。

身份牌上的靈值是可以相互轉換的,每次殺完魔獸之後,天奇都會盡量保證他們四個人的靈值都差不多。

冰雪也沒客氣,她跟冷甜甜都分別從天奇那裡取走了六萬靈值。

天奇的身份牌上被取走十二萬靈值之後,變成了十一萬,而冰雪和冷甜甜兩人都十二萬多點,這樣一來,四個人的靈值又差不多了。

「本以為我最富有了,沒想到剛過把癮不久,你們就追上來了」,劉颯兒見到天奇等人的靈值都追了上來,撇嘴道。

「才過幾天啊,我們就十幾萬靈值了,別太貪了,好多人都才幾千靈值呢」,天奇笑道:「別眼睛大肚子小了」。

「實煉賽已經過了整整六天了,別看我們的靈值已經有十幾萬了,但是很多大勢力他們進來的人很多,到了實煉賽快要結束的時候,他們那些人都會將靈值上交給他們上頭的,正所謂人多力量大,很多人的靈值攢積在一起,就會成為一個天文數字,所以我們不能得意的太早」,劉颯兒警告道。

「還有這樣的事?」天奇顯然有些不清楚,不過仔細想想也確實是可以這樣的,身份牌上的靈值本來就可以轉移的,一些大勢力的底層自然有許多人,他們的靈值可能不高,可一旦都上交上去,那麼這些大勢力的領頭就會攢積到很高的靈值。

「何止這種情況」,劉颯兒顯然對這些比較熟悉,她又道:「等快結束的時候,有些人還會高價出售自己的靈值呢,不過最為常見的是搶劫他人的靈值,到時候必然會非常混亂,出人命也是常有的事情」。

「學院不是明文規定不準出人命嗎?」天奇皺眉道。

「只要做的像你今天做的那樣,處理乾淨了,別人根本查不到是你做的,學院自然不會深究,到時候大不了就一口咬定是被魔獸咬死的不就行了?」劉颯兒似乎是在刻意給伊天奇支招。

「原來如此」,天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不過冰雪卻突然瞪了他一眼,道:「你可別亂來,別人沒得罪你之前,你可不能打別人靈值的注意」。

天奇嘿嘿一笑,道:「這個自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他們不搶我的,我自然不會打他們靈值的注意」。

「哦,我還忘了說一件事」,劉颯兒突然擰著鼻子對伊天奇,道:「伊天奇,你是不是燒了什麼東西啊?怎麼渾身一股燒焦味」。

「那個……我放了一把火,燒乾凈了」,天奇尷尬一笑,嗅了嗅,忙道:「確實是有些難聞,我先去洗一個澡」。

「我知道不遠處有一個溫泉,我帶你過去吧」,冰雪笑了笑,說完便拉著天奇過去。

「那我在這裡等你們」,劉颯兒知趣的道。

冷甜甜除了跟著天奇以外,現在還會稍稍聽從冰雪的話,不過冷甜甜見天奇和冰雪都要走開,她也立馬跟了上去。

翻過一座山頭,到了一處山坳里,山坳里石林聳立,在兩塊巨石拱立的下面有一處不淺不深的水潭,水潭裡有一個泉眼在不斷的冒出溫熱的泉水,水潭上面雲霧騰騰。

這裡確實是一處好地方,周圍有巨石圍住,極為隱蔽。

「你怎麼發現這一處塊好地方的?」天奇打量著四周,讚許道。

「我們女孩子洗澡又不能像你們男孩子一樣可以順便找處地方洗澡」,冰雪白了天奇一眼,有些不自然的道。

「每次你洗澡還要布置陣法嗎?」天奇望著冰雪,怪異的笑了笑,天奇跟著小夜學過陣法,也算得上是個陣符師,自然看出來了四周依舊殘存著一個小的隱蔽的陣法。

只不過這個陣法實在是太陋俗不堪了。

冰雪當做沒聽見,根本不理會天奇,而是從自己乾坤戒里拿出一套衣服出來,道:「這是我親自為你煉製的衣服,你以前那些衣服都是普通衣服,很容易就破損了,這套衣服上面布有符文,雖然算不得高級的符文,但你湊合著穿吧」。

說完便扔給了天奇,天奇接過衣服,心裡頓感一陣暖流流過,雖然天奇也看出衣服上的符文很陋俗,但是這衣服的布料質地柔潤,潔白如雪,藍料修邊,做工十分的細膩,十分有氣質,而且一看就知道大小十分合身,若沒有花費一些功夫在上頭,很難製作出來。

「你什麼時候做的?怎麼從未見你干過女工?」天奇捧著衣服,嗅了嗅,殘留余香,忍不住抬頭笑道。

「你整天忙忙碌碌的修鍊,自然不會在意這些」,冰雪淡淡的道:「你洗完澡試一下,看合不合身,如果不合身,我再慢慢修改,要是合身,以後我就照這個尺寸做了」。

「嘿嘿,你真是越來越賢惠了」,天奇心裡就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事雖小可真情感召天地,天奇豈能不深受感動?

倒是冰雪,聽了天奇的話,不由得一陣臉紅,心裡卻說不出的歡喜,她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自己居然開始關心起這些東西來了,以前的自己可從來都不會在意這些生活瑣事的,更不會去觸碰那些女工,可自己這是怎麼啦?冰雪也不解,甚至懷疑現在的自己還是不是原來的冰雪?

對於冰雪的變化,天奇也看在眼裡,回想起以前的冰雪,待人總是冷冷淡淡的,感覺就像是處在雲端的仙子,根本沒法接近。現在的冰雪完全就像是一個賢惠的妻子,當然,也只有在天奇面前,冰雪才會這樣。

「嗯,一看就很合身,以後就這個大小做吧」,天奇淺淺一笑,不過心裡卻十分沉重,冰雪對他越好,天奇就覺得他越虧欠冰雪,天奇更不敢面對自己的『花心』,但是每個走進他內心的女孩,天奇都放不下。

為了緩和自己內心的歉疚感,天奇故意品頭論足般的道:「只是衣服上的符文布置的有點不堪入目,實在是難以與這件好衣服相搭襯」。

冰雪聞言,嗔道:「哼,好歹我也花了整整三個晚上才將符文布置完成的,既然不堪入目,那就扔了算了」。

天奇哈哈一笑,道:「只要是你做的,就算是衣服上面有幾個大洞,我也會如視診寶啊,怎麼能扔掉?」

天奇收起笑容,認真的道:「我的意思是我見你挺喜歡玩弄陣法這些東西的,不如我教你陣法吧」。

「你真的會教?」冰雪眼睛一亮,她記得天奇曾跟她說過,他處於高級陣符師水準,如果伊天奇真的是高級陣符師水準,那麼教她陣法倒是沒什麼問題。

陣符師分七個等級,初級陣符師,中級陣符師,高級陣符師,宗級陣符師,皇級陣符師,聖級陣符師,帝級陣符師(之前有提到過),陣符師等級越高,布置的陣法等級也越高,陣法等級越高,陣法的威力自然也越大,比如帝級陣法連帝靈境界這般的天地強者都可以控制呢。

「那是當然」,天奇點頭道,對於自己的女友,天奇怎麼好意思吝嗇呢。 第四百一十五章產生疑惑

冰雪聽了天奇的話,不由得一陣欣喜,她很喜歡布置陣法,只是修鍊陣法太浪費時間了,所以神冰谷向來不推崇修鍊陣法的,她之所以會一些小型的陣法,完全參照神冰谷里存留的一些低級陣圖摸索出來的。

不過隨後,她有有些黯然了,雖說神冰谷有一些陣圖,但是都是低級的陣圖,而且實用性不強,修鍊陣法不僅要靠天賦呢,而且還需要得到一些好的陣圖,只有好的陣圖,布置出來的陣法威力才大。

「宗級陣符師便可開宗立派,你身為高級陣符師,教我一個人陣法倒是完全沒壓力,只是我們神冰谷也沒多少陣圖啊,而且大多都是低級陣圖」。

天奇笑了笑道:「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到時候我給你陣圖就行了」。

「陣圖很貴重的」,冰雪愣了愣,認真的道:「陣圖對於陣符師來說比生命還重要」。

天奇聞言,也知道冰雪的意思,陣圖確實是十分貴重的東西,就算是關係再好的朋友,哪怕是親人,也不能向他們隨意的出示。

天奇思索了片刻,方才認真的道:「有些陣圖我現在確實沒法告訴你,但我依舊可以給你一些陣圖」。

天奇之所以沒說將全部的陣圖教給冰雪,那是因為自己所學的陣圖裡有一部分是小夜教給他的,他必須經得小夜的允許才能教給冰雪,而還有一部分陣圖,是他從萬象古陣中獲得的。

紫金龍鼎內含有萬象古陣,而萬象古陣內含萬陣,變化莫測,天奇也從中學得一些陣法。

「那這麼說,我現在就可以拜你為師咯?」冰雪欣喜一笑,她見過天奇布置的陣法,每一個都高深莫測,絕對不是簡單的陣法,她自然有些心動。

「拜師就別了,我教你就行了」,天奇搖了搖頭,笑道:「況且就算你真想拜師,我也必須經過另一個人的同意才行」。

「另一個人是誰啊?」冰雪好奇的問道。

另一個人自然是小夜,小夜是他的陣符老師,天奇想要收徒弟,必然先得經過小夜的同意。

「她是教我陣符的老師,我之所以有些陣圖不能給你,也就是因為那些陣圖不是我自己的,而是老師教給我的,我必須經過她同意才能教給你,所以我也只能教給你我自己學到的」。

「嗯,你這樣做才是尊師重道」,冰雪點了點頭,對天奇的做法表示讚許。

「等我洗完澡,我便將那些陣圖刻畫出來,到時候你先拿著陣圖自己參悟一下,有什麼不懂的再問我」,天奇放好衣服,道。

「好」,冰雪點了點頭,轉身剛離去不遠,便駐足了下來,想到自己特意避開劉颯兒,是有正事要和天奇說呢,今天反倒忘了說正事,於是冰雪又轉身回去了。

「啊!你……你怎麼就脫了衣服啊」,冰雪剛回來,卻見天奇正赤胳膊袒胸的泡在溫泉內,溫熱的泉水讓天奇麥金色的皮膚越發充滿男性味了,讓冰雪一陣臉紅,連忙扭過頭去。

天奇也沒想到冰雪會去而復返,不過看到冰雪嬌羞的樣子,天奇忍不住咧嘴一笑,調侃道:「小美人,怎麼去而復返啊?是不是想一起來個鴛鴦浴啊?」


「鴛你個大頭鬼」,冰雪啐了一口,不過見天奇沒有站起來,只能看到天奇的上半身,所以冰雪也正視天奇,恢復神色,道:「有點事找你呢」。

「什麼事?」天奇漫不經心的邊擦著身子,邊道。

「你……你能不能披上一件衣服啊?」冰雪見天奇毫不避諱的在她面前洗著身子,有些不自然的道。

「我還想讓你給我擦背呢,洗澡穿什麼衣服啊」,天奇撇撇嘴,不以為意的道。

冰雪聞言,走到天奇身邊,在他身上踢了一腳,沒好氣的道:「叫你亂說」。

誰知天奇突然一把握住了她的腳,她沒站穩,一個腳滑,正好身子撲到了天奇的側背上,溫泉清澈見底,天奇的下面一覽無餘。

縱然現在是月明星稀的黑夜,可對於修靈者來說,黑夜如同白天,他們完全具有夜視能力,所以冰雪看的清清楚楚。

天奇也沒想到冰雪會突然摔倒,還好是撲在了自己的後背上,不然就要調進溫泉里了,不過當天奇正關心的望著冰雪時,卻發現冰雪彈指可破的白皙臉頰突然紅的像秋天裡的蘋果,天奇不由得順著冰雪的目光望去,額……天奇嘴角閃現出一絲得意的淺笑。

「咳咳,大嗎?」天奇嘿嘿一笑,輕聲在冰雪耳邊道。

當冰雪見到天奇下面那傢伙時,頓時懵了,她還是第一次見到男人的私處,聽到天奇的話,冰雪人竟然渾渾噩噩的點了點頭,還輕聲愣道:「怎麼這麼大?」

不過』大『字還沒說出來,冰雪頓時便尖叫了起來,急忙爬起來,竄到外面去。

緊接著,外面傳來了一陣怒罵聲。

「伊天奇,你這個混蛋!」

……

「你又不是沒看過」,天奇撇撇嘴道。

當初在南魔獸山脈的時候,冰雪也曾有一次不小心撞到了因為服用了龍髓丹而正在洗去全身雜質的天奇,那個時候天奇也正好全身精光。

冰雪聽到天奇的話之後,自然知道天奇口中所說的是那一次的事情,不由得臉蛋兒更紅了,只是那一次冰雪並未真的看清,這一次可是實打實的看得清清楚楚,而且那東西還在自己腦海里揮之不去。

冰雪內心更是跌宕起伏,波瀾壯闊,無法平靜,腦海里還思緒著,原來男人那裡是這樣的,不過怎麼……怎麼這麼大?

冰雪越想越覺得自己太不純潔了,不由得狠狠的甩了幾下自己的腦袋,低聲大罵自己道:「我這是怎麼啦?真是的,亂想什麼呢」。

而這時,天奇聽到外面沒聲音了,不由得道:「冰雪,你還沒說正事呢」。

「等你洗好了再說!」冰雪哪裡還有心思跟天奇說正事啊,又氣又惱的嗔道。

「那好吧,不過這溫泉水好香啊,上面還有你上次洗澡時殘留下的余香呢」,天奇很見到冰雪如此驚慌失措,不由得哈哈大笑。

冰雪聽到天奇這話,臉更黑了。

「早知道不帶他來了,讓他去洗冷水澡去」。

……

等到天奇洗完澡時,冰雪已經恢復了以往平淡的神色。

重生九零之小家女 怎麼樣,還算帥氣吧?」天奇穿上冰雪為他製作的衣服,在冰雪面前轉了兩圈,問道。

洗完澡后,天奇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清香,也不知道是因為衣服是香的還是因為溫泉水是香的,整個人也顯得帥氣十足。

「還不錯,三分人相,七分衣裝亮」,冰雪白了天奇一眼,道。

「你不是找我有事嗎?」天奇撩了撩冷甜甜臉頰邊的髮絲,沖著冰雪道了一聲,而後又輕聲對著冷甜甜道:「你也去清洗一下吧,身上有些血跡」。

之前冷甜甜斬殺幽冥獸的時候,身上沾了點血跡,唯獨冰雪,打鬥完之後,渾身上下依舊潔白如雪,猶如脫塵仙子。

等到冷甜甜進去之後,冰雪才正色問道:「天奇,你有沒有覺得你那把血色狂刀有些問題?」

「啊?有什麼問題?」天奇好奇的問道。

「你自己難道沒發現嗎?」冰雪反問了一聲,不過見天奇一眼愕然的樣子,看來天奇真心不清楚,便解釋道:「我感覺你那把刀的器靈有些問題」。

「為什麼這麼說?」天奇不解的道。

「那把刀殺氣好重,擁有極強的血魔之力,恐怕器靈已經被魔化了」,冰雪臉色凝重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