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想后,有錢有系統的陳宇,把黃建變成SSS級風系異能者,把張宏變成SSS級金系異能者,把李陽變成SSS級火系異能者。

考慮一番后,他又給三人充了血族系統,隨後將他們提升至親王級別。

「感覺怎麼樣?」看著眼前的三人,陳宇笑著問道。

「太強大了。」黃建說道。

「我渾身充滿了力量。」張宏說道。

「我感覺自己可以焚天煮海。」李陽說道。

「我可以讓你們活下來,成為世間少有的絕頂強者,也能讓你們變成屍體,我對你們只有一個要求,不得對華夏同胞出手,如若不然,你們的下場一定很慘。」陳宇說道。

「是。」三人齊聲應道,李陽又問道:「那些漢奸呢?」

「殺無赦!」陳宇殺意騰騰的說道。

「是!」三人大聲應道。

來到研究所外,陳宇說道:「你們先離開,我還有點事沒做完。」

「你還有什麼事?」柳晗影好奇的問道。

「黃建,你們三個,先保護一下他們。」陳宇說道。

「是!」三人點頭應下。

「你們走遠點,賣兒康的人,應該快來了。」陳宇說道。

一行人快速離去,沒過多久,幾十輛越野車,由遠及近的開了過來。 「go、go、go!」A級冰系異能者特雷森,語氣冰冷的催促道。

兩百名基因改造人,在二十幾個異能者的帶領下,乘坐幾十輛越野車,火速來到森特研究所。

「終於來了。」看著疾馳而來的賣兒康修鍊者,陳宇低聲自語,凌空一掌拍去,法則之力洶湧而出。

剎那間,兩百多名賣兒康修鍊者,就被做成了美味佳肴,各種各樣的香味散發開來。

「剩下的事,就交給李陽他們了。」

陳宇大搖大擺的轉身離去,至於會不會被攝像頭或衛星拍到,他一點也不在意。

實力不足的人,才會怕這怕那,以他現在的實力,滅掉賣兒康輕而易舉。

親自動手,或許要用點時間,放出大黑(吞星獸),吞掉賣兒康輕而易舉。

無論是親王級別的異族,又或者是SSS級異能者,他一招就能滅殺成千上萬,整個超能地球,又有幾個SSS級異能者?親王級別的異族更是屈指可數。

當前世界的最強者,也就元嬰期境界的修真者,他光是修真就達到了合體期,這還沒演算法則、領域、武功、異能、絕技、神通,以及極品靈器級別的身體。

元嬰期之上,還有出竅期,分神期,之後才是合體期,以合體期的修為,滅殺當前世界的最強者,比踩死一隻螞蟻難不了多少,他在超能地球絕對無敵。

神識一掃,見柳晗影他們,在十幾公裡外,陳宇步履如風的走了過去。

十幾分鐘后,兩架賣兒康戰鬥機飛奔而來,咻咻咻的幾聲,一枚枚導彈爆射而出。

陳宇頭也不抬,右手凌空一抓一甩,四枚導彈以更快的速度飛了回去。

「轟轟轟轟!」的爆炸聲響起,空中火花綻放,兩架戰鬥機被炸成了碎片。

又過了十幾分鐘,兩個S級異能者,帶著一群A級基因改造人,快若疾風的跑了過來。

陳宇一掌拍出,三十幾個賣兒康人,在大五行調味掌的改造下,變成了一道道熱氣騰騰的葷菜。

「你沒事?」柳晗影詫異的問道,剛才聽到劇烈的爆炸聲,她還以為對方被炸死了。

「我怎麼可能有事?」陳宇笑著問道。

「我們可以走了嗎?」李陽問道。

「嗯,記著我說的話!」陳宇點了點頭,坐在副駕駛上,又道:「出發,波士敦機場。」

「放心吧。」三人點了點頭,快速轉身離去。

「就這樣過去?」柳晗影疑惑的問道。

「不這樣過去,還要怎麼樣?」陳宇不解道。

「你殺了那麼多人,賣兒康不瘋了才怪。」柳晗影說道。

「那些人早就該死了,我只是幫他們一下。」陳宇不以為意的說道。

「瘋子。」柳晗影白了他一眼。

「直接去機場,我倒要看看,還有多少人來送死。」陳宇說道。

越野車開了沒幾分鐘,一架無人戰鬥機追了上來,一枚導彈激射而下。

陳宇念力一動,導彈倒飛而至,無人機被炸成了渣渣。

「這個該死的華夏人,太囂張了!」賣兒康超人基地之中,SS級火系異能者凱爾特,看著屏幕上的影像,憤怒不已的說道。

「老大,我們怎麼辦?」S級風系異能者文德斯,皺著眉頭問道。

「C組全部集合,陪我一起去殺了那個傢伙。」凱爾特沉聲說道。

不消片刻,五十幾個異能者,七十幾個狼族,一百多個變異人,與三百多個基因改造人,乘坐一輛輛特製的裝甲運兵車,沿著公路一路狂飆。

「這麼長的紅燈?」柳晗影皺著眉頭說道,紅燈時間兩分鐘,明顯不正常。

「若無意外,多半是賣兒康人搞的鬼,我們應該被盯上了。」陳宇不以為意的說道。

二十幾分鐘后,一群異能者、狼族、變異人、基因改造人,從四面八方沖了過來。

陳宇打開車門,神情平靜的走了下去,接連拍出四掌,回到車內之後,他笑道:「走吧。」

一個個賣兒康修鍊者,相繼倒在地上,濃郁的肉香味隨風飄蕩。

「你的實力?」柳晗影驚駭的問道。

「比他們強一點。」陳宇淡然的說道。

柳晗影振了振神,用力一踩油門,越野車向前狂飆。

見SS級火系異能者凱爾特,連同他帶去的幾百個手下,被對方凌空拍死當場,賣兒康一方悲憤、恐懼不已,誰也沒提繼續報仇的事。

導彈還沒命中對方,就飛了回來,兩個飛行員都沒逃掉,與戰鬥機一起被炸成了碎片。


A級異能者去,死了!S級異能者去,死了!SS級的凱爾特去,同樣死了!

熱武器沒用,異能者打不過,別無他法之下,一個個賣兒康人愁眉不展。

「將軍,他的實力,明顯遠超SSS級,要想消滅他,唯有動用核武器。」SSS級風系異能者蒙德里恩,殺意凜凜的說道。

「我要請示總統。」克爾頓說道。

「不把他消滅,我們賣兒康就危險了。」蒙德里恩提醒道。

克爾頓心中一驚,可不是嗎?對方的實力太強,倘若看上賣兒康的東西,對方就可以強搶,想殺哪個賣兒康人,誰還能擋得住?不把對方幹掉,他們還能幹什麼?

要是以後幹掉的某個華夏人,是對方的朋友,以對方的實力,一旦前來報復,誰擋得住?


他們超人基地的敵人,就是全球各地的修鍊者,遇到你死我亡的敵人,哪有不拚命的?

若是幹掉的某個華夏修鍊者,又是對方的親朋好友,他們是交出兇手呢?還是等對方來報仇呢?

克爾頓拿起電話,給總統說了一下前因後果,得到批准之後,他臉上多了幾許笑意。

「將軍,總統怎麼說?」蒙德里恩問道。

「總統指示,不得在賣兒康境內,動用核武器。」克爾頓說道。


「那人的目的,是把王學森送回華夏。」蒙德里恩說道。

「等飛機離開領土,就送他一枚核彈。」克爾頓冷笑道。

「將軍,要不要撤離一些百姓?」蒙德里恩又問道。

「與一個強大的敵人相比,犧牲一架飛機與一些民眾,算不得什麼,如果我們遣散民眾,他們還會坐飛機嗎?難道為了消滅他,我們用核彈攻擊波士敦?」克爾頓說道。

「將軍,我們死掉的那些人,彷彿被做成了菜。」上校軍銜的奇爾斯,快步走了過來。

「什麼意思?」克爾頓疑惑的問道。

「我們在森特研究所的人都被煮熟了,每個人都散發著各種各樣的肉香味,有的像華夏的燒白,有的像華夏的紅燒肉……」奇爾斯說道。

「難道那個傢伙以前是個廚師?」克爾頓呢喃道。

「精通廚藝,實力又這樣強大,足以稱為廚神。」蒙德里恩說道。

「廚神?這個稱呼不錯,再過幾個小時,我要用核彈,幹掉這個廚神。」克爾頓冷聲道。 (在這裡射手先祝福書友【祝訓炎】即將迎娶他的漂亮老婆【祝琳嬌】,這一對新人的婚禮將在11月舉行,大家都在心裡給他們祝福吧!希望他們:白頭偕老,早生貴子,幸福連連,幸福年年!)

金院長終於是頂不住來自童萬貫與納蘭克兩人的壓力,狠了狠心一口答應了下來,在說出應戰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心裡反倒沒有之前那麼充滿壓迫感了,深吸了口氣,金院長的臉上重新掛上了笑意,在他的眼裡,這一屆的東吳魂師學院參賽隊員雖然個個實力強勁,但終究在人數上差了天龍帝國魂師學院不止一籌,這場比賽,天龍帝國魂師學院就是用車輪戰,都能將東吳魂師學院給打壓下去!

他不相信東吳魂師學院還真的能夠逆天!他不相信有牧風帶隊的天龍帝國魂師學院會在陰溝裡翻船!

愈是這麼想,金院長的信心愈是膨脹,之前的那股擔憂蕩然無存,反之在納蘭克依舊為難之時,又再次主動開口說道:「聖上,我覺得童萬貫這種敢於挑戰的精神很是值得提倡,我們暫且不論輸贏,我相信在這一次東吳魂師學院與天龍帝國魂師學院的爭奪之後,必定會引起我們天龍帝國以及附屬王國的一股新風氣。」

聞言,納蘭克眉頭微微一蹙,但旋即便舒展開來,大袖一揮,哈哈大笑道:「好!那就這麼決定了,明日我便當眾宣布消息,海龍魂師學院以及東吳魂師學院各自擺下擂台,接受各大學院挑戰,只要你們能守住擂台,既能享受與天龍帝國魂師學院一般的待遇,以後每一屆都能直接繞過初賽,只需從複賽開始進場!」

「謝主隆恩!」海龍魂師學院的院長聞言急忙連連磕頭,興奮之色躍然於臉上,這是一個機會,一個讓他們海龍魂師學院從眾多王國魂師學院中脫穎而出的大好機會,只要這一次成功了,他將成為海龍王國的英雄,他必將被記載進海龍王國的歷史中!

相比與海龍魂師學院的院長的狂喜,童萬貫則沒有那麼的樂觀,剛才他之所以這麼提議,完全只是被金院長給氣的,其實在他的心裡,他是認同林羽等人的實力的,他也認為其他王國的魂師學院比不上這一屆的東吳魂師學院。

但是,這一次他們的終極對手是天龍帝國魂師學院,童萬貫並不認為單單靠林羽四人便能擋得住牧風帶領下的天龍帝國魂師學院的攻擊。

回過頭來朝林羽等人望了一眼,童萬貫眼中多了一絲光芒,只因為他看到了林羽四人臉上的笑意,這一刻,林羽等人的笑意帶給了童萬貫許多的信心!

林羽知道童萬貫在擔心什麼,但此時就算他擔心又有什麼用?現在不管是童萬貫同意還是反對,事情都已經定下來了,與其擔憂,倒不如多想想怎麼打敗對手,守住擂台!

「我們行的!」朝著童萬貫淡笑著點了點頭,林羽望向林默跟朱有財還有雲茜兒三人。林默三人會意,亦是同時朝著童萬貫點了點頭。

童萬貫見狀,臉上多了一抹笑意,在心中暗嘆一句自己已經老了,連學員們都能如此淡定的面對,自己卻還在猶猶豫豫,實在是有些丟人!

「謝主隆恩!」重新回過頭來朝納蘭克磕頭拜謝,童萬貫臉上再無剛才的擔憂之色!

納蘭克一拍龍案,大笑著朝眾人擺了擺手,說道:「好!既然大家都沒意見,那你們就先回去做好準備,明日一早待這消息一公布出去,立即擺下擂台接受挑戰!」

眾人急忙拜退出來,待林羽等人出了書房大門,鎮國公卻是迎了上來,朝著童萬貫呵呵笑道:「恭喜恭喜,這一次東吳魂師學院必定能夠脫穎而出,而你童萬貫亦是能夠名垂千古。」

童萬貫認出來人是鎮國公,急忙拱手笑著應道:「承借鎮國公美言。」

鎮國公與童萬貫寒暄幾句,卻是轉過頭來朝林羽說道:「這一次是東吳魂師學院的機會,也是你的機會,你要加把勁,別給我這副老骨頭丟人,到時候迎娶若水小丫頭,可是要風風光光的。」

林羽聞言哭笑不得,沒想到鎮國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此時過來居然是想要對自己說這些話。

「鎮國公,明日之事我自當努力,只是這婚姻大事,還得到時候若水公主自己點頭才是,我們現在就討論的話,是不是有些操之過急了?到時候若水公主要是沒什麼意見的話就還好,一旦她拒絕的話,那讓她一個女孩子家情何以堪啊?」一說起孫大爺,林羽心中便是嘆了口氣,對於這個自己虧欠了她許多的女人,林羽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去處理這件事情,只好暫時將事情推脫到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