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為了自己。多多『違逆』了老師的命令。

多多輕輕推開大門,「進去,規矩是人定的,我相信主人也會贊同我這麼做的。」

林風點點頭,隨著多多進入其中。入目的是一片層次架構正方體的三維空間。極為詭異。踏入其中,彷彿置身於一片混沌之中,腳踏在半空,虛不受力。感受不到半分重力。

「這裡是……」林風驚然道。

「主人偶然發現的『芥元空間』。」多多望著林風,笑道,「以後你自然會知道。」

「進去。」多多信手一指,那錯亂的三維架構空間出現一道圓形環圈,彷彿打開一道小門似的。林風點點頭。頓時進入其中。霎那間腦袋一轟,一股強大的力量轟然進入,林風眼眸極具睜大。

「我的天,這是怎麼回事?!」林風感覺到一種心的悸動。

自己,在這股力量壓迫下,變的極為渺小。

好似來到一片無盡的星空之中,自己,就好像塵埃一般。

微不起眼!

這是一種力量的差距。

「絲~~」林風深吸了口氣,面se連是變幻。

而此時——

沉睡中的命魂。彷彿吸收著養分似的,竟是微微顫動著。

那種感覺,很強烈!

「開始了么?」林風眼眸一灼,心慢慢平靜下來。

「芥元空間相當的寶貴,就是在無盡星空中。都價值不菲。」多多的聲音在心中響起,林風心中若然。確實,能讓老師收藏的如此『嚴密』,顯然相比『藏器山』。相比飛船通道中那些『星空強者』,更要珍貴的多。

「別小看這不到十立方米的空間。那可是比整個斗靈世界都要有價值。」

「每吸收一個時辰,便要休息一個時辰,好好享受。」

多多的聲音落下,林風旋即也是閉上了眼睛。

朦朦朧朧中,彷彿回歸本源,一切都是變的虛無。

林風,很快沉浸在這種美妙感覺之中。

※※※

暗殺者聯盟。

正是盤坐著修鍊的赤烮,彷彿感應到了什麼,倏然間睜開眼睛。


露出一分驚喜之se,身體頓時化作一道旋風,呼嘯而出,旋即便是消失。

地煞之路,那條原本黑漆漆的道路,此時已是亮起了一道璀璨光芒。赤烮與青蛟一前一後站立著,面帶著笑容,直視路口處,只見得一個模糊的人影漸漸閃現,眼中帶著粼粼寒光。

那是一個臉上帶著疤痕的青年。

妖異的雙眸,帶著分血光,青澀的臉龐已是變的成熟。

朱破敵!

當ri被赤烮『激將』進入地煞之路。

時隔四個月,朱破敵,安然無恙的歸來!

不,不止是安然無恙。

朱破敵雙眸盯著赤烮,閃爍著一分寒冷殺意,「從今天起,我就是暗殺者聯盟新的武皇!」鏗鏘入耳,聲音中帶著不容否決的霸道,棘然的氣息蔓布,朱破敵張開雙手,力量盡現。

青蛟面露驚駭之se,赤烮眼眸微變,瞬時單膝跪地,拱手道,「拜見武皇。」

見得赤烮都是俯首稱臣,青蛟連也是跪下,「見過武皇!」

「好!」朱破敵雄然一喝,狂聲大笑。

瞬時間——

那股殺氣便是消失無影。

帶著一分狂然氣焰,朱破敵眼中jing光爍爍,旋即大踏步往外行去。龍行虎步,踏步間盡顯霸道氣勢,實力的增長讓的朱破敵自信十足,赤烮和青蛟互望了一眼,點點頭,隨即跟了上去。

很快——

一道震人心肺的消息,在暗殺者聯盟中公布。

新皇,誕生了!

(第三更到~~明天繼續四更!) ()「就這麼將『武皇』之位讓給那毛頭小子?」青蛟一臉納悶。

「虛位而已。」赤烮淡然一笑,「青蛟,你跟了我那麼久,難道這點還看不透?」


青蛟搖了搖頭,嘆道,「總覺得有點心裡不舒服。」

赤烮雙眸jing芒閃爍,「朱破敵這小子在『地煞之路』中看來有些奇遇,氣息明顯增強,實力恐怕已經突破初星級。」嘴角一劃,赤烮徐徐道,「原先我還擔心我們的力量不夠,現在……」

說著,赤烮不禁開懷,「有他這把刀在,我們暗殺者聯盟實力大進!」

青蛟嘆道,「就怕他我行我素,難以掌控。」

一直埋伏在朱破敵身邊,對於他的xing格,青蛟很是熟悉。

有勇無謀,衝動任xing!

赤烮嘴角冷然一劃,「cao控他,可比對付林風輕鬆多了。」

青蛟笑著點點頭,「也是。」

地下宮殿。

「現在局勢如何?」坐在金se龍椅上,朱破敵眯著眼,隨意問道。

「稟武皇,人類武者此時正和獸群相持,穩守天武大陸。」赤烮拱手道,言語中帶著分恭敬,沒有絲毫其它情緒流露,「林風,剛是被那『惡魔』擊敗,下落不明。」

惡魔?人類武者相持?

朱破敵目光微微變化,「看來我不在的這段期間,似乎發生了許多事。」

「是,武皇。」赤烮點頭道。「天武大陸連番巨變,個中細節容我慢慢道來。」

「好,說。」朱破敵森然一笑,「反正時間多的是。」

半個時辰后……

「原來是這樣。」朱破敵恍然道,「也就是說,林風現在下落不明?」

「對,暫時沒什麼消息。」赤烮沉然道,「據消息來源,那『惡魔』成功化形后實力大增,強如林風竟在一照面被打殘。雖然不知道他最後怎麼逃脫,但毫無疑問,眼下獸群大軍又將重新佔據優勢。」

「哼。」朱破敵眼中流露出一分恨意,冷哼道,「這王八蛋倒是命大。」

赤烮心中一笑,自是知道朱破敵所指『王八蛋』是誰。

只要彼此有共同的敵人,他和朱破敵之間的關係……

便是牢不可破!

「武皇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赤烮試探著問道。

「打算什麼?做救世主么?」朱破敵不屑的冷哼,眼中露出一分yin狠,寒光凌厲。「眼下天武大陸一片大亂,局勢混亂不清。我何必去淌這趟混水。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我們現在韜光隱晦,豈不正好?」

「武皇英明。」赤烮笑道,望著朱破敵的眼神略有變化。

這次回來后,朱破敵整個人似乎發生了孑然改變,變的……

『聰明』了許多。

「非常的好。」赤烮心中笑開了花。

自己不怕朱破敵『聰明』,就怕他手握一盤好棋,不知道如何去下。

眼下看來。卻是自己多慮。

※※※

幽冥號。

「感覺如何?」多多洒然道。

「相當不錯,恢復的極為快速。」林風雙眸閃光,感受著腦海中命魂的變化,點頭道,「就是現在,依舊能感覺到命魂在不斷的復甦。」彷彿心臟重新開始跳動般,這種感覺。相當美妙!

「那是當然。」多多微笑道,「芥元能量可是相當的珍貴。」

「修復靈魂,別說是斗靈世界,就是在無盡星空。都是相當難的一件事。」

林風點點頭,自己早是猜到。

這芥元空間藏的如此嚴密,價值必定相當驚人。

「不過這些都是主人留給你的,也只是提早一點使用而已。」多多颯然道,「按主人的話來說,這些東西都是『死』的。只要人活著,就有無限可能,哪怕什麼都失去,重新再賺回來便是。」

「老師倒是洒脫。」林風笑了笑。

從隻字片語中便能感覺到老師的xing格,顯然是不拘一格。

「主人雖對你比較厚愛,留給了你所有的財富,但……」多多搖了搖頭,「卻不知還有沒有機會能用到。」

林風輕輕一嘆,「希望。」

自己,又何嘗不希望提升實力,繼承百里一脈。

但很多事情,並非自己想怎樣就怎樣。

這一次,自己必須得站出來!

「對了,多多,現在局勢如何?」林風想到那頭天犬,眉頭不禁一深。

沒有自己的遏制,以它的xing格,就彷彿脫籠的鳥兒,天大地大任其翱翔。最重要的是,這頭野xing難馴的『天犬』,xing格中帶著相當暴戾和殘忍,嗜殺如命。

「還在休養。」多多雙手一凝,瞬息數道白光匯聚,林風目光望去。

頓時見到『熟悉』的身影,淡淡的鱗衣裹著那微紅se的皮膚,額頭上的火焰印記猙然入目。那頭天犬正是躺在封周郡的廢墟之中。鼾聲如雷,不時嘖噠幾聲努努嘴,平靜的神se看起來人畜無害般。

誰又能想到,它的實力會有多可怕!!

「它若能一直這麼老老實實就好了。」林風徐徐道。

「那是不可能的。」多多直接便是否決,「剛經歷『化形』,這頭天犬目前只是疲憊,過不了多久便會蘇醒。」

「它會肚子餓,需要補充能量,屆時肯定要去尋找『食物』。」多多聳了聳肩,「任何一頭『野xing』的魔獸,都會有這個本能。而最重要的是……」多多望著林風,「這頭天犬相當記仇,似乎會因你,對人類特別痛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