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謝謝。」燕翎羽遞給韓凝薇一雙筷子,然後把那碟牛肉往前推了推:「你要煉體,多吃點肉補充營養。」

「你比我更需要煉體,你多吃點。」韓凝薇把碟子往回推了推,接着又把自己碗裏的面給燕翎羽夾了一些,還給他分了不少肉。

「不用給我,我夠的,你吃。」燕翎羽制止了韓凝薇的行為。

兩人的小動作吸引了旁人的注意,大家紛紛朝燕翎羽投去了羨慕的目光,這小子從哪找了個這麼好看的女朋友,真是有福氣。

吃完飯兩人又在街上逛了一陣,晚上八點多他們回到了住處。

燕翎羽往沙發上一靠,接着打開了光屏:「下周雲荒學院的人應該就來了,你是九品中階煉器師,肯定能通過考核。」

「嗯,你也能,你都聚神境第三層了,通過考核不是問題。」

「其實煉器這塊最強的學校不是雲荒學院,而是千祥市的天華武大,可惜千祥市離我們太遠了,而且他們也不在桐金市招生。」燕翎羽道。

天華武大位於雲荒聯邦澤雄州千祥市,這所學校出過四位煉器大師,目前這四人中有三人是六品高階煉器師,一人五品初階。

「在哪裏學都一樣,只要認真……」

「卧槽,我們好像有機會去天華武大。」燕翎羽突然驚聲道。

韓凝薇被這聲尖叫嚇了一跳:「怎麼了?突然大驚小怪的。」

「大新聞,白崖國四王子吳興發文,說是想去大學里深造,現在聯邦有名的學府都準備來桐金市招他,天華武大也會來人,你看。」

燕翎羽把光屏推了過去,韓凝薇目光掃過屏幕:「天華武大也要來人?昌星武大也來,昌星武大不是去爭取駱少鬆了嗎,他們來桐金市幹什麼。」

收回光屏,燕翎羽接着道:「網上有人爆料說駱少松選擇了雲荒學院,昌星武大沒能爭取到這個天才,昌星武大的校長準備親自去一趟白崖國,沒能拿下駱少松,他們一定會傾盡全力爭取吳興的。」

「吳興的資料你看過嗎,我還沒了解過這個人。」

「剛看過,吳興是白崖國四王子,也是白崖國國主最小的兒子,他今年17歲,雖然不是煉丹師或者煉器師,但修為達到了聚神境第八層,被譽為白崖國最有希望接任國主之位的人。」

「白崖國?這名字有點耳熟,我們是不是在沙漠裏跟白崖國的人起過衝突。」

思索了片刻,燕翎羽點了點頭:「好像是白崖國大王子想撩你,結果被我教訓了一頓,真是沒想到啊,這個廢柴竟然有個如此優秀的弟弟。」

「聚神境第八層,確實很優秀,昌星武大應該會盡全力爭取他的。」

「可不是,昌星武大沒能拿下駱少松,這個吳興他們肯定不會再放過了,這人不僅天賦強還是個王子,把他招進學校穩賺不虧。」

「別人的事情我們就不要操心了,調整好狀態,下周好好考核就行。」

「這可不是別人的事情,這是咱倆的事情,你想啊,既然昌星武大要來,那其他院校肯定也會來人,天華武大已經說了要來,現在咱們有多個選擇了,不一定非要去雲荒學院。」

聞言韓凝薇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雲荒學院挺好的,沒必要換了吧。」

「雲荒學院當然好了,但我們挑個最適合你的不是更好嗎,再說了,咱們就沒選過,哪來的換這一說。」

「那你覺得哪個學校最適合我們?」

「天華武大吧,這家學校在煉器方面的造詣很高,你去了肯定能得到重點培養,而且這次來桐金市的,正好就是他們煉器院的院長,也是個女煉器師。」

「天華武大嗎,我看看。」

「嗯,你先搜一下看看學校怎麼樣,如果滿意的話,下周咱們就想辦法去找一找那個女院長,看看能不能讓她招咱們去天華武大。」

韓凝薇開始搜索跟天華武大有關的信息,燕翎羽則繼續看剛才的新聞。

二十分鐘后,韓凝薇緩緩說道:「天華武大在煉器方面確實很厲害,但我們有機會去嗎,他們來桐金市也是沖着吳興來的。」

「放心吧肯定有機會,只要能見到那個女院長,你就一定能去天華武大,你才學了幾天煉器就成了認證的煉器師,我不信這樣的天才他們不收。」

「見到了當然好說,可就怕見不到。」

思考了一下燕翎羽道:「要不我去求張茂讓他給你引薦一下,他好歹是個會長,想見一個學校的分院院長應該沒問題。」

韓凝薇搖了搖頭:「算了吧,太麻煩了,順其自然就好。」

「這可是大事,哪能這麼隨意就算了,要是有機會我們就好好爭取一下,實在不行再順其自然。」

「嗯。」

………………

時間一天天過去,離各大高校招生的日子也越來越近了,長堰山脈周邊十二國的青年已經陸續動身,他們的目的地是桐金市。

許文生三天前就趕到了這裏,不過他並沒有在桐金市停留,而是直接去了白崖國的方向,已經錯過了駱少松,他不會再錯過吳興了。

作為昌星武大的校長,許文生本身就有洞源境修為,而白崖國的國主才通天境修為,他親自下場去白崖國做說客,相信對方會給他一個面子的。

與其同時,一個美婦人來到了桐金市煉器師公會,張茂很熱情的接待了她。

「惠英啊你可算來了,快快,這邊坐。」

「我剛到桐金市你就急着把我叫來,我猜肯定沒什麼好事。」

「哈哈,作為老朋友,我叫你來敘敘舊喝喝茶不行嗎。」

「你這個人從來都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我可不信你是單純的叫我來喝茶。」

張茂一邊笑一邊泡茶:「我在你眼中原來是這樣的人嗎,哈哈哈。」

「一直都是。」美婦輕笑道。

張茂給程惠英倒了杯茶:「也罷,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開門見山吧,今天叫你來確實有件事想跟你說,不過是件好事。」

「好事?好事你會叫我,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誒,真是好事,叫你是因為咱們關係好,所以才把這好事告訴你。」

「行了,別賣關子了,說吧,到底有什麼事求我。」

給自己倒了杯茶,張茂緩緩說道:「是這樣的,我們這裏有個煉器天才,才學了幾天煉器就能獨立煉製出靈寶,上周還認證了九品中階煉器師,她本來想去雲荒學院學習,但今天你來了,我想讓你把她招進天華武大。」

「學了幾天煉器就能煉出靈寶?你沒跟我開玩笑吧。」

張茂臉色一變嚴肅了起來:「你看我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嗎?」

見對方神色認真程惠英眼神一凝:「具體說說。」

張茂擺了擺手關掉門窗:「這個人今年19歲,修為聚神境第五層,她只跟我們公會的老管學了幾天煉器,但已經可以獨立煉製出靈寶了,上周也成功通過考核成為了九品中階煉器師。」

「只學了幾天煉器?你確定?」

「確定,雖然我沒有親眼見過,但她的年齡肯定沒有假,畢竟認證煉器師時要輸入身份,而且就算她以前學過煉器也無所謂,才19歲就成了九品中階煉器師,這足以說明她的天賦了,對了,她是個女生。」

「女生?把她的資料給我看看。」

張茂打開光屏調了一份文件出來,那是韓凝薇註冊煉器師時填寫的身份信息。

程惠英也打開光屏接收文件。

「這是她註冊煉器師時填的資料,你看看吧。」

收到文件后程惠英開始仔細閱讀:「韓凝薇,4647年出生,嘖嘖,長得挺俊俏啊,嗯?來歷這一欄怎麼沒寫。」

「她不想表明自己的來歷,所以沒寫。」

「沒寫來歷那她的年齡真實嗎,有沒有作假的嫌疑?」

「年齡真實,不寫來歷就要做基因測齡,她的測齡結果顯示沒有問題,就是19歲。」

「19歲,九品中階煉器師,的確算是天才,她現在在哪。」

「應該在老管院子裏學煉器,這段時間他們兩個一直沒出過門。」

「兩個?」

「哦,忘了說了,她還有個朋友,這個人比韓凝薇看起來還年輕,不過不會煉器,但修為不低,有聚神境第三層,你可以一塊招回去。」

「帶路,我先看看情況。」

「怎麼,這麼着急啊,茶都還沒喝完呢。」

「茶有的是時間喝,先辦正事兒。」

「哈哈,行,那你跟我來。」

……………….

「管叔,你看我這把刀煉的怎麼樣,達到高階標準了嗎?」

「嗯,快了,韌性方面還差一點,C合金的硬度很高,你可以試試二次淬火,二次回火也行,或者加點鏡月石的粉末中和一下。」

「好,我再試試。」

此刻管世豐院內,燕翎羽正躺在一張長椅上看電影,韓凝薇則認真打磨著一把長刀,經過這麼多的天練習,她已經可以熟練打造九品中階靈寶了,現在正朝着高階段位邁進。

院子外,張茂和程惠英正朝這邊走來。

「院子裏有三個人,看來他們都在。」張茂道。

剛才他放出精神力探查了一下管世豐的院子,發現裏面有三個人,管世豐這裏平時幾乎沒人會來,所以多出來的這兩個人大概率就是羽薇他們了。

走進院子,一股熱浪迎面襲來。

「老管,忙着呢。」

聽到有人叫自己,管世豐把頭轉了過來:「會長?你怎麼來了,快坐,有什麼任務要給我安排嗎?」

「不坐了,沒有任務給你安排,我是來找韓凝薇的。」

「找凝薇?」

一聽有人要找韓凝薇,燕翎羽立馬坐了起來,韓凝薇也停下了手裏的活兒。

「張會長,您找我什麼事。」韓凝薇走了過去。

張茂本想說找你有好事,但他無意中瞥見了韓凝薇手裏的刀。

看到這把刀張茂眼神一凝,這刀看起來不止九品中階啊,難道是她煉的?可她才認證九品中階煉器師沒幾天,怎麼這麼快就能煉製高階靈寶了? 「別碰我老婆啊你!」

五十嵐有些嫌棄的拍開宮原渚的手,屏幕上穿着澀氣魔法少女衣物的童顏巨歐少女這才停下嬌喘。

結果等宮原渚挪開手,她自己又有點心癢,忍不住在屏幕上輕輕點了幾下。

「那裏不行。」

「別這樣!」

「不要亂碰啊。」

手機音響里傳來一連串極做作且帶着一連串嬌媚背景音的語音。

五十嵐露出滿意的笑容。

「噗敷敷敷……」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中秋節放假一天,輔導員符萍建議同學們一起度過一個有意義的節日,集體去老虎山旅遊,老虎山是臨縣的一個旅遊景點兒,距離惠民縣九十公里。符萍的建議得到了大家贊成,本地的學生們全部舉手參加。Next post: 但這些賊匪畢竟都只是一些小角色,哪裡見識過什麼大場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