拗不過丁當,第二天,庄美麗和施圓圓就帶著丁當離開了醫院,坐上車回江南市了,

翠微給他們帶來了巫小琴做好的包子,巫小琴這幾天在忙著把房子轉租出去,沒法過來送行,不過,她讓翠微帶個口信給丁當他們,說過一陣就會回江南市,說不定就可以和他們再見面了,

一路上,庄美麗把車子開得很慢,盡量不讓丁當受累,

不過,丁當和圓圓坐在車後座上,又開始談笑風生了起來,

庄美麗透過鏡子的反射,看到了他們,心裡卻又有點不是個滋味,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看到丁當和其他女子在一起,她就很難受,

難道,是我愛上了他嗎,庄美麗問自己,

丁當依然還是個沒有被洗脫懷疑的嫌疑犯,而自己卻是一個警察,這女警察和男嫌犯之間,本來就應該是貓和老鼠的關係,

可這幾天,為了照顧丁當,庄美麗還向局裡請了假,在丁當的床頭守護他,弄得自己也憔悴了不少,

有時候,庄美麗懷疑自己這樣做有意義嗎,值得嗎,

自己這到底是在為了什麼,

她甚至覺得:那個永遠醒不過來的丁當才是最可愛的他,可一旦他醒過來,他那充滿男性魅力的談吐和那自信的笑容,似乎總能吸引到如圓圓、翠微這樣的女子,

少說幾句你們就不行嗎,庄美麗恨恨地想著,卻沒有做聲,

「庄姐姐,你怎麼這一路上都沒說話啊,」圓圓心無芥蒂地問道,

對他來說,丁當就是自己的同事,是自己好朋友的男友,他們彼此聊聊,也沒什麼的,

「你們聊吧,我專心開車就好了,」

「庄警官,要不然,我來開車,你就在後面休息好了,咱們兩個換換,」丁當笑著說道,

「你開車,」

「我會開車啊,雖然我才剛拿到駕照,不過開車的技術已經差不多了,」丁當拍了拍胸脯,

「什麼,你才剛拿到駕照啊,那哪成啊,你這技術,肯定要開錯的,什麼闖紅燈啊,壓實線啊,亂掉頭啊,這可都是你們這些剛學會開車的人做的事,要是被交警抓到,我可是要被扣分的啊,」庄美麗搖著頭,

「沒事的,你自己就是警察,真被交警抓到了,你就和他們打個招呼不就好了嘛,反正,你們警察都是一家,呵呵,警匪一窩,」丁當開起了玩笑,

「你說什麼呢,」庄美麗努了努嘴,「我們是匪啊,你才是匪呢,那天晚上,你殺人了,知道嗎,」

「知道啊,不過我那是正當防衛,不算殺人,對不,」

「哼,不見得,」庄美麗哼了一聲,

「既然你不想跟我換過來,那就算了,」丁當打了個哈欠,「我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覺了,」

睡吧,丁當,你還是趕緊閉上你的嘴,我看見你這一上車,就跟這小姑娘聊個不停,我就想把耳朵遮起來,庄美麗心裡說道,

丁當睡著了,這一睡,竟然就是半個多小時,

等他睜開眼,卻發現車子已經停了下來,這裡,並不是他的家,

「這是哪裡啊,」他問道,

「江南市第一醫院,」庄美麗道,

「醫院,為什麼又把我送到醫院來啊,」丁當愣住了,

「你出院的時候,那個醫生交代過了,你這一路顛簸,最好是一到了目的地,馬上就做個檢查,」庄美麗面無表情地說道,

「我的身體好好的,不用查,」丁當有點緊張了,

這家醫院,不就是上次他被診斷出患有絕症的那家醫院嗎,

我怎麼偏偏被送到這裡來了呢,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204章你必須進行複查.

一般人都很忌諱上醫院.丁當也不例外.更何況.上次也就是在這家醫院.他竟然被宣判了「死刑」.他當然更不願意回到這裡.

庄美麗不由分說.就拉著丁當進了這家醫院.

丁當本想隨便做個普通體檢就算了.可沒想到.他還是在過道上碰到了熟人.

「啊.丁當.是你嗎.」一個女護士看到他.高興地叫了起來.

「何小詩.是你啊.」丁當也認出了她.這就是自己以前的鄰居.現在在這裡做護士的何小詩.

庄美麗見這個女護士竟然和丁當會認識.心裡又有一點不自在了起來.

這個丁當.你怎麼到哪裡都有認識的女人啊.

「丁先生.你好啊.還記得我嗎.」何小詩身邊的一個戴著眼鏡的男人.伸出了手.

「當然認得.凌醫生.你可是我的主治醫生啊.」丁噹噹然也認出了凌峰.

凌峰看了看丁當.又偷眼看了看自己身邊的何小詩.心情難免也有點複雜.

就在這段時間.他終於鼓起勇氣.向小詩表達了愛意.

不過.小詩拒絕了他.那一陣.兩個人都盡量避免遇到一起.即使碰到了.也都很尷尬地迴避了.

但在同一家醫院.又是同一個科室.兩個人不可能不發生工作上的關係.

又過了幾天.兩人又開始在一起工作了.彼此就把那段事情淡忘了過去.

當然.這也沒什麼.這不過就是辦公室里的戀情.既然你情我願不成.大家還是同事.

何小詩善良.凌峰也不是喜歡勉強的男人.他不會死纏爛打.但也不會輕易放棄..而只是在尋找另一個機會.

可是.兩個人的關係稍微有點改善.在這節骨眼上.又冒出了一個丁當來.

但.畢竟丁當是自己的病人.而且人家都得了絕症.去日無多了.對一個快要死的人.自己有什麼好嫉妒的呢.凌峰如是想.

可是.今天一看到丁當.凌峰還是有點吃驚.

今天這個時間.不是離自己的老師曹文森教授當時所判斷的他能生存下來的三個月.就沒剩下幾天了嗎.可他的氣色.除了略顯疲憊.卻一點也沒什麼異樣啊.不僅沒有異樣.他反而比以前胖了點.臉也紅了點.

難道.是老師判斷錯了嗎.

「丁當.你來這裡看病啊.」小詩問道.「咦.那兩個女孩子是誰啊.是不是你的.你的女朋友.」

「我哪裡有這本事.一個人有兩個女朋友啊.」丁當笑了.「我有女朋友了.不過.現在不在我身邊.」

「啊.你.你真有女朋友了啊.」何小詩的眼裡.馬上閃過了一道惆悵和失落的神情.

丁當並沒有注意到.但凌峰與庄美麗都看到了.

「哦.是啊.那個.我是來這裡做體檢的.對了.我該到哪裡去做啊.」丁當問道.

「丁先生.我覺得.你還是先到我們心血管科做個複查吧.」凌峰說道.

「複查.不.不用了吧.我就做個普通的體檢就可以了.」丁當也有點吃驚.

醫生主動要求病人做複查.這可不多見.

「我建議你還是做個複查吧.一般的體檢根本看不出什麼來.你的病情很嚴重.最好還是做個專項檢查好一點.」凌峰卻還是固執己見.

他的用意.無非是要知道這個男人.甚至可以算是與自己競爭小詩的情敵的身體狀況.

當小詩拒絕他的時候.她曾經告訴凌峰:自己愛過一個男人.

雖然小詩並沒有告訴他.她喜歡的那個人是誰.不過.聰明的凌峰還是想到了一個人.那個人.就是小詩的鄰居..丁當.丁當的情況.就和小詩口中的「那個人」是一樣的.

「這.」丁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位醫生.你說丁當的病情很嚴重.」庄美麗走近前.問道.

此時.她也開始擔心了起來.

「你們不知道嗎.他得了一種很奇怪的病症.他自己都知道的啊.」凌峰故作驚訝狀.

他當然知道丁當可能並沒有把自己的病情告訴給這兩個女子.但.他還是要把丁當的病情曝光一下.雖然.這麼做.是違反一個醫生的職業道德的.

「啊.丁當.你.你得了什麼病啊.」庄美麗愣了.「對了.我想起來了.上次你暈倒在烏衣巷口.就是送到這家醫院來的.前幾天你又再次暈倒了.這一切.是不是和你的這個病有關啊.」

「啊.丁大哥.你又暈倒了啊.」何小詩也驚訝地看著丁當.

「沒什麼.小毛病而已.」丁當輕描淡寫地說道.

「小毛病.在我們醫生的眼裡.任何小毛病都不是小毛病.」凌峰嚴肅地說道.「丁先生.出於一個醫生的職業要求.我請求您一定要做一個複查.」

凌峰的口吻.根本就是不容商量的口吻.

這哪裡是醫生對病人的態度啊.這簡直就像是領導對下屬的姿態.

丁當皺了皺眉.沒有說話.卻用眼睛瞪了凌峰一眼.意思是:你真是多管閑事.


凌峰假裝沒看見.抱著雙臂.看著地板.

「丁當.這位醫生說的對.你必須做一個專門的檢查.你暈倒了這麼多次.還差點死了過去.要是不查出原因的話.你下次還會暈.」庄美麗也嚴肅了起來.

看到這位表情嚴肅的女子.凌峰詫異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丁當.

這兩個人.究竟是什麼關係.為什麼這個女子會這樣對丁當說話.不是他的女朋友嗎.

「真的不用了.庄警官.我能有什麼病啊.」丁當搖了搖頭.

「你是警官啊.」凌峰插話道.「那更好了.警察的話.丁當你還是要聽一聽的.」

「沒錯.丁當.我現在是以一個警察的身份.要求你必須接受檢查.」庄美麗以不容商量的口吻說道.

「丁大哥.你還是做個檢查吧.」何小詩也勸道.

見這麼多人都這麼堅持.丁當也無奈地聳了聳肩.「那好吧.」

「醫生.怎麼樣了.丁當他現在是什麼狀況.」在凌峰的診室里.庄美麗問道.

可是.凌峰卻面色鐵青.一言不發.

這下.庄美麗、圓圓和小詩三個女子都愣了.

通常.一個醫生有這樣的表情.那這病人絕對好不了.

「你們等一等.我打一個電話.」凌峰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打了起來.「老師.是我.我是凌峰.你還記得上次我跟你說起的那個病情奇怪的病人嗎.對.他叫丁當.沒錯.他就在我這裡進行複查.我希望.您能來一下.好嗎.」

凌峰放下了電話.說:「我的老師曹教授.他也是我們醫院的副院長.等下就會下來了.等下.他會做出診斷的.」

「那.以您的判斷.丁當現在情況如何呢.」庄美麗還是有點焦急.

「對不起.我無可奉告.請你們耐心等一等.」凌峰面色鐵青.站起身來.就走出了病房.甚至連招呼也不跟這幾個女子打了.

庄美麗的眉頭之間.皺成了一個「川」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