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戲開始了!」看到這一幕,武場外華雲峰,雲煙等潛力弟子眼中精光一閃,輕聲道。「小子,給我滾下去!」

武場之上,夏秋亂髮飛揚,望著手中上那越發凝實的指芒,長嘯道。同時手掌一震,那數丈大小的恐怖指芒便以一種駭人速度,撕裂空間,逆空而上,與李元道那一道巨大手掌印狠狠對轟在了一起。

「轟轟轟!」半空中,一掌一指交接,無數的驚雷轟鳴聲不斷響起,使得整片空間都徹底扭曲起來。同時一股令人頭皮發麻般的可怕波動,瞬間席捲開來,快速蔓延向了武場之外。

「這……等級別的力量轟擊,天啊,擋住了!那李元道竟然真的擋下了夏秋正面一擊。這怎麼可能?」

武場外不管是正式弟子,還是試煉弟子都目瞪口呆,望著天際上那不斷對峙的一指一掌兩道龐大虛影,皆失聲道。那等氣勢波動太驚人了,即便是武場之外都能這般強烈,若是讓他們正面對上,那下場絕對是一場悲劇。

眼下毫不客氣地說,在場眾弟子之中,有這份實力的人,絕對不超過雙掌之數。而在這其中,李元道毫無疑問算是其中之一!

這才是最讓人吃驚的。要知道前者境界才不過是半步宗師而已,就連宗師領域都還未踏足,就有了這般驚人的戰力。這等驚艷的天賦潛能實在是讓人無語了。「有點意思,看來這傢伙先前與我交手,還保留了不少實力。

唔,依照他現在的體魄強度,即便是與我的蠻荒戰體相比,還有段距離。但若繼續讓他這般成長下去,將來怕是會成為我的一尊勁敵了。」

另一邊狂仁雙手抱胸,眼眸之中光芒閃爍,此刻他心頭也在盤算道。同時他也不禁回想起先前與李元道大戰的場景。強大如他心頭也泛起了一絲絲波瀾。

此刻不止是眾多弟子在吃驚,就連石台上諸多長老臉龐上也都掠過一抹詫異之色。先前他們之所以同意這場看似荒唐的比斗,目的也不過是為了側面試探一下神風堂一脈的底線。


卻沒想到公孫綠這傢伙竟然這般乾脆,根本沒有任何反對抗拒,一口便應承下來了。而接下來發生的的這一幕,也著實讓他們心頭震撼不小。

一個區區半步宗師境的修士,便能夠與夏秋這等天之驕子正面硬碰。而且依照兩者間目前戰局看來,似乎不相上下。

「了不得啊。看來先前傳聞李元道怒殺幾大宗師級高手的消息已經錯不了。公孫,這下你們神風堂內又增添了一名小妖孽,你這老傢伙的眼神還是一如既往的毒辣啊。」望著天際那一青一黑兩股不斷交融的能量光波,刑法堂炎晉長老輕撫了一把鬍鬚,感嘆道。

他這番話出口,也讓四周長老略微吃了一驚。要知道以這炎晉那般冷漠嚴肅的性格,能夠說出這番話,已經算極為難得了。而且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毫無疑問,他已經對李元道另眼相看了。

「炎師兄過獎了,這一切都是我師兄的意思,我只不過是照辦而已。」公孫綠微微一笑,平靜道。「那傢伙的意思?呵呵,現在我倒是明白了,不過也是這等行事作風倒也符合他的那性格。接下來就讓我們拭目以待,那個小傢伙還能夠給我們這些老傢伙帶來多少驚喜。」

聽到公孫綠提起那人的名字,炎晉長老臉色微微一愣,半響后才點了點頭道。

轟隆!此刻,武場之上,李元道與夏秋彼此間的爭鬥也到了白熱化。雖然才不過是第一招的比拼,但彼此間卻都已經將戰力提升到一個駭人的程度。毀滅性的元力波動不斷蔓延開來,所造成的破壞性實在太大了。

武場之上,到處都是一片煙塵飛濺,青石塊崩碎,隱隱間以他們二人為中心,無數的地板裂縫都驟然蔓延開來。

「臭小子,我看你還能夠堅持多久!」目光冰冷凝望著天際那一道緩緩壓蓋下來的大手印,夏秋眼眸之中越發陰沉了。原先他本來施展雷霆一擊,當著眾多弟子,長老的面,親自將李元道徹底擊潰。卻沒想到原本強勢碾壓的一場拚鬥,竟然會演變成這樣。

這下倒好,自己非凡沒有強勢立威,反倒是讓李元道大大出彩了一把。而身為家族俊傑的自己,卻淪為了背景。這等惡氣夏秋自然不能夠忍受。

當下他便怒吼一聲,原先那有些暗淡的指芒在他身軀震蕩之下,威勢竟然再度暴漲起來。最終轟隆一聲,三丈指芒再度增大了一倍。化為一道青色閃電,一舉衝破了李元道那道掌印,頓時間無數的元力風暴轟鳴,猶如狂涌的火山岩漿一般,滾滾蔓延開來。

「什麼!」感受到這等驚變,李元道心頭也是吃了一驚。

他沒想到這夏秋實力暴漲速度竟然如此迅速,望著那不斷崩潰的巨大手印。他心頭也掠過一抹沉重之色。

「這傢伙的爆發力好強,想要藉此給我一個下馬威。想法倒是不錯,可惜,你找錯對象了。」

深吸了一口氣,李元道眼神越發凌厲起來,說實話。先前他之所以敢這般接受夏秋挑戰,內心想法也跟前者差不多。都想證明自己,尤其是李元道。

原本他是風驚雲欽點神風堂一脈親傳弟子,可謂是頭頂光環,背後有大靠山,一旦加入神子門內,必將受到無數人羨慕與敬畏才是。畢竟這一屆新生弟子之中,能夠被提前選入神風堂的,也就是他一人而已!這份殊榮的確是非常罕見。

可惜,現實與理想相差太多,在進入宗門內,李元道非但沒有享受到那種種特殊待遇,反倒是遭受到了不少有心人的刁難與猜疑。在這等尷尬不利處境之下,他迫切很需要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而眼下這次拚鬥,對他來說則是一個絕佳機會。他是絕對不會放棄的。縱然眼前這個對手很強大也不行。轟隆!當虛空中那一道巨大手印完全崩潰的剎那,李元道喉嚨深處也傳出一道嘶吼之聲。

下一刻在他右臂之上,一道道濃烈的黑色元力瘋狂匯聚,剎那間竟然凝聚成一條半實質化的魔龍臂膀。森寒,嗜血的駭人氣息瀰漫,透發著一股讓人頭皮發麻的吞蝕之力。魔龍之手,這是李元道將魔龍印記蘊育道一定程度后,衍生出來的另一種天賦神通。

九幽魔龍號稱遠古時代妖獸界幾大頂級血脈之一,所蘊含的血脈之力自然非同小可。眼下李元道雖然不過是得到了少許魔龍精血而已。

但在黑魔雷本源的融合下,他卻已經具備了凝聚九幽魔龍的一絲希望。吞蝕之力,魔龍之手,若此刻李元道能夠更進一步,成功蘊育出一絲魔龍之靈,但魔龍印記的威力必將大幅度暴漲!

不過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這等力量也足夠他揮霍了。「魔龍之手,撕天裂地!」李元道手臂一震,那條漆黑的龍臂之內也傳遞出了一道若有若無的龍吟之聲。

旋即下一刻,虛空崩潰,數丈大小的魔龍之手便猶如一道黑色閃電般划空而過,眨眼間便出現在了那巨大指芒前。吼!剎那間一黑一青兩股巨大能量風暴再度轟擊在一起。

不過這等狀態並沒有持續太久,才不過半個呼吸時間過後,一股讓人心顫的吞蝕元力便猶如山洪一般爆發開來。

咔擦咔擦!此刻在眾人駭然的視線之中,無數漆黑色元力瘋狂洶湧,在其深處一道猙獰龍手死死將那實質化的指芒抓住了。濃烈的吞蝕之力瘋狂蔓延,竟然硬生生將那道指芒給腐蝕掉了。

「什麼!這就究竟是什麼古怪力量?竟然能夠這般輕易化掉我的太虛截指。」看到這一幕,夏秋那臉龐之上,也是掠過一抹駭然。

只不過還未讓他反應過來,他整個身軀便不受控制倒飛出去,在這漫天的吞蝕之力衝擊之下,縱然有本命元界保護,也很難完全化解掉李元道的魔龍之手所傳遞過去的力量。 「該死的傢伙,你讓我動了真怒。我要宰了你!」在一重又一重強橫的魔龍之手轟擊之下,夏秋身影不斷倒退,此時他臉色陰沉得駭人。就當他身影退避到武場邊緣處之際,當下他狂吼一聲。雙眸之中爆掠出無數煞氣。

隱隱間一股比先前還要異常兇悍的氣息猛得從他體內釋放出來。嗡嗡嗡!在這無數的元力澎湃之中,空間不斷破碎,依稀間眾人可以看到一道青色身影緩緩浮現而出,而在這一道青色光芒之中,甚至還夾雜著一絲絲妖艷的猩紅!

在這一抹猩紅光芒閃爍之下,無數的空間之力瘋狂匯聚而來,隱隱間化為了一道龐大無匹的空間壁壘,盡數將整個武場給封鎖了。

「這……太可怕了……究竟是什麼東西啊?」望著武場之上,那猶如末日降臨般的恐怖場景,眾多弟子也都臉色慘白,一臉呆愣,此時他們也完全被那一股恐怖場景給嚇傻了。即便是雲煙,華雲峰,狂仁等高手也都滿臉凝重之色。

發狂中的夏秋,竟然連這等恐怖殺招都施展出來了,絕對可怕。空間封鎖,禁錮一方虛空,那可是高階宗師才具備的特殊能力。眼下即便是他們正面對上,怕也都要一翻狼狽。「精血化元,空間封鎖!不好,夏秋那傢伙要發狂了。」

此刻石台上諸多長老也都吃了一驚。剛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完了,李元道那傢伙完蛋了。夏家小子發起狂來了,連這等絕學都用了。這下事情可鬧大了。」火原長老臉龐上也掠過一抹焦急之色。他這倒不是真心關心李元道,而是為夏秋擔心。

要知道李元道可是那傢伙欽點的親傳弟子,這等待遇可不一般。這若是將神風堂那位給惹怒了。後果無法預計,他玄火堂還不容易才收到了夏秋這樣一個天賦好苗子,可寶貝著緊。

轟隆!只不過這時候說什麼也晚了,當夏秋施展出空間封鎖那一剎,眾人明顯感覺到整個武場上方都出現了一股讓人心悸無匹的空間波動。咔擦咔擦!在無數的空間風暴中心,甚至還能夠模糊看到那不斷被束縛的李元道身影。

「該死,這是空間封鎖的力量。那王八蛋還真是夠狠。這下麻煩了。」感受著四周不斷被壓縮的空間,武場上李元道眸子之中也掠過一抹凝重之色。對於這特殊的空間封鎖之力,他並不陌生。

先前在王都之城的時候,他也曾多次與風傲那些老傢伙交過手,自然見識過這等手段。雖說夏秋與風傲那等老傢伙還差了很多。但畢竟也是一尊貨真價實的宗師六層境高手!在這等正面交鋒下,李元道一下子就被動了。

轟轟轟!無數的亂流空間不斷席捲而過,夾雜著一絲絲空間切割之力,讓李元道渾身都顫動不已,甚至一絲絲猙獰血痕不斷浮現。縱然強如他這等體魄,也無法承受住無數的空間切割力量。

不要說李元道,就是那狂仁深陷這等境地,那蠻荒戰體也得被撕裂不可。「哈哈,能死在我這特殊空間壁壘之下,你也不冤了。」半空中夏秋瘋狂大笑,眸子之中滿是冷意。一道道赤紅色的精血不斷從他體內流淌而出,凝聚在他掌心處。

讓他整個人氣勢越發可怕了。咔擦咔擦!在這等猶如雷霆般的連續轟擊之下,李元道身軀不斷顫動,彷彿遭遇到了無比駭人的衝擊。甚至連他那一條魔龍之手上面也浮現出了一道道猙獰裂縫,這可是要自毀的徵兆!

「王八蛋,若想死拼,誰滅誰還不一定呢。」李元道咬牙,嘴角一絲絲血跡不斷倒流出來。此刻他樣子雖然非常狼狽,但渾身氣勢卻越發凌厲起來。沒錯,他並沒有說錯。若是想要死拼的話,他的確有能力將夏秋給斬殺掉。雖然說他付出的代價同樣不小。

雷神模式!這可是李元道壓箱底絕學。比起他體內悟道神魂,武王之心,冰王精魄等瑰寶力量,這雷神模式卻是最保險,攻擊力最凌厲的一記殺招了。

一旦李元道動用了,夏秋不死也得殘掉。這是絕對不願意看到的畫面,尤其是在這神子門內,他更是不願意輕易暴露出來。

「哈哈,真是笑話。就憑你一個半步宗師而已,也敢如此大言不慚。有什麼本事趕緊施展出來吧。不然的話,你可沒機會了。」

對於李元道這番話,夏秋不屑冷哼道。不過武場之外,狂仁瞳孔卻微微一縮,自語道:「要動用真正底牌了么?這夏秋無意間倒是幫了我一個大忙。就讓我見識一下你全部力量吧。」

轟隆!武場內空間元力蕩漾,在夏秋瘋狂調動下,整個空間壁壘越發凝固,猶如一道天塹般籠罩而下,緊緊將李元道束縛在內。「瑪德,混賬,找死!」

在連續吐出幾大口鮮血之後,李元道臉色陰沉得駭人,這時候他體內兩大玄雷之力運轉到了極限,一黑一紫兩種玄雷本源盡數覆蓋在了他身軀之上,猶如一道厚重的玄雷鎧甲般,顯得異常詭異。


同時在他瞳孔深處不自覺轉變成了一種詭異的紫黑之色。濃烈的吞蝕雷力不斷從他瞳孔之內蔓延出來。

黑魔雷瞳!在這等絕境之下,李元道再度激發出了這種特殊玄雷瞳術。而這也是雷神模式開啟的前奏!噼里啪啦!浩大的雷霆之力爆發,滾滾席捲上空,不斷撞擊著夏秋那空間壁壘,兩者之間爆發出了毀滅性的力量波動。

「額啊!」就當李元道體內玄雷本源運轉到了極致,雷神模式將開啟的剎那。他魔龍之手最終不堪重負,轟然爆碎開來。無數的黑色元力呼嘯,而在這漫天的黑芒之中,一絲拇指大小的黑色光源浮現而出,散發著一股詭異的氣息波動。

「魔龍之靈!天哪,這東西竟然已經凝聚成型了。」當這一絲黑色光源出現的剎那,李元道心頭深處也不由響起了天麟戰矛那掠帶驚疑的聲音。

轟轟轟!漫天的空間風暴之中,那一絲黑色光源彷彿通靈,在漂浮片刻之後。便嗖的一聲,鑽入了李元道體內。同時前者身軀之上那龐大無匹的兩種玄雷本源也瘋狂朝著他匯聚而去。

「我的玄雷本源……這東西是……」

黑色光源這一系列動作,完全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完成的。當李元道反應過來之際,便駭然發現自己體內那雄渾的玄雷本源近乎損失了一半!只是還容不得他多想,這時候他便感覺到右臂之上一陣劇痛。猶如無數蟲蛇在啃咬,瘋狂吞食他精血,血肉一般。

「嗡!」最終片刻間在李元道一聲痛苦嘶吼聲之中,右臂上魔龍印記再度放光。一條巴掌大小的魔龍嗖的一聲騰躍而出,完全脫離了李元道手臂,漂浮在了眉心處。

「這是魔龍之靈!這小傢伙終於凝聚了?」

感受著這巴掌大小的魔龍身上散發出來那一絲絲靈性波動。李元道黑魔雷瞳深處也掠過一抹震驚之色。

「小子,還傻愣著幹嘛。趕緊以神識之力催動這魔龍之靈,眼下魔龍印記已經孕育出一絲真靈,想要發揮出魔龍威力。就必須以同等性質的神識之力去促動。」就當李元道愣神之際,天麟戰矛那焦急喝聲再度響起。

當下李元道渾身一個激靈。眉心處那龐大神識力量盡數調動起來,源源不斷湧入了那魔龍軀體之內。當兩種力量接觸的剎那,李元道神念彷彿進入了一片奇異空間幻境之中。

在一片枯寂荒涼的平原上空,一座紅褐色巨峰巍峨聳立,在巨峰之上一條百丈魔龍盤旋漂浮,渾身繚繞著一層層漆黑色火焰,看上去異常可怕。

此刻那條百丈魔龍彷彿感應到了李元道這個外來者到來,豁然睜開了雙眸。

「這是真正的魔龍之眼!」李元道心驚,從那對冰冷雙眸深處,他感受到了一股極其古老滄桑的氣息。彷彿穿透了無數歲月時空,這是真正的魔龍血脈!

嗡!旋即下一刻所有的一切畫面都破碎了。武場之上李元道身軀猛然一震,此刻他感覺到自己體內彷彿多出了一股極其強悍的力量。那是一種源自於血脈的共鳴!

魔龍血脈再度濃郁了不少,古老的魔龍之血不斷發光,在李元道體內經脈之間飛速穿行,讓他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強大感覺。在這等霸道的血脈之力覺醒下,甚至連他體內的雷神模式都被硬生生壓制下去。

吼!最終一道魔龍之吟猛地從李元道喉嚨深處迸發出來。旋即他整個人猶如一頭太古凶獸般衝天而起,狠狠撞擊在了那一道空間壁壘之上。

轟轟轟轟!劇烈的轟鳴聲不斷,響徹在整個武場之上。「好兇悍的力量,竟然能夠硬抗我的空間元力!」

望著空間壁壘之中近乎發狂的李元道,夏秋眼眸深處也掠過一抹驚疑,喃喃道。不過很快一抹凶戾之色瞬間浮現在了他臉龐之上。「困獸之鬥罷了,我看你還能夠堅持多久。」

「轟!」又一聲驚雷轟鳴聲回蕩開來,徹底打斷了夏秋話語聲。緊接著讓他瞳孔猛然一縮的是,在武場邊緣處空間裂縫劇烈顫抖,旋即一隻白皙的手掌猛然探出,緩緩將空間給撕裂開來。

「天啊,快看。那封閉的武場內,空間元力開始絮亂了。那是……李元道!他竟然徒手將那一道空間壁壘給撕裂了。」 武場之上響起了一道道驚呼之聲,就連石台上諸多長老也都是臉皮一抖,顯然被這等場景給驚住了。

「嘩啦啦!」在無數道緊張目光注視著之下,那隻白皙手掌緩慢深處,最終用力一扯,武場邊緣處空間之力劇烈抖動,最終噗的一聲被裂開了一道口子。

「魔龍之力,吞蝕天地。」而在這時候,武場深處又響起了一道冷漠聲音,無數的黑色元力瘋狂洶湧而出,散發著一股極其強烈的吞蝕之力。短短剎那之間,整個武場之內都被這股詭異的吞蝕之力給充斥。

「啊!」當這股吞蝕之力膨脹到某一個極點之際,武場之上那空間壁壘便徒然炸裂開來。滾滾吞蝕元力肆虐,猶如洪水一般席捲開來。天地間那無數的元力瘋狂匯聚而來,盡數沒入了武場中央。

「砰砰砰!」最終在連續幾道沉悶對碰聲之中,兩道身影分別從武場中央倒飛出來,降落到了地面之上。「都被打下武場了,怎麼會這樣?」望著武場外彼此對峙的兩道身影,眾人都有些驚愕。

按照武場比斗規矩,率先被打落下來的一人,便算是輸了。但按照眼下局勢,貌似兩人是一個平手!「咳咳,好了。這場也有了結局。李元道,夏秋兩人勢均力敵,算是一個和局。」

看到這一幕,炎晉長老等人也緩步上前,沉聲道。「長老,我不服。這場拚鬥勝負未分。請容許我等繼續戰鬥。」聞言,夏秋臉皮猛然抖動,站出來抱拳道。

此時的他,一頭長發都被震散開來,披散在肩膀上,隱隱間帶著一絲狼狽之意。而另一頭李元道衣裳破碎,血痕交織,臉龐之上更是蒼白一片。看得出來,先前兩者之間的拚鬥極其慘烈。不過這等結果並非夏秋所想要的!

依照他的實力境界,在一番血拚之後,竟然只能夠與李元道打平,這對他來說的確是一個不小的打擊。要知道現在的李元道才不過半步宗師之境而已!

「胡鬧!靈峰武場之上規矩便是如此,夏秋還不趕緊退下。」

望著一臉固執的夏秋,炎晉長老微微蹙了蹙眉。以他的見識怎會感受不到後者身上那股凶戾之氣。只不過還未等他開口,另一邊火原長老卻率先發話了。

「諸位長老,既然他想戰,那便戰是了。弟子無所畏懼,所謂的夏家俊傑也不過如此。弟子自能應付下來。」這一刻,李元道突然開口道。他這番話語猶如一道驚雷般在武場之上回蕩開來。當下讓眾人徹底呆住了。

好大的口氣!這是眾人心頭第一時間內掠過的想法。誠然以李元道現今實力,能夠與夏秋硬拼到這等程度,已經是非常了得了。

可是眼下他說出的這番話,卻讓眾人有些無語了。尤其是當事人夏秋臉色更是陰沉得嚇人,一對眸光死死盯著前者,蘊含有無盡凶光。

「雜碎!有種過來領死。」夏秋咬牙切齒,一字一頓道。李元道這番話猶如火上澆油一般,徹底將夏秋給引爆了。現在的他徹底暴走了。若不是顧忌諸多長老在場,他早動手將李元道給雷霆斬殺了。

「想動手,儘管過來。」感受著夏秋那股暴怒,李元道臉龐上徒然泛起了一抹冷笑,旋即開口道,平靜的聲音,雖然很輕,但卻帶著一股讓人動容的自信。

「李元道!你不要……」石台上有幾位長老看不下去了,出聲呵斥道。不過他們話還沒有說完,武場上夏秋卻徒然暴起發難了。整個人猶如一頭瘋狂凶獸般,狠狠撲殺向了李元道,非常狠辣。

「你們兩個混賬傢伙!」看到這一幕,炎晉長老臉龐上終於掠過一抹怒色,喝道。轟隆!這時候他大袖一揮,一股磅礴元力瞬間從他掌心間暴掠而出,剎那便將李元道,夏秋兩人給覆蓋在內。

「太虛截指第二指,一指斷山河!」夏秋怒吼,手掌指勁揮出,他硬生生承受住了炎晉長老元力鎮壓,張嘴吐出了一口鮮血。不過右手間指勁卻狠狠轟向了李元道心臟,真是下了死手。

「元道哥哥,小心!」看到這一幕,不少弟子都失聲驚呼道。而在不遠處一道嬌小倩影也焦急吶喊道。「來的好,正好可以藉機收拾你一頓了。」望著夏秋那張因為極度憤怒而扭曲的臉龐,李元道眼睛之中也掠過一抹寒光。

當下右掌一抓,無數的漆黑紋路瞬間從他掌心間暴掠而出,蔓延向了他整隻手臂。最終猛然用力便被他一掌推出。

吼!猶如龍吟般的轟鳴聲回蕩開來,在一道漆黑閃電中,李元道手掌化為一條恐怖魔龍,一把便死死將夏秋指芒給死死抓在手心。旋即用力一捏,那龐大的指勁便寸寸瓦解,盡數被吞蝕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