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

「要不你去追求她吧!」歐陽倫道。

「啊!」易天師吃驚道,一開始的壞笑也蕩然無存。

「說正經的。你長的好看,是她喜歡的類型,天賦也好,實力也強。哦,還有,你背景也很強大。剛好和她是絕配。」對於自己後台是青光的事,易天師也沒瞞歐陽倫。

「啊!」

「能不能不『啊』?」

「哦。」

「哦什麼哦。」

「哦,那個她,她多大啊?」

「十八,風華正茂。」

「啊,比我還大。我才十七。那個,年齡還小。」

「啊你妹,小你妹,你可以滾了。」

易天師很委屈。他想說他現在可真沒這方面的打算,雖然小的時候受三叔上官洛熏陶了不少,可他明白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自從易水塵把易家的驕傲與責任告訴易天師后,易天師便做好了為這個家而奮鬥一生的準備,甚至是自己上一世的生死大仇都被放到了一邊。

而現在,連易家世代居住的丹朱城都還沒奪回來,易天師可真是沒有心情去考慮其他的。

見易天師突然變的沉默,歐陽倫無措道:「天師,不會真生氣了吧,剛鬧著玩的。」

易天師苦笑道:「沒事,剛想起了些比較沉重的東西。嘿嘿,如果喜歡你的『小雪』那就勇敢的去追,沒有什麼配不配,只有付出與收穫。」

就當歐陽倫剛要回答的時候,突然一陣敲門聲傳了過來。

歐陽倫立即停止了要說的話,然後說道:「請進。」

這也沒什麼秘密,所以歐陽倫也沒問是誰,便直接請來人進來了。

不過,當門一打開,歐陽倫和易天師一看見來人時,就像見了鬼似的,同時往後退了兩步。

惹愛成癮:腹黑總裁太霸氣 怎麼了,我有這麼可怕嗎?」來人巧笑倩兮。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易天師和歐陽倫正在談論的李煥雪。

「沒,沒,是你啊,小雪,快坐。」歐陽倫連忙說道。

李煥雪找了個凳子坐在了易天師和歐陽倫對面,然後緩緩說道:「胖哥,天師,這次來找你們,是有要麻煩你們的。」

當聽了那句『胖哥』后,易天師就根本沒有心思聽後面的內容,即使在拚命強忍著,但還是笑出了聲。

對於易天師的拆台,歐陽倫假裝沒看見,依舊憨笑著對李煥雪說道:「小雪,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吧。我們肯定能辦到!」

不料李煥雪卻是沒有回答歐陽倫的話,而是笑著對易天師說道:「天師,是不是覺得『胖哥』這個詞很好笑啊!嘿嘿,小時候他太胖了,我叫著叫著就習慣了,改不過來了。」

「改不過來了好啊,這個名字挺好的。」易天師笑道。

不過這時候,歐陽倫卻是不幹了,這兩人聊了起來直接把他涼到了一邊,嘟了嘟嘴,說道:「你們先聊,我出去方便下。」

李煥雪連忙挽留道:「胖哥,每次你心裡不舒服都會找這理由。好了好了,開玩笑的,說正事呢?」

聽李煥雪這麼說,本準備離開的歐陽倫再次坐定問道:「什麼事啊?你都親自來了。」「我不親自來行嗎?我父親邀請天師和你明天去我家做客。」李煥雪道。 「啊!」歐陽倫和易天師震驚道。

「有什麼驚訝的!我父親是怎麼樣的人你還不了解嗎?」李煥雪撇撇嘴對歐陽倫說道。

「了解,了解。」歐陽倫連忙點頭。

「那你們去嗎?不用勉強,我只是負責傳話的。」

「去。」歐陽倫很勉強道。

「那你呢?」李煥雪望向了易天師。

易天師還正猶豫著呢,歐陽倫便替他回答道:「去,天師也去。」

李煥雪沒理會歐陽倫,反而繼續望向了易天師。

愣了半刻,易天師才反應過來連忙說道:「去,去。」

「嗯,那好,那我明天一早就來接你們。」李煥雪說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慢走啊,小雪。」歐陽倫告別道。

「慢走!」剛反應過來的易天師道。

李煥雪走後,歐陽倫就把易天師拉到了凳子上,讓他坐下,然後鄭重其事地說道:「天師,明天的宴會你要多注意點。」

「注意什麼啊?」

「小雪的父親。那個人啊,怎麼說呢,挺厲害的一個人,但有點兒無賴,也有點危險。」

「到底怎麼回事?」

「怎麼說呢?給你舉個例子吧,小雪的母親當時是修羅王城最有有名的美人。相貌,天賦,出身,全都無可挑剔。嘿嘿,青光大人你是很熟悉了!你知道嗎?小雪他爸爸當初可是擊敗了青光大人這個強敵而娶了小雪的母親的。

論長相,論實力,論背景,青光大人可都是能甩了小雪他父親好幾天街的,可小雪的父親還是最終抱得了美人歸。不過也正是這件事,刺激到了青光大人,才讓他最終在五十歲突破大圓滿,成就了一個傳奇。好像,後來青光大人也結婚了吧。不過,他和小雪他父親直接肯定還是不和的,而小雪他家之所以請你,估計很可能就是因為他們知道了你是青光大人看重的人了。」歐陽倫緩緩說道。

「那個,青光大人的妻子,就是我姑姑,所以他才看好了我!」易天師之前也只說了自己的後台是青光大人,而沒具體說自己和青光的關係。更讓易天師沒想到是,青光竟然還有過這麼一段情史。

「我去,不會吧!那事情可就糾結了啊!」歐陽倫長大了嘴巴驚訝道。


「是啊,還能反悔嗎?」「肯定不能了。」歐陽倫堅定道,「以小雪父親的性格,他想辦的事沒有辦不到的,所以這肯定不可能。」

「好吧,那到時候就只能隨機應變了。」易天師無奈道。

「嗯,那我就祝你明天好運了。」歐陽倫道。

「為什麼是祝我呢?」易天師疑惑道。

「因為我明天早上會肚子疼,去不了了,所以只能祝你好運了。」

「啊……你不能這麼不仗義啊!」

「很明顯,你才是主要目標,而我只是陪襯,所以我可以不去的。又不是必須去,所以那幹嘛要去,那可是我的夢魘。」

「不行……」

嘴上已經說服不了歐陽倫了,無奈之下易天師便動用了武力。

第二天一早,李煥雪準時來到了歐陽倫的房間前面,敲響了門。不過開門的卻是易天師,歐陽倫則仍是倒在床上。

「胖哥怎麼呢?」見歐陽倫這模樣,李煥雪頗感驚訝道。

「他沒事,就是不想起來。」易天師立馬接道。

李煥雪正準備發火之際,之間歐陽倫用弱弱的聲音說道:「那個,昨天你走後,天師和我切磋了切磋,我就成這樣了,所以,小雪,很抱歉,今天我是去不了了。」

聽完歐陽倫的陳述,李煥雪把目光轉向了易天師。

易天師卻是毫不畏懼地說道:「那個,他昨天突然說不去了,你說我該不該和他好好切磋切磋。」

李煥雪停頓了瞬間,然後點點頭道:「的確該,太沒義氣了,胖哥你怎麼能這樣呢?」

「小雪,你不能聽信他的以一面之言啊!」歐陽倫連忙解釋道。

「可關鍵是,這真符合你的作風啊!」李煥雪緩緩道。

「小雪……反正不論怎麼樣,我今天是去不了了!」見李煥雪也不相信他了,歐陽倫直接耍起了無賴。

不料,李煥雪卻是無所謂道:「算了,胖哥就是這樣。一說到我家就害怕,看來昨天答應我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怎麼逃脫吧。」

歐陽倫無言以對了。

李煥雪反而接著說道:「那天師,你就和我一起去吧,反正我的任務就是務必把你請去。本來打算拉胖哥吸收點仇恨值的,結果也沒成功。」

李煥雪的話,聽的易天師是越來越害怕。不就是見個家長嗎?怎麼搞的比見閻王還害怕呢?

不由得,前世無畏的性格讓他振作了起來:「沒事,沒什麼好怕的。」


「嗯,那就好,那我們走吧」李煥雪說道。

說完之後, 穿書後我靠演技洗白 。因為修羅學院太大了,所以他們還是早點出發的話。

慢慢地往外走著,易天師心裡又回想起了歐陽倫昨天給他說的那些話。

修羅王城最大的勢力是以修羅王為首的十八使者以及歷史悠久的修羅衛隊,而除了修羅王的勢力外,修羅王城中還有兩股大勢力。

一股是秦家、董家、劉家所代表的三大隱秘家族,還有一股則是李家、歐陽家以及飛凰學院、雲陽拍賣場為主的一派。

而之所以會分為兩派,主要是因為他們所代表的立場不同。其中李家、歐陽家所代表的這一派是比較親修羅王的,三大隱秘家族一派則是比較中立,或者說是,屬於不支持修羅王的。因為除了修羅王,修羅王城中也沒有什麼勢力能讓他們中立的呢?

本來這樣的話還是不錯的,但就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件事,讓親修羅王的李家立場有點了改變,和三大隱秘家族聯繫緊密了起來。

所以歐陽倫覺得這次李煥雪她父親請易天師去有點兒不妙。同時歐陽倫還爆了個八卦,說他自己身體之所以這麼魁梧很可能就是因為小時候被李煥雪父親拐去吃了個丹藥造成的,所以從此之後,歐陽倫也再不敢上李家去了。

本來歐陽倫也不願讓易天師去,但一不願李煥雪為難,二也因為有青光那層身份在,李煥雪她父親也不敢把他怎麼樣!

想著想著,易天師和歐陽倫已經走到了第一學院外面。

不過此時兩人則是沒有在走路了,外面李家已經派人帶著靈獸候著了。

雖然在修羅王城中是禁空的,飛行靈獸是用不上了,但其他靈獸卻是還能使用的。易天師和李煥雪此時使用的便是一種豹子靈獸,速度挺快的,也挺靈巧的,很適合在城區里穿行。

不管有點尷尬的是,李家也只派來了一隻靈獸,而且這隻豹子背也不是很長,連一米都不到,而它卻需要同時乘坐易天師和李煥雪兩人。

看到這一幕,易天師還覺的李家有點小氣。不過他忘了這可不是金幣城,這的靈獸比金幣城不僅少的多,而且還貴的多。

易天師雖然精通傀儡之術,也研究過靈獸,但具體操作還是不會的。所以駕駛靈獸的人是李煥雪,易天師則坐在了李煥雪的後面。

靈獸的背不長, 陛下,點個關注唄 。可靈獸的速度之快,便讓易天師走著走著就不得不貼近李煥雪些。

這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但易天師知道,如果是上一世的,肯定是享受不到的。這種感覺,有些心慌,卻又有點興奮。

有了靈獸速度就是快,僅僅用了一個多小時,李煥雪便帶著易天師來到了李家。

而正要進入李家的時候,易天師就發現了一人正從李家出來沒多久,恰好這人還認識,他便是預備班考核第二輪中一號擂台的裁判——王曉風。

而此時,易天師也有點明白了李家為什麼會邀請自己。

因為王曉風是先出來,易天師還差了點距離,所以並沒有和他打招呼。

一想後面還有更加艱難的旅程,易天師便沒再多想,繼續跟著李煥雪往裡走。

終於,易天師和李煥雪在一處客廳聽了下來。李煥雪先去喊人了,易天師便在客廳獨自待了起來。

沒待多久,就見李煥雪攙著一張相平凡留著長鬍子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然而臉上的張相併不是中年男子最顯著的特徵,他最引人注目的則是他的腿,他竟是一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