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雷一聲低吼,一頭紫黑色的妖獸,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的肩膀之上!

這妖獸模樣格外的奇異,紫黑色的皮膚,沒有皮毛,就像是磨砂一般。

白色的紋路,像是一道道閃電,布滿了它的身體。

在它的額頭之上,更是有三道閃電形成的圖騰。

司徒雷目光露出奇異之色:「無論你怎麼逃,去什麼空間,你都逃不掉!噬雷獸乃是天地生養的元獸!專吞天雷!你身上的雷力純凈,等我搜魂了你的記憶,你就是噬雷獸的口糧!」

說話的同時,司徒雷掐出一個法訣。

他的身體極速的變瘦下來!

轉瞬之間,他就不再是一個胖子,而是成了身高一丈的壯漢!

噬雷獸的身體卻變得龐大了很多,並且它睜開了雙眼!

眼眸之中,儘是電光閃爍!

它猛然從司徒雷的肩膀上躍下,落在地上之後,四處狂嗅。

一雙白色電光的眼睛中,更是有渴望之色。

撕拉!

它驟然揮動了爪子,空間,直接撕裂了一個缺口!

陣陣血腥的氣息,從那缺口之中溢出!

血海地獄的空間入口,竟然直接被噬雷獸給抓了出來!

跨越了地獄空間其他的層次空間,仿若這裡對他來說沒有絲毫的阻礙!

噬雷獸已然衝進了缺口之中。

司徒雷卻狂笑起來,也踏入了缺口內!

轉瞬之間,空間關閉了……

吳淵重新出現在地獄第一層,他的眉頭緊皺:「這妖獸,很詭異……竟然撕破了地獄空間……雖說現在地獄十九層沒有和我息息相關,但是地獄空間還從來沒有被撕碎過,大鬼血天有踏虛境界,惡修羅阿鼻也是聞道,在他分身之前,更是踏虛。」

「如果他們能撕開空間,阿鼻早就會來抓我,大鬼血天也離開了。」

「血海地獄……」

「這妖獸循雷而去,這地獄十九層之中,最精純的雷有兩道。」

炎祖給他的仙雷伴生之雷,被濃密的火毒包裹起來,沒有絲毫的氣息外泄。

另外一道雷,在諸葛清月的身體上!

聞道後期的爍滅之雷!以及修為進入了走火入魔境界的諸葛清月!「妖獸喜雷,必定要搶爍滅之雷,不知道這諸葛清月是否還有力量……」

喃喃自語之間,吳淵消失在地獄第一層,進入了地獄第四層,神魔鏡像的三百小世界之中!

並且他也將地獄第二層的一切物品,全部挪到了神魔鏡像之中。

除卻了無法移動的天道修羅加工廠。

所有地獄空間,除卻了第十九層的未知,最安全的就是第四層空間。

這裡不但有三百小世界,而且除了他進入這裡之外,所有進入之人都會面臨神魔分身的攻擊。

之前吳淵不是沒想過將司徒雷引入這裡,只是還沒有機會,就被司徒雷逼的躲入其他空間,司徒雷也使用噬雷獸,進入了血海地獄……

盤膝坐在地上,一道玄光鏡出現在吳淵的面前。

……

血海地獄之中。

廣闊無盡的血海,翻滾的血漿,無盡的哀鳴嘶吼,天空中的血雨落下,一個個魂飛魄散的怨鬼惡魂在雲霧之中重生,隨著血雨進入血海,重複著痛苦的煎熬和折磨。

司徒雷漂浮在半空中,身上出現一道光幕,將血雨阻擋在外。

他的嘴角抽搐:「這層空間,怨氣已然滔天,這裡的氣息,甚至讓我都覺得恐懼……」

「這到底是一件什麼樣的空間類仙器,竟然蘊含了如此怨毒的小世界……」

噬雷獸也在光幕之內,他眼中的電光閃爍的更加厲害,不停的打著響鼻,蹄子來回的提起放下。

「莫要輕舉妄動,這裡危機四伏,等我仔細查探……」

司徒雷話音未落,噬雷獸猛然衝出了光幕!

他一聲嘶吼,身上更是電光閃爍!那些血雨靠近它以後,直接就被蒸發!

緊跟著,他猛然朝著血海之中沖入!

「你這孽畜!要給我惹下禍患!」

司徒雷猛然覺得一陣心驚肉跳!

一股強大的天雷氣息,驟然從血海之中隱現!

這氣息絕不是剛才那離神後期的修鍊者!

他沒有這麼強!

這天雷的力量層次,絕對不下聞道後期!

因為天雷的特殊性,相同的修為,尋常修鍊者根本不可能是對手。「孽畜!回來!」

司徒雷低吼一聲,從他的身體之中,驟然飛射出來幾根鐵鏈!猛然朝著噬雷獸衝去!

噬雷獸驟然回過頭,對著司徒雷一聲大吼!

轟隆!

血海地獄的天,竟然都炸響了驚雷!

那幾根鐵鏈簌簌反彈!

司徒雷頓時噴出一口鮮血,神色萎靡的同時,還有一股驚怕……

「這……竟然讓噬雷獸如此奮不顧身……」

「到底是什麼雷?」

陣陣低吼,從血海之上傳來。

噬雷獸已然在血海表面來回踩踏。

他並沒有沖入血海,眼中卻是流露出焦急的神色。

即便他很渴望,可這血海的危機,依舊讓他停了下來。

於此刻……血海忽而出現一個漩渦。

陣陣雷力穩固漩渦的存在,更是形成了一條通道。

「來……」

輕柔的聲音,充斥著一股詭異的吸引力。

噬雷獸毫不猶豫的沖入了漩渦通道之中……

血海恢復了平靜……就像是噬雷獸之前沒有出現一般……

天空之上的司徒雷,又猛然噴出一口鮮血,眼中更是驚怒,臉上也是肉痛之色!

因為他的身上,屬於噬雷獸的氣息,正在飛速的消失……

竟然不惜損耗精血……也要斷開和我的主僕關係么……

司徒雷面露慘然之色,他清晰的感受到,元神之中和噬雷獸的關聯已然消失不見了……

身上的那幾條鐵鏈,無力的墜落進入血海之中……

「該死的小輩!害的司徒爺爺損了噬雷獸……」

「這鬼地方……又該怎麼出去?」

司徒雷全力運轉修為,雙手狠狠在面前的空間一撕!

空間的確出現了裂縫,可是裂縫漆黑一片,完全就是通往虛無,根本沒有進入其他空間的氣息……

下一刻,裂縫恢復了平穩。

而在血海之中,也有怒吼之聲傳來。

彷彿司徒雷撕開空間裂縫的行為,觸怒了血海之中某個存在!

司徒雷面色微變了一下,更是神色慌亂。

「該死……這地方,竟然還有氣息這麼強橫的東西……」

司徒雷手中出現一道捲軸!

這捲軸驟然亮起,不過片刻之後,就熄滅了下來……

「空間捲軸……竟然不能使用……」

司徒雷面沉似水。

而就在此刻,血海之中忽而猛然翻滾起來。

又是一道漩渦驟然出現……

下一刻,漩渦之中出現了一個電光閃爍的身影!

噬雷獸已然龐大了數倍!

而在他的悲傷,跨坐著一個有傾城傾國之姿色的女子!

只不過,自她脖子之下卻是醜陋的疤痕!

這些疤痕都是雷電留下!已然滲入元神之中,根本無法清除。

「司徒雷,將你的本命雷珠交給我,我放你一條生路。」

諸葛清月的聲音清脆無比,在她身下的噬雷獸則是打了個響鼻,目光威脅的看著司徒雷!


「你這個孽畜!竟然轉頭就認了其他的主子!」

司徒雷憤恨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