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既然你的來歷沒有問題,那就沒什麼問題了。」

嚴松把信封遞給了楊昊,楊昊小心的接過收好,再收拾好情緒,這段話他並沒有說謊,因為他一直以來都把這封信收藏得很好!

「多謝長老,不過小子知道您留下我不僅僅只是想知道這些吧?」楊昊輕聲問道。

嚴松此時臉色緩和下來,輕笑道:「不錯,我知道你在同齡人中很強,甚至和我宗門的一些天才弟子同期比也不遑多讓,同時你也很聰明。」

「長老繆贊了!」

「切!就這地方的小宗門,還能有和你相比的同齡人嗎?」

就在楊昊謙虛一句時,沉默好久的刀祖突然冒出了一句話讓楊昊很無語,不過他此時並沒有理會刀祖。

「楊昊,你可知道秘境?」

「秘境?」

「這地方還能有秘境?」

嚴松的一句話讓楊昊有點愣住了,因為他也從來沒聽過秘境,不過刀祖倒是很懷疑的說了一聲。

「所謂秘境,就是以前許多大能開闢的小型空間,它們在主人死後就會漂泊於空間裂縫之中,只有快要崩潰時才會有空間薄弱點與大陸空間相接,裡面可能有無數資源,也有可能有不可預知的危險。」

嚴松一臉笑意的介紹著,他見楊昊認真聽著后,他點點頭又繼續介紹。

「而秘境又根據開闢的空間大小分為小型秘境,中型秘境,大型秘境。一般來說小型秘境有方圓百里以上大小,中型秘境為方圓千里以上大小,大型秘境為方圓萬里以上大小。」

「哦,難道此次清風門招收弟子和秘境有關?」此時楊昊忍不住問了一句。

「不錯,這次是在清風門不遠處的一個小型山脈里發現的,通過宗門強者的探測,這個秘境很小。因為秘境空間越小,它崩潰的時間越快,這個秘境可能也就七日左右的樣子。」

「這個秘境由於過小,又接近崩潰,所以只能承受聚靈境力量以下的人進入,而宗門內去年的新弟子基本都進入了聚靈境了。」

嚴長老說到這裡,楊昊算是明白了,他們就是清風門派去探查秘境,尋找修鍊資源的。

嚴松看著楊昊的神情也是明白了什麼,他又接著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可你要知道,宗門根本不缺這一個非常小型秘境的資源,而是包含了其他原因宗門才會出此下策。」

「不好意思,嚴長老,請您繼續。」楊昊聞言也是趕緊道歉。

「第一,這種秘境裡面基本不會有什麼危險;第二,這次發現秘境的不止我們清風門,還有另外兩個宗門,他們將也派遣一部分弟子進入其中搜尋資源;第三,你們在裡面所得可得八成,宗門只收兩成收穫。」

嚴松說完喝了一口茶,等待著楊昊慢慢消化他說的這些信息。

「小子,看起來條件應該不錯,雖然秘境很小,但是裡面的資源對現在的你來說很適合。」刀祖也是想讓楊昊去闖一闖。

「只要你答應替宗門去探索秘境,出來后不僅你能得到自己所獲得的八成,還能直接在宗門裡享受外門弟子的稱號和待遇,要知道宗門裡鍛體境只能算是雜役弟子而已。」

嚴松見楊昊還在考慮,他又說出了一個條件,這樣楊昊都還不答應的話,他可能就認為楊昊是一個傻子了。

「小子,根據我的判斷,這畢竟只是小型秘境,危險性不高,況且如果派遣更強者進去,也有可能會造成秘境提前崩潰。所以這次你們進去應該只是和其他宗門的人競爭,這是宗門之間的小博弈而已。」

楊昊聽著刀祖的判斷,再看看嚴松一臉的笑意,他只得答應下來。

「嚴長老,我答應去探索這次小型秘境,不過我想問問其他兩個宗門是那兩個呢?」

楊昊答應下來和詢問其他宗門的信息也是嚴松意料之中的事,所以他也是告訴了楊昊另外兩個宗門的一些信息。

「很好,至於另外兩個宗門,他們分別是百花谷,還有血煞門……」 一個身材瘦弱的中年大媽站在院子里,冒著雨,叉著腰,用本地方言罵公婆。

可巧,洪斌是本地人,夏明星在滬上求學多年,而李星星的語言天賦好,全部聽懂了。

污言穢語,不堪入耳。

明面上是罵自家老人,說他們活著浪費糧食,白占居住空間,害得孫子沒地兒結婚,實際上是映射原房主洪斌和妻子秦淑英獨佔一樓。

誰都能聽出來。

其他租客覬覦一樓空房間,沒人出頭制止。

洪斌臉色微沉,但他的修養令他做不出和潑婦當街對峙的行為,只能沖夏明星和李星星歉然一笑,「咱們進屋。」

夏明星和李星星神色如常,未受半點影響。

一樓有四室一廳和一間衛生間,打掃得一塵不染,唯一的缺憾是廳中家具有一定程度的毀損,幾個孩子在沙發上亂蹦亂跳,隨地吐口水。

本來非常高檔的沙發,變得慘不忍睹。

可能,不是自己的就不會感到心疼。

李星星毫不掩飾地露出一絲厭惡:「洪老師,房管局怎麼給你們安排這樣的租客啊?真是令人一言難盡。」

太沒素質了!

就跟那租人家房子,退房時留滿地垃圾的沒有兩樣,

洪斌又是一陣苦笑,掏出鑰匙打開西邊兩間房門,「他們是紡織廠的職工,國家安排過來的,我能怎麼著?」

李星星在大房間里轉一圈。

約莫三四十平方的面積,有一張床和一張書桌、一座大衣櫃和梳妝台,還有盆架子,式樣比較老,雖然不是紫檀、黃花梨之類,但雞翅木的也很好了。

「你們覺得怎麼樣?」洪斌問道。

夏明星就問李星星:「星星,你喜歡不喜歡?」

「房間挺好的,但是樓上的鄰居令人不敢恭維,和他們住在一棟樓里,我覺得自己會短命十年。」李星星從來不肯委屈自己,直接表明自己的態度,「洪老師,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想租您的房子了。」

洪斌露出一絲失望,不死心地道:「我不收租金!」

夏明星委婉地道:「不是租金的問題,我們並不缺租金那點錢,而是愛清凈。洪老師,您要是捨得這套洋房,我建議您和人口眾多而住房格外困難的家庭置換房屋,選那種兩間屋一個院的,豈不是比聽他們指桑罵槐的強?」

住在這裡,真是找罪受。

李星星的想法和夏明星一樣,「就是,反正洋房被糟蹋得不成樣子了。」

洪斌聞言一怔。

很快,他撫掌一笑:「真是人老了,不如你們年輕人腦子靈活!」

確實沒什麼捨不得的。

他又道:「你們坐著歇會兒,我給你們倒茶。我家秦淑英同誌喜歡喝茶,家裡常備,就是她最近走親戚了,不在家,沒法見你們。」

夏明星擺擺手:「您別忙了,我們得回去找房子,儘快安頓下來。」

「別急。」洪斌道。

現在看來,真不是急的事情。

夏明星和李星星安穩坐在洪斌書房裡喝茶,外面仍舊污言穢語不絕於耳。

閑聊時聽說夏明星想找工作,洪斌靈機一動,「不然,你來學校應聘教職工,你那麼聰明,何必當一個廚師蹉跎一生?」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頓火鍋之後,眾人無一例外地捧著圓滾滾的肚子,邁著螃蟹步走出火鍋店。

鬼斗羅、菊斗羅不知道後面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剛到了街道上,就一陣身影閃爍,跑路了。

素雲天四個人,趁著初夏的夜風,緩緩返回附近的家中。

在火鍋店的時候,大家都聊得很嗨,此時稍稍安靜下來,各有心事。

素雲天腦子裏想的是在晉級魂王之後,找個機會回天斗城一趟。

跟在他身後的林夢追則是在想,前面的這個傢伙是不是越來越複雜了?

還是當年剛認識他的時候,一起在天斗城過得更輕鬆愜意。

旁邊的胡列娜時不時瞥向素雲天,想到對方的天賦這麼好、實力這麼強,以後會不會嫌棄自己太弱小呢?

小狐狸的哥哥邪月則是忍不住地感慨……當年他們兄妹倆,再加上焱,一共三個人,在武魂殿高級魂師學院裏面,可以說是出類拔萃,驚才絕艷了。

正因如此,他們才擁有了「黃金一代」的稱號。

但是,身邊這個突然出現、從天斗帝國那邊過來的少年,竟然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裏,就用實力證明了自己的優秀。

他的優秀,遠超過「黃金一代」,不愧是教皇冕下欽定的關門弟子。

四人走到教皇殿附近的別墅區,剛看到家裏的大門,就發現有個高大的人影守在邪月和胡列娜家的門外。

嗯?

那是……

焱聽到腳步聲,興沖沖地站起來,衝到幾人跟前。

「娜娜、邪月!我回來了!」

他是直奔著胡列娜來的,伸出雙手似乎想握住妹子的手臂,卻被胡列娜輕巧地避過。

不僅如此,胡列娜還站到了素雲天的身邊,伸手拉住了自己喜歡的男人,暗示對方不要亂來。

場面一時間變得有些尷尬。

焱還不知道胡列娜和素雲天已經確立了戀人的關係,此時看到心中的女神竟然主動去拉吉爾伽美什的手,不禁妒火中燒。

他冷哼一聲,就要發作。

邪月及時上前,伸手握住了焱的兩個胳膊。

「好兄弟,終於回來了啊!我想死你了!」

他擋住焱望向胡列娜的視線,並且開始轉移話題。

焱不便當場發火,只好耐著性子與邪月寒暄。

當初比比東勒令他去死亡峽谷修鍊,不到50級不得返回武魂城,如今他回來,自然是魂力練到位了。

然而,當他略有得意地說:「我要說的事……你們千萬別害怕。」

邪月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不知道這個好基友想賣弄什麼東西。

旁邊的素雲天卻是及時接過話題:「我們是魂師,我們不會怕,你請說。」

「我……的魂力等級,已經……」

聽到這裏,素雲天肅然起敬,戰術後仰。

邪月卻是猜到了好友接下來想說什麼事情,忍不住「噗」地笑了出來。

……練到50級而已,很了不起嗎?

焱花了一年零兩個月,提升2級,但邪月只花了一年零一個月。

至於胡列娜,一年零三個月,提升了4級。

最快的「吉爾伽美什」,是一年提升了4級。

焱當着另外三個人的面賣弄自己的魂力等級,如何不引人發笑呢。

果然,見到邪月發笑,焱不高興了。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但這些賊匪畢竟都只是一些小角色,哪裡見識過什麼大場面?Next post: 「霍少爺,我知道她有可能會去哪裏?」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