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也要去添亂?」

蕭炎從窗戶里爬進來,壓着聲音叫住段沐瑤。

「你是?」

段沐瑤沒有動手,她皺着眉頭打量蕭炎,這個傢伙又是什麼來頭?恩公的口味這麼複雜的么?

「我叫蕭炎,我是他弟弟。」

「哦。」

段沐瑤收回打量蕭炎的視線,原來是個弟弟。

「她們是?」

「你先別管這麼多,我哥他沒問題,嗯,應該沒問題。總之我們先離開這裏吧。」

蕭炎半拉扯著將段沐瑤從窗戶口拖出來,她太胖了,出來時還特意掰了木框,不然卡主出不來。

兩人離了遠一點的時候,蕭炎的緩緩吐了口氣,「你和我哥是怎麼認識的?」

面對蕭風的弟弟,段沐瑤態度還是挺好的,她坐在草地上,手撐著下巴。

「說起來,是我成親那天,恩公他進了我的花轎。」

聽着段沐瑤平淡的聲音,蕭炎心情不平淡了,也不知道老師那裏還有沒有第二顆陰陽玄龍丹了。

算了,就算有也來不及了,這事兒就看命吧。

「然後呢?」

「然後恩公他殺了我未來夫君。」

「所以你為什麼叫他恩公?」

蕭炎抖了抖眉頭,自家老哥厲害啊。

段沐瑤笑了起來,「我故意這麼說的。實際上如果沒有他的出現,我的母親現在已經死了,我也打算在成親那天晚上自絕身亡。恩公的出現改變了我的命運,而且他還給了我這個。」

段沐瑤喚出來兩隻小獸。

蕭炎瞪着眼睛,他自然認得出這種異火,他也想要,他哥好偏心!

「這是哪裏得來的?還有么?」

蕭炎有點不甘心,因為之前遇到的異火都是成對出現,現在他自然也是期盼著能再多出來一份。

「嗯,還有好些呢。」

段沐瑤沒有騙蕭炎,「不過要先問過恩公。」

一方面,只憑蕭炎的一面之詞,段沐瑤不相信他就是蕭風的弟弟。

另一方面,那地方是蕭風帶她過去的,她覺得自己應該保密,是否告知別人的權力不在她而在蕭風。

「這樣」

蕭炎回眸看向小屋,希望一切歸於平靜之後,他哥還有機會告訴他剩下的異火在哪裏。

房間里。

蕭風有些不太自在,紫妍倒是沒有什麼不好意思,她笑着和古薰兒打招呼,畢竟兩人也是認識。

之前還是同學來着。

「紫妍學姐你好,可以讓我和蕭風哥哥單獨相處一會么?」

「那個薰兒學妹你們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不過後來」

「嗯,紫妍學姐,我明白你的意思,可以讓我和蕭風哥哥兩個人說會話么?」

「好吧。」

紫妍看了看蕭風,轉身走出去了。

房間中,只餘下蕭風與古薰兒兩人。

「薰兒」

蕭風有些愧疚。

「她真的很維護蕭風哥哥呢。」

古薰兒輕輕走過來,坐到床邊,拉住了蕭風的手。

蕭風沒說什麼,他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這種事情,鬼才有經驗啊!

古薰兒默然不語,她催動一絲異火探進蕭風身體,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他的身體情況真的很差。

這三天,古薰兒一直在更遠處觀望着他與她們。其實她很早就想出現,只是心裏頭很是委屈,這才壓住性子等了三個日夜。

「蕭風哥哥,你躺好。」

古薰兒將蕭風按回床上,閉着眼睛將他身體狀態感知了一遍。

問題的本源在丹田位置。

尋常人的丹田位置是氣旋,哪怕凝結成晶體,那也是鬥氣待的地方。

蕭風並非如此,他丹田裏面有三股力量,一股是她知曉的異火,另外兩股是一道金光,與她在後山抓取的類似,但顯然是屬於源頭一般的存在,氣勢上絲毫不虛異火。

問題出現在第三股力量,那團黑黢黢的如同霧氣一樣的東西。

這股黑暗力量正被異火與金光共同壓制,雖然是被壓制住了,但是散溢出來的氣息仍然影響到了蕭風,此刻他脈絡幾乎被這種氣息佔據,整個人都透露著冰冷的氣息。

在古薰兒檢查身體的時候,蕭風也在自查,他同樣發現了問題所在,而且比古薰兒清楚更多。

黑霧中有一道意識沒被磨滅,等什麼時候這道意識消散了,他的問題也就好轉了。

「薰兒對不起」

有紫妍的緣故,也有令她擔憂的緣故,現在蕭風心裏頭滿是愧疚。

「蕭風哥哥,現在好受些了么?」

古薰兒用異火驅散散溢在蕭風脈絡間的寒氣,後者臉色瞬間好轉起來。

蕭風捏著古薰兒的手,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這種辦法治標不治本,最多半個時辰,蕭風又得回到原地打哆嗦的狀態。

「這是薰兒目前唯一能幫到蕭風哥哥的事情了。」

蕭風抱住古薰兒,後者略有些抗拒,想要掙脫出來。蕭風哪裏肯鬆手,一手攔住古薰兒細腰,一手托着她的背,使勁往自己懷裏揉。

「之前沒有告訴你紫妍的事情,是因為我一直沒有想好該怎麼告訴你。」

「那些都不重要了。」

古薰兒聲音平淡,她心裏頭有氣、有怒、有委屈,可是現在能怎麼辦,蕭風身體這個樣子,她只能按捺在心底。

蕭風聽得出古薰兒話語中的怨氣,聲音更加柔和,「那次極北之行,她刨開自己的心,分了心血給我我沒辦法做到心腸如鐵。薰兒,可不可以原諒我這一次?」

古薰兒抿著嘴,眼睛有些泛紅,「蕭風哥哥是覺得薰兒不舍為你死么?」

蕭風搖了搖頭,「薰兒,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真的好想你。」

古薰兒睜着眼睛,她眼睛早已朦朧,卻強撐著不讓自己哭。

聽到這句話,淚水倏然滾落,她抽泣幾下,將蕭風推開,擦了擦眼角淚水,呢喃道,「再也不要信你了。」

首發最新。 秦家別墅!

秦家人集聚一堂,所有人一臉凝重的表情。

昨晚,秦老爺子雖然及時送院,但由於他年事已高,再加上有高血壓,受到刺激后,導致中風昏迷不醒。

醫院說了,老爺子很可能成為植物人。

「秦志雄,你給老娘出來!」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一陣怒火衝天的聲音,這一副大嗓門,罵起街來,能夠從街尾都能聽到,可謂是人沒到,聲先到。

片刻后,一個渾身廉價衣服的中年女人,雄糾糾,氣昂昂地走了進來。

此人是秦若霜的母親……張婷婷。

只見得她左手掐著水桶腰,右手拿著一份藥費單據,氣沖沖地罵道:「秦志雄!你這什麼意思?為什麼老爺子的醫藥費要我們家負責?明明是你女兒把老爺子氣到了,憑什麼要老娘替你們擦屁股?」

秦志雄板著黑臉,不爽地說道:「弟妹,你別血口噴人?老爺子是被續命還魂丹給氣到了,續命還魂丹誰拿來的?你女婿!!這事你還能賴在我女兒頭上?」

「你們秦家沒一個好東西!我女兒當初擔任總裁時,為秦家賺了多少錢?結果她得了暴食症,你們直接將她貶為普通員工,現在還要把罪名扣在我們一家人頭上,你們以為老娘好欺負?來吧!老娘倒是要瞧瞧,哪個人敢欺負我?」

張婷婷擼起衣袖,一副準備干架的姿態。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一陣驚訝的聲音,」媽,發生什麼事了?」

這時候,秦若霜身穿著一款修身顯瘦的休閑服進來,緊身的牛仔褲包裹著她修長的大長腿,身材顯得十分的高挑。

「誒?她……她不是秦若霜嗎?她……她怎麼一夜之間變瘦了?」

「天吶!她……她到底吃了什麼減肥藥?效果這麼明顯?」

「她……她還是當初那個三百斤的大肥婆嗎?」

……

剎那間,秦家上下被秦若霜給嚇到了。

「閨女,你……你身材恢復了?太……太好了!老天終於開眼啊!你快點告訴我,你是怎麼減肥的?」張婷婷一臉激動萬分地說道。

秦若霜搖搖頭,好奇地問道:「這事情說來話長,我以後再慢慢告訴你吧,媽,你剛才為什麼發這麼大的火氣?」

「你大伯說咱們把老爺子氣到中風的,叫咱們負責醫藥費。」張婷婷怒目指著秦志雄,氣憤地罵道。

「大伯,你分明就是在強詞奪理!針對我們!」秦若霜嚴肅著臉,不悅地反駁道。

秦志雄擺起輩分,威脅罵道:「現在老爺子昏迷,秦家我說了算!你們要麼負責醫藥費,要麼滾出秦家,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你們?」

秦若霜氣得說不出話來,自從她患病後,大伯想盡辦法打壓他們,教唆爺爺降自己的職,甚至將他們轟出秦家別墅。

如今的他們,只能在外面租房,蝸居在一家5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生活過得十分的不堪。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蘇予衡!」顧念汐踮着腳和他搶手機。Next post: 闅ㄥ緦锛屽畠鐨勯洐鐪煎鍚屾绁炰竴鑸姝诲湴鐩綇浜嗙铻嶃€?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