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唔唔!!」

秦舒心裡一橫,張嘴用力咬在男人手掌上。

「嘶——」吃痛的男人下意識鬆手。

秦舒趁機補上一個肘擊,砸在男人的胸腔上,然後她快速退離他的懷抱。

隔著兩步之遙,她目光快速落到對方的臉上。

然後,失望了。

這是一張平凡普通的中年男性的臉,並不是她以為的那人。

「你這女人,下手真狠!」男人身上似乎還有傷,被秦舒一擊給砸到了,痛得抽氣。

他抱怨的樣子看在秦舒眼裡,卻跟那人像極了,讓她不禁恍然。

男人撂下一句,「不逗你玩了。」

然後轉身而去。

秦舒卻還站在原地,陷入困惑中。

身材相同,聲音也一樣,甚至神態也有幾分相似,相貌卻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可能嗎?

看著男人即將離開的背影,秦舒突然喊道:「褚臨沉!」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審神者總愛撿白毛最新章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圓羹、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全文閱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txt下載、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免費閱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圓羹

圓羹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橫濱和異世界反覆橫跳、審神者總愛撿白毛、

。 地宮裡。

巨鹿宗的老祖,白無相,這位被冥月聖地外派此地秘密培育人種的聖人境高手,就這樣隕落了。

死狀慘烈,化為滿空血肉。

「老祖!」

「白老哥!」

巨鹿宗的一群弟子和朱丹同聲悲呼,目眥欲裂。

他們滿眼仇恨與怒火,看向虛空中緩緩凝實的一道人影。

這是一個老者。

身材佝僂,一幅行將就木的樣子,但滿臉狠厲的笑容,兩道蜈蚣眉上下跳動,滄桑的眼眸如鷹蛇一樣陰森,讓人望之生寒。

巨鹿宗的弟子沒有認出楊恆,他們眼中噙著淚,紅著眼睛,嘶聲大吼:「老賊,納命來!」

嘴裡喊著。

他們已經一個個衝殺了過來,手中割鹿刀刀芒白茫茫如匹練,殺氣騰騰。

那副樣子,似乎誓要殺了楊恆為白無相老祖報仇雪恨。

然而。

但在臨近楊恆的剎那,每個人都忽地腳步一轉,迅速沖向出口,急遁而去。

「前輩修為高深,法力無邊,晚輩走錯路了,告辭——!」

楊恆:「……」

他一愣之後,笑了。

「夠壞,夠狠,還很無情狡猾,這群弟子,老夫很喜歡!」

楊恆屈指疾點,道道氣血金光射出,那些弟子一個個被擊暈當場。

以後,就跟著老夫吃香的喝辣的吧。

另一邊。

朱丹早已嚇得臉色發白。

不是他不想逃,而是被氣機鎖定,不敢動彈。

他是冥月聖地派來的密使,一眼就認出了楊恆,赫然就是洗髓宗的那位凶名昭著的老魔頭。

當年的准帝,天魔教的通天教主!

「聖地分析,說這個老魔頭不是氣血枯竭,壽元乾涸即將坐化嗎,怎麼會這麼強?」

「剛才那一瞬間,他爆發的氣血波動,絕對不是氣血枯竭該有的樣子。」

「難道,李大秋和我那乖徒兒彙報的情況是真的,這個老魔頭真的肉身成聖了…..」

「草,滅魔堂那群傢伙是吃屎的嗎,竟然推演認為老魔頭肉身成聖是假的!」

朱丹心神惶恐,他恨死了滅魔堂的那群廢物。

這一刻。

他非常後悔來這裡。

白無相,一個實力不次於他的聖人巔峰高手都被老魔頭一拳打爆了,他自忖絕非對手。

「乖徒兒,還不出手,在等什麼?」

這時,楊恆大喝一聲,看向地宮入口。

那裡,一道人影緩緩踏步而來。

朱丹聽到了腳步聲,心頭一凜,這個老魔頭竟然還有幫手。

「老夫完犢子了…..額,這是???」

他心中絕望,扭頭一看,卻不由一呆。

從地宮入口走來的那人,相貌年輕,眸光銳利如刀,身材魁梧高大,大背頭油光發亮,褲管高高捲起,赫然就是魏春桂。

「你……」

這不是自己的徒兒嗎?

他怎麼會在這裡?

難道,這個孽徒墜入魔道了?打算殺師證道?!

此時。

魏春桂也看到了朱丹,心中焦急一片。

但老魔頭在旁邊看著,他不敢耽擱,當即大吼一聲:「老東西,吃我一刀!」

同時。

他急忙以心靈感應傳音過去:「師尊,老魔頭肉身成聖,修為也開始恢復了,野心勃勃,所圖甚大,你快走,我會佯裝不敵,讓你捅我一刀,掩護你離開。」

朱丹聞言,心中感動又欣慰。

「小桂子,你果然孝順又善良,收你為徒,是我朱丹這一生最英明的決定啊!」

「等回去后,我讓你師娘給你做你最愛吃的餃子,韭菜餡兒的。」

他在心靈傳音回話,手底下動作卻不停,已經拔刀殺向了魏春桂。

「砰砰砰」

兩人急速交戰,刀芒如雪練,殺氣縱橫。

一邊廝殺,一邊身形往洞口移去,快出去的時候,魏春桂露出一個破綻,心靈傳音道:「師尊,捅我!」

朱丹急忙一刀捅了過去。

「噗」

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鮮血飛濺,滋了朱丹一臉。

魏春桂慘叫一聲向後摔倒,裝作無意間順手一掌震塌了地宮入口,亂石滾滾落下。

「乖徒兒,你受傷了?!」

地宮裡,楊恆驚叫,沖了過來。

趁此機會,朱丹化作一道流光,疾沖逃離。

「哼!」

楊恆低哼了一聲,看了眼肩頭。

「肥仔,去,開個葷吧。」

肩膀上,嗜血黑鷹眼中紅光一閃,下一刻已經消失不見。

楊恆查看魏春桂的傷勢,發現傷的很重,不似作假。

「乖徒兒,為師很失望。」

「你又快又狠的黑龍刀,這次好像沒那麼快、那麼狠啊?」楊恆眼睛盯著這個弟子,眸光森森。

他不關心魏春桂的傷勢,只詢問心中的疑惑。

冷漠無情顯露無疑。

魏春桂心中暗罵,但也不由心頭一跳,老魔頭的感知太敏銳了。

他急忙露出一抹痛苦虛弱的表情,靈力震動心脈,一口血吐了出去,楊恆「吁」出一口氣,這股鮮血又倒卷而回,衝進了魏春桂的嘴裡。

魏春桂咽了這口血,虛弱的嘆息道:「師尊,不是弟子的黑龍刀不快不狠了,而是您看這…..」

他揚了揚手中菜刀一樣的黑龍刀。

刀不爭氣啊!

楊恆見此,頓時恍然。

原來是自己誤會這個徒兒了。

這時。

肩頭上,嗜血黑鷹回來了,無聲無息,無影無蹤,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它腦袋親昵的摩擦了一下楊恆的耳垂,嘴巴張開,沾著眼珠子的獠牙上掛了一個儲物戒。

這是朱丹的儲物戒。

楊恆神識一掃,發現裡面好東西還有不少。

而在角落,赫然有一把烏黑色聖兵寶刀,被小心翼翼的擱置在刀架上。

這把刀,看起來極為不凡。

刀身流動烏黑之波芒,刀刃呈齒牙狀,森寒之光繚繞,凶氣逼人,聖兵鋒芒若隱若現,肅殺之氣格外驚人。

雖然也是頂級聖器,卻比頂級聖器強更加犀利鋒芒。

看得出來,這是朱丹很喜歡的一把寶刀。

似乎是珍藏版,很少動用。

至少剛才就沒有用。

楊恆心念一動,這把刀上面的烙印已被抹除。

看起來,和新刀一模一樣。

「來,乖徒兒,為師為你煉製了一把新刀,看看喜歡不?」

楊恆慈祥的笑著,將這把刀遞給了魏春桂。

魏春桂感受到了這把刀上面的鋒芒寶氣,不由眼睛一亮,握在手裡挽了個刀花,感覺格外順手。

莫名的。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他可是鯤鵬一族的天才,修鍊的妖道聖法可是比這所謂的鍊氣士強大太多了,在他的眼裏,玄黃鍊氣士就是新崛起的土包子,若是能將這大世界都吞入肚子裏,說不得他將會成為道境的極道者。Next post: 「你的意思是,大規模調查一下兩萬預備成員的背景,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人選能幫我們解決目前的問題?」基汀問。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