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落,宋太上長老便是帶著風鎮天一股腦的就到了曹太上長老的住處。

風鎮天看到曹太上長老這裡要比之前宋、崔、兩位太上長老的地方都大,而且還比較清幽,最重要的就是,曹太上長老擁有兩個護衛。

「告訴老曹,我們兩個來了。」崔太上長老隊哪兩個護衛說道。

「曹太上長老正在閉關。」其中一個護衛答道。

「告訴他別閉關了,他的傷有辦法治。」崔太上長老說道。

「這……」兩個護衛不知道怎麼辦。

「行了,我們自己進去找把。」話落,宋太上長老帶著風鎮天就往裡面走。

兩個護衛也不敢攔,很快他們便是來到一處安靜的角落,但是這角落裡竟然擁有一股磅礴的生機。 在那處擁有磅礴生機的地方,裡面有一間毫不起眼的房子。然而這房子內就是那曹太上長老的住處。

「曹老鬼,趕緊出來,有辦法治療你得傷勢了。」崔太上長老高興的喊著。

但是,當崔太上長老的話落下之後,曹太上長老也是沒有出來,這讓崔太上長老與曹太上長老也是一愣,因為他們知道雖然曹太上長老有傷勢,但不可能聽不到他們的聲音。

隨後,宋太上長老神秘的一笑說道「老曹啊,你要是在不出來,我們可就走了,要是我們走了就沒有人可以救治你的傷勢了。」

話落。宋太上長老對崔太上長老使了一個眼色,便是帶著風鎮天要走。

然而,在密室裡面的曹太上長老聽到他們的話音,心中也是暗想「好像他們沒有傷勢了,難道真的治好了?」

「等等,你們兩個老鬼。」這時,從密室裡面傳來曹太上長老的聲音。

隨後,密室的房門打開,從密室裡面曹太上長老蹣跚的走了出來,此時,這曹太上長老的氣色非常的難看,好像一個快要進入棺材裡面的老頭一樣、

「你們兩個老鬼趕緊幫忙,要不在過幾日老夫就要去見神主了。」曹太上長老虛弱的說道。此時曹太上長老的狀態十分的不好。

風鎮天也是皺了皺眉頭,因為他沒想到曹太上長老會這麼重的傷勢,事實上,幫助醫治風鎮天雖然三位太上長老都有除盡全力。

但是,唯獨曹太上長老出的力氣多,因為曹太上長老在醫仙上面的程度要比他們兩個人強一些,所以傷的程度也是很大。

縱然是他們自己都是八階醫仙,也是沒有辦法醫治的好,因為他們不具備這樣的能力。

雖然八階醫仙已經站在了神武的巔峰,但是當風鎮天接觸之後才知道,八階醫仙雖然可以救治一些特殊的東西,但是卻沒有辦法醫治這種傷勢。

因為這種傷勢是心力交瘁,從而使得自己的精神受損,雖然不算太難治,但是必須得修養,如果要是嚴重的話,可能讓人直接猝死。

就比如今日這三位太上長老,因為他們沒有九階醫仙的本事,然而當如風鎮天的傷勢太重,也就只差一口氣便是死去了。

所以他們三個人都用全力來去醫治風鎮天,從而使得自己心力交瘁,當把風鎮天治好之後,他們的精神力也快用盡了,使得他們幾個人必須馬上閉關。

否則的話,他們幾個人真就有可能是精神力用過度從而死亡。

此時,宋太上長老一笑說道「你看我們兩個都沒有事情了,你覺得老朽會騙你嗎?」

「那就快呀,你這老鬼。」曹太上長老焦急的說著。

然而沒等宋太上長老回答呢,風鎮天心念一動一股磅礴的能力陡然的出現在風鎮天的雙手之上,然而宋太上長老與崔太上長老感覺到風鎮天手中那股磅礴的能量后。

也是為之一驚,因為這次風鎮天凝聚出來的木屬性,竟然要比給他們治療的時候凝聚出來的木屬性還要清純,還要磅礴,使得他們心中也是有些擔憂。

因為他們也是知道,如果傷勢越重,那使用的能量也是越多。這次他們終於知道了曹太上長老身上所受的傷勢要比他們兩個人嚴重的多。

「這……」曹太上長老也是感覺到了隨即驚訝的說了一聲,但是沒等曹太上長老話說完那,風鎮天一股腦的把所有的能量都打入到曹太上長老的身體內。

然而,這能量還源源不斷的被輸入到曹太上長老的體內,使得曹太上長老感覺到精神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恢復著。

過了片刻,曹太上長老身體與精神上都是恢復到巔峰的狀態,那股意氣風發,滿面紅光,使得曹太上長老看上去十分年輕。

「風小子,多謝,風小子,原來他們兩個老鬼都是風小子你出手相救的啊。」隨後,曹太上長老便是抱拳施禮說道。

「曹太上,千萬別這樣,小子承受不起。」風鎮天著急的說道。

「風小子,你承受的起。」隨後,宋太上長老與崔太上長老便是半跪在地對風鎮天抱拳說道。

風鎮天看到他們兩位這樣,使得風鎮天驚慌失措,隨後便是跪在地上,因為他也不知道怎麼辦,兩位太上長老都是單膝跪地,然而,一位是在深深的鞠躬,然而,當風鎮天剛剛雙膝跪下的同時。

那曹太上長老也是「撲通」的跪了下來。

「三位太上長老你們這時何意,怎麼可以對我這個小輩是如此大禮。」風鎮天慌張的說道。

「風小子,雖然你不知道,但是不代表我們三個老鬼不知道。」宋太上長老淡淡的說著。

「沒錯,我們三個老鬼都是看出來了,您就是我們的希望。」崔太上長老興奮的說道。

風鎮天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隨後說道「三位太上長老能不能起來說話?」

「對啊,風小子說的對,你們敢讓風小子與咱們這樣對跪著嗎?」

「如果咱們三個老不死的不起來,風小子一定不會起來的。」這時曹太上長老說道。

「那好吧。起來吧。」崔太上長老與宋太上長老還有曹太上長老便是站了起來,隨後風鎮天也是站了起來。

「三位太上長老到底是什麼事情,能不能告訴我,我根本不知道做了什麼事情讓三位這樣。」風鎮天不解的問道。

隨後,三位太上長老相視一眼,興奮的說道「風小子,你就是我們醫仙聖地之主。」

這話一出,頓時讓風鎮天感覺到天旋地轉,「三位太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風鎮天也是明白,三位太上長老不可能無緣無故的這樣說。

宋太上長老沉思了一會說道「風小子,不對,是聖主,我們醫仙聖地有一個規矩,那就是認氣不認人,然而我們認的氣正是聖主體內的混沌之氣。」

風鎮天聽后才明白,原來他們已經認出了自己體內的是混沌之氣,隨後風鎮天苦笑著說道「三位太上,小子,自己也不知道體內的到底是不是混沌之氣,因為小子體內的氣與混沌之氣大致相同,但是又有不同。」

「哦?有什麼不同?」宋太上長老驚訝的問道。

「這種事情還是小九解釋比較好。」話落,風鎮天便是從胸口把小九給拿了出來。

當小九出現之後,三位太上長老皆是驚訝的看了一眼,因為這次小九沒有運用自己的神力將自己隱藏起來,所以很清晰的看到小九,

雖然小九隻有三寸之長,但是他們三位太上長老都沒有小看小九,因為小九可是一條身上帶著六種顏色的龍。一條普通的龍就是很難見的了,但是這條帶著六種顏色的龍更是難見。

「三個老頭你們聽好了。」小九出來之後一臉傲氣的說道。

雖然,三位太上長老有點不悅,但是卻沒有說什麼。隨後風鎮天便是輕輕的敲了一下小九的頭說道「不要那麼說話。」

小九很委屈的看了看風鎮天,隨後對他們三位太上長老說道「混沌之力是迷迷糊糊什麼也看不清,然,本神主人體內的氣則是分明,但是卻也模糊,總之就與混沌之力不一樣。」

這時,三位太上長老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聽明白小九說的是什麼,然而,風鎮天也是看了出來,隨後對小九說道「你會不會好好說?」

此時,風鎮天有些怒意,因為他知道小九是這樣故意說的,然而小九看著風鎮天有點生氣,調皮的吐了下舌頭,便是臉色凝重的看向三位太上長老。 小九神色凝重的看著三位太上長老,口中淡淡的說道「混沌之力乃是天地所有氣的合體,然而,主人體內的氣雖然與混沌之力大致相同,但是卻可以分的出來。」

「這就是主人體內的氣與混沌之力不同,你們明白了嗎?」


小九淡淡的說道,好像一位前輩在教導著後輩一般。

三位太上長老點了點頭,雖然不太明白,但是也不糊塗,已經知道了風鎮天體內的氣雖然大致與混沌之力一樣,但是卻不是混沌之力。

宋太上長老想到些什麼便是問小九「那風小子體內的到底是什麼氣?」

小九搖了搖頭,對宋太上長老冷眼的說道「本神怎麼知道。」事實上,這個問題風鎮天都問過小九了,但是小九卻不知道。

因為就算是小九也是不知道風鎮天體內的氣到底是什麼,隨後,宋太上長老也是沒有繼續追問,既然不知道那也就別問了。

但是,風鎮天心中卻是十分明白,自己體內的氣雖然與混沌之力不一樣,但是卻也與混沌之力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但是卻也可以把一切力量都分的清清楚楚。

這也是與混沌之力不同的,這時,風鎮天想到自己修鍊的功法是混沌破天功,與混沌之力有兩個字是一樣的。

想到這裡風鎮天神秘的一笑,然而這些自然是讓宋太上長老他們看在眼裡「風小子,你笑什麼?」

「沒什麼因為想到一些事情,不知道宋太上長老可聽過混沌天地尊體?」風鎮天問道。

宋太上長老想了半天,搖了搖頭「老夫還真沒聽過,你們兩個老鬼可聽過否?」

那崔太上長老與曹太上長老也是搖了搖頭「聽說過,混沌聖體,沒聽過混沌天地尊體。這是什麼體質?」

風鎮天淡淡一笑「可能就因為這個原因吧。」隨後風鎮天沒有說。因為他知道這件事情就算告訴他們也沒有用。

「難道風小子你就是混沌天地尊體?」宋太上長老何其聰慧,怎麼會不知道風鎮天的話外音那?

風鎮天苦笑著點了點頭,隨後,宋太上長老等三位太上長老皆是驚訝萬分,隨後便是說道「雖然,我們幾個老傢伙不知道什麼是混沌天地尊體,但是我們知道,只要是跟混沌沾上邊的,一定很強大,風小子你就是一個例子。」

「雖然,以醫仙聖地名為規定,認氣不認人,但是醫仙聖地讓認的氣是混沌之氣,然而,風小子你是混沌天地尊體那體內的氣也應該是混沌之氣,所以,風小子你已經具備成為聖地之主的資格。」

這時,宋太上長老一口氣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然後看了看崔太上長老與曹太上長老然後他們兩人好像也是如此想法。

但是,風鎮天的想法與他們的想法不同,那就是自己不可能這麼糊裡糊塗的成為聖地之主,雖然醫仙聖地可以說的上是神武巔峰的勢力,但是如果自己真的不是什麼聖地之主的話,那等到聖地之主出現之後便會尷尬的很。

隨後,風鎮天便是想到一個對策,對著三位太上長老抱拳說道「三位太上長老,並非小子不想當這聖地之主,而是小子現在的修為還很弱,待小子成為九階醫仙之後,那時醫仙聖地沒有聖地之主的時候,小子一定不會推辭。」

三位太上長老又相視一眼,他們也明白風鎮天擔心的是什麼。

「風小子,事實上,我們幾個人擁有一種可以直接提升修為的丹藥,但是有一個致命的要害,那就是修為提升之後,在想提升修為就會困難加倍,而且就是,運用丹藥修為提高之後那將會成為同階墊底的存在。」宋太上長老淡淡的說道。

然而,風鎮天的神情也是很精彩,當聽到可以提升修為的時候,非常的興奮,然而聽到有致命的要害則是遺憾非常。

雖然,風鎮天知道每種葯都會有副作用,但是風鎮天可不想成為墊底,只有成為世間的強者,那樣子才會保護家人。

隨後,風鎮天淡淡一笑「多謝三位太上長老的好意,但是小子我還是想憑藉著自己來進行修鍊。」

「既然,這樣,那我們三個老鬼也就不勉強風小子了,從此以後,你便是我們醫仙聖地的當家長老。」話落,宋太上長老便是從懷中拿出一塊令牌。

風鎮天看到這塊令牌之後皺了皺眉頭,因為風鎮天不想被這醫仙聖地給束縛著。

然而,宋太上長老也是發現風鎮天有些遲疑,隨後笑著說道「呵呵,風小子,不用介意,雖然是當家長老,但是並非必須在醫仙聖地停留,可以隨意的出入醫仙聖地。」

「而且,在外面只要是醫仙看見這塊醫仙聖地的令牌都會給予方便的。」

風鎮天聽到宋太上長老這樣說,心中可是美壞了「沒想到,竟然還弄了一個這樣的寶貝,不用被關在醫仙聖地而且什麼時候想進來就進來。太方便了。」

「那就多謝三位太上長老了。」風鎮天抱拳鞠躬。

這回讓他們三位太上長老有些手足無措了,因為他們已經把風鎮天當做聖地之主了。隨後,他們三位太上長老便是尷尬的笑了笑。

風鎮天拿著這塊令牌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什麼所以然來,最後還是得問三位太上長老。

「宋太上不知道著令牌如何使用?」

宋太上長老聽后一笑說道「著令牌,必須解除到醫仙聖地的結界,才可以使用。」


「不知風小子可知道醫仙結界在何處?」宋太上長老反問道。

「這個小子還真不知道,請宋太上明示。」風鎮天說道。

宋太上長老一笑說道「你可知道樹上鎮?」風鎮天點了點頭,這地方風鎮天還真去過。

「既然,風小子,知道那樹上鎮就好辦了,你只要飛到樹上鎮的頂空,到時候吧令牌拿出來,便可直接進入到醫仙聖地內。」宋太上長老笑著說道。

風鎮天點了點頭口中喊道「秒啊。」雖然知道樹上鎮在醫仙聖地的底部,但是卻不知道憑藉這個令牌就可以進去。

隨後,風鎮天又想到便問「如果絕強者要是破掉哪結界到強行闖入可怎麼辦啊?」

風鎮天這話剛出,三位太上長老便是大笑起來「哈哈哈,絕強者?能有多強?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