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一道道洒水的聲音響起,幾個異族循聲低頭,便看到胸口噴出了一道血線,形成了一片血幕。

這時,他們驚慌了,也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只不過,他們來不及動一下,甚至連手中拿著的人族武者的殘肢都沒有人掉,身體便齊胸而斷,變成了兩截。

「好快的劍!」


這是他們臨死的時候,發出的最後遺言!

看著幾具屍體中,被劍元削成兩半的心臟,眾人心裡直發寒。

太恐怖了!

只一道劍元,相隔百多丈,便輕易斬殺了四位堪比虛靈九重天之境人族武者的異族,這樣的實力,讓他們只能夠仰望。

而一識凡這樣斬殺了異族,他們的同夥卻是連一絲憤怒也生不起來。

這人族太可怕了,希望不要斬盡殺絕!

這便是他們此時心中所想!

一識凡犀利的眼神掃過其餘的異族武修,彷彿是在警告,讓那些傢伙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 好在一識凡只是看了他們一眼,便移走了目光,看著遠處劍光浮動的劍河和劍島,大聲道:「殺戮結束吧!」

雖然這句話似是在勸告,在詢問,但是,很多人感覺,卻是像一道命令一般,不容置喙。

所有人在這一刻,也停止殺戮的想法,一識凡發話了,他們不得不這樣做,很多人是因為忌憚。

宇文天也收起了噬神槍,冷冷地看了一眼高行宇,便轉身,向著白少游的方向走去。

這並不是因為他懼怕一識凡,而是他已經失去了斬殺高行宇的機會,若這時出手,一識凡有可能會出手阻止,那樣的話,不但無法斬殺高行宇,還可能豎立一個勁敵。

更何況,說不定有人會趁著這個機會說他不遠停止殺戮,成為公敵,那樣的話,對他不好!

他倒是不在乎別人的言辭和威脅,但他並不能不在乎身旁之人的安全。

殺戮結束,很多人還是鬆了一口氣,看著遍野的的殘肢斷體,和流血漂櫓的景象,心頭髮涼。

這就是他們造成的!只因為心中的**,他們便成了惡魔,許多個惡魔的舉動,便造成了這幅煉獄一般的景象。

完全清醒過來,他們才開始懼怕了,有些人因為第一次看到這樣慘烈的景象,便俯身嘔吐起來了。

一識凡收起了手中的長劍,凌空踏步,落在了血河邊沿,看著滾滾東流的血河之水,嘆了一口氣,才將目光移到了劍河和劍島上,眼中出現了一絲熾熱的光芒。

這個時候,很多人都會注意著一識凡的一舉一動,但是,漸漸的,人群開始喧鬧起來,躁動起來。

有些人在交談著關於這些高手的事情,有些人則是因為身上的殺氣漸漸消散而慌亂。

於是,一些人忍不住了,他們並非劍修,所以,想要進入這劍河中,獲取寶物或者傳承,必須要趁著身上的殺氣未消之前,硬闖劍河。

所以,第一道身影手持兵刃,凌空踏步,向著劍河奔去。

剛開始,他的氣勢極為雄壯,似乎無可阻擋,但是,在進入距離劍河百丈的範圍之後,他的速度緩了下來。

一道道劍氣從前方湧來,他慌忙舞動著手中的兵刃,全力阻擋,並且艱難地向著劍河移動。

九十丈……

八十丈……

七十丈……


……

等到他艱難地行走到六十丈的時候,劍河中釋放出來的劍氣太過稠密了,他已經沒有能力完全避開了。

「哧!」

一道劍氣劃過他的手臂,他立即感受到一股疼痛襲來,然後,他的動作也瞬間慢了一下。

就這一下,卻是讓他沒有來得及阻擋住更多的劍氣,只聽得「哧哧」的聲音不斷響起,他瞬間便成了一個血人,身上的鮮血似乎受到了血河的吸引,加快了流速,向外逸散。

這樣,他的身體便越來越虛弱,數息之後, 邪王盛寵:毒醫廢材小狂妃 ,無數道劍氣一齊襲來,將他籠罩。

「啊……」

只聽到一聲慘叫,一道影子便快速落入了血河之中,沒了聲息。

死了!

就這樣死了!

一個虛靈七重天之境的武者,在距離劍河五十多丈的時候,便被無盡劍氣輕易斬殺了。

恐怖!

幾乎所有人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劍河,竟然這麼恐怖,根本難以靠近!

一時間,血河堤上安靜下來,眾人陷入了凝重的思考之中。

許久,人群中才傳出一道聲音:「一群一群地闖,阻擋劍氣的幾率大一些!」

此言一出,眾人嘩然,議論紛紛。

有人叫罵起來,說這人心懷不軌,但是,很多人還是認為,這人說的有道理。

確實,一群攻上去,便可分擔很多劍氣的襲殺,尤其是站在前邊的人,便成了炮灰,而後面的人,則是有機會進入劍河。

至於那些成為炮灰的人,他們也沒有什麼借口,畢竟,進入這裡,不但需要實力,也需要運氣。

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可以避開一些劍氣,進入劍河之中,運氣不好的話,恐怕剛進入百丈之廣的劍氣層,便會被劍氣光顧,即便是虛靈八重天之上的修為,也有可能身死道消。

所以,實力與運氣,都是進入劍河的主要因素,缺一不可。

這樣一想之後,幾十道身影便聚在一起,有強有弱,同時向著劍河涌去。

替身狂妃 殺!」

一道道激昂的吶喊聲響起,數十道身影沖入了劍氣層,揮舞著手中的兵刃,阻擋著襲來的劍氣。

這劍氣層中的劍氣,並不是均勻的,有的地方稀薄,有的地方稠密,有時候,劍河會無規律地釋放劍氣,補充缺失。

所以,這是一個很容易出現意外的區域。

數十道身影一衝進去,劍氣層中劍氣便凌亂起來,向著眾人襲殺而來,毫無章法。

但是,這數十人的群體,確實比個體要佔優勢,很容易抵擋住了襲來的大片劍氣,將前行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七十丈……

六十丈……


五十丈……

……

一直到距離劍河四十多丈的時候,才開始有人受傷了,不過,這並沒有減小眾人情形的速度。

漸漸的,他們越來越靠近了,不過,也開始有人別劍氣重創了,有人能別斬殺了,落入了血河之中。

但是,他們卻沒有絲毫退意,他們深深的知道,呢個走到這裡,是多麼的不容易,機會難得,他們自然不會錯過。

三十丈……

二十丈……

……

距離劍河十多丈的時候,最後一個人也別劍氣所殺,落入了血河之中。

這個時候,眾人心中除了恐懼之外,還有嘆惜之意。

「還有十多丈啊!為什麼不堅持呢?」

「十多丈了,真是可惜啊!」

「已經走到了這種程度,卻還是無法避免!」

……

他們的嘆息聲反而激起了他們的**,於是乎,數十人的隊伍,便壯大到了百多人或數百人,一個接一個的隊伍湧向了劍河。

他們覺得距離劍河十多丈了,便是可惜,但是,他們忘記了,劍河比外面的劍氣層要危險千百倍!

其實,也有人對此沒有想法,在他們看來,這劍河裡的寶物或者傳承很珍貴,但是,他們的性命更珍貴,沒必要因為**而送了自己的性命。

有人也討論,劍河中有什麼寶物?

傳承嗎?

有些人並非劍修,對劍道的傳承根本無意。

那這劍河中便沒有了吸引他們的東西。

其實,這劍河中,最珍貴的自然是劍道的傳承,接著便是其中的寶劍。

或許,外圍的劍器只是一般的地階劍器,但是,越往裡,劍器的品階越高。

很多人相信,那劍島上,有聖器存在,甚至有可能還存在著神器。

當然,這也是吸引了眾人的一個因素。

所以,這一個個大群體湧入劍氣層,行進的速度比原先的要快。

他們的阻力笑了很多,所以,便走的更遠了!

不過,數百人的群體,在行進道劍河邊沿的時候,已經剩下十幾個人了。

不過,他們並沒有意識到危險,反而有一種目標達成的欣喜感。

只是,這一絲欣喜還未停留多久,劍河中萬劍氣流,瞬間便將他們刺成了窟窿,然後別分屍,化作碎塊撒向了血河。

這個時候, 重生九零,學霸做廚神 ,比之劍氣層,更為兇險。

然而,這不是阻止他們**腳步的理由,眾人依舊趨之若鶩,紛紛沖向了劍河,幾百人的群體,也逐漸變成了上千人的大隊伍。

一具具屍體落入劍河,一塊塊碎肉撒向劍河,比之劍域爭奪的殺戮,還要慘烈。

半天過去了,已經有上萬人沖入了劍氣層,但是,進入劍河的人,卻不到百人,很多人在劍河中堅持不到三息,只有極少數人才可以堅持五息以上,然而,這些人,最終難逃萬劍碎身、形神俱滅的厄運。

但是,這絲毫沒有澆滅眾人搶奪傳承的**,他們依舊前仆後繼地湧向了劍河。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十多萬的人影,將命留在了劍河之中,場面相當凄慘。

一些實力較弱,但卻因天賦較好而領悟了一絲劍意的劍修,反而是走的最遠的,但他們也只是在劍河第一層走了十多丈而已,便也無法承受那快速飛旋的萬劍和凜然的劍氣,粉身碎骨。

看著這種場面,眾人心裡發虛,已經有不少人意識到,他們這麼做,是否只是無謂的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