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這最後八人行到了多少階?」楚莫離遙望虛空,頗感興趣的問道。

「最前面的那位是獨孤擎,現在已經爬到了六百四十階了,是今年意志最強者,現在還在持續,有望突破七百階!」

「第二名是司雲,他也是劍道高手,意志極強,竟超過了鍾子缺和白楓等人,現在也在六百一十階。」

「第三名是白楓,沒有想到他的速度超絕,意志更是恐怖,是僅有的三個已經成功跨破六百階的。」

……。

「第七位是龍靈秀,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走在很多男人的前面,成功闖入了前十!」

「第八名是個孩子,年齡可能比你還小,是個散修,叫烈雲狂,單憑意志爬上了五百階,速度雖然比其他人慢了許多,可是依舊在堅持,其他人依舊全部退下來了。」

蠻極一一解釋道。

「烈雲狂?孩子?比我小的,難道是那個小傢伙?」楚莫離好奇的抬眸望去,想起了那個把吳建華逼退,搞的十分狼狽的少年。

「走,我們上去看看,這玄尊強者留下的石階有何妙處。」楚莫離好奇,拉著南落就要走上去。

「楚師弟,南落仙子,以你們現在的狀況不適合上去,上方的意志壓制絕非你們可以想象的,能上六百階的,必定可以突破玄聖境界,能上七百階的,絕對可以成為大玄聖,如果跨過八百階,聽說可以稱尊,九百階可封尊者,登頂可封帝,但是頂端的壓力足以瞬間壓死一個玄宗境巔峰的強者。」蠻極連忙阻攔勸導。

… 楚莫離和南落對自己的身體狀況自然十分了解,現在二人除了境界和精神力遠超原本屬於自己的狀態,身體並無不適。

「無妨,我們試試這縱天梯,到承受不了的時候會主動下來的。」楚莫離望著石階,很是好奇玄尊那種傳說中的存在留下的縱天梯到底有何妙處。

「那楚師弟和南落仙子小心,超過五百階,我們就無能為力了。」蠻極自知,當年他們考核的時候,也就上了四百多階。

眾人看著二人衣冠飄舞,長發纏空,攜手而去,輕踏石階,縹緲如仙。

剛剛踏上石階,楚莫離就感覺到了一股來自虛無的力量,壓制著靈魂和肉身,像是平白無故的出現。

二人閑庭信步,彷彿沒有任何壓力,就像平常散步,緩緩蹬向巔峰石階。

噠噠噠……

速度越來越快,腳步的震動聲響徹雲霄,二人最後出現了奔跑的趨勢,長發和衣衫隨風搖曳,看呆了眾人。

縱天梯似乎失去了效果,根本體現不出壓力,更體現不出考核意志,二人根本沒遇到什麼阻礙。

「我去!這二人到底是不是人?」

「神靈轉世嗎?或許凡界的壓力對他們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蠻極等人蒙了,這等上石階的速度,他們還從未見過,一炷香,一百階!

赤妖立在隔壁山峰,抱胸而立,俯視著石階,看著他們瘋狂上竄,眉間微蹙,這天下妖孽,他只服風擎宇,就算上幾屆的首席生,他沒有見過,心底也沒有多少敬畏,可是楚莫離的表現實在讓他難以接受。

一炷香之後,二人攀到了兩百階,終於感受到了一點壓力,不過這對於楚莫離和南落而言,根本算不上什麼。

又是一炷香,三百階,二人的速度很平均,不管壓力大小,依舊勻速前行。

兩柱香之後,上了五百階,烈雲狂雙腿顫慄,回首一望,滿臉紅光,激動萬分。


「楚師兄,您也來了!」烈雲狂年齡或許是這次考核之人年齡最小的,沒有護甲,沒有神兵,沒有上好的丹藥,全拼戰力和戰術走到今天這一步,但是最主要的還是楚莫離在氣運考核的時候拉了他一把,所以他敬重,感恩。

「嗯,你不錯,繼續前行,記住,這天地的意志不是你的意志,這石階傳來的壓力,你在乎,它就存在,你不在乎,它的壓力會減弱一半都不止!壓力來自人心,意志唯我獨尊,黑暗將盡,必見晨光,當你力竭之時,便是你浴火重生之日。」

楚莫離很滿意這個少年的表現,不靠任何外物,走到今天這一步,心中難免欣賞。

「多謝師兄指點,我一定可以上七百階!」烈雲狂激動的攥緊拳頭,人生第一次遇到真心對他好的人,而且是位高權重,天賦極高的妖孽,而且是自己的偶像,心中怎麼能不激動。

「不,我在山頂等你。」楚莫離凝視著眼前的少年,給予最大的鼓勵。

那種眼神蘊含著欣賞,信任,鼓勵,讓烈雲狂信心十足,深吸一口氣,便踏動腳步,速度加快了三分。

楚莫離和南落繼續前行,速度遠超其他人,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就追上了龍靈秀,她氣喘吁吁,停留在五百五十多階上,香汗淋漓,看著南落已經追上自己,頓時激動,想要打招呼,可是累的已經無法呼吸了,更別說大聲說話了。

「龍妹妹,加油啊,前面就是你哥哥了,超過他,把他一腳踹下來。」南落打趣道。

「南姐姐,莫離哥哥,你們真不是人!我走了一下午才走到這一步,你們這麼快就追上我……」龍靈秀鼓起最後一份力氣,不甘心的說道。

「你能堅持這麼久,說明意志驚人了,要是別人,早該放棄了。」楚莫離微笑道。

「不如你們……」龍靈秀嘟嘴氣惱,很想超過龍梟,然後鄙視一下看不起自己的哥哥,可是雙腿不爭氣,就像灌鉛了一般,重若千斤,根本邁不動。

「龍妹妹,來,姐姐帶你一程。」南落伸出玉手,牽住了龍靈秀的小手,微笑道,「只能帶你追上你哥哥哦,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嘻嘻,我就知道南姐姐對我最好了,咱們快追上大哥。」龍靈秀喜笑顏開,興奮的不得了,雙腿竟然開始大步邁進。

楚莫離無奈搖了搖頭,南落終究是小女孩心態,不顧規則,按道理她是不能牽別人的手輔助別人的,自己和她不一樣,根本無需考核的存在,此次歷練只不過是想看看這縱天梯的巔峰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蹭蹭蹭……。


龍靈秀幾乎被南落提起騰空而行,小臉興奮,回首俯視著大地,激動的大叫。

龍梟此刻排名第五,身處五百八十階,很快就被三人追上,龍梟看著『作弊』的龍靈秀,嘴角抽搐,幾次想說話都不知道如何開口。

「就在這下來吧,別讓我失望哦,一定不能被比下去。」南落幾乎用溺愛的口吻說道。

「哼哼,南姐姐放心,看不起女子的人,都會將他踩在腳底下,我哥也不例外。」龍靈秀傲嬌道。

快到了六百階,壓力陡增,二人的速度也緩緩下降,但是肉眼根本無法辨別,當踏上六百階的時候,壓力翻倍,踏上石階的腳步蘊含著萬斤之力。

「這石階果然不同,對精神力和肉身的壓迫絕非其他力量可比。」楚莫離嘆道。

「不過對我們兩個壓力似乎不大,這難道是因為我們靈魂和精神力暴漲的緣故?」南落問道。

「或許,只是不知道這六百階以上的壓力會怎麼樣,看獨孤擎和司雲的速度已經降低了,偶爾還會停下休息,想必會給我們造成不小的壓力。」

斜陽西下,考核還在持續,本來剩下的八人都已經準備了放棄,可是楚莫離和南落的出現激發了他們的鬥志,都在咬牙苦撐著,希望走到更高一階。

紅霞照在眾人的臉上,林風虎嘯,山脈里的荒古大樹隨風搖曳,發出沙沙聲響,楚莫離的步伐堅定,他的目標是登頂。

赤妖抱胸,臉上出現一抹別樣的情緒,安靜的看著楚莫離和南落緩緩行進,心中不知在想什麼。

… 時間在推移,日落西山,眾人抬眸,只能看到十道身影在慢慢前行,只是有兩道的移動速度遠超他人。

獨孤擎鐵拳攥緊,身如一柄擎天神劍,剛毅無比,步步堅定,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住他的步伐。

他只差十五道石階就可以跨出七百階,這是一道坎,衝上去了,他的地位將直線上升。

「這獨孤擎什麼來歷?聽說戰力排名第一,氣運考核第一,如今意志考核依舊第一!」

「可惜還是被楚莫離和南落壓制啊,這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嘖嘖,這二人萬年難得一見,大唐走運了啊,單憑這二人,聖學院還不死命支持大唐么?」

「就是,估計青龍聖國現在都要給三分面子。」

眾人議論紛紛,青龍聖國的半聖強者面色微微一變,不過隨即介面道,「我家小公主與南落仙子交好,這面子自然是要給的,但是涉及到大唐,我們還是要公私分明。」

秦羅苦笑,這青龍聖國的領隊半聖還算是給了面子了,若是碰到其他人,估計早該出言譏諷了。

李憂愁攥緊拳頭,看著楚莫離和南落急速朝縱天梯頂部衝去,不禁萬分激動,這是屬於大唐的榮耀,哪怕楚莫離心不在大唐,只是為了報恩交易。

山下的人比山上的人還要緊張,蠻極等人真怕楚莫離再弄出個驚天動地的大動靜,等到風擎宇回歸,豈不是要拿他們試問?

赤妖動了,壓制自己的境界,回歸四重天,竟然飛躍山腳,跨向縱天梯。

縱天梯的壓力是伴隨著實力的增長而增長,他回歸四重天境界,就是希望和楚莫離再戰一次。

「赤妖大人也上去了!難不成他要和楚師弟再比一次?」蠻極愣了一下喃喃自語道。

天才,是不服輸的,實力之戰,二人平分秋色,這意志之戰,赤妖想贏楚莫離,而且抱著必贏的信心!

蹭蹭蹭……。

赤妖的速度快到了極致,前期根本不想休息,一口氣衝到了五百階,驚呆了眾人。

楚莫離感受到了後方那股戰意,不禁咧嘴一笑,輕聲道,「看來這個赤妖還要和我比試,這一戰可不能輸給了他。」

獨孤擎緩緩轉身,俯視著身後三道身影步步鏗鏘,石階顫抖,心底也湧出一股滔天戰意,不服輸的勁讓他步伐更加剛勁,跨向七百階石階。

司雲身在六百八十階,此刻被楚莫離和南落追上,看著二人越過自己,一臉平靜,不悲不喜,依舊緩緩前行,萬物變動與他無關,他的眼前只有這通天的石階。

轟……。

一聲巨響,獨孤擎彷彿踩塌了天地,一腳邁上七百階,整個身軀都被壓垮,雙腿彎曲,猛然發力,天地晃動,萬法哀鳴不斷。

獨孤擎站穩了七百階,第一個衝上了七百階,這三年來,他是第一個衝破七百階的!當年風擎宇和赤妖上了多少階沒人知曉,但是今天,似乎可以打破這個記錄了,因為赤妖和楚莫離還有南落都在急速靠近。

不一會,南落和楚莫離互視一眼,輕輕點了點頭,共同抬腳上了七百階,距離獨孤擎直差五個階梯,近在咫尺。

剛剛踏上七百階,壓力鋪天蓋地,席捲萬里大勢壓下二人,隔壁的山峰搖晃,山林搖曳,春風瑟瑟,呼嘯連天。

二人猶如神槍一般傲立,身軀沒有彎折,在踏上七百階的瞬間,便又邁向下一個石階上。

「天吶!二人同時上七百階了,馬上就要趕超獨孤擎了,不知道赤妖大人能走到多少階?」

「看看就知道了,他已經衝破六百了,短短半個時辰時間而已,就已經衝上了六百階,這種速度簡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啊!」

蠻極和身邊的五位師兄弟心中萬分激動,熱血沸騰,恨不得自己也衝上去試試,到底能不能創下一個記錄。

獨孤擎虛汗墜落,深吸一口氣,暗道,「決不能讓他們追上!」

……。

獨孤擎加快了步伐,不計代價的朝前衝去,和楚莫離二人始終保持這五階的距離。

楚莫離面色平淡,十指緊扣,頻率平穩,慢慢靠近獨孤擎。

半個時辰后,雙腿開始變酸,身心乏力,就算有超絕的精神力在堅持,他也感受到了難以承受的壓力,那是直接壓在靈魂上的力量,讓他產生疲倦的感覺,雙腿好像幫著一座山峰,讓他難以動彈。

「超過去了!楚莫離和南落超過獨孤擎了,現在已經是七百八十階了!」

「獨孤擎撐不住了,可能止於七百八十階。」

不錯,獨孤擎雙腿顫慄,雙手撐地,跪在地上不斷的呼吸,月色傾灑在蒼勁的面孔上,顯得格外孤傲。

楚莫離體內的霸血此刻流轉的速度也在快加,神性緩緩遊走四肢百骸,二人猶如神子神女,散發著別樣的光芒。

八百階,這又是一道關口,出現的壓力可能是七百多階的幾倍甚至是十幾倍!所有人都屏息,等待著楚莫離和南落去打破這個記錄,更希望獨孤擎可以站起來一起衝過去。

獨孤擎沒有讓大家失望,鐵拳攥緊,緩緩站起,身上骨頭的崩碎聲都清晰可見,渾身沐浴血河之中,令人觸目驚心,他的意志已經強到令人恐怖的地步了,換做其他人,早就選擇下山了。

又是一聲巨響,赤妖以最快的速度上了七百階,但是速度也在急速降慢,這縱天梯的壓力絕非浪得虛名,到了頂端,可以碾碎一個玄宗境巔峰強者也不是不可能。

「楚師弟衝擊八百階了,已經七百九十九階了!」

蠻極興奮的站了起來,滿臉期待。

楚莫離此刻表情凝重,說句話都有些困難,不過在踏上八百階的時候,還是徵詢了一下南落的身體狀況。

「怎麼樣?能承受嗎?」楚莫離沉聲問道。

「嗯,可以!九百階以下應該壓不死我!」南落咬牙,二人雖然牽手并行,可是她完全是倚靠自己的意志走到現在,而非楚莫離,所以此刻她比楚莫離更加疲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