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擂台之上苦苦支撐的周紅濤,周堉賢發出一聲嘆息。

「現在就看媚兒的了。」大長老看著自己的孫女,有幾分擔憂也有幾分欣慰的道。

此刻,周家這邊還在擂台之上的只有周紅濤和周媚兒兩人了,不過看周紅濤那苦苦支撐的樣子,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落敗是早晚的事。

「其他三家小輩中最為頂尖的都還沒有上場,不過我相信他們三家中即便有突破到凝脈境的小輩也一定極少甚至沒有,而我們周家…」

看著擂台之上的比試,周堉賢卻是沉吟了起來,片刻后,他扭頭道:「周天,周穎,還有靈兒,一會兒你們就先上擂台,只要你們展露出凝脈境的實力,我相信其他三家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天才和你們在排位賽前碰撞的。」

「嗯。」

對於現在的周天來說,凝脈境之下的對手,已經提不起他絲毫的興趣了,倒是很想和謝麥一類的過過招,不過族長說的也對,為了家族,他毫不猶豫的點頭應下。

「媚兒贏了。」

過了一小會兒,周媚兒一掌把對手擊倒在地,見到這一幕,大長老欣慰一笑道。

「周天,該你們三個上場了,給謝家一點顏色瞧瞧。」周堉賢看了眼擂台,只見得,十個擂台之上,只有一個周家的周媚兒,而謝家卻是有著四人還站在擂台之上,隨即他扭頭對著周天三人道。

周天,周穎和周靈兒三人互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隨即腳掌猛的一踏石板,身形便是拔地而起,在空中劃過一個優雅的弧度,然後穩穩的落在了擂台之上,不疾不緩不卑不亢的拱了拱手道。

「周家周天,請指教。」

「周家周穎,請指教。」

「周家周靈兒,請指教。」

看著飛上擂台之上的三個少男少女,聽著三人不卑不亢的聲音,整個御石台的喧嘩之聲以及所有人的動作都是一凝,然後爆發出更加刺耳的騷動。

無論全場目光是火熱,是好奇,或是審視,都是匯聚在周天三人身上。

周穎,對於這位咸豐城裡有著第一天才之稱的少女,在場的所有人都是迫不及待的一睹其風采,一窺其逆天的天賦與不俗的實力。

周天,近半年來,這個名字亦是在咸豐城裡名聲鵲起,周家的萬年吊車尾,卻在周家族比時一鳴驚人,展現出淬鍊境八重的實力並取得第一,隨後他便一發不可收拾,傳聞,兩月前,他在聚寶閣,和咸豐城裡有著第二天才之稱的謝麥,鬥了個旗鼓相當,今日,他又會有何種驚人的表現,所有人都期待不已。

周靈兒,也許有不少人在這之前沒有聽過這個悅耳的名字,但這並不妨礙她備受矚目,只因她擁有著宛如瓷偶一般細緻清麗臉龐,雖然年紀還小,但是已經隱隱約約的可以從她眉宇之中看出幾分傾國傾城的姿色來。

裁判也是在驚愕了片刻后,方才宣布比試開始,不過周天三人的對手都只有淬鍊境八重或九重的實力,所以,三人一個照面便是結束了比試。

而對於此,整個御石台卻是一陣的嘩然,應為周天三人都是展現出了凝脈境的實力,而以往的城比,有人能有淬鍊境十重的實力就被驚為天人,此次倒好,一上場便是三個凝脈境,而且實力高強的人還會擦覺到,周穎的實力可不止凝脈境第一門那麼簡單。

不過謝家的人見到這一幕,臉色卻是陰沉的快滴出水來了,謝家一下子便是失去了三個擂台,而且周謝兩家可是世仇,周家的小輩如此厲害,那也就說明,在不久的將來,謝家將很難會有好日子過。

最後,似是被周堉賢料中了一般,他們三人真的沒有再被人挑戰了,似乎其他三家都默認了周天三人晉級排位賽一般。

(正在做一個調查,女主是誰好呢?快去作品主頁投一票吧。) 「謝家謝麥,請指教。」

就在周天三人擊敗對手不久后,一位身著華貴錦衣的少年,一個跳躍來到擂台之上,傲然而立,那還算英俊的臉龐上透著些許嘲諷,嘴角微微翹起,看上去頗有些玩味之意。

「我勸你還是認輸的比較好,畢竟這辣手摧花的事我還是很不忍心做的。」

謝麥眼神戲謔的盯著面前的少女,這少女算不上絕色,不過她那張稚氣未脫的小臉,卻是蘊含著淡淡的撫媚,清純與撫媚的結合,讓她光彩照人。

而謝麥要挑戰的對手,正是周家的周媚兒。

隨著謝麥的出場,整個御石台又是一陣嘩然,顯然這是謝家對於剛剛周家的舉動,作出了回應,不過這回應卻是有些不盡人意,畢竟這些觀眾所希望看到是,兩個天才的巔峰對決,而不是這般差距懸殊的比試。

「哼,少瞧不起人。」

當周媚兒看見謝麥踏上擂台的那一刻,她便是明白,她的城比之路將止步於此,不過她作為大長老的孫女卻是有著自己的傲氣,嬌喝一聲,卻是率先發起了攻擊。

有著凝脈境實力的謝麥,在面對淬鍊境九重的周媚兒時,本可以一招擊敗對手,然而他卻是沒有這般做,面對少女的頗為凌厲的攻擊,他卻是瀟洒的閃躲起來,還時不時的出聲調戲。

見到這一幕,有的花痴少女對於謝麥的崇拜愈發的濃郁了,但更多的人卻是對此噬之以鼻。

而周家的人,臉龐更是陰沉的可怕,當然周天亦不例外,只見得,他在傍邊的擂台,眼神微眯的盯著一臉戲謔的謝麥。

「哎,小美女,你就不能用點力嗎?如果你打不到我,我可就沒法給你放水哦,哈哈…」

面對周媚兒奮力擊出的一拳,謝麥輕易的閃開了,同時他那戲謔的聲音再次響起。

聽著謝麥那戲謔的聲音,周媚兒的小胸脯宛如拉風箱一般的劇烈的起伏著,也不知是被氣的還是被累的。

「我…我認…輸。」

片刻后,周媚兒咬牙切齒的吐了幾個字,然後宛如霜打的茄子一般轉身走向周家一群人,不過當她走到擂台邊緣時,卻是頓住腳步,扭頭展演一笑道。

「周天,穎姐,還有靈兒,記得在排位賽上給我報仇哦。」

「我一定會的。」

鄭重的一點頭,周天看向謝麥的眼神愈發的危險了,對此,謝麥冷哼一聲,對著周天輕渺的一笑,然而他眼眸中的凝重卻是出賣了他。

不管他表面表現的如何的輕視周天,但他心裡卻是明白,現在的周天是一個可怕的勁敵,畢竟還是淬鍊境十重的周天就可以和真氣七成化元的他打成個平手,如今周天的修為已經和他一樣了,再次和周天對決的話,鹿死誰手還真未可知。

不過一想到周家將會在今天被滅族,而從今往後,這咸豐城便是他謝家的天下了,他心裡就不由得一陣竊喜,天才不需要太多,有他一個,足以。

「張家張寒,請指教。」

就在周媚兒剛坐下的時候,擂台之上,又是有著一道響亮的聲音響起,眾人尋聲望去,便是見到,一個相貌普通但一臉微笑的黑衫少年正拱著手,對著蛟虎幫的一位少年發起了挑戰。

所有人看著這一幕,都是在心中暗自想著,難道張家在繼周家跟謝家之後,也要搞點事情出來,不過這張寒貌似傳聞是個廢物啊,難道說,傳聞有誤,仰或者是張寒如同周天這般,在短時間裡實力迅猛提升了。

「比試開始。」

隨著裁判聲音的落下,張寒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來到了對手面前,隨即一掌平探而出,在對手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一掌狠狠的拍在對手的胸口,然後對手便是飛出了擂台。

整個過程不過幾息之間,有不少人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便是驚愕的發現,擂台之上只剩下一個相貌普通的黑衫少年緩緩的收回了手掌。

「張寒勝。」

驚訝了片刻后,裁判才回過身來,朗聲宣佈道。

「張寒居然有著凝脈境的實力!」

「天啊!咸豐城什麼時候冒出這麼多的天才!」

「誰他媽的說張寒是一個廢物,他要是廢物的話,那我兒子有算什麼?」

……

待觀眾回過神來,不少實力強橫的人物或是感慨或是罵罵咧咧的道,一時間,御石台儼然成了菜市場,好不熱鬧。

「果然,張寒也突破到凝脈境了,竅靈體還真是恐怖啊!」

周天也是感慨道,語氣中有些羨慕,但漆黑的眸子之中卻是燃燒起熊熊的戰意,似是察覺到了周天的目光,隔著幾個擂台,張寒對著周天微微一笑,對此,周天也只能回以一笑。

接下來觀眾都把好奇的目光投向蛟虎幫,周家,謝家和張家都搬出凝脈境的天才搞出了一些事情,身為四大勢力之一的蛟虎幫應該不會默默無聞下去了吧。

而面對這麼多人的目光,蠻虎卻是面色有些難看,老實說,蠻虎還真想搞些事情出來,不過此次參加城比的蛟虎幫年輕一輩卻是沒有突破到凝脈境的,這讓他的面子有些掛不住啊!

「朱韌,你上,除了張寒外,張家的小輩給我順便揍一個。」

沉吟了半響,蠻虎才扭頭對著身旁的一個身材相對同輩而言十分高大,長的虎頭虎腦的少年道。

「哦。」

那虎頭虎腦的少年面無表情的應了一聲,心裡卻是在嘀咕,現在我揍了張家的人,一會兒排位賽上指不定張寒會怎麼揍我呢!

不過這叫住朱韌的少年也明白,要是不揍張家人的話,馬上就要被幫主揍了,所以他也躍上擂台,對張家的一個少年發起了挑戰。

挑戰的結果自然是朱韌憑藉六分真氣化元的實力輕鬆的贏了,而對於此,不少人在心裡卻是鬆了口氣,還好蛟虎幫沒有突破到凝脈境的天才,不然這叫我們這些老一輩的情何以堪啊。

在繼朱韌之後,謝莽上場了,同樣他以真氣四分化元的實力輕鬆取勝,當然他的對手不是周天等人。

隨後,周家的周楚風憑藉真氣七分化元的實力又佔了一處擂台。

如此,十個擂台已經被周天,周穎,周靈兒,周楚風,謝麥,謝莽,張寒,朱韌佔了八個,似乎其他人也沒有挑戰這八個人的意思,默認了這八人晉級排位賽。

最後,排位賽的名額就只剩下兩個了,不過這最後兩個名額卻是不如前八個名額那般一錘定音,四方勢力,數名少年少女,經過幾分鐘激烈的輪番爭奪,也終於有了結果。

周家和張家各搶奪了一個名額,周家這邊以周函雅和周炎的消耗退場為代價,讓得周忻怡晉級,張家這邊是一個叫做張輝的少年,以真氣三分化元的實力奪得名額。

所以,此次城比晉級排位賽的十人已經出來了,分別是周天,周穎,周靈兒,周楚風,周忻怡,謝麥,謝麥,張寒,張輝和朱韌。

周家這一次可謂大出風頭,晉級排位賽的十人周家獨佔一半,不愧為號稱周家三百年來天賦最好的一歲。 「鐺!」

一聲嘹亮的鐘聲突兀的在整個御石台響起,讓得原本喧嘩的御石台頓時安靜下來,只剩下悠長的鐘聲在這片天地間回蕩。

「一個時辰已過,按照規定,還站在擂台之上的人晉級排位賽,所以周家周天,周穎,周靈兒,周楚風和周忻怡,謝家謝麥和謝莽,張家張寒和張暉,蛟虎幫朱韌十人晉級排位賽,現在你們可以休息十分鐘,十分鐘之後你們將抽籤決定對手。」

待到鐘聲停止,臉龐之上有著一道醒目傷疤的城主站了起來,聲音在真元的包裹下,清晰的傳入每一個人的耳里。

聞言,自然是幾家歡喜幾家憂愁,周家除了周紅濤外,所有人都是露出自豪笑容,而謝家人的臉色自然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蛟虎幫的人臉色也不太好看,畢竟只有一人晉級排位,面子掛不住啊!張家的人倒是頗為平靜,無喜也無憂。

周天等人各自回到自家的地盤,當然免不了被長輩們一番簡單的誇獎,並囑咐他們養精蓄銳,為接下來的比試做好準備,而與此同時,城主也是命人將十個擂台二合一的合成了五個擂台。

「比試的諸多規矩,想來早已被你們的長輩們說請楚了,那我也不再多說廢話,眼前的五個擂台便是排位賽的地點,待會各自抽籤,按照簽上的序號上擂台。」

很快十分鐘的休息時間已過,城主便再次站了起來,說話倒是顯得乾脆利落,並沒有過多的繁文縟節,話音一落,其手掌一抓,一把被濃郁真元籠罩的竹籤便是出現在其手中。

「要參加排位賽的小輩們,各自選簽了。」

城主大喝一聲,手中被濃郁真元包裹的竹籤便是被他拋射到天空。

隨著竹籤的升空,這片場地便是有著數道破風聲響起,周天見狀,也是一個縱身,手掌一揮,隨意抓取了一個竹籤,而後落地,手掌一翻,竹籤之上的濃郁真元便是隨風消散,上面寫著「左二」的字跡。

看了眼左邊第二個擂台,周天一個跳躍便是來到了擂台之上,與此同時,一道身影也是躍上這個擂台,當看見這人後,周天卻是一愣,來人是周家的,靈兒。

「抽籤完畢,各位,排位賽第一場,就此開始。」見到各個選手都是登上擂台,城主也是一聲沉喝。

周天環顧了一下,發現是張寒對謝莽,周穎對朱韌,周楚風對張輝,周忻怡對謝麥。

「我認輸。」

比試一開始,靈兒便是舉起手來道。

「靈兒,你…」

周天話還沒說完,便是被靈兒打斷道:「周天哥,我們兩要是想切磋比試的話,有著大把的時間,何必在這耗費真元便宜了他人呢。」

說著她還瞥了眼不遠處的謝麥,然後直接是走下了擂台,留給周天一個窈窕的背影。

「周天勝利。」

見到靈兒認輸走下擂台,一個裁判立即朗聲道,同時在手中的紙上記下。

「我認輸。」裁判話音剛落,不遠處一道清脆的少女聲音,有些無奈的響起,周天扭頭望去,赫然見到周忻怡正舉著手,而謝麥卻是一臉的奸笑。

「謝麥勝利。」裁判的聲音響起。

片刻后,又是有著兩道認輸的聲音響起,是謝莽和朱韌的,他兩在感受了一下淬鍊境和凝脈境巨大的差距后,果斷的認輸了,畢竟後面還有好幾場比試在等著呢,應此,周穎和張寒很輕鬆的贏得了第一場比試的勝利。

而周楚風和張暉到是在擂台上拳來腳往,真氣四溢,打得不亦樂乎,不過最後還是周楚風技高一籌,擊敗了張輝。

「第二場排位賽,周天對朱韌,周穎對周忻怡,謝麥對張輝,張寒對周楚風,周靈兒對謝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