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不得已?」厲鬼嘀咕了一句,隨即陰險的看了看莫默,「如果我打算把你殺了,你說他會出來么?」

莫默只是略微沉吟,便說道:「我猜你不會殺我,因為我還沒有幫公主找到苦葉藤。」

「苦葉藤那種東西,難道你真的能夠找到?」厲鬼自始自終都不太相信這件事。

莫默成竹在胸的回道:「那是自然,我有十足的把握。」

「如此說來,我今天還真的不能把你怎麼樣。那我們之間的新賬舊賬,就等著你找到苦葉藤之後一起算吧。」

「好,我想我不會讓你等的太久。」莫默知道自己現在已經安全,所以對厲鬼也沒什麼客氣的了。

「那這就走吧,試練之地的大門馬上就要關閉了。反正影宮也沒人能夠闖進八荒陣,所以我建議你也不用試了。」厲鬼說道。

「雖然影宮的人從來沒人進入過八荒陣,但我還是想去見識見識。」莫默說道。

「哼,我發現你這人最大的優點,就是臉皮足夠厚。我與歷魅還有諸多使者都無法打開八荒陣,你覺得你還有必要去試么?」厲鬼嘲弄的說道。

「你們都是純粹的武修,但是我不是,大家對事物的理解也不一樣,所以你沒有理由覺得我不行。」莫默不以為然的說。


「呵呵,那你儘管去試吧,我先走一步了。」厲鬼說完便運起鬥氣,蹭的一下往前疾馳而去,超過了莫默。

莫默微微一笑,瞬間引動三個加速技能,然後幾個呼吸后又超過了厲鬼,同時不忘回頭調侃:「還是我先走一步吧!」

說完一陣噼里啪啦的激蕩聲響起,遠遠的把厲鬼落在了身後。


厲鬼氣的滿臉通紅,沒想到在滌塵湖中竟然還不及莫默的速度快,不過此時氣也沒用,沒過多久,莫默的身影就消失不見了。

……

物華和桑益壯等人,在八荒陣附近等了莫默小半天了。眼見著快到試練之地關閉大門的時間,也不敢再耽擱,便先離開了這裡。

而他們前腳離開,莫默也正好離開滌塵湖,來到了眾人剛走的地方。看了看前面兩條岔路,不免沉思起來。

左邊這條路,寬敞筆直,暢通無阻,平平坦坦。稍微一想,就知道是通往試練之地出口的大路。

而右邊這條路雜草叢生,羊腸九曲,阡陌縱橫。明顯就是通往八荒陣的幽谷小徑了。

莫默三兩步跳進這條幽谷小徑中,然後摸索著往前前行,沒走上多遠,就看到一個巨大的石門鑲嵌在山壁之上。

石門上覆蓋著橫生的雜草,如果不仔細看去,還以為這石門只是山坡的一小部分。石門上刻畫著一些玄奧的圖形,莫默撥開雜草仔細的看了一會,並沒有看懂圖形中的內涵。而且,以上面零星模糊的字跡來看,這個石門也很久遠了。

「這應該就是八荒陣了。」莫默自言自語,隨即左顧右盼了一番。發現周圍沒人,便直接掏出死神之鐮朝著石門就是一刀。

鏘!

死神之鐮現在是越來越不給力了,本是無堅不摧的寶刀,卻頻頻遇到剋星。斬在石門之上,竟然連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

「難不成又是個上古禁制?」

莫默又用死神之鐮在石門的四處砍了幾刀,最後都沒什麼效果。想了想,又引動道源之力釋放了一個赤宵寒焰。

通常情況,赤宵寒焰幾乎可以讓石頭失去活性,就是不知道對眼前的石門有沒有效果。

莫默慢慢的把赤宵寒焰對準石門,然後仔細的觀察石門的情況。差不多過了四五個呼吸的時間,石門上竟然出現了一個微乎其微的凹孔。

「我靠,好像還有點作用。」

莫默稍稍提起了一點興緻,又努力引動道源之力持續釋放赤宵寒焰。石門上被赤宵寒焰攻擊的地方,微弱的飄落著石頭的粉末。

差不多又過了十幾個呼吸后,那個凹坑終於慢慢擴大,一直擴大到米粒的大小,莫默才停下手來。

「不行,赤宵寒焰太耗費道源之力,就這一會,我的道源之力就有點不濟了。看來目前我根本沒有辦法破開這座石門。說來也是奇怪,同是巨大的芥子空間,我的死神之鐮中怎麼沒有這麼複雜神秘的地方,又是滌塵湖,又是誅神橋的……」

莫默想了一會,也想不明白。此次不能打開這個八荒陣,那只有下次有機會來這裡再說了。只是連厲鬼歷魅都沒有打開這個八荒陣,怕到時候打開,再從其中竄出來一群妖魔鬼怪就麻煩了。

「打不開也好。以我現在勢單力薄的樣子,遇到了什麼意外也無法獨自面對。」莫默總算找了一個能夠安慰自己的理由,回頭看了這個石門幾眼,然後大踏步的離開了試練之地。

當莫默重新出現在試練之地出口的時候,赤子殿的院子中已經擠滿了本已散去的影子。

所有人一見到莫默的出現,頓時一片歡呼聲起,夾在其中的還有一片議論紛紛。

「快看,自知殿的彭長老出來啦!」

「哇,正是高風亮節啊,讓屬下們先出來,而自己留在後面斷後!」

「是啊是啊,後悔當初不留在自知殿,卻跟著吐長老……」

「噓,小點聲,讓吐長老的人聽見了,會沒命的!」

……

此時卓依公主高高在上的看著莫默,抿了抿嘴,面無表情。

而莫默同時也意味深長的看了卓依一眼,慢慢的走到自己的位置,面若寒霜。

就在莫默走出來不久,試練之地的大門中又掠出一道身影,身影轉眼來到卓依面前,與卓依微微點頭,便站在了卓依的一邊。

嘩,隆!隆!

接著一聲巨響傳來,試練之地的大門轟然關閉。

從試練之地僥倖活命的影子們心中一沉,恍如隔世。

「彭長老,你自知殿的所得呢?」卓依公主緩緩問道。

忠恕殿在試練之地的所得已經給卓依過目了。而吐羅又沒有出來。所以待卓依看了自知殿的「收穫」,就可以公布試練大賽的冠軍了。

「自知殿沒有所得,僅有的一點,也在小夢身上。」莫默幾乎咬牙切齒的說道。

「小夢?那她人呢?」卓依一臉迷茫的看著莫默,明顯一副不知情的樣子。

莫默眯著眼睛與卓依對視了十秒有餘。

「難道公主不知道她現在在哪么?」

卓依一愣,轉頭看了看厲鬼,悄聲問道:「怎麼回事,小夢隕落了么?」

厲鬼其實也不知道張夢為何失蹤,於是搖了搖頭,說道:「具體情況,我也不知。」

「嘶,那她……」

「公主,你少裝蒜了。試練之地中那麼多使者,難道他們不是你安排的么?」莫默為了張夢,也不怕與卓依對峙。

卓依臉色一變,厲聲喝道:「放肆,試練之地中究竟如何,根本不是你能夠揣測的,小夢自己失足其中,怎麼能怪到我的身上!」

卓依與張家是有一點遠親關係的,哪怕卓依平時不會很照顧張夢,但是也不至於殘害於她,更何況,張夢對卓依來說,並沒有半點壞處和威脅。

莫默心中一緊,看卓依這強勢的態度,實在不像是知情者的樣子。而之前在與厲鬼的對話中也了解到,卓依並沒有要抓住張夢的計劃。

「那公主的意思是,小夢的失蹤跟試練之地裡面的人沒有關係了?」莫默接著問道。

「有關係又如何,沒關係又如何,彭仗,你最好注意自己的身份!」卓依對這件事一無所知,所以也覺得沒必要解釋。

莫默心中的怒火突然有點抑制不住的感覺,對他來說,現在什麼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要搞清楚張夢究竟在什麼地方,所以踏前一步,死死的盯著卓依,怒道:「如果小夢的失蹤與你有關係,我絕對不會饒了你!」

卓依從小到大,從來都沒有受到過這樣**裸的威脅。

這種語氣,這種眼神,這種恐怖猙獰的氣勢,都是卓依沒有感受過的。

所以她情不自禁的退怯了半步,是的,她被莫默嚇了一跳。

厲鬼大概了解一些其中的來龍去脈,於是一閃身擋在卓依和莫默中間,面無表情的說:「彭仗,你在幹什麼!」

莫默的眼神與厲鬼碰觸在一起,對視了半天,然後心中的衝動才消散了一些。

他明白,厲鬼站在這裡是暗示他不要衝動。不然以厲鬼的性格,他現在應該已經變成了吐羅當時的慘狀。 莫默輕嘆一聲,知道自己有些失態,於是慢慢的後退兩步。

「我只是擔心小夢的安危,請公主諒解!」

厲鬼能感覺出莫默對張夢的感情,所以沒有出手傷害莫默。

而卓依雖然鐵石心腸,但是也被莫默的舉動所震撼。就在剛剛那一刻,她好像忽然想念起自己的母親。因為小的時候不管做錯什麼,父皇訓斥她的時候,她的母親總是像莫默這般擋在她的身前,表情也是一臉的決然。

可是如今,她的母親已經死了。能夠保護她的人雖然不少,但是再也找不到像母親那般決然而然的那種感覺了。

現在能夠保護她的,沒有人是因為愛惜她,心疼她。大多都是忌憚她,奉承她,巴結她。 校草多半是傲嬌 ,才會圍攏在她身邊,任她擺布,指揮,調遣。這些人中也沒有一個人敢與自己頂撞,因為跟自己頂撞的人,大多數都要死。

而唯一兩個忠心耿耿的金衣衛,其實也不屬於卓依的屬下。皇族八神只屬於帝國,他們只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即便是皇帝陳赫, 千金歸來:追妻365天

這八人是封神帝國最後的守護者,他們守護的,並不是一個人,也不是整個皇室。而是封神帝國這片來之不易的疆域。

「彭仗,你的意思是,張夢在試練之地中失蹤了,對不對?」卓依沉思了半天,然後緩緩開口問道。

「不錯,在誅神橋的另一端失蹤的。」莫默直言不諱。

「也就是說,她已經過了誅神橋是不是?」卓依接著問道。

「是的,正是如此。」莫默也簡明回答。

「嗯,過了誅神橋,確實再沒有什麼其他危險,所以小夢的失蹤也是人為無疑。」卓依給出了一個合理的判斷。「厲鬼,吐長老呢?」

厲鬼面無表情,說道:「被我殺了。」

「被你殺了?怎麼回事?」卓依有點弄不清狀況,她明明派厲鬼前去保護吐羅三次不死,可為什麼厲鬼卻反其道而行呢?

「吐羅意欲謀反,所以被我殺了。」厲鬼簡單的說道,隨即從懷中摸出一個乾坤袋,正是吐羅的乾坤袋不假。

卓依掃了一眼厲鬼手上的乾坤袋,說道:「既然你說他意欲謀反,那肯定不會有錯。不過小夢失蹤的事情,與吐羅沒有關係么?」

「沒有。吐羅的死和小夢的失蹤沒有任何聯繫。」厲鬼乾脆的說道。「而且,彭長老的真實身份,也被我揭穿了。」

宋少獨佔婚寵 ,急忙看了莫默一眼,然後見莫默沒什麼反應,便幽幽說道:「長老,你都交代了么?」


莫默自然明白卓依是在與自己說話。於是小聲說道:「算不上交代,只是講了一些事實。而且,你們也早就識破了我的真面目。」

「嗯,你這麼年輕竟然有這等修為和謀略,倒讓本公主一直不忍戳穿你的面目。」卓依說道。

「公主不想戳穿我的面目,無非是想看我的笑話。相比公主的年齡與謀略,在下自愧不如。」莫默說的這幾句也都是實話。

「本公主雖然年紀尚輕就可手握大權,是因為有聖上的福蔭庇護。而你這麼年輕就有如此本事,倒讓本公主刮目相看。」卓依恢復了上位者的氣勢,說起話來也井井有條。

「公主想要知道什麼,直接問我就好了,後面想怎麼處置我,我也一併接受。但是我在這裡與公主交談半天,最終希望的還是得到小夢的消息。如果公主可以幫我找到小夢,我替你做什麼都心甘情願。如果不行,那我也無意輔佐公主大業!」

自從張夢失蹤,莫默的心境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在離開試練之地的瞬間,總有一種要永遠失去張夢的感覺。

現在他的身份已經暴露。所以他必須要與卓依攤牌。即使魚死網破,也沒有別的選擇。

千年的時間雖長,但是他的生命也不一定能夠延續千年。影宮中固然安全,但是也不會保他一世榮華。何況他本就無意攪進這天下大勢之中,只希望能夠找到更好的修鍊之法,得到千年的壽元。同時進入瑤光之海,去解開那個未知之謎。

「怎麼,對你來說,影宮的長老也沒有小夢重要麼?」卓依不禁因莫默的話動容。

「是的。對我來說,別說影宮,就是整個封神宮,也抵不上一個小夢。」莫默說這話時,眼睛中似乎罩住了一層霧蒙蒙的東西。

「好!難得你是個有情有義的人,看在你幫了我數次的份上,我便替你打聽一下小夢的消息。」

莫默一驚,沒想到卓依真的會出手幫自己,於是抱拳說道:「多謝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