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劍川滿臉幸福。

「咦,丫頭,吾家相公去了哪裡,怎得數日也不見其來耶?」

「姑爺正在那神農百花苑動怒審問其父神大光明神麾下哩!」

「動怒?何事動怒?」

劍川怪而問曰。

「姑爺之親衛道是那邊走失了一介天字一號要犯,父神震怒,嚴令徹查!務必將那要犯連同其營救者一網打盡!」

「可有線索?」

「哪裡可能哩?據說其人亦是了得,居然以李代桃僵之計策,瞞過父神之洞察,在父神**能之大光明神火鎮壓下,輕鬆救走其要犯呢!至於其何時做成,便是吾家姑爺主神之能亦是無可差知。」

「其人克得父神大光明神火之威,且復有瞞天過海之能,其法能決然不再主神之下,快快往去告知史惑,囑咐其小心行事,勿得著了道兒。」

「咯咯咯,主上果然著急!此事吾家姑爺盡知呢。囑咐姐姐無須掛懷。」(未完待續。。) ps:抱歉,有事耽擱,上傳的遲了一些。

神農百花苑之密地,那主神史惑仔仔細細洞察得大光明神火之下囹圄空間,果然那修魂魄之體骨消散。再探究之,卻乎一道天地元能之餘韻裊裊然無有蹤跡。

「啊也,狗賊子!居然乃是裡應外合,脫出身也!」

其惡狠狠回身,盯視那守護修眾,便是岳星上無限廣遠之空間亦是隱隱有悶雷鳴響,似欲裂天!

此主神之怒也。

一干看護雖心裡不服,然彼等之於主神無如螻蟻也,何敢言語。

「說!爾等是否將此地向煉丹師開放?」

「會大人的話!此事便是父神亦是默許呢!」

「大膽狗奴才!安敢以父神為爾等之過失遮擋?「

那史惑大怒,然彼等畢竟大光明神之屬下神帝,自家亦是不好太過,遂強壓下怒火,沉聲道:

「仔細講來,近期百年內可有何修使用過此神火?可有記載之類?」

「大人,記載果然無有!蓋此果然非是公事,乃是吾等之私活,豈敢有隻言片語留存。不過大光明天火使用者畢竟不多,吾等還是可以一一翻出來。」


「那還不去仔細翻檢,在此地婆婆媽媽怎得?」

「還不是主神問話,小可等不敢離去么?」

那守護親衛中有修不滿道。

「嗯?狗賊,爾等犯了天大之過錯。居然敢這般頂撞本神!」


那史惑怒極,立馬將手一伸,一團狂暴之元能在手,便欲發動。那護衛長急急行過來道:

「主神息怒!此吾之過也,吾定然報上父神知悉,嚴懲此等敢於冒犯主神者!」

那史惑哪裡聽不出其話語中機巧,該是其為父神之屬下,不願他修之指指點點呢!沒來由只是一口惡氣噎住,發作不得,待得半晌。忽然揮一揮手道:

「算了。仔細查之吧。」

「是!」

一干數十大神皆躬身退出,面上俱各流露出不屑之神色,往查彼等之作弊事宜去了,看看到底有何等人物使用過此天火!

半日後。眾一一入去此間密地。那親衛大修親將一個名單奉上。史惑觀之居然有近乎百修!觀視其煉製神丹、神兵、法器、寶物之時間。長著有數年者,短者亦有十數天者,大多卻乎半年往上。

「怎得只有名姓不見其身份、門派之類?」

「主神吾主。吾等此乃是私活,豈敢將來客之履歷一一登記造冊耶!」

一修嘟囔道。

「如此倒是吾家之不是耶,嗯?」

那史惑大怒。

「主神吾主無怒,此等百修記載其上者,大多便在吾家岳星上,唯有三成不知其蹤跡。然仔細查之,亦非是不能得獲其蹤跡。」

「如此爾等便划派了名單,一一去查!」

「是!」

於是那等眾修一一退出。其一修惡狠狠道:

「什麼東西!不過吾家父神爺爺那裡一條狗爾,這般張狂!眼裡還有吾等老幫子修眾耶?」

「住口!此乃小事爾,失卻那修之蹤跡,此誅神台上大事也!吾等不想死,便急急往查之!天可憐見,得獲了才好,否則你我死無葬身之地也!」

「啊也,有這等厲害!」

「哼,爾等知得什麼?按分撥之名單發動屬下即刻查詢之。」

「是!」

眾聞言大驚,俱各飛遁而去,往查修眾之下家。

那不足非是彼等之所懷疑者也,一則其不過二度之修,哪裡有其神通做成此事,二則其使用天火不過區區兩月許,勿得有時間做成此事呢。然其乃是近期使用過天火之修,亦是身份明白的緊,極好查知者,故其最先便遭了其查知。然偏偏那神約商會之主上與史惑大是有隙,兩下里俱各不服對方,曾在父神麾下有數次爭執,雖史惑先為主神,然那大神亦是半步主神,故其嫉怒交集。此時得其令諭,最是惱怒,以為其有意侮辱,便喝令麾下斬殺其懷疑之修,以絕其史惑之糾葛!

「報!神約商會來信,其麾下已然將那使用過天火之修斬殺也!」

「哼,老賊寇,好生狡猾也!」

那史惑恨聲道。

且說那不足布陣居然百十年月,其時恰恰布好大陣,觀視四圍空間幽深無極,復以神能元力布上一座幻陣遮蔽有心人窺視。一切就緒,其坐地沉思。

「若此時聯繫自家三界中諸分身。恐無能掩藏天機,遭了大光明神之追擊,自家倒也罷了,然七十六俢眾家兄弟之性命便堪憂也,此後果不堪設想。」

其思量的半晌,忽然一笑道:

「奈何這般愚蠢耶!吾此地大陣爆發,吾家兄弟哪裡不知,其必會飛赴此地耶,或者彼等便在此地亦是說不定呢。」

於是不足歡歡喜喜引動大陣,小心操控,勿得毀歿了那處三界之縫隙中小世界也。

此處按下,且說那史惑,此時百年之功,居然漸漸查到不足,其知曉了百位使用過天火之修眾,一一親手斬殺,獨獨神約商會之修名金足者乃是由神約商會自家之修眾斬殺,此大破綻也。故其借道蟻穴轉移大陣往去神約商會之小星星。

「哈哈哈,神約商會之駐地果然富足,老賊享受的安穩也!吾此來定然要汝食不甘味,夜不能寐!」

其忽然降下主神之寶座,昭示其行,散發出無量主神之光芒。那神約商會之主上正閉關勤修,忽然感知主神駕到,急急出關往迎。

「不知哪位主神大駕,小可叩迎!」

「哈哈哈……同為父神麾下,免禮!免禮!」

那史惑大笑道。神約大神聞言差一點憋過氣去。蓋其知對方乃是主神,不敢以識神鑒別,此時識得此修乃是史惑,怎能不羞惱欲死!

「好好好!史主神親臨,不知有何貴幹?」

那神約老兒起身冷了臉道。

「哼,神約,汝可知罪?」

「嗯?吾家何罪之有?」

那神約大神聞言怒極而驚。

「先時吾親令汝抓獲那父神令諭之下嫌犯,汝倒好,報上道是斬殺之,實則居然私放之!如今百十年月過去,吾百般查尋才獲知,原來那嫌犯尚在人間。此豈非汝之罪過!」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百十年前之舊事,便是吾已然早不放在心上,哪裡便就私放也!」

「哼,來呀,帶證人!」

一修忽然遭人帶過來,若是不足在此定然認得其乃是原先舟楫上之一修相熟者也。

「嗯,汝何人?怎生作證?」

那神約大神冷冷喝道。

「啊也,大神爺爺,吾乃是當年與那金足同舟而來者也。吾家飛舟上之會長大人乃是彼修也。」

那修將手一指,可不正是不足舟楫上之會長大人么!

「嗯,汝且說一說,吾家斬殺者何人?」

那神約大神此時忽然鎮定道。

「乃是別家之修,然卻乎非是金足。就在那廝遭了斬殺后,那金足前來吾等之居處道別,說是其得悉一株神葯之下家需急急追尋去哩。此事非但小人知道,便是會長大人與吾家飛舟上一干弟子門人亦是知曉。」

那修戰戰兢兢道。

「兀那斯,過來說話!」

那史惑冷聲道。不足飛舟上之修會長大人行過來道:

「主神吾主,那修金足不過二度之修,雖然法陣之能不錯,然其那裡能夠有那等手段……」

「住口!汝只需言道其是否死去!」

「是!吾等得遇乃是在遙遠之……」

「汝只需說明其人之死活事實!」

史惑部下一修喝道,這般一聲喝斥卻然將不足之來處喝得未能探悉,亦是不足之行蹤勿得輕易遭泄呢。

「是!大人!吾等一路上遭了強人之洗劫,是其人救援,活了一飛舟之修,便是那廝亦是吾家兄弟金足所活呢!」

其將手指了那泄密之修恨聲道,那修觀之低了首不敢語。

「便是此位金足,其保護了父神所需之珍稀!不錯,其修無有死去,然其人……」

「夠了!吾便是需要汝之證言!如何?神約還有何話說?」

那史惑傲然道。

「啊也!此吾之不是!全憑史主神發落!」

那神約聞言嘆息一聲。(未完待續。。) 「令神約商會一干大神盡起好手,往去四圍,漸次而開,找尋此修並逃脫者死囚,不得有誤!令……」

便在那主神史惑傲然發令,指示宿敵老對頭神約大神時,忽然一道空間神能波動顫顫抖抖激起了無數波紋蕩漾。


「啊也,史主神,此空間界能震蕩也!難道是主神間起了衝突?」

那神約大神驚懼道。

「胡說!此地吾家父神之神國,何人敢在此放肆?」

「然此果然界能激蕩呢!吾家神國乃是極為古老之神國,其空間結界之堅固,可堪三界之界力!這等震蕩怕非是平素之修可為呢!」

「待吾查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