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突然從身側不遠處傳來一聲低低的吼叫。

張葉心中一驚,忙扭頭看去。

只見在丈餘外的灌木叢中,不知何時竟伏著一頭遍體漆黑、如同生鐵鑄成般的妖獸。此時這妖獸正死死的盯著張葉,後背微微弓起,口中不斷發出低吼聲。

「鐵頭狼!」只是一眼,張葉馬上就認出了這妖獸。

鐵頭狼,一級妖獸,外形與狼酷似,毛髮呈現漆黑色,渾身極為堅硬,用利劍也難傷其分毫,更兼力大無窮,是極為危險的一種妖獸,唯一的弱點是在腰部。

張葉的腦海里立刻浮現出關於這鐵頭狼的資料。

不過以張葉如今的修為,自然並不把這鐵頭狼放在心上。當下他不驚反喜,轉過身來,毫不驚慌的面對著這鐵頭狼,臉上一副意外的喜色。

本想著趕緊去尋找妖獸,倒沒想到大早上的還沒動身,就有妖獸自動送上門來。

「吼!」

或許是張葉臉上的微笑激怒了鐵頭狼,它猛地一聲惡吼,從灌木叢中躍出,碩大的狼軀猛然向張葉撲來。

兩者相距只有丈許,只是一眨眼,鐵頭狼便已經撲到了張葉面前,它兩隻狼爪惡狠狠的撲向張葉胸口,狼口大張著,一股腥臭迎面而來,令人作嘔。

張葉猛地往左側一讓,鐵頭狼立刻撲了一個空。

就在鐵頭狼凌空從身前掠過時,張葉舉起早已蓄滿靈力的右手,狠狠一掌,對準鐵頭狼的腰部閃電般的切了下去。

「喀嚓」一聲。

鐵頭狼渾身堅如生鐵,但是腰部卻是致命弱點所在,跟普通的野狼一樣,極為的脆弱。張葉的這一掌,就算是一塊鋼鐵,也能給劈凹了,何況是鐵頭狼的血肉之軀。

在骨頭碎裂的聲響中,鐵頭狼的腰部應手而碎。


鐵頭狼凄厲的一聲狼嚎,狼軀重重摔入草叢中,像一堆爛泥般的癱軟在地。

張葉三下五去二的收拾了鐵頭狼,出掌時臉上的狠厲之色隨即隱去,哈哈一笑的在奄奄一息的鐵頭狼身前蹲下,從懷裡掏出一把匕首來。

參加這次選拔,張葉雖然沒有足夠的靈金去購置一些大有作用的符文和丹藥,但是對於一些必需之物,他還是準備的比較齊全的,這頗為鋒利的匕首就是其中一件。

翻過鐵頭狼的身軀,張葉將一絲靈力注入匕首內,只聽「哧」一聲如同撕裂布帛般的聲響,鐵頭狼堅實的腹部立刻被匕首劃開,鮮血和臟腑隨之流了一地。

張葉立刻從其中看到了一顆手指大小的淡黑色妖丹,他臉上露出一抹喜色,用匕首一挑,便將那妖丹從中剔了出來,落在了手掌里。

「啪啪啪」

這時,從張葉背後數丈遠外,忽然傳來幾聲鼓掌的聲音。

張葉手上動作一頓,眉頭一皺,轉頭看去。

只見從遠處一棵大樹后,轉出一名長著一雙三角眼的白袍青年。這青年臉上一副故意裝出的欣賞之色,看了張葉一眼,目光便立刻落在了張葉手中的妖丹上,眼神中一絲貪婪一閃而過。

「周慶。」張葉眉頭微微一挑,立刻將來人認了出來。

在白羽院中,除了劉浩外,還有兩名開啟了神識竅的弟子,其中一名,就是這周慶。不過周慶算是三人中修為最低的一位,因為他開啟神識竅還不到半年時間。

「你的修為不錯,竟然一招就能擊殺一隻鐵頭狼。」周慶微笑說道,語氣中卻不自覺的帶著一種居高臨下。

周慶在張葉和鐵頭狼對峙時就到了附近,他藏身在樹后,目睹了張葉擊殺鐵頭狼的全過程。在張葉取得鐵頭狼的妖丹后,他這才突然現身。

他的意圖可謂昭然若揭。


張葉淡淡的看了周慶一眼,理都不理他,轉過頭去。

周慶臉上的微笑登時僵住。

從他開啟神識竅后,在整個白羽院內,還沒有人對他如此視若無物過。他的自尊心像是被針狠狠刺了一下,一股怒火立刻從心頭湧起。

「敢在我面前這麼囂張的人,你是第一個。」周慶臉色微微發青,盯著背對著他的張葉,語氣中透著一股勉強克制住的怒氣,他一字一句的說道,「把妖丹交出來!我可以當作剛才什麼都沒發生。」

張葉在心裡嘆了口氣。

此時的情景與那天劉浩搶奪自己血芝時,是何等的相似。是不是修為高點的人,都是這樣一副德行?

他將妖丹放入從懷裡掏出的袋子里,順手將布袋又放回懷裡,慢慢站起身來,轉身面對著臉上隱隱透出一抹猙獰的周慶,像是訓斥小孩子似得,冷冷道:「滾!」 聞聽張葉的喝斥后,周慶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一時為之楞了一下,方才反應過來。

「找死!」

周慶臉色鐵青,渾身都被氣的微微顫抖,怒吼一聲,猛地朝張葉撲了過去。

就算是掌院,也從來沒有對他如此喝斥過,這讓一向心高氣傲的周慶如何能咽的下這口氣!

狂怒之下,他也不去搶奪張葉懷中的妖丹,卻是一拳狠狠向張葉轟去。

周慶似乎修鍊過什麼身法,瞬間便撲到了張葉身前丈許遠處。開啟神識竅后,體內靈力大幅增強,周慶的這一拳,帶著凌厲的靈壓,兇狠的砸向張葉的胸口。

「蓬」地一聲悶響。

只見張葉不躲不避,臉色略帶嘲諷的硬扛了周慶這一拳。

靈壓反震之下,周慶像是被彈開一樣,「蹬」地往後退了一步,又借勢在空中一個騰身,才在地面上穩住身形。

張葉也臉色微微一白,往後退了三步。

這樣一來,兩人同時吃了一驚。

張葉拂拭了下胸口的衣衫,冷冷地看向一臉驚愕的周慶。

之所以硬抗下周慶的這一拳,張葉也是想趁機檢驗下自己的肉身到底強悍到何種地步。

修鍊聖祖魔功雖然能將吸取天地靈力的速度提升兩成,但是張葉心裡很清楚,他剛進入丹田竅期不過兩月,論體內靈力,那是根本不能同已是神識竅期的周慶相比的。但是張葉對自己的這具肉身卻極有信心。

不過他本料想最多後退半步,卻沒料到竟然被擊退了三步之多。

「看來自己還是有些託大了。」張葉暗暗想道。

如果說張葉尚算有些吃驚的話,那此時的周慶可以說是驚駭欲死了。

只見他此時嘴巴張大,雙眼圓睜,滿臉的難以置信。

沒有人比周慶更清楚他這一拳的威力了,即使是院內修為最高的劉浩,諒也不敢不躲不避的硬抗他這一拳,並且毫髮無傷。

「你…你到底……」周慶一臉不能相信的指著張葉,顫聲道,「這不可能!」

似乎是為了方才發生的一切都只是錯覺,周慶一跺腳,忽然更加凌厲的撲向前去,再度一拳狠狠砸向張葉。

這一次,周慶再無任何保留,將全身的靈力全都匯聚到了右拳之上。

龐大的靈壓,將空氣都擠壓的隱隱發出細微的「哧哧」的聲響。

張葉臉沉似水,一步跨上,正迎著周慶的右拳,也是狠狠一拳轟出。

「蓬」一聲猶如爆竹般的巨響。

隨即便聽到數聲清脆的「喀嚓」骨裂聲,接著便又傳出「啊」地一聲周慶凄厲的慘叫。

張葉往後退了丈許,穩穩站住。

周慶卻像是被什麼東西拽住了一樣,往後飛出了兩丈有餘,才一個趔趄的站住。他臉色煞白,左手捧著右腕,額頭滿是劇痛之下的汗水。

在這硬碰硬的對轟中,周慶右拳的指骨,還有他的腕骨,竟被張葉全部一拳震斷。

這不得不說神識竅期確實要比丹田竅期強上許多,如果周慶是丹田竅期,張葉的這一拳,足以將他的整個右臂都轟得粉碎。

張葉漠然看著氣勢全消的周慶:「現在還要搶我的妖丹嗎?」

周慶此時眼神中滿是懼意,心都在顫抖。

他能明顯感覺到張葉的靈力大大不如自己,但是張葉的肉身,簡直就是強悍到了**的程度。

面對張葉諷刺的詢問,周慶一言不敢發,他膽怯的看了張葉一眼,捧著右腕轉過身去,就要默然離去。

「慢著。」周慶剛轉過身,張葉突然出言阻止了他。

周慶臉上頓時全無血色,他緩緩回過身來,嘶啞著聲音道:「你還想怎樣?」

為了妖丹同門殘殺,周慶對此心知肚明,猛聽張葉不讓他走,此時表面上雖然看起來還算鎮定,但是心裡已經是驚懼無比。

看著周慶懼怕的神情,張葉面無表情,冷冷道:「把你的妖丹留下。」

「你想搶我的妖丹?」

聞聽張葉只是想要自己的妖丹,而不是自己的性命,周慶心裡立即鬆了一大口氣。不過他心裡隨即便騰起一股怒火來,他堂堂神識竅期的修士,竟然被張葉這麼一個丹田竅期的人肆意「勒索」,這讓他情可以堪?

不過在看到張葉一言不發,只是冷冷看著他的神情后,這股剛冒起的怒火,瞬間便消失無蹤。

周慶最終頹然的嘆了口氣,左手探入懷中,掏出一個白色的袋子來,抬手扔給了張葉。

張葉夾手接過,拉開袋口,只見在袋裡放著三顆紅色的新鮮妖丹,他滿意的點了點頭,將袋子放入懷裡,似笑非笑的對周慶道:「果然不愧是神識竅期,短短一天時間,竟然就得到了三顆妖丹。」

周慶臉色青白不定,卻又不敢發作,低聲下氣的問道:「現在我能走了吧?」

張葉並未回答,他淡然一笑,轉身便向茂林深處奔去,轉眼間便消失在了遠處的樹叢中。

眼見張葉離去,周慶臉上並無喜悅之色,他獃獃的站在那裡,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垂下的右手,突然顯出一副想要哭卻又哭不出來的神情。

他知道,這次選拔對自己來說,已經算結束了。

……

張葉在茂林中迅速的穿梭著,他冷靜的掃視著四周,心裡卻是一片興奮。

他也沒想到竟然如此輕易的就擊敗了周慶,並且得到了三顆妖丹。

同時這件事也印證了他的猜想:以他目前的修為,即使敵不過劉浩,但是想要逃得性命的話,還是很容易實現的。另外在這選拔的一個月期間內,他每天都在抽時間修鍊著聖祖魔功,到一月期滿選拔結束時,自己的修為想必還能更上一層。

「到那時……」

這樣一想,張葉心裡愈加興奮了。

在刨除了身上妖丹被同門搶奪的可能性后,張葉知道,這場獵殺妖獸的選拔,其實差不多已經成為了他和劉浩兩人的角逐。

不過以劉浩的心性,多半會大肆搶奪同門的妖丹。這種事情,自己是做不出來的。這樣一來,想要勝過劉浩的話,只能儘力去尋找儘可能多的妖獸。

張葉心中不斷思忖著,腳下卻絲毫不停,不斷向茂林深處深入。 接下來的兩天里,張葉白天四處尋找妖獸,**了便吃些野果,喝些泉水。一到深夜,便躍到古樹枝幹上歇息。在歇息之前,自然不會忘了修鍊那聖祖魔功第一式。

而他的運氣還算不錯,在這兩天里,又獵殺了兩隻妖獸。

以他現在的修為,一級妖獸碰到他,簡直就是送死,於是這兩顆妖丹可謂得的毫不費力。同時在這兩天里,或許是因為深入茂林的緣故,他並未遇到其他同門,當然也沒再遇到有人想搶奪他妖丹的事情發生。

很快到了第三天的中午。

陽光透過枝葉灑落在叢林中,草叢中到處都是斑駁的陰影。

「快要真正進入青羅山脈了。」張葉抬起頭,透過繁茂的枝葉,看到遠方錯落聳立著的蔥綠山峰,臉上露出興奮之色的喃喃說道。

這片茂林不過是處在青羅山脈最外的邊緣,裡面雖然有妖獸出沒,但是其數量自然遠遠不比青羅山脈裡面。

進入青羅山脈里,也就意味著遇見妖獸的幾率將會大大增加,這自然讓張葉大加振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