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我觀察了下你們,這才發現你的坐騎帶有黑皮的氣息,不然我對你們動手了,那可就對不起黑皮兄弟了!」嬰靈忽的有些不好意思道,倒是很直率。

「呃,嬰靈,其實我們已經發現你的蹤跡,發現你從同城中央部位出現,迅速的接近過來!」江帆心中一緊,有些慶幸,又有些不服氣道。

「你發現我了?哦,呵呵,那是我故意讓你們發現的,不然你們不可能發現我的!」嬰靈一怔,隨即笑道。

「故意讓我們發現的?」江帆狐疑道。

「那是我一時錯把你的坐騎當成黑皮了,便發出了低頻音,外人聽不到的,黑皮熟悉我的這種特殊的低頻音,當時我很驚訝十分不解,黑皮怎麼成了人家的坐騎,便發音試探!」嬰靈笑著解釋道。

「結果你的坐騎聽到了我的聲音,讓我一時認為就是黑皮,只是修鍊成功了一種奇特的易形態功法成了那般模樣,只是奇怪為何黑皮沒事別出是我,認為把我這個兄弟忘了!」嬰靈又道。

「呃,你的坐騎也不簡單啊,竟然能聽到我發出的低頻音,嗯,它噴出的那霧氣似乎很厲害,具有破解符咒功能!」嬰靈有些讚賞道。

「我要是不發出低頻音,你們是無法發現我的,你們的實力還是太弱,你才符神王境界,那個長翅膀的人具有符魔神帝初期實力,這太普通了!」嬰靈話鋒一轉又道。

嬰靈瞧不上他們的實力,江帆到是理解,不過還是不信在它面前會那麼不堪一擊,試探道:「如果我的坐騎要是沒帶有黑皮氣息,你打算怎麼對我們動手?動手的時候我們也發不現你?」

「我要是悄無聲息的對你生強行攝魂,你們是無法抵抗得了的,你們最強的才魔神帝初期,上次魔神帝中期雖然攝魂失敗,但也成了白痴傻子,魔神帝初期可就沒這麼幸運了!」嬰靈自通道。

「是啊,那你對我們發功攻擊的那一刻也發不現你?你會鎖定我們嗎?」江帆皺皺眉沒去爭辯,又試探的問道,會不會被鎖定這才是關鍵,關係著能不能藏入符咒世界,使用穿越石逃走。

「鎖定你們?不會,那樣的話就被發現了,我講究的是速度,極快的速度,忽然之間發動襲擊,你們應該來不及反應的!」嬰靈怔了怔自通道。

「我的低頻重音一出,你們的元神立刻會遭到強大的束縛,根本來不及做出其他反應,必然下意識的防禦反抗,但是緊接著我就攝魂了,這個過程時間非常短暫!」嬰靈又道。

「那你的元神總要匯聚起來,總要接近我們吧,難道你這也發不現?」江帆笑了笑強調性的問道。

「我的元神匯聚悄無聲息,幾乎沒有蹤跡,你們的意識不夠強大是發不現的,當然除非你們的眼睛能透視,只有這樣才能看到我元神匯聚出現的極淡的霧氣影像!」嬰靈笑道。

「呃,不知道你穿的神品符神器功能如何,或許有可能保得住你!」嬰靈接著又道。

江帆大吃一驚,我靠,它竟然發現了身上的金縷戰衣!不過心頭還是一松,有數了,表面上符合著認可道:「是啊,那還真發不現了!」

沒去爭辯,沒必要告訴嬰靈自己還就有透視的能力,這個秘密不能讓它知道,日後與嬰靈會不會成為敵人難說。

魔神之骨是創世符神符天留下的,真要去找,黑皮和嬰靈會不會答應更難說,這可是它們主人留下來的,從與黑皮交談中可以分析的出來,黑皮也想找到魔神之骨。

「對了,嬰靈,你與黑皮相比誰強大?」江帆沒在糾纏,問道。

「黑皮兄弟比我厲害,我不如它!」嬰靈一愣隨即如實應道。

「那和魔神主相比呢?」江帆又問道。

「只要我恢復實力,魔神主不算什麼!」嬰靈驕傲道。

「那你和黑皮聯手能不能對付人形骷髏蟲?」江帆繼續問道。

「呃,聯手頂多也就支撐幾分鐘,還是不成,對付人形骷髏蟲只能是我的主人創世符神符天才行!」嬰靈嘆道。

「是啊,那人形骷髏蟲豈不是無敵了?」江帆眉頭皺起問道。

「無敵也談不上,曾經聽主人說過,人形骷髏蟲是有弱點的,只是不知道人形骷髏蟲的弱點是什麼,一旦掌握他的弱點,處理得當,既是魔神主都有可能殺了他!」嬰靈想了想爆料道。

「哦,人形骷髏蟲有弱點,那就想辦法找到他的弱點嘛!」江帆頓時眼睛一亮心思活動了。


「兄弟,找人形骷髏蟲的弱點談何容易,那是基本不可能的,連接近他都不成,怎麼找?」嬰靈怔了怔提醒道。

江帆笑了笑沒說什麼,忽然心中一動要求道:「嬰靈,你現在距離我們多遠?能不能出現一下,讓我們見識一下你的元神,如何?」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好吧,就滿足一下你的好奇,我的元神現在在城牆邊上,注意了,我的小部分元神就要來了!」嬰靈沉吟片刻道。

江帆應下,風之眼使出,將透視能力提升到極限,納甲土屍、雙頭裂體獸、金甲蠻蟲也是眼睛瞪的老大盯著城牆方向看。

江帆的視線緊盯同城城牆,果然很快便發現無數的細流從城牆中滲出,幾乎是芝麻粒的幾十分之一大小的塵埃,開始匯聚成一小撮薄薄的細沙閃電般的從地面流來。

我靠,元神還可以這樣的!眼見為實,江帆震驚了,心中明白,這是嬰靈透露了秘密,不然很難注意到這極不尋常的動向,這些元神微粒如果分散潛行過來,既是風之眼,也是察覺不出來。

習慣性想象中的元神是一個整體,比如虛影怪物,像這樣似浮塵形態,絕對不會關注,只有浮塵到了周圍匯聚起來發動攻擊的那刻,才能察覺,能發現的機會很小,做出反應的時間極短。

一小撮薄薄的細沙狀態的元神形態十幾秒鐘便到了下方地面,隨即忽然一下像浮塵埃飄揚起來,一小片灰塵似的從周圍湧來,迅速的凝聚成一拳頭大小的灰白色懸停在江帆面前。

「呃,嬰靈,我眼前的這個小的灰白色小球就是你的元神嗎?」江帆一臉驚訝吃驚的問道。

「是的,這只是我的元神的極小一部分,怎麼樣,你發現的時間極少吧?」嬰靈見江帆傻愣愣的樣子很是好笑,得意的問道。

「嗯,真的沒看出來你的元神是怎麼過來的,好像忽然憑空出現一樣,要是出現在我身後,絕對發不現的,而且到現在我也沒感應出你這個極少部分的元神存在呢!」江帆唏噓不已感慨道。

「傻蛋,你察覺出來了沒有?」接著江帆沖納甲土屍問道。

「呃,主人,小的沒看到它是怎麼過來的,但是匯聚的時刻小的感應到了,要是那刻忽然發動攻擊,小的就措手不及了,不過這點量威脅不到小的!」納甲土屍也是震撼了,悻悻的答道。

「呵呵,你是魔神帝初期,這點元神爆發出來的威力是不能威脅你,但要是元神匯聚的量翻上千倍以上,你就死定了!」嬰靈笑道。

「哦,你的元神總量就是我眼前的千倍的量了?」江帆怔了怔試探的問道。

「當然不是,我的元神很大,這個量的萬倍不止,但無法全部匯聚,必須留下相當部分元神保留在化整為零的身體中,不然無法保持鮮活,能動用的元神不到一半!」嬰靈隨口解釋道。

「是啊,你強大,兄弟我服了!」江帆很是驚嘆道,此時想到了黑皮仆獸的元神了,十幾米大,太恐怖了。

「嬰靈,我很好奇,冒昧的問你個問題,希望你別介意才好!」江帆忽的心中一動,先打起預防針道。

「哦,你問吧,只要不牽涉到一些隱秘,我知道的我會告訴你!」嬰靈一愣,似乎有些警惕道。

「你的主人創世符神符天肯定比你更加強大,也比人形骷髏蟲強大,那他怎麼就死了呢?不知道放不方便說,不方便的話就當我沒問!」江帆謹慎的問道。

「呃,這個問題還真不能告訴你,這是個禁忌,兄弟,以後你可不要再提了!」嬰靈頓時沉默了,好一會才嚴肅的告誡道。

「是啊,那兄弟失禮了,抱歉!」江帆訕訕乾笑道,對這個結果已經猜到了結局,但還是很失望。

「好了,也沒事了,你去幫黑皮取東西吧,我要繼續療傷去了!」嬰靈沒說什麼,告辭道,接著那拳頭大的元神瞬間分崩離析像是灰塵一樣飄向同城方向。

「兄弟,記著,回去見到黑皮說一聲,讓他傷好了恢復了到我這來!」接著嬰靈的聲音傳來。

「放心吧,兄弟一定帶到!」江帆忙應道,接著一擺手,雙頭裂體獸迅速朝城西方向飛去。

「主人,這個嬰靈到底是什麼玩意,怎麼這麼詭異?」納甲土屍傳音問道,不敢公開的說話,誰知道嬰靈是不是能聽到。

「不知道,似乎比黑皮仆獸還要怪異,估計是什麼特殊的玩意形成的,不想是魔獸類的東西!」江帆想了想傳音道。

「主人,到不沉湖小島上上取到東西真的立刻去魔沼交給黑皮仆獸?」雙頭裂體獸忽然問道。

「這個沒想好,等取到了再說!」江帆答道。

「主人,要是將東西交給了黑皮仆獸,他很快恢復實力,是不是對我們尋找魔沼洞有影響?」雙頭裂體獸考慮較為深遠的提醒道。

「雖然黑皮魔獸發下元神死咒永不對您不利,但是可以阻抗啊,讓我們無法得到魔神之骨,或者他把魔神之骨取走!」接著雙頭裂體獸擔心道。

「嗯,你說的很對,這點我已經考慮了,所以離開時對黑皮仆獸打了招呼,說不一定會有想象的那麼快把東西交給他,留下了迴旋餘地!」江帆深以為然的笑道。

「哦,原來主人已經想到了,主人真是深謀遠慮,小的多慮了!」雙頭裂體獸頓時欣慰敬佩道。

「哎,其實這個問題也挺糾結的,一旦黑皮仆獸恢復實力,雖然可以供我們使喚三次,但很可能對我們尋找魔沼洞極為不利,先拖著吧!」江帆有些感慨道。

「主人,您說黑皮仆獸會不會也很難找到魔沼洞?記得當時您與它交談時,從它的話中感覺似乎也不知道魔沼洞在哪呢!」 豪門前妻:顧少鬧够沒

「嗯,這個我聽出來了,不過黑皮仆獸那麼強大,而且知道的情況應該也比我們多,它更容易找到魔沼洞,因此取到東西暫時是不會給它的!」江帆有些不贊同道。

「找到魔沼洞魔蟲王是關鍵,除非能確定黑皮仆獸找不到魔蟲王,那在我們遇到無法解決,需要強援的時候,倒是可以考慮把東西交給它利用它,否則不會給它!」江帆又道。

「哦,既然不急著讓黑皮仆獸恢復出來,那主人您還這急著來同城取東西?完全可以先做其他的事嘛?」雙頭裂體獸深以為然,想了想又是不解的問道。

「呃,你說的對,但當時沒想太多,進入符咒世界那段時間才捋清楚的,既然已經出發了,那就先拿到手再說吧,畢竟是一顆神品魔神丹!」江帆訕訕的解釋道。

「哎呀,黑皮仆獸說了魔沼洞只有魔蟲王才能開啟進入,那我們這樣找魔沼洞就是無頭的蒼蠅亂撞,要從魔蟲王入手,要找劉茜談談,一起合作找魔蟲王!」江帆忽然反應過來鬱悶道。

「呃,搞錯了,不該讓劉茜去修鍊了!」接著江帆十分後悔道。

封武之巔 :

第三更 「呃,主人,劉茜修鍊沒什麼不妥吧,她強大一些也是有好處的,何況在符咒世界中修鍊,也花不了幾天的時間的!」雙頭裂體獸一愣不解道。

「這個我知道,別忘了我們來符魔界十天後要會符神界的,這十天期限已經過去差不多五天,等劉茜修鍊完后再出來,哪還有什麼時間去找魔蟲王?」江帆滿臉不悅地提醒道。

「嗯,也是,不過這也簡單啊,去將劉茜從修鍊場喚出來停止修鍊就是了!」雙頭裂體獸怔了怔,隨即建議道。

「對,只有這樣了,取到東西后就讓她停止修鍊!」江帆想了想道,中途讓人家中斷修鍊是不太妥當,但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很快雙頭裂體獸飛到城西郊外三十里出,在空中盤旋一陣發現了不沉湖,遠遠的便看到中間的小島。

江帆、納甲土屍、雙頭裂體獸、金甲蠻蟲落到島上,找到岩洞深入百餘米便看到岩洞底部的水潭了。

江帆風之眼查看,精神意念力滲透到水潭底部的岩石,發現似乎沒有任何不對的情況,有些沮喪,看來創世符神符天太過強大,設下的符咒封印根本就無法察覺到。

江帆只得下到三四米深的水潭,取出黑皮仆獸的那塊身體組織部位,頓時水潭下的岩石閃出一道幽光白芒小球出來,手中的那塊黑皮仆獸的身體組織部位立刻脫手被吸入白芒小球中。

嘩的一聲響動,水潭中的潭水忽然遭到莫名強大的排斥力,全部被拋出水潭,連帶著江帆也是飛出,幸好功夫了得,在空中身形一個旋轉落地站穩,心中十分驚訝,太沒徵兆了。

白芒小球隨即鑽入岩石,嘎巴一聲,岩石自動開裂,一個符寶袋飛出,江帆急忙接著符寶袋,打開一看,裡面是十株凈符靈草和一個小瓶,再別無他物了,不用說小瓶中肯定是神品魔神丹。

「得手了!」江帆將符寶袋收起,歡喜的笑道。

江帆立刻騎上雙頭裂體獸,帶著納甲土屍、金甲蠻蟲飛上幾十米空中,納甲土屍問道:「主人,現在該去哪?」

「我要找一下嬰靈!」江帆沉思了會道。

「找嬰靈!呃,找它幹什麼?」納甲土屍一愣,傳音問道。

「找它問問魔蟲王的事!」江帆傳音答道。

「嬰靈,嬰靈在嗎?」江帆沖著地面方向喊道。

「呃,你喚我什麼事?」很開一個聲音傳來問道,嬰靈一直密切關注著江帆這邊。

「兄弟,我想問你一下,你知道魔蟲王的事嗎?」江帆試探的問道。

「魔蟲王!你問這事幹什麼?」嬰靈大吃了一驚,奇道。

「我和黑皮是好兄弟,我們已經達成協議準備共同打擊人形骷髏蟲,據我所知人形骷髏蟲正在四處尋找魔蟲王!」江帆透露道。

「人形骷髏蟲既然是我們的敵人,就不應該讓它得逞,我對黑皮兄弟建議破壞掉人形骷髏蟲的好事,但是黑皮說不清楚魔蟲王在哪裡,似乎不願多說什麼呢!」江帆忽悠道。

「嗯,是這個道理,那你打算怎麼個破壞法?」嬰靈沉默了會問道。

「很簡單,通知魔蟲王躲起來,提醒它小心人形骷髏蟲,這樣魔蟲王警惕了,至少給人形骷髏蟲增加難度吧!」江帆解釋道。

「順便問問魔蟲王,看它知不知道人形骷髏蟲的弱點是什麼!」接著江帆又道。

「呃,黑皮兄弟當然不願多說魔蟲王了,其實我和黑皮對魔蟲王很敏感,魔蟲王分泌的粘液是我們一大威脅,雖然殺不死我們,但能對我們造成極大的制約!」嬰靈心直口快的心悸透露道。


嬰靈真的把江帆看做好朋友了,認為既然黑皮能讓江帆來取東西幫著治療傷勢恢復實力,說明黑皮信賴江帆,作為黑皮的好兄弟,自然也應該信賴江帆。

「什麼,魔蟲王分泌的粘液能制約你和黑皮兄弟!怎麼說?人形骷髏蟲找魔蟲王是為了對付你們?」江帆大吃一驚,腦筋急轉急忙追問道。

「呃,人形骷髏蟲找魔蟲王到不是用來對付我們,它其實並不知道魔蟲王對我們有制約的作用,只是另有他用!」嬰靈十分肯定的否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