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夠嗎?」

「我們有自己的礦……」

「你還有什麼瞞著我不知道的嘛……」

楚河感覺自己已經蒙在鼓裡了,連宋涼什麼時候自己整了一個礦都不知道。


「嘿嘿,我們現在從開採到冶鍊都是一條龍,從化鐵的配料開始都是嚴格按照龍種機甲的標準來的,多虧了那一堆高材生啊。」

「哦?那一批高材生現在怎麼樣?」

「太NB了,雖然你兄弟我依然是最能幹的,但是說實話,沒有這些人的幫助,K4區至少比現在落後半個世紀,尤其是在美玉姐的帶領下,這群人真的是攻無不克,其實關鍵就在於他們真的很大膽,不需要擔心資源,經費,沒有任何壓力和束縛,我本不想這麼肉麻,但是作為一個科研工作者,我謹代表他們衷心的感謝你,楚哥!」

楚河還是頭一次見到宋涼這麼嚴肅,言語這麼真切,甚至都能看到宋涼眼睛里都有淚花在打轉。

「謝什麼,當初讓你跟著我一直到現在,你吃了多少苦,哥心裡有數,雖然我們在拯救別人,但是很多時候真的讓你們犧牲了自己,你們所做的努力,無時無刻不在加班,研究,一次次的失敗,整夜整夜的煎熬,我都清楚,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他人,你們都是可愛可敬的,守夜人應該感謝的是你們才對,是你們的雙手,托起了守夜人。」

楚河此時也是情到深處,不由得想到了宋涼剛跟隨自己的時候,那時候還是一個無拘無束意氣風發的少年,現在雖然性格還是有些皮,但是也早已經成長成熟了很多,成為了一個真正的男人,究竟是得到了還是失去了,誰也說不好。 宋涼也是頗為感動,科研人員的確都很不容易,但是能得到楚河的認可,一切都是值得的。

遠處的蟲母已經結束了表演,收起光劍飛了過來。

「這些龍種機甲現在有多少能投入戰鬥?」

「四千個左右,我其實是正準備想要跟你要一批人,開始駕駛龍種機甲的訓練,雖然機甲很強大,但是他的注意事項也很多,需要學習。」

「好,沒問題,你給出規定直接招募就行了,精神力點數至少超過400才可以。」

「嗯!」

秦珊插言道:

「我們現在已經有七萬多人了,現在黑龍大哥飄在外邊,時常會有傳送門帶回許多人加入守夜人,宋涼我希望你能一視同仁,不要因為新加入守夜人的那些人就隔出招募,這是我們收攏人心的好機會,相反,如果你隔絕了他們,我們反而會有*煩。」

這種事楚河等人都是沒想到的,就連白桃也不會想到這麼細節的事情,但是楚河等人細思卻是極恐。

宋涼也是連連點頭應是,因為他原本的打算,還真的是隔開新人來招募,龍種機甲畢竟是自己製造的,多少都有感情,自然不願意交給那些寸功未立的人,這絕對是人之常情。

就在此時,秦珊和白桃身上隨身攜帶的警報器響了起來,這警報器其實長得有點像是BP機,屏幕上直接可以顯示文字。

「不好了!是M3區。」

白桃拿出警報器看了一眼,頓時緊張了起來。

「該來的終歸要來,走吧。」

楚河按下了座椅落回按鈕,宋涼驅車以最快速度沖向傳送門,蟲母也駕駛著龍種機甲跟在身後。

連續穿過兩個傳送門來到了M3區的作戰會議廳,此時這裡已經熙熙攘攘聚集了一大批人,M3區大大小小的官全都擠在這裡,楚河幾人一進來就是一皺眉。

「塔爾干呢?」

「指揮官!副指揮在下面部署作戰,準備出戰了!」

「留你們在上邊?蟲妹!下去把他給我揪上來!」

白桃杏眼一瞪,不是耍將軍脾氣,而是這屋子裡實在亂鬨哄的,就算真的做出什麼部署,也會在拉回拉鋸的過程中耽誤不少時間,指揮作戰最忌諱手錶效應,一個人只有一塊表,看了十點就是十點,一個人同時有兩塊表,哪一個時間才是最準確的,就會出現混淆。

戰場之上,分秒必爭!

蟲母早在大窗外的平台上得令,化作一道鋼鐵六星扎向地面,烏塔爾干太好找了,點兵場上最前面那個嗓門最大的就是了,蟲母直接砸落到塔爾干身邊。

「副指揮官,白將軍有請!」

塔爾干何曾見過這樣的鋼鐵巨人,不過看機甲上的標誌,K4區的守夜人,雖然疑惑但也不敢反抗,大踏步的向傳送門走去,蟲母也算給他面子,這麼大的一個副將軍,直接給他夾在胳肢窩拎上去,那得多難看……

此時的作戰會議廳內,楚河幾人向前走到了監控屏幕圈內,秦珊轉身向後面的眾人問道:


「回到各自崗位,別在這愣著,隨時準備接受命令上傳下達!」

「是!」

身後眾人可以說是如釋重負,有楚河等人在這,他們實在是不敢繼續呆下去了,多說多錯,還是儘快遠離的好,而且末世作戰,和以前大有不同,不管你多大的將領,經驗多麼豐富,也要重新審視自己。

塔爾干就做出了不明智的決定,自己學楚河帶兵猛衝,但是卻忘了指揮室里沒有白桃這樣拿主意的人,而這些人可謂是戰戰兢兢,每一次都要吵鬧半天才能下達命令,而這時候早就延誤了戰機。

近三十個大小將官最終只剩下五個,傳令官和分析員以及監測。

此時烏塔爾干已經走了進來,一見楚河等人立刻蔫了,白桃回頭瞪了他一眼,但是也沒說什麼,現在楚河幾人正把精神聚精會神的放在大屏幕上。

「現在的喪屍集結數量是多少?」

「十……十六萬!!」

一個操作員此時已經嚇得面如土色了,M3區最大的一次戰爭,面對的喪屍是一萬五千,從一萬五千,到十六萬,這樣的數字不得不說,實在是太恐怖了。

烏塔爾干顯然根本就不知道這些,聽到這個數字,登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現在的M3區域一共才有不到七萬人,這其中還有一半是非戰鬥部隊,其餘都是救世軍,喪屍數量十幾萬,這讓楚河幾人都沒料到。

「難道他們出現了可以跨區集結的喪屍了??」

白桃推測到,M3區如此之大,周圍的城市很多,光是圍繞的四區就有四五個。

「立刻調集守夜人和救世軍過來支援!」

一念至此,白桃果斷下達了命令,既然喪屍已經打破了平衡限制,那麼M3區再保持人員的低數量就沒有必要了,已經失去了牽制喪屍的作用。

傳令官領命而去,秦珊也似乎想到了什麼,親自坐到了操作台上,遠程控制起了幾十公裡外的一架無人機。

眼前就是十幾萬喪屍大軍,自然根本不會有人去關注幾十公裡外的事情,但是問題也正出在這裡,無人機上的傳回來的畫面,是一大群喪屍,但無一例外全部都是一級喪屍,而他們的數量並不是很多,稀稀拉拉排著一個超長的隊伍。

「喪屍洪流??」

「沒錯,喪屍洪流,看來已經出現可以整合喪屍洪流的六級喪屍了,一旦出現可以打破喪屍洪流的喪屍,他就可以聯合另一個區的喪屍大軍安然無恙的穿過洪流,而且還可以過濾掉低級喪屍。」

「看來這是至少整合了不下十個四五區。」

此時的烏塔爾干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了,幸虧,幸虧自己把指揮權讓了出來,要不然遇到現在這樣的情況,自己完全應付不了,搞不好,M3區這一次就完了,到時候自己可就是千古罪人了,只能在戰場上以死都謝不了罪。

「熱武器能用嗎?」

「不能,距離太近了,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我們換不起。」

「那就開城,準備迎戰!」 關小羽和刀四等人也已經聞訊趕來,包括大一區方面,首腦也親自帶人趕了過來,不過這一次大一區僅僅是觀戰,所有人都聚集在會議大廳,比之前安靜很多,全都自覺的退後一步,留出空間,指揮權完全都在白桃的手上。

隨著白桃有條不紊的一聲聲命令下達,楚河和關小羽刀四錢猛等人,全都被指派了出去,M3區廣場上,守夜人和救世軍快速而有序的集結,僅十分鐘不到的時間,已經集結了六萬多人。

M3區周圍的城牆根本還沒有建成,此時高度不超過二十米,只要戰敗,絕對是一敗塗地,這麼長時間的建設全部毀於一旦,也正是因為這一戰如此重要,喪屍大軍方面也一直在調動,比起C3區的進攻要有序的多。

城門大開,楚河等人策馬衝出了寬大的城門,六萬大軍迎了出來,在面對喪屍進攻方向擺開防禦大陣,身後的城門中還在源源不斷的湧出守夜人,救世軍能拿得出手的並不是很多,能夠和守夜人並肩作戰熟悉戰陣的僅有一到兩萬。

實際上救世軍的數量遠勝守夜人的幾十倍,但是M3區現在的喪屍雖然已經打破了平衡限制,並不意味著M3的人類可以隨意增加了,那樣的話喪屍將會同樣無節制增長,而戰場上如果不能發揮戰陣效果,少於喪屍兩三倍的人類軍隊很難獲勝,混亂之中只能自亂陣腳。

最前方的楚河率先衝到了前面,神獸幾乎同時現身而出,萬軍陣前首先鼓舞了士氣,尤其是畢方神鳥,渾身籠罩在青色的火焰之中衝天而起,羆帶著洪鐘般的暴吼,響徹整片天地,讓守夜人紛紛精神大振。

喪屍進攻的方向,是北方,楚河身前不遠處,就是聖獸玄武的雕像,此時依然保持著巨石的形態,沒有要覺醒的跡象。

緊隨在楚河身邊的是張瑩,左右各去數里地,分別是關小羽和刀四帶領的熊虎兩軍,後方是錢猛臨時帶領的救世軍和異能戰隊,他們將根據戰場的變換隨時支援守夜人的行動。

天空之上,是壽兒和蟲母帶領的僅僅不到二十個會飛的龍種機甲,各個都手捧著生化*。

整個防禦大軍前方的十里範圍內,早就已經被狸力化成了泥潭,而且是二十米以上的泥潭,這已經是狸力的極限範圍了,十里,這可是超級大的一片土地。

看著楚河等人率軍擺開了防禦戰陣,第一次親身近距離觀戰的首腦等人,無不紛紛暗挑大指,莫說是楚河關小羽這樣的二十來歲的青年,面對恐怖的喪屍,以六七萬面對十數萬喪屍,還能保持這般沉穩冷靜,有著等風範,這是多少四五十歲的大將都不曾有的。

至少大一區的眾人捫心自問,現在不管誰,站在楚河現在所在的位置,絕對都會肝顫,包括連續下達命令,指揮著幾萬大軍面不改色的白桃,就算是幾大將軍坐在這裡商討戰術,然後等戰術成型,上傳下達,也要有一會功夫,絕不可能像白桃這樣一個接一個。

他說出的這些戰術,在眾人看來,好像根本沒有經過大腦一樣……

但是眾人仔細品讀這些指令,卻都不得不佩服,這些指令不管怎麼算,都是對於眼下的情況來說最正確的,要知道現在的整個防禦大陣,包括楚河等人的一舉一動,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出自白桃的安排,連大軍的站位距離都是如此。

「珊珊,這裡交給你了!」

白桃下達了最後一個命令,自己走向了傳送門,傳送到了城牆上,這裡是鼓和旗的發令台,也是白桃真正指揮戰鬥的地方,至於作戰會議大廳,現在就是視野獲取和戰場隨時變化的數據統計和及時反饋等等戰中後勤反應,這些極其繁雜和細緻化的大局觀的東西,除了秦珊之外,交給任何一個人都會是一團糟,即使是白桃也一樣。

白桃接管了會議大廳,整個會議大廳在秦珊的調配下有序的活動了起來,各種子畫面從戰場的各個角度獲得了視野,周邊一切能夠調配的無人機視角,都進入了備戰狀態,且全部都分好了組別,方便戰鬥中交替獲得視野。

大戰前的緊張氣氛,逐漸開始蔓延出來,讓首腦等人皆都壓力山大,喘息都有些困難,畢竟這是生死攸關的一戰,雖然在楚河等人的一切表現來看,這樣的緊張氣氛根本不存在,對他們來說好像更接近一場嚴謹的戰爭遊戲,一切都是那麼的迅速和有序。

「秦帥,我們已經有七萬了。」

「停。」

「是!傳令停止向M3輸送。」

首腦等人一愣,副首腦忍不住插言道:

「珊珊……我看喪屍好像還在整頓,而且距離還非常遠,我們還有很多時間,還可以調配很多救世軍。」

「如果再多的話,喪屍的整頓時間還會增加,說不定會連續駐紮一兩天,因為他們的平衡黑洞會源源不斷的向這裡輸送喪屍。」

秦珊連頭都不回的解釋,如果不是因為這些人是首領及的人物,秦珊甚至不需要過多解釋,直接把這群人轟出去……

果然,大軍停止了傳送,僅僅過了半個多小時,喪屍大軍終於有了動靜。

這一次的喪屍大軍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六級喪屍在操控,在秦珊的視野監控下,顯得尤為壯觀,竟然分割成了一大塊一大塊,竟也像是某種戰陣,秦珊立刻拉近了視野開始了分析。

除了這上百塊被分割的戰區之外,喪屍大軍前方還有四五萬喪屍,看樣子就是炮灰。

而後面這些分割的喪屍區域,首先可以排除並不是按照等級來劃分的,而是有種類的劃分,每一塊裡面都混雜著許多啃食者,還有一種從沒見過的喪屍種類,身形高大,足有七八米高,這種喪屍肩膀上竟然有四條手臂,而且都奇長無比,至少在四米往上,看起來行動並不是很方便。

這種奇怪的喪屍也均勻的分佈在大約有上百塊分塊當中,遠遠看去,更像是一顆顆大樹。 喪屍動了。

咚!咚!咚!

隨著喪屍從至少三十裡外的曠野上狂涌而來,救世軍的城牆上也響起了戰鼓聲,白桃也針對眼前的狀況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

這一次要想用上次那樣的戰術,放前排這四五萬喪屍過來,然後把泥沼陷阱留給後面的大軍,是絕對行不通的,六級喪屍一定早有防範,一旦和這四五萬喪屍混戰起來被拖住,人類的戰鬥力會迅速消耗,而且戰鬥起來,人類也會在泥沼大軍的區域。

所以這是一場雙方都很清楚,這四五萬喪屍就是墊腳石,而且也必須是墊腳石的戰鬥。

喪屍大軍狂奔的速度極快,跨越二十五里只有幾分鐘的時間,楚河等人能夠感覺到大地都在震顫,悶雷一般的怒吼聲滾滾而至,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壓的人類軍隊根本喘不過去,甚至會升起一股無力感。

最前方的部隊距離楚河等人的戰陣還有二里,最前排的喪屍大軍已經清晰可見,猙獰畢露的屍海壓了上來。

「狸力!」

伴隨著狸力兩聲犬吠,整個戰場前方,地面猶如突然塌陷一般,喪屍大軍猛地向下一沉,頓時矮了一截,此時的喪屍大軍反應竟然出奇的一致,並沒有再繼續掙扎,而是所有喪屍同時向兩側伸出手,死死的抓向身旁的喪屍,然後同時倒進了淤泥之中。

如此一來,整個喪屍大軍受力面積加大,幾乎連成了一大片木板漂浮在淤泥上,穩穩噹噹,根本就不往下沉,因為沒有足夠的壓力將他們向下壓,將周圍的淤泥擠出去。

遠處分成上百塊的十萬喪屍大軍,已經穩穩的踩上了這些栽進淤泥中的屍體,事實上原本的四五萬大軍,成為墊腳石的也不過三萬左右,整個浮橋就已經搭建完畢了。

這樣的戰術,也只有喪屍能夠用的出來,縱觀整個人類歷史,曾經使用過此戰術的,應該只有曹孟德一人。

當年赤壁一戰,曹孟德大敗,於華容道遇見道路極為泥濘,根本沒有辦法行軍,但身後就有黃蓋的追兵威脅,於是曹孟德下令「羸兵覆草填路」,也就是老弱病殘抱著草去泥濘中填路,結果還未填完,曹孟德便下令騎兵衝鋒,將這些活生生的士兵和枯草一併踩進了泥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