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種屬性,世上真有這種強大得存在嗎?秦凡沒有說話,但是臉上的表情已經告訴別人它內心的震驚的程度不亞於他初來這個世界時。

“對了,老師那個八大上古人族創始人叫什麼名字啊?”秦凡突然間問道。

聞言,帝老無比恭敬的回道:”他叫什麼名字?一直是個迷,我們八上古人族僅知道他名號:靜演帝君!和你修鍊的靜演功法……」

「靜演帝君?什麼?靜演?老哥啊!」聞言,秦凡心中無比震撼。

…… 「秦凡啊!我之前說過的特殊武技也正是和你這種體質相關。」

頓了頓,帝老繼續說道:「由於這種體質本身的精神力就十分強大,和煉藥師的一樣。雖然精神力強橫,但是要想成為煉藥師卻需要更多的努力。這是便是傳說中的無屬性體質又稱體煉無聖體。」

「這到底有什麼關係?我真的擁有這種體質嗎?」聞言,秦凡震撼的同時又滿是疑惑了。

「這的確讓人難以置信,之所以現在跟你說這些,是想讓你心裡有個底,現在你體內的各種屬性雖然沒有大生任何的衝突,不過說不定哪天它們會徹底爆發,其二就是不想你太暴露你這種體質,雖然沒多少人會知道這其中的隱情,但是那些老傢伙可不一定,但是你恐怕也會引來殺身之禍。」帝老目光及向遠處,秦凡如今的實力才是他擔心的。

畢竟,在他沒有實力保護自己之前他的體質不能在大陸之上露面。更有一件重要的事,帝老就是希望能將那本特殊武技傳授於他。

「呼!……」秦凡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件事到底算是喜呢?還是禍?大陸勢力為了拉攏強者發生的血案在這個世界里有如家常便飯,隨處可見,越是強橫的強者也是容易遭某些敵對的勢力所記恨,哪個勢力會嫌棄強者多,但是在他們得不到的時候那種惜才就會變成嫉妒和記恨。

他們寧願毀掉也不會讓對手得到,這也是見空思慣的事,所以帝老的話中沒有半點誇大和恐嚇之意,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忽然秦凡想起了什麼,連忙笑問道:「老師,既然這件事這麼危險,你趕快把那個什麼特殊武技傳授給我吧!這樣就算是什麼體質曝光了也不用擔心些什麼,也讓你少些壓力。」

帝老聞言,腦門出現一條黑線,這小子這時候還不忘敲詐我,這性子還挺像我年輕的時候…

「這時候還是放一下吧!我現在先考慮是否傳授給你?這事牽扯的關係太多。」

什麼話嗎?有當老師像這個老頭兒這樣失職的嗎?起碼秦凡內心就想不起來他有過這樣的老師(嘎嘎!因為武學方面帝老是第一任老師!),但帝老的話都說到這種地步了他也不好強求,說不定還真會弄巧成拙,到時他哭都來不及。

不要因小失大了,秦凡在心中狠狠的丟了一句:「算你狠,老頭兒!」便自個兒朝山洞內而去,留下了不知所措的帝老。

話說:此時此刻的秦凡好奇的是,當年究竟是誰對付的帝老,如果是仇人那為什麼只毀了他肉體而留下他的靈魂體,是想讓他永遠的忍受這無盡的孤獨嗎?他們是有意還是無心?還有帝老之前說過族人的拋棄摯愛的背叛又是什麼意思!

秦凡靜靜的想了半天卻沒有絲毫的頭緒,剛剛突破穩定了煉皇四重巔峰之境的修為,他本來應該好好調息一下體內的內息,再次穩定下根基,只是現在他忽然知道了許多事,有太多的謎底和不解困惑著他,無法靜下心來,帝老的身世和他特殊的體質都還是一個迷,這一切謎底都還在一片朦朧煙霧之中,他一定要好好理一下他的思緒,確定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還有老哥的蘇子還好麽?

算了不想了,也該是去帝都府與蕭叔會合的時候了。

時間飛速流逝,秦凡告別父母后,就騎乘著紫翼趕往帝都府城了。

幾天後,城西競技場五方勢力再聚,商議未來四年資源利益的劃分…

「按照大比規矩,未來四年之內,帝都府城四方勢力所涉利益資源的分配,便是由此次名次來敲定。如果各位都沒有什麼異議的話,便舉手示意,然後各自散去吧!」此時這滅雲谷護法擎昊的聲音也是隱帶恨恨之色。

話說:這屆帝都府城大比,自己非但是沒有爭取到眼前的天才種子秦凡,還險些言語衝撞了眼前帝都府城的四大龍頭勢力,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聞言,傭兵工會梟楓舉手表示贊成,隨即洪聲道:「嗯?此屆帝都府城大比雖早已結束,但具體商約事宜,便留待三日過後由我五方共同商定,我傭兵工會沒有異議!」

然而見得傭兵工會會長梟楓舉手,其餘三方勢力便也都是紛紛舉手點頭,表示同意。

畢竟,以往便是有過先例,如今眾人只不過是駕輕就熟而已,也不用多做考慮。

不過,相信三日後,那所謂的帝都府城未來四年利益資源這張『大餅』的分割,絕對會是場激烈無比的口水戰。但是,毫無疑問也是無可爭議的,蠻虛商盟絕對獨佔鰲頭。

待得眾人都紛紛抱著複雜萬分的思緒收拾一番然後離開后,蠻虛商盟的掌柜蕭炎也是開口對著秦凡說道:「秦凡,你是先同蕭叔回蠻虛商盟休息然後修鍊,還是…?」

話說:經過漫長的趕路秦凡是該休息哦!

不過,問歸問,蕭炎心中卻是猜測秦凡絕對不會同自己前往蠻虛商盟的。

其實,蕭炎的心裡也是清楚,秦凡雖然是先前當著眾人的面選擇加入了蠻虛商盟,但是秦凡卻絕對不是區區帝都府城蠻虛商盟能夠束縛的住的。

話說:秦凡就仿似一頭跳脫的野馬,永遠馳騁向更為廣闊的天地。

「聞言,頓了頓,秦凡隨即道:「蕭叔,我看我還是先不回蠻虛商盟了!我需要抓緊時間,好好磨礪一番我的武技!三日,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實在是太過於短促了,還蕭叔能夠見諒!」

果然,正如蠻虛商盟掌柜蕭炎所猜測的那樣,秦凡想也不想便是拒絕了這蕭炎的邀請。

見到秦凡拒絕,蕭炎表示無奈隨即道:「嗯,也好!那天靈池雖然靈力充沛如雨,天材地寶無數,但是亦可謂危險重重。光是其中大量的四級魔獸便不是現在的你能夠應付的,更何況是…秦凡,記住,此次前往天靈池,安全第一,保住性命才能開拓未來。」

正如蕭炎先前所說,天靈池雖然限制煉帝境界修為及以上的武者進入其中,但是,一旦結界打開,其中必定會充斥著大量的煉皇武者,而且大多數怕都擁有六級九重巔峰的修為,加上遍地的低級魔獸,絕對不是現在的秦凡能夠單獨應付的。

然而,而且蠻虛商盟掌柜蕭炎未說之話,便是要請秦凡當心來自人類武者的威脅。

話說:殺人奪寶,在這武煉大陸,絕對算不得上是什麼稀罕事。

聽到蕭炎如此說到,秦凡亦是滿臉爬滿凝重,不過隨即便是釋然了。機遇其實就代表著危險,逆天機遇的同時往往會給你帶來致命的生死威脅。

然而說到生死,自修鍊以來,秦凡已經不知道多少次同死神擦肩而過。更何況,現在的秦凡已經突破到煉皇四重之境,而且此時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正躺著一具擁有煉帝三重巔峰修為的紫色戰將。

話說:仗此紫色戰將,秦凡不敢說能夠縱橫那天靈池,但是做到自保,卻是無虞。

「嗯?多謝蕭叔關心。那我便是先走一步。三日過後,我便會回到蠻虛商盟。」躬身抱了抱拳,秦凡嘴中便發出一聲嘹亮的鋭嘯。

未過多久,一聲震天暴吼便是突兀在遙遠天際響起,一抹火紅血影卷帶風雲疾馳而來,卻不正是這兩天一直在外廝殺闖蕩的紫翼血雷虎。

見得一頭滿是血紅之色覆蓋的雷虎出現,蠻虛商盟掌柜蕭炎張大了嘴,吃驚問道:「嗯?秦凡,這是……?」


話說:要怪就怪這紫翼血雷虎出場實在是太過震撼了。暴吼震天,血影疾馳,風雲捲動,澎湃氣息勃發,也難怪這蕭炎會浮現出滿臉的震驚之色。

聞言,秦凡輕輕撫摸了一番紫翼血雷虎那滿是血色的皮毛,『呵呵』笑說道:「呵呵!…這是我的夥伴,紫翼血雷虎——紫翼!」

然而,紫翼血雷虎仿似也聽懂了秦凡話語之中所包含的濃濃親情之意,也用自己的血色虎頭使勁蹭著秦凡的胸膛,惹得一向淡定冷靜的秦凡都是不由發出陣陣咯咯長笑出聲。

聞言,蕭炎點了點頭,蕭炎也是開口道:「紫翼血雷虎?莫不是那魔獸紫翼雷虎的變種魔獸?秦凡,你這夥伴可是相當的不簡單啊!」

然而在此時蕭炎的心中,對於這秦凡的看重又是加深了一層。

這秦凡不僅僅是自身的武者修為逆天無比,而且身旁竟然還伴有如此強悍的變種魔獸,這秦凡可是真正擁有大氣運之人啊!

…… 聞言,秦凡隨即道:「嗯,沒錯!紫翼是同我在魔獸森林相遇。當時它正經歷雷劫,生死危機時刻,不巧被我救下,然後便是一直陪伴我到現在!」

秦凡調皮地向紫翼血雷虎嗤了嗤牙,也是點了點頭說道。

然而對於紫翼血雷虎,秦凡確實抱有極大的感情。

上前準備拍拍這紫翼血雷虎頭顱的蕭炎卻是被這紫翼血雷虎的一聲怒吼震退,訕訕一笑,蕭炎也是接著出聲道:「呵呵!……你這紫翼血雷虎的氣息凌厲強悍,將來絕非池中之物,鯉魚躍龍門也是不無可能!秦凡啊,好生善待,將來必有收穫!」

話語之中不乏充斥著對眼前這紫翼血雷虎濃濃的讚歎之意。

「嗯,蕭叔,那我便是同紫翼先行一步了。」

「紫翼,我們走!」告別了蕭炎,秦凡便是騎乘這血蝠雷豹,化為一抹火紅血影消失在了天際,只留下一旁的蠻虛商盟掌柜蕭炎仍然漬漬讚歎。

抿嘴一笑,蕭炎嘟囔道:「秦凡,未來你到底能夠走到哪一步?希望到時蕭炎我能夠看到你登頂武之極巔峰的那一天!呵呵!…」

隨即,蕭炎也是轉身離開了這城西競技場,回到蠻虛商盟仔細準備去了。

三天後的口水戰,可是容不得這蠻虛商盟炎有哪怕絲毫的馬虎,那是蠻虛商盟掌柜蕭炎的戰場。

「喝!動天劍法—一劍:破山河!」

」給我死!」

「嗷!」

一聲凌厲的暴喝夾雜著凄厲的慘嚎響徹整處密林,而始作俑者的秦凡,此時卻滿臉蒼白、跪坐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著,連帶先前握著長戟的虎口都是因為巨力炸開,迸射出縷縷殷紅鮮血。

然而在秦凡不遠處,卻是一處沼澤泥潭,泥潭之內仰躺著一頭體長接近三十米的遠古魔獸——黑翼雷虎。

這遠古魔獸——黑翼雷虎雙眼泛白,殘肢拋灑,顯然已經死絕,不過,那暴突而出的猙獰獠牙卻是仍然反射出縷縷攝人心魄的寒光,可見其絕對鋒利異常。

「呼!這遠古魔獸——黑翼雷虎竟然會如此的棘手可怕,這還只是相當於煉帝一重境界的修為而已,如果這遠古魔獸——黑翼雷虎要是到達傳說中的相當於煉虛甚至是更高層次,是不是整片天地都會被其猙獰獠牙給攔腰咬斷?嘶!」

看著此時自己大腿之上還掛著的碎肉末,還有那血流如注的傷口,秦凡不由又是嗤了嗤牙,倒吸了一口冷氣。自己大腿之上的猙獰傷口,還只是因為自己閃避不及,被那黑翼雷虎獠牙微微一擦造成,若是自己不小心被這遠古魔獸——黑翼雷虎咬中,怕是此時仰躺在地不起的,就不是那六級一重境界修為的遠古魔獸——黑翼雷虎,而是秦凡自己了。

「紫翼,你沒事吧?」忍耐住肉體傳遞給自己的疼痛還有渾身乏力之感,秦凡嘴唇微張,對著一旁正添著自己傷口的掙扎不起的紫翼血雷虎出聲道。

「嗚!」

「嗚!」

「嗚!」

然而,回應秦凡的卻是紫翼血雷虎嘴中發出的陣陣痛苦的嗚咽聲。

紫翼血雷虎還只是被那遠古魔獸——黑翼雷虎所化的靈力巨尾掃中而已,便是落得個重傷倒地的下場,可想而知那六級一重境界修為的遠古魔獸——黑翼雷虎的可怕。

「紫翼,待會待你恢復得差不多的時候,便將那遠古魔獸——黑翼雷虎的血肉和魔核給盡皆吞服了吧!

那黑翼雷虎的獠牙莫動,要知道,這獠牙可是極其珍貴的煉器材料啊!」

抬手輕拍了拍身畔重傷的紫翼血雷虎,感受到紫翼血雷虎的氣息在緩緩恢復過後,秦凡便是也靜膝盤坐不動,開始努力吸收天地遊離靈力以期儘快恢復。

然而,今日已經是秦凡告辭那蠻虛商盟掌柜蕭炎的第二日。對於帝都府府城未來四年的資源利益分配的那場口舌大戰,秦凡卻是沒有絲毫興趣參加,給直接無視掉了。對於所謂利益資源的配屬,秦凡本就厭惡這種赤LuoLuo的分割侵佔,更莫要提參加了。

話說:兩天時光飛速而過,而先前一直靜膝盤坐的秦凡也是豁然地睜開雙眼,吐出一口濁氣過後,便是起身站定。因為今日(註:利益分配后第二天!)便是自己同那蠻虛商盟掌柜蕭炎相約見面的日子,也是自己隨同傭兵工會會長梟楓等一行人前往那天靈府城『天靈池』的日子。

然而,這三天來,秦凡的境界修為卻仍然是停滯在煉皇四重巔峰之境的武者修為,不見得有絲毫鬆動的跡象,這讓得秦凡心焦不已,對於那『天靈池』之行也就更顯期待。

不過,那動天劍法,秦凡這段時間卻是愈發嫻熟了不少,也算得上是這三天來給予秦凡的最大安慰。

看著身旁氣息還略顯虛弱的紫翼血雷虎,秦凡不由開口詢問道:「呼!紫翼,你恢復的如何?」

紫翼血雷虎雖是傳說中的變種魔獸,天賦逆天,但是終究還是比不上秦凡這個妖孽怪胎,單憑一兩日還是無法完全恢復過來。

可以這麼說,經過脫胎換骨的秦凡,不論是在靈力還是在肉體方面,都是要遠勝於同階人類武者和魔獸。

不過,在紫翼血雷虎紫翼吞服了遠古魔獸——黑翼雷虎的血肉和魔核過後,身體卻是發生了絲絲極其細微的變化。最明顯的便是紫翼血雷虎的額頭之上多了一個細微的小凸起,而自身的境界修為亦是直五級三重巔峰之境的修為。

「嗚!」

「嗚!」

「嗚!」

輕輕嗚咽了幾聲,伸出舌頭添了一番秦凡的手掌,紫翼血雷虎卻是努力掙扎站起,甩了甩尾巴,一股凌厲雄渾的凶獸氣息爆發,壓服地旁邊一些低級魔獸都是匍匐於草叢之中瑟瑟發抖。

見狀,秦凡『呵呵』道:「呵呵,好!紫翼,看樣子,你現在也是恢復得差不多了。那我們現在便是出發前往那帝都府府城的蠻虛商盟吧!莫要因我而耽誤了行程,惹來別人的懊惱!」

隨即,拍了拍紫翼血雷虎的虎頭,秦凡便是又騎乘著紫翼血雷虎,化為一抹火紅血影,朝著帝都府府城內的蠻虛商盟疾馳而去。

然而在秦凡疾馳前往的過程之中,蠻虛商盟的掌柜卻是滿臉堆笑的帶領著眾人,等待在蠻虛商盟的門前。

看來,那場口水大戰,蠻虛商盟應是獲得了極大的利益。

否則,一向成熟穩重的蠻虛商盟掌柜蕭炎還真是做不到這一步。

…… 然而,在聽到身後傳來陣陣細微竊竊私語之聲,蠻虛商盟掌柜蕭炎的眉頭卻是一皺,隨即語帶嚴厲的喝道:「嗯?待會兒秦凡一到,你們只需躬身靜立一旁即可!莫要多嘴,惹人生厭,聽到了沒有?」


話說:作為一盟之主,應有的威嚴還是必須要有的。

察覺到蕭炎一反常態,語帶嚴厲口吻厲喝,眾人也只能無奈的附和道:「是,掌柜的!」

「嗯?」聞言,蕭炎輕『嗯』了一聲,便也就不再多做言語,只是靜候著秦凡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