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幹什麼?」

葉飛問著黑蛇。

「加入我們,為千頭龍大人效力。」

「不好意思,他不配!」

葉飛猛然的把手中的匕首激射出去,黑蛇一聲悶哼,匕首正中眉心,瞬間死亡。

黑色一死,船上的人都慌張了,他們看着葉飛殺伐果斷,就是知道葉飛不會放過他們的,這裏的人都是泄密者,也都要死,一瞬間甲板上的人全部朝着李商海衝去。

他們拚命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南縣,位於濱江市幾十公里,唐青幾人趕到這邊也不過三十分鐘的路程。

在村口見到金眼,還不等他說話,唐青迫不及待地問道:「出什麼事了?」

「周小姐的父親回家養病,沒想到村長帶人上門討債來了,我沒辦法,才給您打的電話。」

……

《我的財神老婆》45、出去打聽打聽哥是跟誰混的 東京,足立區,《足立新聞》采編室。

「西沢首席,這篇文章有什麼問題,為什麼不能夠發表?!」

坂口啟斗握著稿件,一臉不滿地對他自己的這位上級問道。

他的這一番行為已經有些僭越了,畢竟霓虹職場講究的上下尊卑。

但坂口啟斗此刻也已經顧不上了這個了。

在前天採訪完秋原悠人後,他又折返去了一趟圖書館,並查閱了大量相關的資料補充到稿件里,以此來證明秋原悠人談話的合理性。

在這其中,他還抱著一些私心,加大了秋原悠人對於「部落民」那一番發言的比重。

在寫完整篇稿件后,他又反覆刪減了多次,這才剛好弄出半個版面,也就是4600來個字。

但沒想到今天提交給首席后,卻被一下子打了回來。

這讓他的心裡充滿了不甘,甚至氣憤——想要幫自己的民族發聲,有那麼難嗎?

首席記者嘆了口氣,沒有責備他的這名下屬,他能一定程度上理解他現在的心情。

畢竟做記者的,發現自己花了3、4天時間做的稿件居然沒過審后,都會一定程度上惱羞成怒。

「坂口,你的稿件被打回來,和你的稿件內容無關。」

聽到這一番解釋,坂口啟斗冷靜了下來,問道:「那是什麼原因。」

「問題出在你的採訪對象上。」

「秋原老師?」

「沒錯,」首席記者點了點頭,剛剛我和主編溝通了一下,說漫談社那邊和東京都所有的報紙都打了聲招呼,讓我們盡量不要報道秋原悠人以及他出版的作品《嫌疑人X》。」

「漫談社?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坂口啟斗有些不解,據他之前搜集的報道,秋原悠人雖然是漫談社的《新小說》出道,但早已經分道揚鑣了。

漫談社有什麼理由打壓對方?

首席記者搖搖頭,可能是派系鬥爭,也可能是其他原因,總之這種事只有當事人清楚。

坂口啟斗低下頭,陷入了沉默。

派系鬥爭?不大可能吧,畢竟秋原老師不是漫談社的員工,只是合作的作家而已。

這麼做的話,不怕其他作家寒心嗎?

其他原因?

比如因為發現秋原老師是部落民,因此才這麼做,雖然可能性不大,但不是不可能?

想到這裡,坂口啟斗一時間有些咬牙切齒,自己堂堂東大畢業,卻因為阿伊努人以及部落民的身份沒有通過大報社的審核,只能來到《足立新聞》這個墊底的報刊。

而如果秋原悠人是因為同樣的原因,才被漫談社打壓的話,那麼自己一定要幫助他。

不對,即便不是,自己也要幫助一下這名幫阿伊努人發聲的作家。

再這樣下去的話,阿伊努人在霓虹社會上的聲音只會越來越小!

做出這個決定后,坂口啟斗轉過身,恭恭敬敬地朝首席記者鞠了一躬,用非常誠懇的語氣說道:「西沢首席,我非常想要發表這一篇文章,請問有什麼辦法?」

他這個請求看似有些不大合理,但他清楚,再怎麼苛刻的規定,實際上都有一定的操作餘地。

再說了,漫談社和《足立新聞》之間只有極少的業務往來,並不一定要完全聽從對方的意見。

首席記者無奈地看了看他的這名下屬一眼,一時間有點頭疼。

在他看來,文章發不了便發不了,大不了再換一個選題就是了。

但沒想到坂口啟斗非要糾結在上面。

不過他也能部分明白對方的心思。

說實話,對於這種想法,他不知道是敬佩好,還是無奈好。

霓虹社會主體雖然看不起阿伊努人和部落民,但事實上,很多企業也難以分辨出來,只能依靠市面上流傳的部落民集聚地手冊,來判斷。

這意味,只要搬個遠點的家並撒點慌,很多企業也很難分辨出來,其實不少人就是這麼做的。

但他的這名下屬,卻是十分的固執,明明是東大畢業,有著一手好牌。卻在沒搬家的情況就去應聘了,結果才屢屢被拒,只能來到《足立新聞》這個小報社。

不過現在對方這麼委託自己,要不要接受呢?首席記者陷入了困惑。

他想了半天,權衡了一番利弊,最近還是決定幫一下。

畢竟坂口啟斗是東大畢業的,哪怕是部落民,也遲早有一天能爬上去。

他嘆了一口氣,然後回答道:「坂口,我有個提議你可以參考下。」

坂口啟斗直起身,認真地應了聲「是。」

「漫談社那邊要求是不對秋原悠人和《嫌疑人X》,但據我所知,這篇《推理小說家之死》的稿件並沒有公開發行,所以可以玩一下文字遊戲。」

坂口啟斗聽到后若有所思,他想了一會兒后說道:「您的意見是,在不披露作者名字的情況,只是描述《推理小說之死》以及裡面揭露的社會對立?」

「沒錯,」首席記者回答道,「但這樣的話,我不能給你2份之1個版面了,只能壓縮到4分之1。除此之外,還要做好漫談社追究的話,你來擔責的準備。不過你也放心,最多也就是口頭上的批評。」

「我明白了」坂口啟斗回答道,口頭批評什麼的,他毫不在意。

畢竟漫談社只是業務合作對象,所以報社這邊也只用做做樣子就行了。

就在坂口啟斗準備感謝首席的時候,首席記者又說道:「除了這個方案外,我還有一個建議,你考慮下。」

「嗯?」

「對報社來講,最重要的是利益,如果你的報道能讓主編覺得利益比漫談社的業務還要大,那麼自然就能發表。」

坂口啟斗聽到這個建議,反而是陷入了疑惑。

利益比漫談社還大?不大可能吧?

首席記者看出了坂口啟斗的不解,便解釋道:「報社最關心的還是報紙的銷量,所以你的這篇報道如果能更加引起民眾的關注,並幫助報紙大賣,那麼發表這方面,我會主動去和主編說明。」

坂口啟斗明白了首席的意思,那就是需要報道的新聞更加勁爆才行,「西沢首席,我應該怎麼做呢?」

首席記者沒有回答,而是問了句:「那名秋原老師現在有什麼頭銜或獎項嗎?」

坂口啟斗回答道:「對方被一些書評人稱之為『驚悚型天才』,不過獎項方面,之拿過一次漫談社文學賞的銀賞。」

「不行,這還不夠。」首席記者搖搖頭,「書評人說的所謂的天才,民眾可不信服,畢竟收錢辦事的書評不在少數。如果對方能有一個全國性質的重量級獎項的話,那麼民眾才會承認他的天才之名。」

他頓了頓,又補充道:「你知道近期即將公布的推理作家協會賞和推理文學新人賞嗎?」

坂口啟斗回答道:「好像剛剛結束初篩,並會在下個月公布獲獎結果。」

「沒錯,如果那位秋原老師能獲得這兩個獎項之一的話,我們就有很大的操作餘地了。」

首席記者笑著繼續說道,「到了那個時候,你可以寫一篇《秋原悠人:一名被漫談社打壓的天才作家》,而我也可以給你整整一個版面9000字的幅度讓你來發揮。」

「但前提是秋原老師參加了這個選拔並獲獎是吧?」

坂口啟斗雖然有些心動,但在仔細思考後還是露出了苦笑。

推理作家協會組織的這兩個獎項,包括了全國範圍內的新人作家以及老作家,想要在這其中突圍並獲獎,無疑是難度重重?

不過,或許說不定可以呢? 死氣沉沉的血紅山谷中,不見任何生靈。荒蕪的土地因為血霧的存在,也變得血紅斑駁,部分白骨也變成了一根根血骨。

空氣中瀰漫着濃郁的血腥味,方曉只覺得自己像是走在屍山血海中,鼻腔中滿是鮮血的味道。如果說,血紅山谷的血霧都是生靈的鮮血,方曉難以想像,這座山谷到底埋葬了多少性命。

身體的疼痛依然在發作,方曉咬緊牙關,向前緩慢前進。周圍死寂一片,方曉似乎是這裏唯一的生物。

漸漸的,方曉意識到自己可能是在向著血紅山谷更深處前進。因為眼前的血色霧氣變得越來越濃郁,他的視線已經開始模糊了,眼前只剩下一片血紅色,低頭看去,方曉甚至看不清自己的雙手。

前方的路似乎越走越深。

方曉立刻掉頭往回走,在他看來,前方既然是血紅山谷的深處,那麼後方應該是血紅山谷的出口。

然而,令方曉感到心驚的是,眼前濃郁的紅霧絲毫沒有減弱,反而變得更加濃稠,像是要變成的液體似得,令方曉感覺有些窒息,呼吸都有些困難。

然而就在這時,方曉感覺到手心的月牙吊墜有種溫熱的感覺,這種暖暖的感覺從手心散佈全身,如同沐浴在暖陽之下,胸口的鬱結之氣立刻消散,呼吸也順暢了起來。

方曉低頭仔細看去,只見手心的月牙吊墜一閃一暗,就像星星似的閃閃發光,青色的光輝明明滅滅,如同有着呼吸一般。

「真是神奇啊。」方曉心中讚歎。

張望四周,方曉陷入了迷茫,不知道該怎麼走。

手心的月牙吊墜忽然一震,竟然從方曉的手中飛起,連接吊墜的繩子勾動方曉的脖頸,似乎在指引一個方向。

這枚吊墜似乎通靈了?方曉有些震驚,他意識到這枚吊墜絕對不凡。

「該不會是聖級秘寶吧?」

方曉的心中閃過了這個念頭,隨即搖了搖頭,把這個不切實際的念頭拋棄了,自嘲自己的異想天開。

秘寶的等級分為凡級、玄級、靈級、聖級、神級。聖級秘寶太罕見了,就算是在整個蒼聖帝國恐怕都難以找出幾件,這是可以成為庇護一個超級勢力的底蘊。

方曉不再多想,他決定跟隨月牙吊墜指引的方向前進。

漸漸的,方曉發現眼前的紅霧開始變得稀薄,他的視線開始清晰起來。

方曉有些激動,覺得出口就在前方,他急走幾步,卻又立刻停了下來,愣住了。

因為前方的迷霧消散了,出現了一個山洞,山洞黑漆漆的,看不見其中的景象。

但是一閃一閃發着青光的月牙吊墜閃爍的光輝卻越來越明亮,閃爍的頻率也加快了起來,似乎是在催促方曉。

方曉猶豫了下,走向山洞。他相信這枚月牙吊墜,如果不是這枚月牙吊墜在庇護他,此時他可能已經成為了一具白骨。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吳安哈哈一笑說道:「手下敗將是如何有底氣說出這種話來的。」Next post: 他正在研究一個遊戲,是一款名叫你絕對想不到的沙雕遊戲。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