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傲爽死死地踩在腳下,妖無極心中突然升起一絲後悔之意,他倒是不後悔對傲爽出手,他只是後悔剛才為什麼要和他硬拼一記,被後者接連算計之下,落得了現在這個地步。

其實如果讓他和傲爽拼手段的話,他也無懼於對方,可他怕就怕在對方使用兩人相差不遠的**力量來戰鬥,可怕什麼來什麼,現在的自己,狼狽不堪地躺在深坑中……

「我想幹什麼?你應該能猜到啊……」

此時的傲爽,同樣是擁有著百丈高的龐大身軀,周身那浩瀚的魔氣震天撼地,尤其是使用了蒼鷹之瞳后,眼神變得犀利無比,整個人就如同一把鋒芒畢露的利劍,狂霸無匹。

「這妖無極,恐怕要倒霉了……」


遠處觀戰的伊靈心等人,在隨手將湧入風雲塞的靈獸擊殺后,還在一直關注著這邊的戰鬥,而當她看到傲爽的神色和聽到他所說之話時,心中頓時想到了一些什麼。

滿套點了點頭,對於前者他也是十分了解的,因為他是真真切切地見到過那些兇悍的手段:「傲爽的手段可是沒的說,就算面對妖無極,恐怕也能做出一些驚天之事。」

其實對於傲爽的來歷,幾乎所有人都十分的好奇,他們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家族或是宗門,能夠培養出一名實力如此強橫不說,心智和手段更是讓人望而生畏的天嬌鳳楚來。

「傲爽走到哪,哪裡便會產生殺戮,而且他身上的殺意,就連我們屠聯的一名前輩都是贊口不絕。」說話之人是花心,身為屠聯的一名殺手,她更能感受到一些其他人感受不出的東西來,而且也不只是她,當日的黑老,在初次見到傲爽之時,都是極為震驚。

而身處於綠色屏障之內的斜月玲瓏,也是神色莫名地望著那邊的傲爽,此時的她,已然能夠強行坐起來,可她似乎完全被兩人的戰鬥吸引了,甚至都忘記了恢復傷勢。

其實她的想法是,如果傲爽將妖無極打敗的話,自己自然便會獲救,而若是反之,傲爽被打敗的話,自己還是要死。

但如果在綠色屏障中的人是傲爽的話,恐怕就不會這麼做,他會抓緊一切的時間恢復自己的傷勢,將自己的狀態調整至巔峰,畢竟靠誰都不如,靠自己。

……

身體微微一沉,只見傲爽身體周圍的地面上頓時裂開數十道裂縫,那是凝厚到一定程度的魔氣,跟隨著他的一舉一動,在一張一合之間,自然而然地表現。

右腳一直死死地踩在妖無極的腰眼處,身體下壓之後,雙手牢牢地抓住妖無極的右腳腳踝,再次望了望蒼穹之上的天地限制,傲爽咧嘴一笑,但這抹笑容,妖無極是看不到了。

「喝!」

雙臂猛然發力,可傲爽卻是發現,自己根本提不動妖無極,因為達到了百丈身軀之後,可以說重量也是翻了不知多少倍,再算上如同鋼澆鐵鑄一般的**,就是一個字,沉。

好似是意識到了前者要做什麼,妖無極也是一愣,可隨後,便是奸笑出生:「小子,你在做什麼無用功?你知不知道我現在有多重?兩百多萬斤,就你那一百五十萬斤的**力量,夠幹啥的?桀桀……」

「哦?是嗎?」


神色一動,傲爽旋即便不再說話,右腳仍然保持著死死踩住妖無極的動作,可暗中已經悄然運轉大魔囚天功,純黑色的靈力,在心脈處尋到了一滴精血……

那是,聖階巔峰靈獸墨龍的,一滴本名精血!

「赤芒勁!」

一聲暴喝,傲爽便是勾動起墨龍的精血來,一絲絲如同岩漿般的翻天熱浪,開始從身體中各個部位傳來,這也使得傲爽整個人的身體表面,在瞬間便是攀上了一種淡紅色。

墨龍精血之中到底有著多麼巨大的力量,恐怕也只有墨龍知道,但以當初傲爽的**強度都不能夠煉化一滴墨龍精血就能看出,那種勃然愈發的力量,驚人至極。

「嗷嗚!」

驚天的龍吟之聲,仿若恆星爆炸在所有人的心頭響起,不少武者當即突出大口的鮮~血來,而那些湧入風雲塞中的靈獸,更是登時爆體而亡,僥倖存活的也是匍匐在地。

龍嘯九天!

當蒼龍,真正的翱翔九天之時,世人才會知其狂傲!

龍吟聲下,天地色變,大片的烏雲憑空出現,徹底將那剛剛升起的驕陽遮掩,雲海翻滾,其中好似有著萬欠條蒼龍在搖擺一般,浩大的聲勢,無數生靈心生顫慄。

或許是傲爽曾經開啟過龍傲戰紋的緣故,此時在其身後,赫然出現了一尊千丈長的巍峨墨龍虛影,婉轉遊動之間,透發出一股股讓得妖無極都是心神巨震的強悍氣息。

傲爽雙目微眯,靜靜地感受著身體中迸發出的驚人力量,周身浮現出一道道龍形虛影,睥睨四方之下,傲爽就如同那真正的王者,威臨天地,君臨天下!

同時,感覺到身體中總是憋著一股氣勁般,有種不吐不快的感覺,而且這股氣勁,已然達到了嗓子眼處。

「呃啊!!!」

仰天長嘯,強大的音浪,震得四周的地面之上連連轟炸,大片的空間碎裂,露出裡面那混亂的場景,風雲塞中的不少建築更是無故坍塌,武者痛苦地捂住雙耳,可一些境界略低的人類,還是被震得當場隕滅,靈散魂消。

「嘶!」

距離最近的妖無極,受到的波及更是異常的大,感受著體內翻湧的氣血,他甚至生出了一個極為荒唐的想法,暗呼傲爽若是修鍊聲波靈技的話,威力定然不俗。

這便是君王之喝,流血百萬,伏屍千里!

長嘯之聲,整整持續了十息左右的時間才停止下來,但那些受到波及的人,好似感覺過去了十萬年那麼長,全然是一副臉色煞白的摸樣,癱軟在地面上,四肢無力。

「呼……呼……」

大口喘著粗氣,一聲長嘯之後, 妻限99天:撒旦老公太霸道 ,雙拳一握,頓時迸發出兩股厚重到驚人程度的力量來,將雙拳附近的空間都是盡皆抓碎。

在觸發大魔無量之後,傲爽的**力量已經達到了一百五十萬的巨力,而如今再以墨龍精血使用赤芒勁,**力量更是得到了巨大的增幅,整整翻了一倍之多,已經快要達到三百萬!

三百萬斤的**力量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憑空一拳轟出,甚至能夠將一座巍峨山巒生生震碎!

望著身下的妖無極:「剛才……你說你現在多重……兩百多萬斤是吧?」

妖無極躺在深坑中,也不知道現在說什麼好,索性不再理會前者。

「哼!」

而傲爽自然是知道對方打著什麼心思,重重地哼了一聲后,踩在妖無極腰眼處的右腳驟然發力,當即便是將後者深深地踩進了地面中,同時,幾道輕微地『咔嚓、咔嚓』之聲傳來,那是妖無極的骨骼在碎裂。

也就是說,現在的傲爽,已然擁有了,能夠將妖無極肉身毀滅的資本!

「再來!」

傲爽說完,又是一腳狠狠踩了下去!

轟!

心神顫慄,風雲塞中的武者望著那邊狀若瘋狂,行為舉止更是讓人不由咽唾沫,猶如野蠻人一般的傲爽,幾乎所有人的心中都是萌生出了一個想法……

那就是:此人,絕對不能招惹!

一邊狠狠地踩著妖無極,傲爽還一邊發泄似的說著一些話,從剛才被妖無極鎮壓進地底開始,傲爽心中一直憋著一股悶氣,現在不正是好好發泄一下的時候么?

「你不是自認為高高在上么?自稱什麼妖族的一方巨擎?」

「視我為螻蟻?殊不知,我都沒正眼瞧過你。」

「今日,我便斬了你這妖孽!」

噗嗤!

身體上的傷勢,再算上傲爽那不斷地言語刺激,妖無極終是忍耐不住,大口妖~血吐了出來,身體微微顫抖著妄圖站起來,可傲爽怎會給他這個機會,又是一腳。

「這妖無極,恐怕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招惹傲大哥吧,雖然不知道他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但如果一直不露面的話,應該也沒人能發現他,怎會像現在?」

大局已定,伊靈心感覺自己那顆緊緊揪起的心,終是放鬆了下來…… 風雲域中,山崩地裂的場景還在不斷持續著,此時的人類,好似根本沒有了安全的落腳處,因為就連風雲塞,都是在傲爽和妖無極的戰鬥中,受到了嚴重的波及。

而不管是山崩地裂,還是兩人的戰鬥,如果只是爆發了一樣的話,可能波及範圍還不會如此大,但無巧不巧的是,二者居然同時進行,這也就讓不管是靈獸還是人類武者,都是叫苦不迭。

事情的起因,恐怕只是因為妖無極想要趁亂將斜月玲瓏擊殺,以完成某些不可告人的手段,可誰知傲爽居然突然出現,橫插一杠不說,兩人更是戰鬥了整整一夜的時間。

也許在事先,所有人都沒想到兩人的戰鬥會衍生到這種程度,其實不光他們,就算是妖無極和傲爽,這一妖一魔恐怕都沒想到,戰鬥會如此的激~情澎湃!

但既然事已至此,說其他的也沒什麼用了。

原本在五域武者剛進入風雲域時,人數在兩萬人左右。

可經過了一番在四階靈獸的帶領下,無數靈獸的肆虐,和風堂雲堂的武者互相爭鬥,甚至傲爽強勢崛起所做的一切之後,人數也是大量縮水,只剩下一萬五千多人。

如果說只是減少了五千多人的話,也許還可以接受,但這一夜……

但這山崩地裂,一妖一魔的戰鬥之後,整個風雲域都是受到了嚴重的打擊,屍橫遍野不說,許多武者甚至都不知道發生了事情便是隕滅,受傷的人數更是多得數不過來。

……

在傲爽和妖無極的戰鬥之處。

「砰砰砰砰!」

轉瞬之間,傲爽就已經踩出了不知道多少腳。

而隨著右腳的每一次抬起落下,都會使周圍的氣息發生巨大的變化,就好似其腳下能夠將大量的魔氣盡皆壓縮一般,隨後再迸發出強大的力量。

大片的血跡,不斷地從妖無極的身體中溢出,將周圍的地面都是徹底染紅,而且隨著傲爽那狂猛的攻勢,妖無極那百丈高的龐大身軀,居然開始了逐漸的收縮。

在此時,只有九十丈左右大小,顯然傲爽的攻擊已然讓妖無極受傷,就連妖霸蒼穹這強悍的大手段,都有些堅持不住,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最終的他會變為原來那正常的體型。

似乎感覺這樣都難以發泄心中的怒火,傲爽雙手牢牢地抓住妖無極的右腳腳踝,生生將後者從深坑中拉出來后,右腳一蹬地面,整個人如同大鵬展翅高飛而起的同時……

雙手猛然發力,只見大片的青筋猶如虯龍一般崩起,身體微微一個側身,將八十多丈高的妖無極當作了一把人形靈器,在空中掄了一圈之後,兇狠地砸在了一座山峰上!

「咔!」

山脊崩塌,橫腰折斷,妖無極的身軀更是在這劇烈的碰撞之下,劃出了一道約莫有五丈長的口子,傷口內妖血汩汩流出,將如同溝壑般的半個山峰都是侵泡成殷紅色。

其實如果只是這山峰的話,妖無極也不至於受傷,只是傲爽現在的**力量實在太強了,一拳轟出差不多有三百多萬斤的力量,根本不是現在的妖無極能夠抗住的。

「你不要……欺人太甚啊!」

聖手仙瞳 ,妖無極咬碎了鋼牙,怒目而視。

對此傲爽根本就是以無視待之,對方剛才強勢之時,可是使用了他能想到的各種手段來摧殘、鎮壓自己,現在弱勢,居然來了這麼一句話,還真以為自己是嚇大的?

「妖無極,我傲爽是什麼樣的人,你還沒看出來么?你是在嚇唬我,真是聲色俱厲啊,剛才你將我鎮壓在地底之時的狂傲姿態呢?妖族的巨擎,我看是鼠輩!」

一邊說著,傲爽又將那在此時已然縮小到七十五丈的妖無極提了起來,而且現在只需要單手就可以,嘴角微翹,望著對方那充滿恨意的眼神,繼續說道。

「你不是說我的手段不夠狠么?在一萬年前的遠古大戰之時便是存在,你在世上存在的時間確實要比我長太多,但你知不知道,你要是真和我比狠,我能必死你!」

傲爽這倒不是在裝,或許妖無極身為妖域的一方巨擎,若是在巔峰狀態,擁有的手段根本不是他能夠想象的,但這也不代表,若是真兇狠起來的話他會更狠。

妖無極的手段也是不俗,居然能夠想出將傲爽砸進地底后,搬來數十座山巒將其強行鎮壓的手段來,可傲爽的手段顯然更狠,他直接拎起妖無極,砸向這些山巒……

說完,傲爽的身體逐漸上升,轉瞬之間便是來到了蒼穹之上,望著被自己拎在手中,眼神中劃過一絲詫異之色的妖無極,沉然一笑,來到了那天地限制的正前方。

「不知道你們妖域在哪,不過以後我定然會踏足那裡,如果這次你能夠僥倖不死的話,一定要轉告給你們妖域之人,我傲爽總有一天,會血洗那個什麼血妖池!」

血妖池?!

「你怎麼知道血妖池?」

聽到傲爽所言,妖無極的神色一怔:「難道你曾經見過我族之人不成?」

其實他這一問根本就是廢話,難道傲爽能夠憑空捏造出一個血妖池,而且妖域之中還的的確確存在不成?只是妖無極在此時發現,自己的確有些小看這小子了。

「我憑什麼要告訴你?」

說完,傲爽抓住妖無極腳踝處的右手驟然發力,身體也是微微旋轉著,致使妖無極整個人在空中猶如一個大風車一般,只是那動作實在不怎麼優美。

轉了約莫有十幾圈后,傲爽一步踏前,右手論著妖無極,兇狠地砸在了那天地限制的薄膜之上!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