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葉青頓時愣住了,一根稻草,怎麼可能打出百斤長劍的感覺呢?

「這便是我說的舉輕若重!」沈天君道:「舉重若輕,只是停留在外家功夫的層面。而舉輕若重,則是內家功夫登堂入室的境界。內家功夫練到高深境界,摘葉飛花皆可傷人,這便是舉輕若重的表現!」

沈天君說著,漫步走到院子里,從院子里那大樹上折下來一段枯枝,轉頭看著葉青,道:「你過來。」

葉青立馬起身走了過去,沈天君將七星古劍扔給葉青。葉青接住古劍,頓時一種熟悉的感覺傳遍全身。這七星古劍在手中拿著的時候,他就變得無比的自信。也難怪崔玉龍無論走到哪裡都會抱著那把墨紋黑金刀,便是這個緣故。

沈天君輕輕舞了舞手裡的枯枝,而後慢慢將枯枝伸向葉青,道:「砍我一劍!」

葉青遲疑了一下,但還是拎起七星古劍,慢慢砍了過去。他知道,以沈天君的實力,別說他拿著七星古劍,就算他拿著一個火箭炮,也傷不了人家的。

沈天君輕輕一抖手裡的枯枝,剛好拍在七星古劍的側面。葉青只感覺一股極大的力量打了過來,握劍的手竟然抓不住了,這七星古劍直接脫手而出,摔在了地上。

葉青不由一驚,他沒想到,沈天君手裡那一段好像隨時都會折斷的枯枝,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簡直恐怖啊!

沈天君搖了搖頭,道:「抓緊了,再砍我一劍!」

葉青撿起地上的七星古劍,咬緊牙關,用雙手握住劍柄,用力一劍砍了過去。這一次,沈天君還是和上一次一樣,用枯枝朝著葉青的七星古劍拍了過來。不過,這一次他並不是去拍劍的側面,而是去拍七星古劍的劍刃。

葉青不由詫異,七星古劍鋒利無比,就算是一把鋼刀碰到,也肯定會被砍斷了。這一把枯枝,還想來阻擋這把長劍,那怎麼可能呢?

然而,便在他心中斷定這枯枝會被砍斷的時候,枯枝和長劍相撞了。和上次一樣,依然是一股大力襲來,強大的力量直接把這七星古劍撞飛出去,葉青雙手也被震得發麻。再看那段枯枝,竟然沒有絲毫損傷,依然完整無缺!

這一下,葉青算是徹底驚呆了,他驚愕地看著沈天君,心中暗暗吃驚,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舉輕若重?一把枯枝,竟然有如此的力量,他以前想都不敢想啊!

「很驚奇吧?」沈天君笑了笑,道:「我說過,真正的高手,摘葉飛花皆可傷人。七星古劍雖然鋒利,但是,這樣的名器,在真正的高手眼裡,其實並沒有多大的作用,你真正需要理解的,是一個道理!」

沈天君說著,慢慢往前走出一步。看似很輕鬆地一步,卻在地面上踩出了一個深深的腳印,讓葉青再次吃了一驚。

「有沒有看明白?」沈天君笑著問道。

葉青看了看地面上的腳印,沉默了好一會兒,道:「沈前輩,這……這下面應該是空的吧?」

「哈哈哈……」沈天君大笑,道:「沒錯,你的觀察很仔細。這地下,的確是空的,這一腳下去,所以,我這一腳下去,想在地上踩出一個洞,就很容易。就算是你,也很容易就能在這裡踩出一個洞的!」

葉青不由詫異,他不知道沈天君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沈天君問道:「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踩別的地方,能否這麼輕鬆就踩出一個洞呢?」

葉青搖了搖頭,道:「只有下面中空的地方,才比較容易吧!」

「沒錯!」沈天君點頭,道:「這雖然是一個很普通的自然現象,但是,真正能夠理解這件事的人,卻沒有幾個。天下武學,說白了,就是最大化的提升人體的潛力。可是,人體是有限的,就算把人體的潛力全部激發出來又能怎樣呢?人,終究是鬥不過這天地自然規律的!」

… >葉青看著沈天君,這一刻,沈天君的表情竟然極其的嚴肅,看樣子現在說的事情,才是真正最關鍵的事情。

沈天君道:「在商周時期,就有人提出了武學的概念,用以提升人的潛力,從而強化人的實力。可是,到了春秋戰國時期,一些天縱奇才突然發現,人體是有極限的。所以,這些人就不再局限於人體自身的潛質,開始關注這天地自然的力量,開始思索如何把自然的力量轉為自己所用!」

「自然的力量,還能轉為自己所用嗎?」葉青奇道。

「自然的力量,當然無法被人力所控制。不過,人們在研究自然力量的時候,卻發現了一些規律。」沈天君轉頭看著葉青,道:「就給你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吧,現在的拳擊手,為何要每天重複地用一個動作去打沙袋呢?」


「為了鍛煉力量吧。」葉青道。

沈天君道:「想鍛煉力量的話,為什麼不多做一些鍛煉力量的運動,比如說舉舉啞鈴什麼的,這更鍛煉啊!」

「這……」葉青頓時無語,他也真的想不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不過,在部隊的時候,他們都接受過這樣的鍛煉,周而復始地打沙袋,每天都要打很多次,他至今都想不明白那是為了什麼。

「其實,如果你仔細注意一下,你就會發現這原因了。」沈天君道:「這些人周而復始地打沙袋,其實,只是為了尋找一個能將力量達到最大化的出拳方法。就好像現在的拳擊比賽一般,如何能把力量達到最大化,並非你拼盡全力打出一拳就可以了。事實上,出拳的時候,往往都要調動全身的力量,尤其是腰部的力量,從而將自己的力量最大限度地發揮出來。而且,這一拳也不是從任何角度打出去,都能有同樣的威力,這都需要經驗來決定。所以,他們平時周而復始地練拳,看似是在用同一個方法打沙袋,事實上,他們自己在打的時候,也在嘗試和判斷,如何出拳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葉青恍然大悟,其實自己仔細想想,他那時候打沙袋,也真的從裡面尋找到很多更好的攻擊方法。只是,他根本沒有注意這麼多罷了。

「春秋戰國時期,那些不甘於人體極限的武者,便開始逐漸觀察這些方面。」沈天君道:「同樣都達到了人體的極限,但是,如何出拳,能夠把力量最大化。如何出手,能夠達到最快的速度。如何出手,能夠把力量盡量平衡。而這一切,便是自然規律,物理現象決定的。所以,常有人說,所謂的武功其實就是反科學的,事實上,武功才真的是最接近科學的。一個武學高手,或者沒上過多少學,但絕對比一些物理學者,更明白一些物理規律!」

葉青頓時瞪大了眼睛,他沒想到,武功竟然還跟物理知識掛鉤,這簡直是匪夷所思啊。

沈天君又將手裡的枯枝拿起來遞給葉青,道:「你用這枯枝去敲一下那棵樹試試。」

葉青接過枯枝,走到樹邊,深吸一口氣,用力敲了下去。只一下,枯枝直接被打斷,而那棵樹卻是紋絲未動。畢竟,這枯枝的承受力是真的不行了。

沈天君走了過來,順手又折下一段枯枝,道:「你看清楚了!」

葉青仔細盯著沈天君,只見沈天君和他一樣,把枯枝揮了下去。然而,便在枯枝快要碰到樹榦的時候,沈天君的手腕卻輕輕一抖,枯枝旋了個圈,然後才撞在了樹榦上。只一下,這棵樹便好像被人用力推了一下似的,一陣搖晃,而那枯枝竟然沒有絲毫損傷,依然拿在沈天君的手裡。

葉青頓時愣住了,他沒想到,這枯枝只是簡單地轉了一個圈兒,之後竟然會有如此大的變化。

「你直接砸上去,兩者都要承受最大的力量,這段枯枝肯定是撐不住的。可是,我們練的是內家功夫,這裡面就有很多可以取巧的地方了。」沈天君道:「用力砸下去,內勁已經傳到了。但是,在兩者快要相撞的時候,如果你能把枯枝該承受的力量卸掉,便能保證你自己不受這力量的反噬。可是,樹榦受到的力量,還是一樣的。所以,樹動了,枯枝卻不會損壞!」

「那……那樣轉一個圈兒,就能把枯枝所受的力量卸掉嗎?」葉青奇道。

「所以說,武功之道,必須遵循這自然規律,不能有任何違背!」沈天君笑道:「其實,你還是沒有看清楚。我是用枯枝轉了一個圈兒,但事實上,我的手還停頓了一會兒,將枯枝挑遠了一些。其實,這就是力學當中的四兩撥千斤的道理。」

葉青恍然大悟,心中不由更是震撼,雖然只是簡單的一手,但裡面蘊含的道理卻足以讓他回味許久了。看來,想成為一個像沈天君這樣的高手,是真的不容易啊!

「今天我就先教你這一點,明天,我再教你劍法和拳法!」沈天君轉過頭,淡笑拍了拍葉青的肩膀,道:「如果你真的能把這一點悟到,就算遇上王天安,你也不用怕他了!」

「真的嗎?」葉青大喜過望,王天安的實力那麼強大,若是葉青真有能跟他一戰的實力,那他回到深川市,就有跟這些人硬拼的機會了。

「呵呵……」沈天君淡笑,並沒有回答,只轉身回到了裡屋。

葉青卻不知道,沈天君傳授他的,都是武學當中最精深的道理。當年,崔玉龍只是跟了紫衣喇嘛兩年,紫衣喇嘛並沒有教給他什麼,但崔玉龍的實力已經增加了那麼多。這一次,沈天君對葉青卻是傾囊傳授,雖然葉青學的時間不長,但學到的東西,卻不比崔玉龍在紫衣喇嘛那裡學到的少。

葉青心中激動萬分,拿起剛才那段枯枝,想想剛才沈天君的方法。沉默了一會兒,深吸一口氣,用力將這枯枝砸了下去。在枯枝快要撞到樹榦的時候,他匆忙旋轉枯枝,但終究還是慢了一些,這一圈還沒轉彎完,枯枝便砸到了樹榦上,直接被砸斷了。

葉青頓時愣住了,剛才看沈天君那一下好像很輕鬆的樣子。但事實上,換了他來,就不是那麼輕鬆了。

其實這也正常,這些道理,是南拳王沈天君畢生所悟。若是真能這麼快被葉青學到,那南拳王沈天君這一生豈不是白活了?

葉青也不信邪,一下沒能成功,便又折下十幾根枯枝,站在這樹邊繼續練了起來。

一根,兩根,三根……

十幾根枯枝全部被打斷,無一例外,葉青始終都不能把那個圈轉圓了。這一首看起來簡單,實際操作真的不容易啊!


葉青咬了咬牙,又找來十幾根枯枝,繼續這樣練下去。不過,這一次他並沒有像之前那樣急躁了,而是將動作放緩了許多,想先慢慢把這個動作練熟練了,然後再加速。

客廳裡面,沈天君正泡了一杯茶,和沈老太君坐在一起,看著外面葉青練那一招的模樣。 無限升級契約流 。現在的她,一顆心全部都放在了葉青的身上。

「這個孩子不錯!」沈老太君微微一笑,道:「很有韌性,做事不驕不躁,為人恩怨分明,很難得。」

「李三哥挑選的傳人,肯定錯不了。」沈天君也笑了笑,順手拿起旁邊的七星古劍,面上卻有些詫異,道:「不過,我總覺得他身上有很多古怪。」

「什麼古怪?」沈老太君奇道。

「他一身經脈完全閉塞,是根本不可能練出內勁的!」沈天君道:「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他也不懂一點內勁。但是,這才幾個月的時間,他體內的內勁,已經變得很強大了。就算尋經問穴當中有呼吸吐納的方法,以他的情況,也不可能練出內勁啊。就算真的能練出內勁,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變得這麼強了!」

沈老太君不由也詫異,道:「那是怎麼回事呢?」

「還有這把七星古劍。」沈天君道:「皇甫家那麼多人,都沒能收服這把七星古劍,但是,他一碰到手,七星古劍就認了他,這怎麼可能呢?」

「以前有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呢?」沈老太君問道。

「發生是發生過了,但是……」沈天君咬了咬牙,道:「但是,當時的情況是有些特殊。」

「怎麼特殊了?」沈老太君問道。

沈天君沉默了一會兒,道:「據傳說,在明末,有一個絕世強者,臨死前把所有的內力全部傳到了自己的兒子身上。他兒子因為繼承了他的內力,所以,直接就被他的武器所認可。拿到武器的時候,武器便直接認了他!」

「啊?」沈老太君面色一變,轉頭看向外面的葉青,顫聲道:「照你這麼說,當年,李三哥他……他難道……」

沈天君看著外面的葉青,也是同樣的表情,道:「他體內的內勁,絕對是內家功夫練了幾十年的人才能練出來的。而且,這把七星古劍這麼認他,我……我不得不懷疑,當年李三哥是不是也把一身內勁全部傳給他了!」

… >沈老太君皺起眉頭,道:「照你這麼說的話,這很有可能啊!」

「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我還是有件事弄不明白。」沈天君道:「李三哥應該知道,他全身經脈都是閉塞的,就算有一身內力,如果不能把全身經脈打通的話,那這身內勁放在他身上就根本沒有作用。這就好像你守著一個寶藏,但無法打開門,根本不能用是一樣的。既然如此,李三哥為什麼要把內力全部傳給他呢?」

「或者,李三哥是覺得有人能幫他打通全身經脈吧!」沈老太君道。

沈天君道:「能幫他打通全身經脈的,就只有寧千術和百里奚了。前者不用說了,他肯定不可能做這件事的。至於後者,百里奚已經有二三十年沒出現過了,現在是死是活都難說,李三哥不可能把希望壓在一個很可能都不存在的人身上吧?」

沈老太君也陷入了沉默之中,之前的事情,她也知道不少。按照沈天君這麼一分析,她也的確覺得這件事的可能性不太大。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沈老太君奇道。

「現在一切都不能確定……」沈天君看著外面的葉青,沉吟了一會兒,道:「其實,我上次給他治傷的時候就發現,他體內的經脈當中其實還封存著一股極其強大的內勁。」

「還有這種事?」沈老太君更是詫異。

「所以,我一直想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或者,李三哥真的選擇了孤注一擲,這也不是沒有可能。」沈天君頓了一下,道:「不過,有一點還是可以確定的。葉青經脈當中封存的內勁其實很強,他每次打通身體某一部分的經脈,封存的內勁就能釋放出來一些。若是他能把全身的經脈全部打通,貫通任督二脈,他體內的內勁全部循環往複,徹底釋放出來,那他的實力恐怕就難以估計了!」

「是嗎?」沈老太君更是驚異地看著葉青,其實,葉青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根本不算什麼。至少,在她這樣的高手看來,根本還不入流。而能被沈天君如此評價,那看來,他體內封存的內勁,真的是難以估量!

「哎,不管怎麼樣,李三哥在他身上也寄託了很大的希望。」沈天君嘆了口氣,道:「二十年前那一戰,我虧欠李三哥太多。現在李三哥不在了,我只能把一切還給他的傳人!」

「這也是應該的!」沈老太君緩緩點頭,道:「不過,你之前說過,咱們沈家不會再管外面的事情。天君,你可要想清楚,洪盟和青堂之間的大戰一旦爆發,沈家若是牽連進去,恐怕也將成為炮灰了!」

沈天君點頭,道:「我心裡有數,你放心,沈家絕對不會牽涉其中的。不過,葉青是肯定逃不開的,我會把我畢生所學都盡量傳授給他,助他一臂之力!」

沈老太君嘆了口氣,道:「沈家這麼多人,都沒有一個人能夠繼承你的衣缽。哎,算起來,也真的是沈家最大的悲哀啊!」

沈天君也是緩緩搖頭,說起這件事,他的面容看起來也蒼老了許多。沈家在他這一輩,可以說是人才輩出。而到了他的下一輩,本來他兒子沈傲塵也算是天縱奇才,他也計劃讓沈傲塵帶領整個沈家的。只可惜,二十年前,沈傲塵自殺身亡,沈家算是徹底失去可以撐起整個家族的人物,所以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這一點,一直是他心中最大的悲哀,所以,他才會對葉青和皇甫紫玉這麼重視。因為,在他看來, BOSS來襲:甜妻一胎雙寶

葉青在這院子里,足足練了近三個小時的時間,方才有了一絲小小的感悟。雖然枯枝依然折斷,但是,至少枯枝能把那一個圈畫圓了。直到這一刻,葉青方才明白沈天君之前說的那話的意思。他就像一個拳擊手一樣,雖然看似很簡單的一下,但他周而復始地練的時間長了,竟然逐漸也有了感悟。

隨著練習次數的增加,他逐漸感悟到,在什麼時候抖手轉圈,才能讓這枯枝轉完這一圈。而又在什麼時候錯手,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力量。但是,他始終還是無法控制住枯枝所承受的力量,所以枯枝每每都會折斷。不過,他心裡已經逐漸有了一些思路,每一次練習,都能讓他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變化,明白自己距離沈天君說的那個境界越來越近了。

事實上,就是這短短三個小時的時間,葉青的實力已經在不知不覺當中突飛猛進了許多。雖然枯枝依然會折斷,但是,他已經感悟到了沈天君所說的那種境界,只是他還不能達到那個境界而已。不過,他已經往那個境界靠近了許多,他知道如何卸力,又如何把力量最大化。這是他手裡拿著一段枯枝,如果換做七星古劍,那威力可是非常恐怖的!

沈青衣一直在旁邊看著葉青如此練習,見他滿頭大汗,不由心生憐惜,端了一杯茶走了過來,道:「葉大哥,你練了很長時間了,休息一下吧!」

葉青也的確有些疲憊了,他接過沈青衣手裡的茶杯,笑道:「沈小姐,謝謝你了。」

沈青衣微微一笑,拿出一個絲巾, 離婚無效:總裁前夫不放手 。葉青昏迷的這幾天,沈青衣一直在旁邊照顧他,每天都會替他擦汗,所以,這個動作,沈青衣好像已經成了習慣似的。

聞著絲巾上那淡淡的幽香,葉青心裡有種說不出的甜蜜。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他看沈青衣的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

屋內,沈天君和沈老太君看著外面沈青衣的一舉一動,兩人互視一眼,眼中都是無奈萬分。其實,在沈老太君的心中,她倒是很認可葉青的。但是,葉青註定要在外面拼戰,這是不可避免的。她不希望沈青衣參與其中,所以,這件事,她心裡很矛盾。

而沈天君,他心裡卻是在想著另一件事。沈青衣對葉青的感情,他能夠看出來。沈凌薇對葉青,也是有點愛慕的,這他也明白。最關鍵的是,他知道,皇甫紫玉對葉青,早已是情種深種,難以自拔。這三個女孩,無論哪一個,都是天之驕女。同時愛上一個男人,絕對是這個男人之福。可問題的關鍵是,他基本可以算是這三個女孩的爺爺,看著三個孫女喜歡上同一個男人,他只感覺一陣的頭大啊。可是,感情這種事,還真不是人力所能掌控的,他也只能無可奈何罷了!

上午足足練了四個小時的時間,之後跟沈天君他們一起吃了午飯。吃飯的時候,葉青問了一些他剛才在練習過程當中遇到的一些疑問,沈天君都一一耐心地為他解答了。而其中一些問題,讓沈天君也是吃驚不已。在他看來,葉青能問出這些問題,就是已經感悟到一定境界的體現,他也沒想到,葉青能在一上午的時間,就有如此大的進步,這讓他更是對葉青刮目相看了。

葉青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感悟速度,能讓這一代宗師都覺得驚詫。吃過午飯,稍微休息了一會兒,他又繼續出去練這一下。

經過午飯時候沈天君的提點,葉青對這個境界的感悟就越來越深了。下午再次出手,他用力就更猛了。上午的時候,他為了防止枯枝被折斷,所以有意地收了幾分力量。下午加大力量,枯枝依然會折斷,但是,抽打在樹榦上的力量卻是越來越大。到了天色漸暗的時候,他這一擊,竟然能讓這樹都微微晃動了,可見這一下的力量有多強悍了。

這情況讓葉青也是大喜過望,要知道,他現在拿的只是一段枯枝。如果他換做一把武器,就不說七星古劍那樣的名器,單單是一把簡單的砍刀,這一下若是砍出去,力量將強到何種境界呢?

一直練到晚上,吃過晚飯,葉青的雙臂已經是酸疼難忍。但是,葉青還是沒有停止,回到自己居住的院子,便又找了棵樹,繼續練習了起來。雖然每一次出手,肩膀都是疼痛難忍,但是,葉青心裡卻是歡喜無限。因為,他已經能夠感覺到,那種出手的軌跡和力量,他已經把握住這種感覺了。雖然還無法讓枯枝保持完整,但是,他明顯感覺得到,枯枝承受的力量已經不是那麼大了。

葉青一直練到了凌晨方才停下,這一天,他也著實累壞了。回到房間里,躺下便睡著了。第二天,天剛蒙蒙亮,葉青便立刻起床,趁著天還未亮,在外面繼續練那一招。

早飯前,葉青練了一個小時的時間,算是熱了身。之後沈青衣過來找到他,兩人一起吃了早飯,便又趕去了沈天君住的別院。

皇甫紫玉早就在這裡了,還是在練昨天那套刀法。今天,皇甫紫玉出手比昨天更是霸氣了許多,刀氣狂舞,強大的力量,看得葉青都是心驚膽戰不已。葉青雖然進步很大,但是,皇甫紫玉從昨天到今天的進步也不小!

… >沈天君看到葉青,笑了笑,道:「你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