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太累了,真的太累了,我真的已經受夠那種日子了……」

希爾薇轉過頭,對上了喬木的眼睛,「於是,我遇到了你。」

「我?」喬木茫然。

「我真的很想像你那樣,有如此巨大的勇氣去反抗,去爭取……」

「呃,我反抗啥了,又爭取啥了?」喬木一臉懵逼。

他咋不知道自己有啥勇氣?

他對自己的認識還是很清晰的,但凡能躲的麻煩,就絕不正面硬抗,但凡能舒服的投降,就絕不痛苦的反抗。

這跟有勇氣啥的,八竿子打不著吧? 屈悠悠當即冷笑一聲,「果真是個擔心怕事的。我們已經和龐氏集團合作過了,這次只是在兩家合作過效果不錯,才想要繼續合作。果然是一個上不得檯面的傢伙,這點事情都沒有想清楚。」

指桑罵槐,還說她沒有腦子?

江枝一下就覺得不爽了,站起來看著屈悠悠,「我沒說不能合作,我只說需要仔細考慮一下。龐博元之前放我們鴿子那麼多次,鬼知道他這次會不會耍花招!」

「江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

龐博元就在這裡,江枝這樣當著人家的面說人家確實有些不行,但是騎虎難下,江枝也就沒有回話。

場面變得十分混亂。

楚璃也跳出來指著莫丞州說,「以前倒是沒發現莫總是個妻管嚴,現在連公司的合作都要聽女朋友的了。」

真的是曲解她的意思!

江枝咬牙切齒,但是莫丞州讓她冷靜一些,不要再開口了。

雖然表面上是在訓斥她,實際上是在維護江枝。

屈悠悠見了更加嫉妒,握緊了自己的拳頭。

「如果莫總是感受不到我的誠意,我可以提高我們兩家的利潤分成。可以像之前那樣,你拿大頭,我只拿小頭。」

莫丞州挑了挑眉,龐博元居然能這麼忍心放棄自己手裡的利益。

江枝也很意外,同時更加覺得龐博元是不安好心了。

「江枝你那是什麼眼神?難道我們主動談合作就是心懷不軌嗎?現在我們都願意放棄原本平分的利益了,難道還不夠有誠意嗎?」

聽著楚璃的話,江枝冷哼了一聲,覺得這不過是黃鼠狼給雞拜年。

龐博元嘆了口氣,「我也知道,我之前做的有些事情,讓你們對我沒什麼信任了,但是我這次是真心實意想要合作的。實在不行,這次的利益我們三七分!」

他再次提高了給聖元集團的好處。

無論怎麼樣,這個三七分成的利潤都讓人覺得很可觀。

「真的不知道丞州你還在猶豫什麼?難道江枝膽小怕事,你也膽小怕事嗎?」屈悠悠都看不下去了,直接離開了辦公室。

莫丞州靠在椅背上,閉上了眼睛。

剩下的人都安靜下來,等著莫丞州的答覆。

龐博元今天看樣子就是要他們一個準確的答話,是不會輕易讓他們糊弄過去的。

可是真的不能就這麼答應合作啊!

他這樣有備而來肯定有詐……

「過兩天派代表過來談合作吧,希望龐總不要到時候後悔這個三七分成。我可是沒有忘記因為上次合同的分成,您纏了我多長時間。」

莫丞州還是答應了這次合作,龐博元立刻站起來,和他握了握手,還說這次一定會比上次還要更加成功。

他們離開以後,江枝許久沒有回過神來。

江枝不能明白。

「我不是和你說了嗎?就怕龐博元搞花樣,他這次看起來就是有備而來的,你怎麼還輕易答應這次合作?」

莫丞州點了點頭,「不是是怎麼會知道呢?你怎麼就知道龐博元是帶著算計來的呢?」

「因為上次他主動談合作,就差點讓聖元……」

「你招聘會準備得怎麼樣了?」莫丞州笑了笑,打斷了江枝的話。

江枝也是沒有想到莫丞州話題轉化得這麼快,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等到她回過神,江枝才老老實實說自己的招聘會還沒有準備好,但是已經有初步的方案了。

莫丞州點頭,「那就把方案拿過來給我看看。」

企劃書到莫丞州手上的時候,莫丞州就皺了皺眉,感覺像是有些不滿意。

明明什麼都還沒看就開始挑刺。

「宣傳有很大的問題,僅憑你這些宣傳手段力度是不夠大的。而且企劃書里有很多細節都沒有敲定。要是按照你這個方案去執行,沒什麼人來的。」

莫丞州直接點出來這份方案的不足之處,讓江枝回去再想想。

江枝以前也沒有做過這些招聘的事情,她怎麼會有主意……

但是她還是老老實實地想有什麼好辦法能夠解決宣傳的這個問題。

離開聖元集團的楚璃一下就忍不住了,問龐博元是不是發瘋了。

「你有沒有想過三七分成是什麼概念?我們如果投入許多,最後能得到的沒有多少!你為什麼要這樣給別人做嫁衣?」

楚璃冷笑了一聲,只覺得龐博元這些舉動可笑之極。

但是龐博元一言不發,坐在車上詭異至極。

楚璃漸漸就有些慫了,畢竟龐博元最近總是這樣陰晴不定。

她開始有點害怕會惹怒到龐博元,索性就閉上嘴。

「你怎麼不說了?」龐博元突然轉過頭,楚璃還被結結實實地嚇了一跳。

「說、說什麼?」

龐博元笑了笑,「一般這種時候你不是都會說我廢物什麼的嗎?說我沒用,總是讓莫丞州佔了便宜。」

楚璃沉默,原來龐博元一直是介意這些的,但是從來沒有說過。

她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對了,你剛剛不是說我給莫丞州做嫁衣嗎?」龐博元笑了一聲,讓司機開車送他們回公司。

楚璃反問他一句難道不是嗎?

龐博元的臉色變得有些猙獰,「不會的,你到時候等著看莫丞州倒大霉就行了。這件事情上,我有十足十的把握!」

上次龐博元也是說自己有十足十的把握,還不是被莫丞州反擊成功,前段日子還在那裡跳腳。

楚璃是不相信就龐博元的腦袋能想出什麼好主意的。

尤其是現在還自信滿滿的。

「也不知道最後會輸成什麼樣子。」楚璃小聲嘀咕著。

龐博元臉色陰沉下來,「你剛剛說什麼?」

「沒有啊,我說希望你能成功。」楚璃沒想到剛剛自己不小心把心裡想的話給說出來了,但是她的反應足夠快,直接說謊糊弄過去。

龐博元也沒有要追究的意思,就沒有再問。

只是兩個人當中好像有了隔閡。

這個隔閡很久以前就存在了,現在只是越來越明顯。

楚璃知道,但是並不想處理,低著頭給屈明浩發消息。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544章

慕安安驚呼,「你幹什麼?」

宗政御低頭吻了下她的唇,沒多說什麼,帶着她朝卧室裏面走。

到達卧室,看着那床上放着玫瑰花擺成的愛心桃,慕安安臉上帶着驚喜。

整個卧室氣氛佈置的就很浪漫,也很曖昧。

而宗政御卻沒有抱着慕安安上床,而是直接去了浴室。

花瓣浴已經準備好了。

宗政御抱着慕安安坐到了洗臉台上,隨後將慕安安懷裏的花拿下來,放在一旁。

伸手整理著慕安安頭髮,用手腕上的皮筋,把慕安安頭髮捆起來,弄成一個還算丑的丸子頭。

「小安安。」宗政御手撫在慕安安腰上,唇瓣貼着她的耳朵,「我幫你洗澡。」

一句話,直接讓慕安安潰不成軍。

結果,慕安安早晨六點剛閉上眼,九點的鬧鈴就響了起來。

慕安安伸手按掉鬧鈴。

看着上面的時間,盯着看,傻了好幾秒,才回過神來,今天要去A大報道。

以顧顧身份。

結果剛要起來,一旁的宗政御突然伸手把人按到了床上,重新拉到了懷裏,「起來做什麼,不累?」

慕安安有點小委屈,「我累,可是我十點要去A大報道。」

「我讓羅森給你請假了。」宗政御回答的直接。

慕安安愣了下,「什麼?」

什麼時候的事?

「我不是我要去A大……」話一出,慕安安就知道說亂了,趕緊解釋,「我是以顧顧的身份去的A?大,不是慕安安。」

「我知道。」

七爺說,抱緊慕安安,下顎就靠在慕安安肩膀上,說道,「我讓羅森以顧顧的身份請假的。」

他閉着眼,聲音很懶。

靠着慕安安下顎,歪頭就在慕安安脖子上咬了一口,印下屬於他的痕迹。

「可是……這第一天就請假,不好。」慕安安說。

「已經請了。」宗政御懶得睜眼,「你現在要是去,會成為全部焦點,導師更會問你請假了為什麼來,所以,小安安,要去嗎?」

慕安安沉默。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但是……太累了,真的太累了,我真的已經受夠那種日子了……」Next post: 沈風拿出棒棒糖作為交換,蘇可檸也覺得他一直這樣也不太好,掏出一包紙巾,倒上點水,抬起手幫他擦臉。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