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九狸聞言沒說話,讓慕容盈盈親自解除哥哥的詛咒,是不可能的事情,看起來只有把慕容盈盈抓起來了,可是如今的慕容盈盈已經是虛空神的實力了,自己不過是神王巔峰而已,她和對方中間整整隔了四個大等級的實力!

現在如果慕容盈盈遇上自己,絕對可以輕鬆秒殺自己的,現在的自己在慕容盈盈面前,大概就跟一隻螞蟻沒區別!

看起來自己必須儘快提升實力才行,或許自己應該儘快去中域的神殿,找到紫夜說的最後一塊紫玉,到時候自己的實力應該會有說突破的……

不然一旦尹哲和慕容盈盈突破到主神,想再對付他們就更難了!

而且,一旦對方突破到主神的境界,就可以離開這個世界了,到時候就算自己和寒都恢復到虛空神巔峰的修為,也無法阻止對方離開這裡!

尹哲和慕容盈盈一旦離開這方世界,實力突飛猛進,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和寒還有三個孩子的,畢竟現在因為帝溟寒的關係,尹哲和慕容盈盈無法窺探到自己和寒的三個孩子的存在,可是萬一他們的實力突破可以離開這方世界!

重生太子妃 那麼到時候,這方世界的一切他們都能夠輕易了解到的,對方就會發現自己和寒之間的三個孩子的,對方一旦知道寶寶,寧兒和小澤的存在,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墨九狸絕對不允許哪樣的事情發生,她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自己的孩子,誰也不行! 秦晴的俏臉“唰”一下的就紅了,但是很快就掩飾了過去,仍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看到這一幕,我心裏已經有了譜。

“我一直在昏迷中,就剛醒過來。你趁我睡着,說了什麼?是不是在背地裏罵我?”秦晴假裝一無所知。

我衝她擠眉弄眼:“沒什麼,就是打算等回到陽間後,帶你去見見我爸媽。我想他們肯定會很喜歡你的!”

她瞬間又紅了臉,但這次不知道是因爲害羞還是憤怒,逮着我就是一頓暴打。我趕緊識趣的轉移了話題,以免受到更殘暴的待遇。

秦晴自己也覺得,如今她的狀態很好,而且已經邁進了煉氣化神的境界。她假裝還不經意間拿出了陰魂珠,對我進行恐嚇。

我懶得跟她一般見識,她的實力精進了,我也不是沒有收穫。但我對這方面一直稀裏糊塗,孟老也沒正兒八經教過我,空有一身蠻力卻不知道該怎麼運用。

如今我們只剩下陰陽陣這一關還沒過,我自信滿滿,覺得輕輕鬆鬆就能通過,就差直接邁進陰陽陣了。但秦晴卻一臉憂心忡忡,拉着我不讓我輕舉妄動,我覺得她謹慎的有些過了頭。

這一切都只是孟老的安排而已,對想闖入陽間的鬼魂來說,這三關每一關都兇險至極。但對我們倆,最多是一番磨鍊而已,應該不至於送命。

就像通過血海的時候,如果薛海真的有意留下我們,我們倆就算是使勁渾身解數,也根本沒有通過的可能。那些血怪實在太厲害,尤其是最後那個跟奧特曼似的大血怪,我完全沒有抵擋之力。

我吊兒郎當的架勢引起了秦晴的不滿,冷聲道:“這三關裏,陰陽陣最可怕。幾百年裏,無數鬼魂想從這空間裂縫中闖進陽間,但無一例外,全部失敗。也有強大的鬼魂,實力已經邁過煉氣化神,進入煉神還虛的境界,闖陰陽陣的時候,依然難逃失敗的命運。”

“你也說了,那是想從這裏闖進陽間的鬼魂。我們倆不一樣,屍山和血海我們都過來了。我看陰陽陣,也最多是讓我們吃點苦頭。”我聳了聳肩。

秦晴眉頭緊皺:“不一樣,屍山和血海都有人看守,孟老之前也跟他們打過招呼。但是陰陽陣,根本沒人把守,一切都只能靠我們自己。”

小助理有超能力 我愣了愣,沒想到是這麼回事,怪不得秦晴這麼擔心。沒有人看守,也就意味着不會有人幫我們,只能靠自身的實力闖過去。

“孟老本身就是煉神還虛的境界,那種境界的厲鬼都沒法通過陰陽陣,你怎麼敢掉以輕心?”秦晴不忘潑我冷水。

本身我對煉氣化神,煉神還虛沒有什麼直觀的感受,但當秦晴告訴我孟老也是煉神還虛境界的時候,我真的被震撼到了。

孟老幾乎沒有出手過,但是他的地位根本無法動搖,不管是理髮店那個貌似道士的葉老,還是一言老和尚,都對他很忌憚。屍老和薛海,也根本不是孟老的對手。

跟孟老一個境界的鬼魂都無法通過陰陽陣,那我們倆要是進了陰陽陣,那不是找死的節奏麼?

“那孟老是什麼意思?他自己都沒法通過,偏偏讓我們兩個來。”我嘆了口氣,問道。

秦晴翻了個白眼:“我只是說跟孟老同一個境界的厲鬼沒法通過,誰告訴你孟老通不過了?這陣法就是他帶頭設下的,他想通過,易如反掌。”

緊接着秦晴又給我解釋了一番,雖然同爲煉神還虛境界,但是孟老絕對是此境界中的強者。屍老和血海一樣是煉神還虛境界,但在孟老面前只能畢恭畢敬。

這陰陽陣,是孟老當年帶頭設下的,他比誰都瞭解其中的玄妙。既然他讓我們倆來闖陰陽陣,那就說明我們兩個有通過的可能。但也僅僅是可能而已,稍有不慎,依然是萬劫不復的結局。

通過了陰陽陣,身體內的陰氣和陽氣會達到一種微妙的平衡,我和秦晴經歷了屍山和血海才逐漸凝成的新的身體,經過陰陽二氣的淬鍊之後,會變成比較特殊的存在。

秦晴沒法告訴我陰陽陣裏到底到底有什麼,我們又會有怎麼樣的經歷。因爲這一點,連孟老都不知曉,每個不同的靈魂今日其中,遭遇完全不同。

“那現在怎麼辦? 重生之謀妃雲華 咱們根本沒有退路。”我試探性的問道。

秦晴深深的嘆了口氣:“該怎麼辦?我也不知道,先恢復到最佳狀態,待會咱們進去的時候,手牽着手,最好不要分開,遇見什麼事也能互相幫助。”

恢復狀態什麼的,對我來說根本沒有什麼必要。我休息了很久,早就是最佳狀態,現在秦晴剛醒來沒多久,好需要休息休息,適應一下如今的實力。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我們倆緊緊牽着手,一同邁進了陰陽陣。剛剛走進陰陽陣中,我就感受到了一股陰冷的氣息,渾身不自在。

本來我手裏牽着的是秦晴的小手,但現在卻似乎在抓着空氣一樣,沒有一點感覺。我下意識握緊了她的手,發現她的狀態好的不正常。

秦晴深吸了一口氣,一臉愉悅:“這裏真舒服,比呆在陰間更舒服。在陽間的時候,我需要吸納陽氣才能一直逗留下去。本以爲陰間就很適宜鬼魂生存,沒想到這裏更舒服。”

我四處打量,發現這裏更像是陰森的陽間,天空中有一輪圓月,但不是血紅色。四周鬱郁沉沉,是各種植物,我們所處的位置應該是一片山林中。

“秦晴,你說我們會不會已經回到陽間?”我問道。

這裏跟光禿禿的陰間差別很大,但如果說是陽間,又好像太過陰森。我只是試探性的問問,心中對自己的想法也不抱什麼希望。

果然,秦晴搖了搖頭:“這絕對不是陽間,在陽間,不管是陰氣多麼濃郁的地方,空氣中都飄散着不可或缺的陽氣。這應該是自成一片空間,空氣中沒有一絲陽氣,反而是濃郁的陰氣。”

我點點頭,繼續觀察着周圍的環境。看起來這裏非常的安靜,但陰陽陣被秦晴說的那麼邪乎,我可不相信不會有任何的危險。

突然,我想起自己剛剛好像忽略了秦晴的一句話,她說在陽間的時候,需要吸納陽氣才能逗留?她之前不是告訴我,因爲陰間理髮店那個傢伙在她的體內留下了陽氣,她纔不得已留在陽間麼?

當時她還很緊張,想尋找祛除體內陽氣的方法,然後能下地府投胎。那她剛纔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秦晴,你說留在陽間,需要吸納陽氣才行?那你當初到底是主動要留在陽間,還是被逼無奈?”我直接問道。

我覺得我們兩個之間不應該有什麼隱瞞,有事直接說開就行,以免留在心底,弄的自己不自在。上次的事情就是一個例子,彼此溝通不好,只會產生誤會。當然,有些事情她不願意說,我也不糊逼她。

秦晴愣了愣:“沒錯,想留在陽間,必須要吸納陽氣。不過……”

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猶豫了很久,還是嘆了口氣,沒有繼續說下去。我心裏有點不爽,又有事情要瞞着我?

她以前的事情不告訴我也就算了,畢竟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該放下就得放下。至於孟老口中的那些隱祕消息,她不能隨便說出來,我也能接受。

但是我們認識之後的事情,她總得給我一個說法吧?沒必要我們認識了那麼久,還騙我啊?之前在血海的時候,我還記得自己從記憶中看到了一個片段,秦晴早就知道我不是那個人,卻依然把我約去賓館,耍了我一通,她是什麼意思?

我深吸了一口氣,想調節自己的情緒,腦海中卻不自覺的閃過一個當年看“聊齋”時的情節。那些女鬼和狐狸精之所以不能跟人類在一塊,就是因爲她們會吸取人類身上的陽氣。

那秦晴吸納陽氣又是用什麼方法?會不會也是吸取男性身上的陽氣?我真的越發覺得看不透秦晴。

“羅漢,你是不是很想知道真相?”秦晴突然問道。

看她一臉凝重的樣子,我反倒有些不適應,挺尷尬,總覺得自己是在逼她。不過我很快就想通了,我有什麼可尷尬的,她有事情瞞着我,是她的不對。

我重重的點了點頭:“沒錯,我很想知道。當然,你要是不方便說,我也就不再問了,埋藏在心底就是了。”

秦晴面露掙扎之色,最終緩緩開口:“行,那我現在就告訴你,不過你要有心理準備。一切並不像你想的那樣美好……”

我豎起耳朵等着聽下文,但是卻被陣陣慘叫聲打斷。聽起來慘叫聲似乎來自我們的下方,我和秦晴相視一眼,都很自覺的停下剛纔的話題,往前跑了一段,隱蔽起來,查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們所在的山林中,竟然還有一條公路,一輛看起來半舊的公交車裏涌出一羣人,還有個滿臉獰笑的鬼魂,飄蕩在他們的身後。

“那些都是活人!”我和秦晴異口同聲的吼道。 第3976章

想到這裡,墨九狸的眼神一冷!

「主人,你怎麼了?」小書看到墨九狸的神情變化擔心的問道。

「我沒事,我現在已經知道寧兒在無憂島了,等到我的實力再突破一層,就去找寧兒!」墨九狸看著小書說道。

「主人,為什麼不現在去找寧兒啊,我都想寧兒了!」小書聞言皺眉說道。

「現在我的實力不夠,我哥說了,像無憂島那些地方,都是如今神界的隱族勢力,所在的地方都十分危險,沒有足夠的實力,跟被去不了!」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原來如此,那主人你要快點提升實力啊,要不你多喝些紅酒吧,那些酒存放的時間久,裡面的靈力十分濃郁的……」小書想到什麼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嘴角認不出抽搐了下,看著小書說道:「放心吧小書,你的酒不會剩下的,我最近喝的不少了!」

「好吧!」小書聞言點頭道,想了想最近主人確實經常喝酒的!

畢竟當時一時興起跟墨九狸學會了釀酒,小書就一發不可收拾的,把空間的靈果一大部分都釀成了果酒!

如果後來不是因為墨九狸阻止,怕是現在空間的靈果也被小書釀成酒了!

雖然酒是時間越久味道越好,但是墨九狸還是告訴小書,不要堆積太多,還讓小書單獨弄出一個酒窖,叮囑小書什麼時候裡面的酒少了,再適當的釀製一些就好!

畢竟空間裡面的酒窖可是堪比十多個足球場那麼大!

裡面的酒就算墨九狸大方的送人,也是取之不盡的!

不過,提起小書的酒,墨九狸倒是準備離開的時候,給哥哥他們留下一些!

墨九狸在空間裡面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才從空間出去,撤掉了屋內的陣法,出來的時候千源還沒過來!

墨九狸做了豐盛的早餐,千源來到后看到墨九狸的時候,終於鬆了一口氣,最近他總是時常的有些心神不寧的,所以好幾次都想進屋大喊墨九狸,想讓她快點出來!

好在,今天終於看到墨九狸出來了!

「哥,先吃飯吧!」墨九狸看著千源笑著說道。

「好!」千源微微一笑的說道。

吃飯的時候千源不停的讚賞墨九狸的廚藝,沒想到墨九狸如今的廚藝這麼好!

墨九狸也笑著解釋,這是自己上一世在二十一世紀的時候學習的!

我的系統無限進化 飯後,墨九狸把煉製好的解藥遞給千源說道:「哥,這是我煉製出來的解藥,雖然不能全部幫到你,但是我想會有作用的,天黑后你試試,我看看效果……」

「好,聽你的,對了九狸,和你一起進入麒麟秘境的哪個怨靈之皇,在外面找你呢!」千源收起丹藥看著墨九狸說道。

「三界嗎?等我出去了就去跟他匯合!」墨九狸聞言說道。

「九狸,明天就離開吧,冥界和鬼界需要你,而且留在這裡無法提升你的實力,等到你的實力徹底恢復,解決了自己的事情,再回來看我……」千源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和秦晴面面相覷,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種情況。在剛剛看到眼前的場景時,我下意識的覺得是陰陽陣內的幻境,但那些活人的靈魂波動是不會出錯的,他們身上也確實散發着跟這裏格格不入的氣息。

雖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但那些活人無一例外,瘋狂的從車內逃出來,臉上寫滿了驚慌失措。這絕對跟他們身後的鬼魂有關,那個面色猙獰的鬼魂看起來就像是個會害人的厲鬼。

“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厲鬼害人,我要去救那羣人!”我語氣堅定的跟秦晴說道。

但她卻在這個時候跟我產生了分歧:“現在還不清楚到底是什麼狀況,不能貿然出動。先看看再說吧,說不定事情並不像我們想的那樣。”

我對秦晴的反應很不滿意,千鈞一髮之際,還婆婆媽媽的幹什麼?難道非要親眼看到那些人被厲鬼害死,纔算是清楚到底是什麼狀況?

“行,你不去我去。你在這慢慢看着吧,我一會就把那厲鬼解決。”我冷哼了一聲,有些賭氣意味,毫不猶豫的向那輛車跑去。

但是當我接近四處逃散的人羣時,他們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有些懷疑,又有些害怕。我並沒有在意這些細節,剛剛死裏逃生,是沒有安全感。

“別害怕,我是來幫你們的!那個厲鬼交給我了!”我自信的笑道。

再怎麼說我現在也是個不折不扣的高手,連秦晴都不一定是我的對手,對付一隻普通的厲鬼而已,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突然,有個人大喊道:“別相信他,他也是鬼魂!趕緊逃!”

我注意到喊出這句話的是個身材魁梧的中年漢子,他的眼神閃爍,看起來很精明,第一時間向另一個方向逃竄而去,其他人也都緊緊的跟在他的身後。

“呵呵,我倒是忘了自己現在的狀態。沒錯,我也是鬼魂啊!”我無奈的笑了笑。

如今我失去了自己的身體,跟那些孤魂野鬼也沒什麼兩樣,就這麼突然的出現在這羣人面前,他們不害怕纔怪了。

我也懶得跟他們解釋,輕輕嘆了口氣,向着那個厲鬼一躍而去。那厲鬼看起來就是個精瘦的老頭,臉色蒼白,面無血色,用肉眼就能看出他很不正常。

“嘿嘿,這是個好機會。小傢伙,你是新來的?跟我一起,把他們抓回去,王會有獎賞!”老頭奸笑道。

我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孤魂野鬼,也敢在我面前猖狂?給我死吧!”

雖然某種意義上來說,我也算是鬼魂,但我對害人的鬼魂絕對沒什麼好感。我一出手,就使出了最強的力量。

本以爲我能輕鬆的解決這個乾瘦的老頭,但他卻根本不跟我正面對抗,口中吐出黑色的煙霧,纏住了我的胳膊。

那煙霧很詭異,不但有束縛我的能力,而且還帶有腐蝕性,我的胳膊隱隱作痛。被控制住兩隻胳膊,就相當於削減了我一大半的戰鬥力,我努力的掙扎着。

“小傢伙,你是怎麼來到這裏的?怎麼還有你這種沒腦子的鬼魂?別再掙扎了,跟我一塊回去見王吧。”老頭放棄了追蹤那羣人,注意力全部轉移到我的身上來。

這老頭的實力明明不如我,但是他的攻擊方式太詭異,我真的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渾身的力氣卻不知道該往哪使。

胳膊處的疼痛感越來越劇烈,我的掙扎完全無濟於事。唯一讓我高興的是,那羣人全部都被我放跑。這老頭不把我解決,他也騰不出手去抓別人。

而且他們逃走了,我也就能放手一搏,我還不相信自己收拾不了這隻厲鬼。至少我有自信,如果不是這詭異的黑色煙霧,我可以在力量上碾壓他。

“老子今天拼了這條命,也要弄死你!”我低吼一聲,渾身青筋暴起,身體的肌肉緊繃,就像是即將爆炸的炸藥。

“轟!”

一股力量從我的雙臂爆發,那老頭倒飛出去,口中噴出的黑色煙霧也瞬間消失,隨後又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液。

沒有了黑色煙霧的制約,我就像是脫繮的野馬,渾身輕鬆。那老頭的狀態很不好,臉色白的就像是一張紙,跟嘴角流出的黑色血液形成鮮明的對比,越發的詭異。

“小子,沒想到你的實力還不錯,等王召見了你,你一定會得到重用。咱們很快就要開始新一輪的攻擊,難道你不想跟着王攻入另一片空間?”老頭嘴一咧,笑聲很尖銳。

想必他口中的王,是個厲害的角色。據我猜測,他們應該是一股勢力,而且極有可能是從陰間闖過了屍山和血海,被困在陰陽陣的一羣鬼魂。

我對他所說的一切都毫無興趣,搖了搖頭道:“別囉嗦了,什麼狗屁‘王’,也就是個強大些的鬼魂而已。而且,一直被困在這裏,未必多強大。”

老頭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伸出顫抖的手指着我:“你……你竟然敢侮辱偉大的王?你一定會後悔的!”

“我會不會後悔,我自己也不知道。但你應該要後悔了,遇見我,算你倒黴!”我握緊拳頭,一步步逼近。

除了蠻力,我沒有更好的辦法來對付他。但如果用我最大的力量,一拳砸在他的腦袋上,估計他就算不魂飛魄散,也得掉一層皮。

“羅漢,快住手!”

我的拳頭都已經揮舞出去,秦晴卻突然出聲制止我。但現在根本沒辦法停手,我的拳頭在秦晴話音剛落的時候,狠狠的砸在了那老頭的腦袋上。

“嘭!”

一聲悶響之後,那老頭的身影竟然消失了,並不是他變成了煙霧或者以極快的速度逃離我的攻擊,他是徹徹底底的消失在我的面前,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我有些傻眼,這不是一拳把他打爆了吧?我覺得自己還沒有那麼強悍,我甚至已經做好了一拳下去他只受點輕傷的準備。

一陣風颳過,秦晴抓着一個人,出現在我的面前。她的臉色有些難看,很懊惱的“哼”了一聲,隨手把手中的倒黴蛋扔在地上。

她抓來的竟然是剛剛逃走的那個中年男人,我記得他似乎很害怕我,覺得我是鬼魂,所以第一時間逃走,爲什麼會被秦晴抓到?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有些不解。

秦晴沒好氣的瞪了地上那個中年男人一眼:“想知道怎麼回事,你直接問他吧!”

我很疑惑的盯着那個中年男人,他眼中的精明之色早就消失殆盡,如今只剩下驚慌失措,不斷的向我求饒。

“別廢話,趕緊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冷聲道。

中年男人帶着哭腔,聲音顫抖:“我……我都已經按照指示,把人帶過來了。你們饒了我吧,放我回去,我不想死……”

聽完了他的解釋,我憤怒的簡直想殺人。原來他只是個託,負責把陽間的人帶到這片詭異的空間來。

剛剛那輛公交車,確實是陽間一輛普通的公交車,車上的乘客大部分是剛剛下班的上班族。在下班坐上了這輛公交車之後,就稀裏糊塗的來到了這裏。

我以前聽過類似的故事,還以爲是別人瞎編亂造的,沒想到還真確有此事。因爲有這個中年男人在車上,所以車上的乘客幾乎在同一時間睡着,就連司機也渾渾噩噩的不知道自己在開往什麼地方。

等到他們都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車子開到了陌生的地方,而且車內有鬼!也就是剛剛那個精瘦的老頭。

正常人見到鬼,第一反應就是跑。中年人則是配合着剛剛那個老頭,把這羣人驅趕到指定的地方,他比人販子可怕無數倍。

中年人已經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有時是從偏僻的山路上,誘拐坐滿了乘客的大巴車。有時直接在鬧市,把正常行駛的公交車引到這裏。

這種事情發生之後,因爲害怕引起社會動盪,一般都會祕而不宣。所以中年人越發的肆無忌憚,不知道幫着這些鬼害了多少人。

“剛剛那些人都被帶到哪去了?快點帶我們去找!”我憤怒的掐着他的脖子,用兇狠的目光瞪着他。

那羣人只是離開了一小會而已,應該都還沒遇害。如果這個時候能趕上,說不定還能救下他們。但中年人早就被嚇壞了,軟成一灘,拎都拎不起來。

秦晴嘆了口氣:“沒用的,我剛剛已經問過了。他把那些人送到指定的地點之後,人羣就突然消失,就跟剛剛那個鬼魂一樣。我本來想讓你留下那個鬼魂,讓他帶着咱們去找人,沒想到你下手那麼快。”

我訕訕的笑了笑,這確實是我的不對,還沒問清楚什麼情況就動手。不過那鬼魂應該不是被我打爆了,他是用什麼詭異的方法逃走了。

“好吧,剛剛是我不對。那現在該怎麼辦?”關鍵時刻,我還是得向秦晴服軟。

秦晴沉思了片刻,嘆息道:“孟老完全沒有給我們任何提示,眼下也只能按照自己的意願來。或許,咱們應該去接近那羣鬼魂!” 第3977章

「恩,我知道,等到晚上哥你試過解藥,我看看沒問題,就會離開這裡的!」墨九狸聞言說道。

「對了,哥你的溟殿內有很多人嗎?」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沒有,我身邊一直就四大暗衛,其中兩人你認識分別是白未央,鶴,還有兩個人是你見過的暗,還有一個叫做風,外面暗殿的事情都是風在處理,白未央和風主要負責暗殿和翡翠樓的事情,現在翡翠樓交給你,也就不需要白未央管理了!」

「所以,白未央現在也和風在管理暗殿的事情,成立暗殿就是為了抵制慕容盈盈的神殿,這裡也就只有我,還有鶴他們,這裡很安全,人多反而容易暴露,人少更容易隱藏,再說我很少出去,有事他們會傳回來的……」千源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