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是不被斷腿,恐怕棒子球員連黃牌都不會有一張!」

誰都不會想到,楊白起的這次表演馬上就被神通廣大的中國網友玩壞了。

「楊大炮真是無處不在!」

由於實在是太搞笑了,許多網友紛紛「出手」,將「楊白起滾」P到各種場景中,徹底成為社交網路上的一次狂歡。

楊白起並不知道他已經給廣大球迷帶來了無盡歡樂。

第59分鐘,新裁判重新開始了比賽。

少兩人的韓國隊很難阻擋中國隊的進攻。

第61分鐘,黃博文和張琳芃利用撞牆配合成功過掉充當邊路防守球員的孫興慜。

張琳芃繼續帶球下底,但趟球過大,奇誠庸及時上前把皮球破壞出邊線。

張琳芃很快擲出邊線球給到禁區。

先是蒿俊閔倚住身後的金基熙高高躍起,在韓國隊大禁區邊緣頭槌后蹭。

站在禁區內的於海立馬跟上,再來一個頭槌后蹭。

善於跑位的武磊從洪正好和張賢秀中間突圍而出,成功站在了皮球落下來的方向。

武磊一個胸部停球,在韓國隊禁區里來了個側身凌空掃射。

從張琳芃一個邊路手榴彈精準投到蒿俊閔頭頂,蒿俊閔一個類似獅子甩頭的后蹭。

到於海成功頭槌接力,再到武磊一系列的停接球凌空射門,中國隊的這一次進攻可以說都是比較流暢的。

遺憾的是,武磊的這一腳射門稍稍高出了橫樑。

第63分鐘,中國隊再次捲土重來,於海中路帶球往前時遭到了具滋哲的戰術犯規,中國隊獲得一個前場自由球。

黃博文罰出前場自由球,站在韓國隊大禁區前沿的楊白起頭槌擺渡,皮球剛好來到蒿俊閔面前。

蒿俊閔直接打出一腳斜線凌空抽射,韓國隊門將鄭成龍快速出擊,把皮球撲在了身下。

第65分鐘,韓國隊在少兩人的爆發了一波。

在後場多次搗腳后,韓國隊成功在中國隊防線撕扯出一個空當。

前場中路,具滋哲接到了洪正好的傳球,向中國隊禁區送出精準直塞。

快速前插到位的孫興慜在中國隊禁區里得球抽射。

但這腳射門放了高射炮。

世界盃體育場的韓國球迷為孫興慜送上了熱烈的掌聲。

這樣惡劣的情形下,這樣的射門確實可以提振一點士氣。

第67分鐘,楊白起在中圈附近接到曾誠的大腳開球后直接帶球轉身往前推進。

由於韓國隊全線退防,所以楊白起在沒有遇到抵抗的情況下很快就過了半場,並且順利向前推進。

在韓國隊大禁區前沿,池東沅拉倒了楊白起。

中國隊再次獲得前場自由球。

黃博文開出前場定位球。

他並沒有把皮球吊向韓國隊禁區。

而是把皮球傳向了右路跑出空當的馮瀟霆。

趁著韓國隊無力分兵過來防守,馮瀟霆直接下底,然後起腳傳中到禁區,洪正好搶先把球破壞出去。

第69分鐘,張賢秀和具滋哲通過撞牆配合連過楊白起和蒿俊閔,然後張賢秀在右邊路45度起球傳中。

但這腳傳球傳得太深了,池東沅和孫興慜都沒有能趕到落點。

曾誠快速出擊,成功把皮球摘了下來。 第二天早晨,張凡把涵花送回到林巧蒙的別墅,然後帶着林巧蒙去素望堂。

對於涵花受傷一事,林巧蒙怒氣填胸,表示不能就此罷休,一定要找那個青林所長!

張凡勸她冷靜,他會想辦法調查出青林所長的根底,然後才能採取行動。

目前來看,時機不太成熟,張凡若是直接跑去研究所,揪出青林來胖揍一頓,未嘗不出氣,但是,打狗看主人,畢竟青林現在是顧老的外孫女婿,就是真的想打青林,也得先跟顧老說明情況才好。

「你是不是懼怕顧老的權勢?」林巧蒙譏諷地盯着張凡。

張凡嘆了一下氣,「你不明白。權勢並不一定是壞的東西,與你作對、與公平正義作對的權勢才是壞權勢。顧老跟我們的關係一直不錯,大家是很好的朋友,即使顧老沒有權勢,我也不可能直接去把人家的外孫女婿打一頓哪!」

「反正不管怎麼說,我非要替涵花妹子出這口氣不可!如果你當縮頭烏龜,我有我的辦法!」

「巧蒙姐,你要怎麼樣?」張凡焦急起來。林巧蒙怕不是要僱人搞青林?

「我找個名記,發篇新聞!他家要報復就報復,大家魚死網破吧。」

這話要是從別人嘴裏說出來,張凡可能是認為瞎說說給嘴過生日而己,從林巧蒙嘴裏說出來,張凡卻是當真的。

孟大哥被由氏害死之後,林巧蒙一直在雇偵探偵查當時在羈押所里發生的事情,從未放棄。她對張凡說過,有生之年,一定要把由氏父子和卜興田繩之以法。

「巧蒙姐,你千萬不要衝動。這事包在我身上好不?你不要參與,就是真的需要一刀把青林所長抹了脖子,也不要你去揮刀,我來,都包在我身上好不……」張凡急切地勸道。

張凡心裏明白,林巧蒙所說的新聞一旦發表,轟動必然很大,網民們說什麼的都有,這樣會給顧家帶來很大的壓力,顧老那麼大年紀,一生最愛清名,在大家心目中形象高大上,他要是看見這條新聞,還不當場氣死?

「去去去,我要做的事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沒關係。我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你則不然,你有爸有媽有媳婦有情人,你出事大家出事!這事你給我靠邊站!」

「不准你把這事捅到新聞上!」張凡提高聲音怒道。

「就捅!你管不著。我要讓全國都知道這件事!」林巧蒙還以更高的叫聲。

張凡一生氣,方向盤一扭,差點撞樹。

兩人一路爭吵著,來到了天健素望堂。

剛一進大門,便聽到診室里一陣吵嚷。

兩人忙快步走過去。

從診室玻璃門外向里看,見一個女子正在大聲說話:

「快點,把你們所長和張凡給我叫出來!他想躲,是躲不成的,他今天不出來,我就在這裏鬧一天!」

巧花冷笑地站在那女子面前:「別在這裏撒潑好不?醫鬧在我們這裏不好使!」

「怎麼?不好使?你還敢打我不成?你知道我是誰?」

巧花把手一伸,把她一推,嘲諷道:「不管你是誰,影響了我們診所營業,我敢把你扔到大街上!信不信,我就用一隻手!」

張凡和林巧蒙相視一笑,推門進去。

「好了好了,」巧花一個冷笑,「我們林所長和張大夫他們夫妻倆來了,你有什麼話,儘管跟他們說去!不過,我警告你,別讓我不高興!」

巧花這話,令張凡一陣尷尬。

內心愧疚。

巧花這是在怪罪張凡回京以後幾天沒有去名苑別墅了。

忙走上前,沖巧花一笑,道:「巧花,我從江清剛回來,緊接着就遇到了涵花這樁事,診所這邊多虧你……」

巧花把嘴一撇,又看了林巧蒙一眼。

張凡這一檢討,巧花心裏的氣全消了,反而有些對林巧蒙過意不去,便走過去,挽住林巧蒙的胳膊,笑道:「巧蒙姐,我看你挺不高興的,是不是張凡欺負你了?」

林巧蒙剛跟張凡吵完嘴,還沒有緩過勁來,嘆了一聲,道:「有些人,就是欺軟怕硬!在你巧花手下老老實實,遇到老實人,就騎在身上……」

「拉屎」兩字還沒有說出口,巧花接住話碴笑道:「那也是你願意讓他騎……」

「去!」林巧蒙臉上飛起一片紅雲,狠狠打了巧花一下,然後一腔柔情地看了張凡一眼,心中的怒氣竟然一下子煙消雲散。

這時,那個女人有些氣不過了:「我說,你們沒看見我在這裏嗎?張凡,你是張凡嗎?還有,你是林所長吧?我找你們有事!」

張凡打眼一看,這個女人長得氣質高貴,模樣也不錯,二十多歲,臉上還有些大學生的天真清純氣質,看上去並不太招人煩。

「我是張凡,你有什麼事儘管說。」

那女人哼了一聲,看着張凡,心中卻是不知不覺地升起一片熱,從胸口到小腹,好像被篝火烤到一樣,不由得在心裏暗暗道:這個男人怎麼這麼有魅力?

「張凡,你媳婦是叫劉涵花吧?」

「這個,你怎麼知道?是啊,是叫劉涵花,你有什麼說的?犯了你家名諱?要我們改名?」張凡逗笑地問。

「她和一個叫春花的女人,合夥搶劫我男朋友,你難道不知道嗎?」

去!

張凡心中明白了:眼前站着的這個女子,原來就是顧老的外孫女。

「如果有這事的話,你應該找警察局,你找到診所里來做什麼?一會到了九點,我們就要開業,你在這裏大吵,會影響我們營業的。」張凡平淡地道,「如果你有什麼事,我們去辦公室談?」

「哼!」女子鼻孔一扇,不屑地道,「一個小小診所,能有什麼業務!我就耽誤你們營業了你能怎樣?大不了我開張支票賠你們的營業額!」

林巧蒙也同樣鼻孔一扇,冷笑道:「別說大話!恐怕你把門口那輛小寶馬拍賣了,也未必賠得起我們一天的營業額!」

女子打量了林巧蒙一眼,發現林巧蒙比自己艷麗多了,簡直美極了,就是一線明星,站在林巧蒙面前也是心理上矮了半截!她不由得怒氣沖沖地道:「你手下的員工張凡,與自己老婆合謀搶劫我男朋友,你難道要護短?」

林巧蒙又是冷笑一聲:「搶劫?你老公很富嗎?」

「不是我老公很富,是張凡太窮!窮到派自己的老婆出去搶劫!你以為你的診所有這樣的員工很體面嗎?」

「少在這裏埋汰我老公!」巧花不客氣地搡了那女人一下,把她搡得向後倒退兩步。

張凡手疾眼快,順手在她腰間一扶,才使她不致於倒在地上。

那女人本來穿着露腰衫,被小妙手碰到腰間,腰間一熱,從腰間到膝蓋,全部酥了,眼睛瞪得大大地,沖巧花道:「你,你就是劉涵花?」

。 」四姐,你能幫我把這一籃子野菜挖滿嗎?「王小花早就已經想要去鎮上,可是一直沒有找到機會,特別是三丫被賣掉之後,家裡的幾個姐姐都不怎麼願意和她待在一起,她就更沒有辦法將自己的事情推給他們做,自己去鎮上。

今天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拉著最老實的四姐,讓對方幫著做事,她以後賺到錢了,也會給對方帶一些好東西回來,本著這樣的想法,王小花說出來的話就有些理所當然。

王四丫是不想要答應的,弟弟並不怎麼好帶,她要看著弟弟挖野菜的速度本來就不快,現在還要多出一籃子的事情,那裡能做完,想要反對,福哥兒盯著她的眼神都開始不對了,王四丫本來就老實,這個時候連話都不敢說了。

」四姐,我和你一起。「福哥兒更喜歡小姐姐,因為他們是一起出生,他會更親近對方,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對其它的姐姐也是一樣的親近,剛剛小姐姐明顯是有事情要去做,想要請四姐姐幫忙,他覺得可以,所以就想要讓四姐姐幫忙,可是看到兩個空空的籃子,他也不是三歲的小孩子了,五歲的小男孩,那怕是天天在外面瘋玩,也是跟著四姐一起的,也知道多少時間能挖多少東西,這麼兩個大的籃子,四姐一個人一天根本就挖不完。

王四丫臉上帶著笑意,對這個弟弟是真心的喜歡,姐弟兩個找到一處不錯的地方,就開始挖起來,王四丫還摘了很多野果子,弟弟挖得累了,她就會讓弟弟拿著坐在邊上吃,她一個人蹲在那裡挖,那怕是有福哥兒幫忙,她也比平時更晚一些回家。

到家的時候王大丫和王二丫已經將飯做好了,家裡的幾個大人還沒有回來,王小花也沒有回來,不過問了一句,對王小花去那裡了,他們幾個姐妹根本就不關心,就連福哥兒,也因為太累了,提不起精神來關心,洗洗坐在邊上,拿著一個烤好的紅薯慢慢的吃著。

天黑了王小花才回來,她現在的精神狀態很好,她就是女主,那個土生土長的女主,也就是家裡條件好一些,什麼金手指都沒有,就可以做官家夫人,她現在可是有金手指的女人,怎麼能不是女主了。

她到鎮上之後,本來是想要看看能不能做一些小生意,可是看過之後,發現根本就沒有可行性,再加上原主就是一個小姑娘,身上只有兩文錢,她連買外包子都只能是素的。

就這樣她將購買到的兩個素包子賣到交易空間,一天時間交易了十來次,她的銀錢也由原來的兩文,變成了兩百文,一天就可以有一百倍的收入,這樣的好事,在那裡可以找到。

」四姐,這個給你。「請人幫忙,怎麼可能一點好處都不給,一天的生意下來,王小花也變得大方了,直接就給王四丫兩個肉包子,除了給王四丫的,還有給王福哥兒的,三個人坐在屋子裡吃得特別開心。

」小姐姐,明天還要挖野菜嗎?「王福哥兒是個很直接的人,原來幫著小姐姐,那是因為他們感情好,現在想要幫著那就是大肉包的吸引力了。

」要,明天我帶些家裡的野蘑菇到鎮里去賣,你們進山裡再采些回來補上,回來給你們帶好吃的。「王小花一聽,馬上就同意讓他們明天幫著做事,她現在還沒有辦法直接到鎮里去,讓兩人幫著打掩護,就變得很重要了。

就這樣三個小組成立,王福哥兒也開始幫著挖野菜,每天都可以吃到各種肉製品,越來越好他對於這個工作也認真起來,吃得好了力氣就變大了,他們還會拿自己的午飯和人換野菜,再進更深一些的山裡找好東西,再交給王小花,這樣他們不止是能找到吃的東西,還可以換到銅板或是銀子。

三年時間能改變很多的東西,王家的生活越來越好,王小花背地裡做的那些事情,王家的人早就已經知道了,他們也不在意,分給王小花的工作也一直沒有變化,不過他們幾個小的吃飯分得越來越少,想要吃得好,就會想辦法,王小花收到的東西更多了,她能拿出來的吃食也越來越多。

就連小李氏進山找到好東西,也會找小女兒那裡換些好東西,他們誰都沒有發現,和王小花越走越遠,親情也越來越少,反而是像正常的商家之間的關係,他們拿到了好處,就會到王小花那裡換好處,王小花想要讓自己在家裡的生活有所改變,就只能往家裡拿好處。

三年時間有的東西也可以改變一下了,挖野菜的工作王小花不準備做了,她每個月拿出三兩銀子,其它的全都不管,王老太太居然也連意了,只是想要吃得好些,也只能自己出生活費,就這樣一點點的,王小花每個月都得拿出五兩銀子回家,她自己覺得沒問題,別人也不會提醒她這樣是不是有問題。

宋寶兒已經七歲了,宋大寶也已經七歲了,五歲就被送去讀書,兩年時間過去了,他的小叔叔今年正好要參加科舉,他這個剛剛讀了兩年收的人,反而比小叔叔更加緊張。

」不用那麼緊張,要真的很緊張,那就自己按排一個號房,請老師幫著出題考一下看看。「小兒子這些年學習還是很不錯的,去年更是考進了白鹿書院,以後都會在裡面讀書,快考試了,他們書院里也是大考小考的,只是沒有像貢院那樣直接考的。

宋綿綿之所以會提出來,不過是因為這個兒子從她過來已經六年時間了,別看一次都沒有參加過科舉,其實真實的實力考進士不成問題了,只是想要考上一甲,並不是那麼容易,她這才提意讓他在家裡試試,這樣有利於他接下來的發揮,度過之後,真正的參加科舉,你也不會覺得害怕了,這樣能考上的機會,自然會更大一些。

宋四點點同表示同意,正好他這次回來,老師發了五套題給他拿回來做,用來試上五次都可以,一個月的時間宋四經過了五次摸底考,第一次試卷上有墨點,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五次考試將他能遇到的事情都遇到了,也一一進行了改變。

真正到了考那一天,一切都很順利,宋四也順利的考上了童生,接著是秀才,再然後就是考舉人,這其中還有很多空閑的時間,除了每到一個地方,都會進行一次摸底考,接著就是四處游書,見識了很多從前不知道的事情,一路考下來,原來可能只能摸到二甲的邊,這麼一通摸底考加遊學下來,宋四直接就進了一甲,成了探花,這個主要還是因為他年青好看,不止是這樣,他還娶到了公主。

宋綿綿跟著去了京城居住,他們一家子都搬過去住了,王小花還在努力賺錢,王家也因為她生活越來越好,已經搬到縣城裡劇住,她也已經是一個九歲的小姑娘了,她早就已經想好要嫁給男主,可是男主現在才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孩子,連個功名都沒有,她想要同意,王家那些人怕也是不會同意她嫁入男主家。

」奶奶的意思,福哥兒不用去讀書了?「男主家裡是耕讀之家,他們這樣的人家最值錢的不是家裡有多少產業,而是他們家代代讀書,家裡總是會有很多的書,這些書才是他們的傳家之寶。

」不用你擔心,自己關心關心自己就好。「王老太太不為所動,很明顯這點利宜,還不足以讓她改變自己心裡的想法。

王小花知道宋家已經搬到京里,就知道這個小說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發生了一些變化,小說里的女主跑了,她雖然還是會覺得不放心,到底是覺得機會就在眼前了,趕緊將男主定下來,不管女主會不會再回來,女主都已經是她的了,以後官太太的美好生活,也只能是她的。

只可惜她想要的,根本就不是那麼好實現,有人早就已經注意到她所做的事情,宋家人進京,也查到了宋家去,有的東西就包不注了,宋綿綿很自然就將交易系統的事情說出來了,只是她將事情反過來說了。

真正的宿主是王小花,而她有一些小能力,可以借用一下,只是因為離得遠了,她現在也沒有辦法用那個系統了,她既然已經這麼說了,自然有人將她給帶回京里。

王小花還在想著讓王家人同意她和男主的婚事,她就直接被王家人賣掉了,一萬兩銀子,王家人那裡見過這麼多的銀子,他們心裡感嘆著,那裡有不同意的,當然就給王小花下藥,等她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她人已經到了京城,一處別院里。

宋綿綿也沒有想到,這些人的手段這麼強,速度還這麼快,將自己手面上的銘文亮出來,一切為二,讓皇帝和太子都有人子系統。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你的意思是,大規模調查一下兩萬預備成員的背景,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人選能幫我們解決目前的問題?」基汀問。Next post: 大前天在芝公園的酒店花園那晚是自己酒喝多了,酒壯人膽,再加又是在東京,她放得有些開,那晚差不多是自己主動挽著李曉凡胳膊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