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呵!你動手啊?來啊!」天玄子胸膛一挺,說道:「你乾脆用出你全部的實力,把我打死得了,反正你姐姐在下面等我也等得有些著急了,正好,趁這個機會我便下去陪她。」

聽到天玄子說出這句話,楊華泄氣了,說道:「好吧,你贏了!這些年每次要干架你都拿我姐姐當擋箭牌,使得我不敢動手,你狠!」

「嘿嘿……」天玄子嘿嘿一笑,說道:「現在咱們便談談賠償的事情吧!」

「你還想要我賠償?」楊華一怒,說道:「別以為我真的不敢打你,有種的你就別拿我姐來當擋箭牌!」

「嘿,要知道最初的時候,我寶貝徒兒可是已經有了小情人,而你家的寶貝孫女卻是後來者,而且還是她倒追的林天龍,這事肯定得怪她。」天玄子說著,隱秘的對著楊芷鋅眨了一下眼。

楊芷鋅見天玄子對自己眨眼,頓時便是領會,於是便說道:「對啊,是我倒追的天龍哥哥!」

「你……你……」楊芷鋅的父親楊宗站在楊華身後不成器的瞪著楊芷鋅,但奈何現在這個場合又不適合他教訓自己的女兒,於是便是「你」了半天都沒有下文。

「其實我要的賠償對於你們來說也不算是損失!」天玄子說道:「甚至,只要你們賠償了,我敢保證,你們以後定會為這個決定而感到榮幸!」

看天玄子說得這麼的玄乎,楊華與兒子對視了一眼,他們兩人在天玄子說出剛才這句話之時便是觀察著天玄子的一舉一動,結果便是發現,天玄子乃是真心的說出這句話。

這麼吸引人的提議,令得楊華心動了,最後便是無奈的說道:「說吧,你要什麼?先說好,凡事留個底線,更何況你還是我的姐夫,可不能獅子大開口。」

在天玄子與楊華爭論之時,林天龍便是被驚醒,也是注意到了兩人之間說話的方式,從這點林天龍便是能夠確定,兩人乃是有著過命交情的兄弟!

因為只有這樣的兄弟,才是會處處為難對方,但在最後卻是為了對方好,會盡量的不讓對方出太大的丑。

而當他聽到楊華剛才這一句話之後,瞬間便是明了,怪不得身為南域第一家族的楊家會與六大宗派之中排名最末的玄天宗有往來了。

原來竟是有著這樣的一層關係擺在這裡,自己的師尊,天玄子,竟是楊芷鋅的爺爺的姐夫!

那麼豈不就是說,呂嵩與楊家現任家主乃是表兄弟了么?

得知這個結果的林天龍也是驚訝了一把,兩個表兄弟,竟然一個是南域第一家族的家主,而另外一個也是不差,玄天宗的一宗之主!

兩者相加起來,實力定不會比天羽門弱!

怪不得天羽門這幾百年來都是沒有對玄天宗動手,原來竟是因為天玄子與楊華有著這樣的一層關係擺在這裡。

「嘿嘿……你是我的小舅子,我怎麼可能對你獅子大開口呢,你說是吧!」天玄子嘿嘿笑道:「其實我要的賠償很是簡單。」

天玄子再次嘿嘿一笑,道:「那便是,你得把你家寶貝孫女許配給我的寶貝徒弟!而且要借著這個機會向整個南域宣布公開他們的關係!」 林天龍一聽到天玄子這話便是眼眸一亮,但隨即又是迅速暗淡了下去。

雖然這樣一來,楊芷鋅這邊是搞定了,但張欣兒卻是可能會被這個消息給氣炸的!要是因為這樣張欣兒便與自己劃清關係……

其後果,林天龍不敢想象!他不能失去張欣兒,卻也不願意失去楊芷鋅!

「師尊!不可……」林天龍話剛出口,才是發現自己這樣說貌似有些不對,至少也不能夠當著自己的未來岳父以及張欣兒的爺爺說出這話。

雖然已經是及時的停住了口,但通過他說出的這幾個字,其他人便是能夠猜得到他的想法。

「臭小子,你是擔心你那小情人會因此而生氣,甚至與你劃清關係,是吧?」天玄子斜眼說道:「我敢保證,你那小情人決計不會是那種人,而且,男人三妻四妾的也是很正常的,想必她也是知道這一點!」

「可是……」林天龍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可是什麼?」這時,楊宗站了出來,說道:「我家芷鋅小小年紀便是被你拐了去,難道你還想就這樣把她甩了不成?」

「呃,楊……家主……我不是那個意思!」

林天龍看著楊宗,一時間卻是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如果是跟著天玄子叫,得稱他為師兄或是老哥。

而跟著楊芷鋅叫,那得稱呼其為岳父大人,現在兩人還沒有成親,再怎麼也得叫上一聲「伯父」吧!而這樣一來的話,算起來,自己的師傅豈不是比他的小舅子楊華要小上一輩了?

可不能這般稱呼,要是這樣稱呼,師尊得弄死咱!

但這樣一來,卻是讓得林天龍左右為難,跟著前者叫與跟著後者的叫法,那可是差了一輩!

於是乎,林天龍乾脆便不去糾結這些問題,留著以後再說,眼下還是稱其為楊家主最好。

林天龍此話一出,幾人相繼都是愣住了一下,隨即便是想到了這點。

「哈哈,我說姐夫,要是我家這小妮子嫁給你的寶貝徒兒了,算起來,我還比你長一輩了呢!」楊華哈哈大笑道。

能有機會佔天玄子的便宜,楊華可是非常樂意的,更何況還能看到天玄子吃噶的樣子,這可是求之不得啊!

「你確定要這樣算?」天玄子皺眉問道。

一聽天玄子這話,楊華便是瞬間感覺到了一股不對勁,但究竟是哪裡不對勁,他也是無法得知,就是有著那麼一種感覺。

「呃……」楊華頓時顯得有些不敢招架,甚至連話都是不敢再接下去,他怕自己一接話便是掉進天玄子挖的坑,以前被天玄子坑的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也導致楊華此刻小心敬慎的對待天玄子的每一句話。

「哼,算你識相!」天玄子哼了一聲,說道:「若是你想要長我一輩,也行!但同時也意味著,你比你的「親」姐姐也要高上一輩,要是她還在世的話,說不得還要稱你一聲叔叔、師叔或是前輩?」

天玄子也是點到為止,意思到了也就夠了,於是便又說道:「所以呢,咱們還是各算各的就行了!扯那些個有的沒的有個鳥用?又不能讓你的修為增加一大截。」

聽天玄子話里的意思給自己留了一個下台的好機會,於是楊華便是立即抓住,陪笑道:「呃,是,是!姐夫教訓的是,小弟知錯了。」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不錯,以後跟著老哥我混,保管你吃香喝辣的!」天玄子翹著二郎腿優哉游哉的說道。

「師尊,你們扯到哪裡去了?」林天龍在一便看著這倆老貨胡扯,不由得出聲提醒道:「對於欣兒和芷鋅,無論哪一個,我都是不想放棄的,我了解是最為欣兒的,若是按照你剛才那樣做了,欣兒決計會傷心欲絕,甚至尋死的心都可能有。」

「還有另外一種情況,她也有可能從此便消失在我的世界之中,一直躲著我,或是放蕩自己……」

林天龍說出一大串的可能性,在座之人無一不是對林天龍從心裡的發出佩服之意。

要知道在這個武者為大的世界之中,真正的愛情是少之又少,而像林天龍如此這般的愛著一個人,呃,應該是兩個,或許還有更多隱藏著沒有暴露出來的。

珠光寶妻【完結】 ,在這個大陸之上,幾乎是找不出多少!

「要是這樣的話,那就算了吧!我不想因為我的出現,導致欣兒姐姐做出一些傻事!」楊芷鋅低著頭揪著自己的衣角,輕聲說道。

雖然這小妮子平時看上去貌似像根本不懂愛情是神馬似的,但與之親近的楊宗以及楊華卻是知道,雖然平時這小妮子表現的好像什麼都不在乎,但其實在她的心裡卻是對每一件事都是很在乎,只是沒有表露在臉上罷了!

「不行,就按照姑父說的這樣做了。」楊宗見楊芷鋅這個樣子心中便是有氣,自己能夠不在乎你還有其她女人讓女兒嫁給你,已經是給足你面子了,今兒個是無論如何也得把這事給確定下來。

「爹爹……」楊芷鋅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撲進了楊宗的懷中。

一直以來,楊芷鋅都是將真正的情感隱藏在內心深處,直到遇到了林天龍,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情感才是牽扯著她,讓她對林天龍產生了好感。

雖然如此,她也是不怎麼會將內心世界給表現出來,但這次,顯然她是受到了委屈,才是再也無法隱藏,直接的將心中所有的委屈都給宣洩出來。

看著楊芷鋅如此,林天龍的心中突然的痛了一下,這種痛,他曾經有過,那是在上一世,欣兒因為自己而死之時,自己的心彷彿被千萬根尖刺給扎了一般,很疼!

現在,卻是又出現了,這也就意味著,對於楊芷鋅,林天龍也是深愛著的,否者,也就不會有剛才的那種痛覺。

那可不是感覺,而是真實的痛覺!真正的心痛!

欣兒的傷心再加之芷鋅現在的傷心,令得林天龍的心,彷彿是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抨擊了一下似的,竟是令得他真的感覺到了痛!

「哎!痴情啊痴情!真是太傷人!」天玄子突然嘆道:「想當年,我也是如此的深愛著她……若不是因為還有宗門需要我,真想下去陪她!」

「好了好了,小妮子你別哭了,就按我說的做了!我給你做主了!」天玄子說道。

「師傅……」

林天龍剛說兩個字,天玄子便是立馬打斷了他,道:「天龍,相信你師傅我,我自有方法讓你的小情人不再怪罪你!」

「這……」林天龍本想再反駁兩句,但想到師尊天玄子對自己從來都是說話算話,於是只好屈服,說道:「好吧!」

「好了,這事兒就這麼定了!」天玄子說道:「楊華,先說好了,你這未來的寶貝孫女婿以後或許會有更多的女人!」

「這個嘛……」楊華說道:「小輩的事情就由小輩自己決定吧,若是芷鋅她自己願意,我們就算再怎麼阻撓也是無用!」

「謝謝你,爺爺!」楊芷鋅很是認真的對楊華道了一聲謝,之後又看著林天龍,說道:「天龍哥哥,我……」

沒等楊芷鋅將話說完,林天龍便是一把將其拉了過來,隨後將其緊緊的抱在了懷中。

一個成功男人的背後,總是有著一個毫無保留支持著自己的女人,現在,林天龍卻是不止有著一個,而是好幾個!

要是張欣兒不再怪罪自己,那可就算是大圓滿結局了!

「你們幾個,看什麼看,都出去打探打探別家的情況。」天玄子見李雲等人在一旁看著好戲,不由得大聲喝道:「看夠了就去,別家可是有著不弱於你們幾人的弟子,要想戰勝他們,首先要做的便是了解他們。」

林天龍接過話,說道:「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代課總裁狠霸氣 ,您想說的是這個意思吧?」

「臭小子,你和芷鋅這小妮子也給我出去逛逛,天黑之前別回來!」天玄子對著林天龍說道。

之後,在林天龍等人都是出去了之後,天玄子與楊華、楊宗圍坐在桌邊,天玄子這時才是說道:「你們看到了吧,我的寶貝徒弟不僅在修鍊上有著絕世的天賦,在文識之上,也是很過人的,你們可以放心的把芷鋅交給他了!」


隨後,楊華說道:「在武魂大陸,貌似並沒有聽哪一位名人說過這句話,這小子難道是自己瞎捉摸出來的?這麼有才?」

「那是當然,你也不看看是誰**出來的徒弟!」天玄子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其實他也是不知道林天龍是從何處聽來的這句話,或許,還真是他自己想出來的呢。

「好了,不說了,我去找張欣兒那小妮子聊聊。」天玄子說道:「你們倆,該幹嘛幹嘛去!」

說完,天玄子便是獨自上了樓,只聽見後方傳來楊華那無限憋屈的聲音:「呂旋,你個老不死的……」 林天龍等人直到天黑之後才是回到酒樓,出去這一天,幾人的收穫可謂是不小!

除天羽門之外,基本上各個宗門的參賽弟子都是幾乎了解了,只是有著那麼幾個被雪藏得很深的,沒能了解到。

雖然平時看起來這些排名在玄天宗之上的宗門很是平靜,沒有什麼大動作,但其實不然,若不然林天龍等人了解到的那些修為不低的弟子是怎麼來的?

回到酒樓,林天龍的心便是開始有些打鼓,也不知欣兒現在還是不是在生氣,師尊說的他能讓欣兒原諒我,成功了沒有?

送楊梓欣回房間之後,林天龍帶著滿腦子的疑問與懊惱,來到了師尊天玄子的門外,抬手敲了敲門。

敲門之後林天龍便是靜靜的等待,隨後房間裡面便是傳出一個聲音:「進來吧!」

林天龍推門而入,進入之後,只見天玄子正坐在椅子上,而他的對面,則是張欣兒!

「欣兒……你也在啊!」林天龍弱弱的問了句。

「嗯。」張欣兒俏臉微紅的點了點頭,隨即便是將頭低了下去,也不知她在想些什麼,只見得她的臉蛋是越來越紅。

「欣兒你這是怎麼了?」林天龍見此情況便是立馬慌了神,走過去雙手將張欣兒的臉抬起來,擔心的問道:「是哪裡不舒服嗎?」

「沒事,我很好。」張欣兒隨即便是立馬站起身朝門外走去,說道:「你們有事先忙吧,我就先回去了!」

末日之武道守護

「師尊,欣兒她真的沒事么?」林天龍疑惑的問道。

「當然沒事!」天玄子理所當然的回答道。

見得天玄子偷笑,林天龍隨即便是明白了過來,問道:「師尊,是不是因為你跟欣兒說了些什麼,才是令得她這樣的?」

天玄子笑而不語,見林天龍貌似有些急了,他才是悠悠的說道:「臭小子,你就別多問了,反正你的問題我是給你解決了!」

林天龍本就是好奇心特強的一個人,天玄子如此一說,也正激起了他的好奇心,於是便決定無論如何也是要問出來,哪怕是今天就跟師尊耗在這裡不休息了。

張欣兒踱著小步走在回自己房間的過道上,腦海之中回想起之前天玄子給自己說的那些,原本就快要恢復正常的臉蛋卻又是通紅了起來。

張欣兒一直到回到房間,躺在床上之後臉蛋都還是通紅。

林天龍見天玄子一直不正面回答自己的問題,便是真的跟他耗了起來,但天玄子乃是活了好幾百年的人了,對於心浮氣躁這種心理,早已是被時間磨滅了。

最終,林天龍還是灰頭土臉的從天玄子的房間之中退了出來,沒辦法,無論他怎麼說,怎麼做,天玄子就是不對自己說關於剛才他對張欣兒說的事,甚至連一個字也都是不肯透露。

而每當林天龍提出一個問題,天玄子都是以:「我答應了那小妮子的,不告訴任何人,難道你要我違背諾言么?」回答林天龍。

直至回到房間之後,林天龍都還在糾結著這個問題,整整一個晚上,他都是在猜測,各方面的猜測,天玄子到底對張欣兒說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