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體的情況我也不知道。不過衛[***]確實只來了十萬人!現在按照你之前的命令駐紮在狄山小城。李麟,你這次去黑水叢林情況如何,現在單單憑藉你這十萬普通士兵可是守不住黑水王城的。」李振威神色難看的說道。衛[***]發生的問題必然少不了長老院的手段,只是不知道武王是如何將觸手伸到剛剛組建的衛[***]之中。畢竟衛[***]的成分複雜,更大部分是土匪改編而成,按照道理武王不應該注意到這支雜牌軍才對。

「暫時先讓他們駐紮在狄山小城吧!黑水王城現在的局勢不是他們能夠攙和進來的。」李麟沉聲說道。

李振威點點頭,對李麟說道:「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就算你是先天高手,想要在黑水王城的亂局中活下來也是不易。」

「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既然我被封為漢王,我準備開府,招募散修高手。至於能不能招到,只能看天意了。」李麟神色也很是凝重。沒想到這次回來見到的局勢比自己想想的還要複雜。但是不管情況怎麼樣,李麟都只能咬著牙撐下去。

「要不要我再去求求皇叔祖,讓皇叔祖在黑水王城多停留一段時間?」李振威說道。

「不必麻煩了。如果皇叔祖肯留下,就算我們不說,他老人家也會留下來,畢竟對於黑水王城的感情,他可是比我們深厚的多了。而且皇叔祖之所以對我視而不見,再加上衛[***]發生的問題,說明武王的勢力又膨脹了。皇叔,對於燕京你有什麼消息?」

「你小子果然能猜。不錯,根據我得到的情報。武王的皇道屏障似乎鬆動了。恐怕會在短時間內踏入皇級。所有人都知道你和武王有仇,現在自然想要痛打落水狗,好獲得武王的好感。不得不說,武王現在威勢已成,遠遠不是你我能夠對抗的。」李振威嘆息的說道。

老祖宗的不作為導致武王如此囂張,明確和武王作對的李麟自然成為眾矢之的。李振威雖然同情與他,卻也無力相助。畢竟他也只不過是一個先天四品的王座,對於半步皇級,甚至真正皇級的高手實在是沒有什麼影響力。


「魏家可有消息?」李麟沉聲問道。

「魏延回來了!我將它安置在了總督府地下密室中。現在你回來了,大可以去見他。」李振威說道。

「那魏家其他高手呢?」

「沒有,只有魏延一人歸來!看來魏家殘餘的高手是被三大勢力聯手嚇怕了。你想要藉助魏家力量的心思恐怕要落空了。」

「這點我倒是考慮過,經歷了滅門危機,魏家不躲起來恢復元氣才怪呢!不過魏延能夠回來我很欣慰,最起碼我現在手下多了一個先天高手,處境也比之前有所改善。」李麟笑了笑,並未太過在意。

「你小子還真是樂觀!不過本王要告訴你的是,你手下不是只有一個先天高手,而是有兩個!還有幾個潛伏不凡的武宗高手。」李振威眨眨眼說道。

「還有?誰?」李麟愕然,他不記得自己在黑水王城還有什麼先天高手的朋友。

「莫家大小姐莫飛玲!」

「她?皇叔你沒搞錯吧!人家莫家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大家族,怎麼可能會讓莫家的天才大小姐跟著我這個光桿司令。」李麟不相信李振威的話,因為這話根本就不可信。

「小子,不得不說你的人品很好,在你不在的這段時間,一直有人在為你遊說,莫飛玲之所以會來總督府,除了她對魏延的處境比較同情,還有另外一個人的努力。巧的是,這個人目前也在總督府中。走吧,帶你一塊兒去看看。」李振威臉上掛著笑意。


「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這般神秘?」李麟心中大為驚訝。從他知道武王實力大進就能夠預料到自己將要面臨什麼樣的窘境。只是這些麻煩真的來臨,李麟的心中還是有著一絲不舒服。現在貿然聽說有人在幫他,李麟在好奇之餘,也在小心的猜測神秘人的身份。

「還有一件事,虎痴和虎音兄妹已經從狄山小城向著黑水王城趕來,估計明天就可以到了,到時候或許你就知道衛[***]發生什麼事情了。」李振威開口說道。

(未完待續) \或許對前世來說是困難的建築,但在這個武道昌隆,人們動輒數萬公斤力氣的世界來說真的不算什麼。就李麟所看,這片地下建築足有數萬平方米,足以容納上萬人在裡面生活,而且裡面分為數層,建築結構極為合理。

「等到我們離開,這裡恐怕就徹底的空了!」李振威感嘆的說道。

「行了,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了!誰不知道現在黑水王城即將爆發全面大戰,而黑水總督府的撤離也不完全是因為我受封為漢王,這裡成為我的封底的原因。大唐對黑水王城還是有野心的,只是現階段無力顧及罷了。我被丟在這裡恐怕也是大唐存了一份僥倖的心思,希望創造奇迹的我能夠繼續延續之前的好運氣,為大唐守護住在黑水王城的一片天地,好為將來大唐捲土重來留下借口。這點雖然沒人跟我說,我自己也能猜得到。」李麟毫不客氣的說道。

「這也是沒辦法,說到底我也只能聽命行事。李麟,本王勸你一句,一旦事不可為,立刻離開黑水王城。大不了離開帝國,這蒼龍大陸無比遼闊,總有你發展的空間。正所謂人挪死,樹挪活。你千萬不能一根筋走到底。」李振威苦口婆心的勸諫道。

「這點你放心,為了大唐犧牲一切的jing神我自認還是沒有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比自己的小命還重要。對於事情的主次我還是分得清的。皇叔,你我想交一場。我也不想因為我而害了你。武王那老東西我可是接觸過,睚眥必報的個xing可不好對付。你和我走得太近了,就算皇叔祖願意保你,面對一個皇級高手的壓力,又有幾人能夠頂得住?」

「就像你說的,走一步算一步!或許等到北方戰事平定,我會向朝廷申請前往南方安定身份專心養老。這些權力爭鬥真的不適合我!」李振威有些心灰意冷的說道。

「皇叔恐怕不是耐得住寂寞的人。不過從欣欣姑娘那裡來看,皇叔也開始變化了。不管怎麼樣,我這裡還是隨時歡迎皇叔歸來的。」李麟笑著說道。李振威天賦實力皆是不錯。如果不是xing格太過洒脫,實力必然要比現在還要高。再加上他年齡不過四十齣頭,這般隱居避世太過可惜了。李麟來到這個世界上真的能夠讓其信任的人並不多。李振威可以算一個了。

「你小子胃口倒是不小,還想讓本王來給你賣命!不過你小子xing格本王還是比較喜歡的。如果將來真有那麼一天,皇叔前來投奔你,你可不能將皇叔趕出去。」李振威笑道。

「這點還請放心,我李麟別的優點沒有,答應過的承諾還是會遵守的。」

兩人相識而笑,因為連番惡化的局勢而造成的一絲隔膜也徹底消失。

剛到地下室大門前,幾道聲音傳來。

「喂!算命的,你算得到底準不準!如果三皇子再不歸來,我可就真的要走了!」一道不滿的聲音傳來。

「莫急。莫急。卦象顯示,三天之內,三皇子必然歸來,而且還會帶來一個讓你們安心的好消息。」一道自信的聲音響起。

「如松,說過你多少次了。要有耐心。牛鼻子雖然神神叨叨的,但是算卦還是很準的。」一道清冽的聲音響起。

「不錯,否則我們也不會聚到這裡。」一道瓮聲瓮氣的聲音附和道。

走到門口的李麟停下腳步,對李振威說道:「是他們?」

「很意外!本王也不明白小天師為什麼這般幫你,這幾個人也是小天師找來的。至於原因只有你自己去探尋了。」李振威笑著說道。

李麟點點頭,門口的交談已經驚動了裡面的人。但是他們卻沒有走出來,看起來很是鎮靜。

李麟推門而入,石室很寬闊,內部光線充足,對於黑水總督府來說,夜明珠並不算什麼奢侈的物品。

「見過三皇子!」一身道袍的張昊率先起身,向著李麟躬身行了一禮。

「不敢,聽皇叔說小天師這段時間為本王奔走招呼,將諸位天才召集到一起,不知道到底為何?你我之間好像並沒有這般深厚的交情。」李麟沒有和張昊繞彎子,而是直接開口問道。

「三皇子果然爽快,那我也就不用藏著掖著了。一個月前我為自己算了一卦,發現自己因為神狼教招惹了一個天大的麻煩,如果不補救就會有滅頂之災,所以我將神狼教密謀的消息泄露出來,並前往魏家和你相見,希望可以化解危機。後來見過你之後我又給自己算了一卦,發現我今後的成就竟然和你綁在了一起,而如果選擇和你為敵結果卻是死無葬身之地。我們天機子弟順應天機而活,最善於趨吉避凶之道。根據這道卦象我判斷,三皇子李麟將是我今後輔助的恩主,自然要提前為你準備。」張昊理所當然的說道。

「就憑藉一掛就要認我為主?」李麟愕然,沒想到竟然還有這般極品的人。難道自己真的有傳說中的王霸之氣?這個世界的天機雖然和前世的騙術不同,但李麟對於所謂的天機還是覺得諱莫高深。他並不信神,自然也就不太相信命運。正所謂我命由我不由天,張昊這樣的舉動在李麟看來很是有些突然和意外。

「三皇子命數無雙,跟著你的人雖然危險,卻也是巨大的機遇,將來必然會飛黃騰達。我們天機弟子雖然竭力避免涉入紅塵,但一旦天機到來,自然不會坐以待斃。所以,三皇子大可不必懷疑我的用心,張昊現在是真心在為你謀划。」張昊神se平靜的說道。彷彿李麟不信任壓根沒有影響他的決定。

「那你們呢?就這麼相信小天師的話?」李麟轉身看向其他幾人。魏家公子魏延,孟家二公子孟如松,吳家四公子吳人敵,天雷門少主張天雷,當然還有神se無比淡定的莫飛玲以及乖巧委婉的妮妮姑娘。

「我說過,魏家得救,我必然一生追隨於殿下麾下!」魏延神se平靜的說道。這些人中只有他最是淡然。不管李麟處境如何,他都已經決心跟隨,自然不會有太多的其他的想法。

「我倒是不太相信牛鼻子的話,不過我也老爺子相信,說是為了孟家的將來,就犧牲我一下,讓我跟著你!」孟如松撇撇嘴,很是鬱悶的說道。


「我也是!」本就沉默寡言的吳人敵接了一句就不再多說。

「這是我自己的決定,四大勢力有什麼了不起的。門中這麼多年唯唯諾諾也沒有換來太大的發展,所以我就決定來了!或許跟著你會有一番成就也說不定呢。」張天雷瓮聲瓮氣的說道。張天雷人雖然粗魯,但絕對不是莽夫。看來這個決定他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我相信牛逼子的卦象,更相信我自己的眼光。三皇子非常人,現在雖然虎落平陽,魚游淺灘,但總有一ri可以化龍一飛九天。」莫飛玲站起來,極具壓迫xing的說道。李麟自然發現莫飛玲的不同,她和幾天前相見有了巨大的變化。看來是在這段時間踏出了那關鍵的一步。

「小女子無家可歸,還請三皇子收留!」妮妮姑娘楚楚可憐的說道。

李麟皺了皺眉頭,深吸一口氣說道:「本王剛剛接到朝中聖旨,朝中任命我為大唐漢王,並將黑水王城方圓五百里的地盤封為本王的封底。本王不怕告訴你們,在朝中我有一個大對頭,勢力極為龐大,他已經使用手段將黑水總督府所有的先天高手調走,也就是說,最多一個月,本王身邊將再也沒有一個先天王座高手。本王不想害你們是,如何選擇還請你們慎重。我李麟需要的是生死相依的夥伴,而不是別有目的的跟隨者。」

「魏延願意跟隨三皇子,誓死不悔!」魏延毫不遲疑的開口道。

李麟點點頭,魏延早就是他認定的屬下,有這樣的表現自然不意外,不過魏延的乾脆還是讓他比較欣慰的。

「我也願意跟著漢王殿下!」張昊開口說道。聲音絲毫沒有壓力,實在是讓李麟對他信任不起來。

「我現在已經拜牛鼻子所賜被家族趕了出來,現在只有跟著你一條路了。」孟如松哭喪著臉說道。

「我也是!」吳人敵低聲說道。

「男子漢大丈夫,一口吐沫一個釘,剛剛都說要跟著你了。哪還能改。大不了這條命不要了就是!老子寧可轟轟烈烈的死,也不要窩窩囊囊的生。」張天雷大聲說道。

「有志氣!本小姐也想看看自己的眼光到底準不準。我們之所以前來,之前已經做好了準備,所以三皇子就不必試探我們了。」莫飛玲最後說道。

。) 經過剛剛那番試探,幾人的回答讓李麟大為感動,也讓他終於決定接納這些人,成為自己發展的班底。現在他們或許實力不強,但是從天賦來看皆是不弱,只要獲得機會,必然也是一飛衝天的人物。就算最弱的孟如松,也有八品武宗的實力,在黑水王城或許不算什麼高手,但在其他地方絕對算是武道天才了。

李振威看到李麟什麼都沒做就收服了這麼多桀驁不馴的世家子弟,不由的對自己這個侄兒的能力刮目相看。不過他並沒有留下來,而是對著李麟點點頭,直接退了出去。

「漢王殿下,剛剛你說的不會是真的?你的處境真的有這麼慘?」張昊開口說道。

「你不是天機弟子嗎?連命運都能算,還能有什麼是不知道的。你算一算不就知道本皇子有沒有撒謊了!」李麟笑著說奧。

張昊一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殿下有所不知,天機本就玄奧,需要極大的心力,一個搞不好就要遭到反噬。殿下福緣深厚,是我們天機師最不願是招惹的一類人,因為和你相關的事情測算起來將極為艱難。如果數ri前我還有把握算算漢王的話,現在光是起這個念頭都有危險的感覺。說明這段時間漢王殿下您完成了一次蛻變,福緣變的愈加深厚了。」

李麟心底一驚,張昊的話讓他聯想到血煉分身帝弒天,想想帝弒天現在黑水叢林的威勢。確實讓自己的勢力大幅度增加。而張昊只是憑藉高深莫測的天機就知道自己福緣大增,看來自己之前對天機的理解還是太過簡單了。

「本王剛才所說當然都是真的,不過你們大可放心,本王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這次我離開其實是去請一個厲害的高手,現在已經請來了。最起碼我們自保已經有餘了。」李麟笑著將身後的敖金請過來。

「他叫阿金,九品王座高手。這段時間他會坐鎮總督府,保護我們的安全。」李麟笑著說道。

敖金臉se並不好看。他雖然受命保護李麟,卻並不喜歡被李麟這般忽視。現在李麟還將自己介紹給螻蟻一般的其他人,讓他更是不爽。當然。那兩個長相漂亮的女人除外。

「漢王殿下,你說他是九品……王座?」莫飛玲和妮妮姑娘同時驚呼出聲。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李麟好笑的說道。對於兩個女人一驚一乍的舉動。有些好奇。

「他好年輕,而且看起來還沒有我們大,這樣的少年竟然有九品王座的實力?」莫飛玲質疑的說道。

「他長得好漂亮,這樣如同謫仙般的人物會是九品王座那樣的老怪物?」這是妮妮姑娘不解的話。

李麟愕然,敖金臉se漲紅,看起來被兩個女人的話氣的不輕。

嗡——!

氣息暴漲,毫無防備幾人臉se大變,實力較弱的孟如松竟然直接被壓趴在地。妮妮姑娘同樣臉se蒼白,但從表現來看,敖金這個se痞子明顯是對她放水了。看來龍xing本yin這句話用在敖金身上還是很合適的。

「阿金。夠了!」李麟沉聲喝道。 超品相師 ,被傷到就不好了。

敖金悻悻的收起威壓,有些不屑的撇撇嘴。人類就是麻煩,實力差距這麼大還能夠這般平等的相處,真是不知道這些人類的腦子裡到到底想些什麼。

「真的是九品王座!好恐怖的威壓!」孟如松雖然站起來。但是依然感到身上軟綿綿的缺乏力道。

「阿金修鍊的功法駐顏有術,因此看起來極為年輕!」|李麟只能這麼解釋,總不能將敖金的身份說出來,可以化為人形的獸王,知道的人越多對敖金來說越危險,對莫飛玲他們同樣不是什麼好事。

幾人瞭然的點點頭。雖然對敖金的身份越加好奇,但是李麟不肯多說,他們也就沒有多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李麟不曾打探他們的秘密,他們自然而已明智的不會多問。

「行了,我們現在好好商量商量接下來該怎麼辦!我這次回來來,感到黑水王城的局勢比之前緊張了很多啊!」李麟好奇的問道。

「殿下有所不知,昨天有神秘高手襲殺了大衍宗的關卡,三名王座高手失蹤,其中包括一位六品王座高手,另外還有三十二位武宗高手被殘殺。兇手能夠從大衍宗九品長老的追蹤下逃走,必然也是同級的高手。現在大衍宗正在全面搜查這件事情。初步懷疑是另外三大勢力的高手所為。」張昊開口說道。

「竟然是因為這件事?」李麟有些驚訝,沒想到這黑水王城的緊張局勢還是自己引起的。

「殿下知道這件事?」莫飛玲敏銳的問道。

「當然不知道,我今天才剛剛回來,怎麼可能隨便去招惹大衍宗這樣的大勢力。那不是自找麻煩嘛!」李麟搖搖頭,很是認真的否認道。

「總之,因為這個神秘高手的突然出現,黑水王城的大戰很可能提前爆發。就目前的實力來說,神狼教依然一支獨大,他們獲得背後神狼皇朝的支持,金馬堂和鳳凰谷聯手形成第二方勢力。大衍宗這個時候突然發飆,也很有可能成為第三方勢力。畢竟黑水王城距離大衍宗是最近的。剩下的各大家族除了有幾家投入到兩大陣營之外,其他的還都在觀望。不過根據我的判斷,一旦雙方動手,這黑水王城的勢力就要重新洗牌,誰都別想保持中立。我們天機門已經接到了撤離的命令,除了我這黑水王城將不會留下任何一個天機子弟。所以我大膽推測這次黑水王城的危機遠超所有人的想象。我們也應該早作準備。」張昊開口說道。

「不錯,和其他勢力相比,我們太過弱小,我建議將我們現在的情況散播出去。我想沒有大勢力會在意我們這樣只有幾個先天初級高手的小勢力。」莫飛玲說道。

「我還在被三大勢力通緝,傳出我在這裡的消息會不會有麻煩上門?」魏延開口說道。

「我倒是希望你在這裡的消息傳出去,這樣肯定有人上門找麻煩,這個時候就讓阿金出手將其擊傷,讓所有人知道我大唐總督府還是有高手存在的,讓敵人搞不清我們的虛實,這樣我們才能更加愛安全。也可以儘可能的爭取發展時間。」李麟開口說道。

「虛虛實實,這才是最好的手段!」張昊點點頭,算是同意李麟的建議。

「就算我們手段用盡,實力上的差距也不是靠迷惑敵人就可以彌補的。所以我們還應該想辦法提升我們的實力。」莫飛玲開口說道。

「本王計劃公開召集散修高手加盟我大唐總督府,成立一支散修組成的隊伍。或許會良莠不齊,卻也是一種提高實力的方法。更何況本王在狄山小城囤積了一支十萬人的大軍,雖然皆是普通軍隊,但真要出了問題,卻也能夠有所幫助。」李麟說道。

「普通軍隊威懾力實在有限,除非獲得傳說中的兵陣,否則根本就難以將軍隊所有的力量都整合起來。」張昊感嘆的說道。

「兵陣乃是上古帝朝的不傳之秘,我們如何能夠獲得。」莫飛玲說道。

「我知道哪裡有兵陣!」一直沉默不言的吳人敵開口說道。他這一開口徹底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人敵,你沒有開玩笑!你知道哪裡有兵陣?那可是超級皇朝都難以得到的東西啊!」孟如松當先開口道。他和吳人敵的關係最好,連他都不知道,吳人敵更加不可能知道了。

「我曾經在天淵閣的拍賣目錄中看到有兵陣圖譜拍賣的消息。只是上面說只是殘圖,不知道還能發揮出多大的作用。」吳人敵謹慎的說道。

「天淵閣嗎?如果是這個蒼龍大陸最大的拍賣機構或許真的有呢!」莫飛玲眼中閃過一抹jing光。

「值得一試!」張昊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