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靈的聲音傳入葉楓的耳中,犧牲造化之靈可以將神爐的大部分威能催發,鎮壓祝應龍不在話下,但若是失去了造化之靈,便相當於奪天造化功失去了靈魂,他所得到的造化篇等修鍊秘法,也都會消失在記憶中。

不到萬不得已,葉楓是絕對不會選擇這個辦法的。

「就算他是天仙強者,但這是道心意志的交鋒,我一定能勝過他!」葉楓在心中大吼,不斷的催動意志與祝應龍的意志一次次猛烈的碰撞。

外界,隱舞的元神回歸本體后,便看到葉楓悶哼一聲,身體猛烈的震顫,猶如遭到雷擊一般,此刻的他正在生死攸關之際,道心意志一旦被祝應龍衝散,他所有的一切便都會被對方奪走。

意志源自於道心,道心則脫胎於神魂,神魂承載於肉身,正所謂牽一連而動全身,葉楓的意志受到衝擊的同時,一股狂暴的力量也在他的體內肆虐,讓他承受著無比慘烈的劇痛。

隱舞一臉的擔憂,她知道肯定是那個被封印的人正在試圖奪舍葉楓的身體。

她試圖以元神之體再次進入葉楓的識海,卻感受到一股浩瀚力量的阻隔,讓她無法進入。

葉楓的身體顫抖的越來越厲害,肌膚龜裂,鮮血淋淋,面無血色,不停的抽搐。

「葉楓!……」

隱舞感覺心如刀絞,她抱著葉楓的身體,眼角有淚水流出。

「你千萬不要有事啊,火陽絕地這麼危險的地方我們都一路走過來了,什麼樣的困難能夠阻擋的了你?」

「你不能丟下我一個人不管啊,你不是還要去北寒探尋秘境嗎?」

在感受到葉楓生死攸關的這一刻,隱舞波瀾不驚的心境徹底崩塌,滿臉都是淚水,抱著鮮血淋淋的葉楓自言自語。

與此同時,在識海中的造化爐內,葉楓的意志固然不如祝應龍的強大,但是他卻擁有無比堅定的韌性,一次次被衝擊的幾乎崩潰破碎,意志恍惚之間,卻都一次次的挺了下來。

此消彼長,祝應龍每一次也都會消耗自身的意志之力,這位古老的天仙被封印了數千萬年,為了重獲自由,得到新生,也是拚命發狠,不將葉楓的道心意志衝散破碎,誓不罷休。 「造化之源!」

一團青光出現,與葉楓的意志融合為一。

意志相互衝擊了許久,這一次有了造化本源相助,葉楓主動出擊,意志化形猶如一頭暴怒的戰龍,襲擊向祝應龍的意志。


轟!


意志的震蕩無比的劇烈,祝應龍的意志被衝擊的猛烈震顫,變得更加瘋狂起來。

「小輩,老夫要撕碎了你!」

祝應龍的意志化形成一尊巨人,探出雙手,將葉楓化作的戰龍抓住,猛然一撕,碎裂開來。

「哈哈,老夫乃是天仙,你這小輩意志不錯,卻又怎能與我相比?」

祝應龍仰頭大笑,張開大口,要將葉楓被撕裂成碎片的意志吞噬。

就在這時,青光從葉楓的意志碎片上閃爍亮起,破碎的意志,竟是在不遠處重新組合起來,猶如一種新生。

「這不可能!」祝應龍臉色劇變,「意志被衝散破碎了,怎麼可能這麼快就重聚?」

武者的道心意志被衝擊破碎,只要沒有湮滅,便還會重聚的機會,卻需要漫長的時間來恢復。

所以葉楓在頃刻間恢復重聚,這完全跳脫出了祝應龍的理解範疇。

祝應龍的意志比葉楓的強大,但葉楓卻藉助造化本源一次次的恢復過來,終於將落入下風的戰局漸漸的扭轉過來。

吼!

葉楓再次化形成一頭混沌戰龍,大口張開,一下子將祝應龍的意志吞沒。

「你休想吞噬本仙!……」

祝應龍在瀕臨絕境之下好似爆發了潛力,無邊恐怖的仙靈之力噴涌爆發,造化爐的爐蓋都被震飛,洶湧的仙靈之力猶如潮水,讓葉楓的身體遭受了無比慘烈的摧殘。

好在他的肉身強橫,又有造化神爐這尊秘寶的鎮壓,硬撐著這股磅礴能量的衝擊,硬是沒有破碎。

葉楓緊咬牙關,身體雖然沒有破碎,體內的經脈,筋骨,血肉卻是一塌糊塗,受創極其的嚴重。

意志層次上的爭鋒,終究還是以葉楓的勝利而告終,祝應龍的意志遠勝過他,卻沒料到葉楓擁有造化爐這尊聖物,又有造化本源相助,最終反敗為勝,將他的意志吞沒。

造化爐內,葉楓的虛無元神張開雙目,一股可怕的氣息瀰漫開來。

吞噬了祝應龍的意志,不遠處有一團黑焰懸浮,正是對方的仙靈!

沒有了意志,仙靈也就失去了靈魂,只剩下精純的力量。

被鎮壓封印了數千萬年,祝應龍的仙靈所剩下的力量甚至於還不如全盛時期的一成,但是相對於葉楓當前的修為境界來說,這股力量仍然龐大的無比想象。

造化之靈再次陷入了沉睡,這一次為了幫他對抗祝應龍,本源損耗要比當初面對藤妖王時更加的嚴重,不知什麼時候才會醒來。

葉楓的虛無元神從造化爐內走出,祝應龍的黑焰仙靈他沒有妄動,以他當前的修為還無法煉化如此龐大的力量,強行煉化,反而會將自己撐死。

一場大戰落幕,他感覺到無比的疲憊,意志損耗嚴重,念頭越來越模糊,驀然昏迷了過去。

他渾身鮮血淋淋,身上沒有一寸完整的肌膚,隱舞一直都抱著他,默默的流淚。

然而讓她詫異的是,葉楓突然間打起了輕微的鼾聲,竟是好像睡著了一樣。

「這……這是怎麼回事?」她的表情愣住,緊接著突然大變,「難道他已經被人奪舍了嗎?」

想到這裡,她頓然變得焦躁不安起來,虛無元神從識海紫府中走出,再一次試圖進入葉楓的識海。

這一次她的元神沒有受到絲毫的阻隔,葉楓的識海中也不再如之前那般烈焰瀰漫,而是一片安寧,似乎經歷了一場激烈的廝殺大戰,葉楓的識海有些動蕩,殘破。

她穿梭在葉楓的識海中,並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危險,直至來到識海中的紫府中,看到葉楓的虛無元神閉著眼睛陷入了昏迷沉睡,一鼎一爐懸挂在旁,閃爍著微弱的光華。

「那個人沒有奪舍成功,葉楓還活著……」

隱舞的心情大起大落,她捂著嘴,發出葉楓無法聽到的哽咽。

她從葉楓的識海紫府中離開,默默的守護在一旁,從乾坤袋內取出一些清水,給他擦洗身子。

時間悄然流逝,葉楓也不知道沉睡了多久,在他沉睡昏迷的過程中,奪天鼎內流轉出仙藥精華,修復他受損的元神與識海,連同他破損嚴重的肉身,也在同時恢復。

當他醒來的時候,身體已經恢復如初,且比過去更加的強大了。

「又一次從鬼門關闖過來了……」

他的內心在這一刻無喜無悲,常人經歷一次生死磨難,或許會有某種無盡的感慨,但若是經歷多很多次,便不會再有任何的感覺,甚至於當成一種習慣,處之泰然。

來到九陽世界,算起來也不過只有兩年多的時間,但他所經歷過的生與死,卻是尋常之人一輩子都無法感受到的磨難。

隱舞輕撫著葉楓的面龐,腦海中浮現出這些時日以來的生死經歷,每一次都是他在前方冒著生命的危險破解陣紋,遭遇到強大的敵人,也是他衝殺在最前方。

身為一個殺手,她本應該是理智的,道心無情而又冷漠的,但卻在無知無覺間,心亂了,無情的殺手之心,也滋生出了一縷情絲。

他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似乎與他接觸的越久,就越是會發現他身上充滿了種種的神秘。

她師從於上古魔尊,即便是五大聖地的那些頂尖天才妖孽,也從未被她看在眼裡,但卻偏偏對這個神秘的小男人充滿了好奇,甚至於有一種依賴,迷戀的感覺。

我到底是怎麼了?

隱舞的心,亂了。

就在這時,葉楓的手指突然動了。

隱舞嚇了一跳,連忙將撫摸他面龐的手抽了回來,像是受到驚嚇的少女,俏麗上泛起了一層紅暈。

其實葉楓早就已經醒來了,只是察覺到隱舞在撫摸自己的臉,所一直都沒有任何的動作,以免兩人尷尬。

他不是感情方面的白痴,隱約間能夠感受出隱舞的心意,只是他也不該如何面對。

對於隱舞,談不上有特別的感情,只能說有些好感,這個性格看起來冰冷內向的女殺手,實際上內心也如普通的少女一樣,只是她對於外人接觸的比較少,所以都會本能的封閉內心。

當葉楓睜開眼睛,隱舞也將自己波動的心緒壓制平復,神色間面無表情。

「你醒了。」她淡淡的說道,似乎葉楓是死是活,都與她無關,她只是一個冷漠無情的殺手。


葉楓有些啞然,不知她這是鬧的哪一出,剛才還一臉柔情的摸著我的臉,這會兒的就翻臉不認人了?

不過葉楓大概也能猜測出一些原因,估計是隱舞封閉內心太久了,不知該如何面對自己的感情,所以才會用這種冷麵目來對待他,藉此來平復內心的波動。

葉楓也沒有挑明,他覺得感情這種東西,還是順其自然的比較好。

畢竟終有一天他是要離開這片世界的,他不能在這裡有太多的留戀。

奪天鼎內的仙藥精華已經全部都耗盡了,一開始修復受損的本源用了三滴,後來造化之靈的恢復用了一些,再加上這一次修復元神和傷體,仙藥精華終於點滴不剩,讓他感覺有些肉疼。

但是資源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消耗的,若是沒有儲存這些仙藥精華,他恐怕也無法這麼快恢復,資源可以再去尋找,但自己的小命,卻只有一條。

每一次的生死磨難,都同樣伴隨著一場機緣,這一次吞噬了一位天仙境強者的意志之力,葉楓能夠明顯的感受到自己的感知力變得更強大了,靈覺更加的敏銳,尤其是道心意志,同樣變得更加的堅定穩固。

道心意志非常的重要,在修為境界層次比較低的時候還無法體現,但是隨著修為層次越來越高,道心意志越是強大,好處也就越多。

虛無元神提升到了武帝後期的層次,因為道心意志變得更強大,神念之力更是浩瀚莫測,葉楓估計可以與武聖境的強者媲美了。

自身的修為並沒有什麼變化,但距離突破也已經不遠了。

小龍撲入他的懷中,腦袋不停的磨蹭著,因為上一次中了劇毒所受的傷勢,也已經完全恢復了。

「我們走吧。」

隱舞默默跟隨在他的身後,準備離開這座山谷,完成橫穿火陽絕地的壯舉,前往北寒。

將軒轅龍洞穿釘死的戰矛,葉楓沒有再去動,以他當前的修為無法撼動那件殘破的仙兵,不過等到他以後修為境界提升上來后,還會再來將之取走。

這次火陽絕地之行,他的收穫極大,首先是在陣法之道上的感悟,世人聞之色變的絕地陣紋,從此以後對他來說就像是自家的後花園,可來去自如。

此外還有各種寶物,如兩塊仙級陣台的碎片,一口黑色銅鐘乃是無缺的下品仙兵,還有火陽仙髓,玄火龍根,赤火金精,放在外界都是無價的寶物。

當攀越黑嶺,從無缺的仙陣中走出時,黑焰在前方瀰漫,只要穿行過去,再經過暗金火焰,金色火焰,紫色火焰三大區域,便可抵達北寒之地了。

轟隆隆!……

震天動地的巨響聲回蕩在天地間,那金色火焰巨人又在攻擊仙陣,身上的火焰呈現出一絲暗金色,通過不斷的吞噬這片絕地禁區中的火焰,它輸千萬年來一直都在進化,實力越來越強。

吞噬了祝應龍的意志之後,葉楓得到了他的一部分記憶,當初祝應龍被軒轅龍打碎了仙體,仙體中的精血演化成了一片火域,這才形成了火陽絕地。

而這尊火焰巨人,則是祝應龍的仙體精血衍生出的另類生靈,不具肉身,類似於火靈,秉承了祝應龍的一部分意志,攻擊仙陣,要將他被鎮壓的仙靈救出。

歷經數千萬年,這尊火焰巨人的實力媲美人仙,且在這片絕地中的無盡火焰中,如同不死之身,力量無窮無盡。

或許再過無數年,它可以成長到媲美天仙的力量,但卻永遠無法離開這片區域,一旦離開,就會消散成虛無。

與此同時,在葉楓和隱舞走出仙陣的瞬間,獨臂老人頓然便感應到了隱舞身上的印記。

「居然從仙陣中活著出來了?而且還直接抵達了北寒那邊,那姓的小子,到底是吃什麼草料長大的牲口?

此刻還身處於東州的獨臂老人目瞪口呆,縱然身為上古第一人,這種事情也超出了他所理解的範疇。 葉楓又收取了大量的火焰,以陣台破解路途中遇到的陣紋,平安無事的從火陽絕地中走出,踏入了北寒的地界。

他和隱舞被困在火陽絕地中的這段時間,九陽世界並不平靜,發生了好幾件大事。

東州出現了一位神秘的獨臂老人,實力滔天,神宗聖域的好幾位強者被他一袖抽飛,神宗的仙境老祖卻沉寂無聲,似乎並沒有出手的打算。

這讓各方大宗世家不禁猜測這位神秘獨臂老人的來歷,有隱秘消息從聖域中流出,神秘的獨臂老人疑似上古時代的第一強者,魔尊!

此外還有一件大事,便是鎮妖古殿與仙爐飛入了南荒的萬毒谷,五大聖地的仙境老祖聯手也未能阻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