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是你沒有神智的時候有過?」墨九狸想了想道。

「也有可能,但是應該不會吧,如果真的有過,我該知道的啊!」小書納悶道。 「我們真的沒有見過嗎?可是你身上的氣息很熟悉,還有這裡的靈力也讓我很熟悉,只是我不知道為何自己這麼熟悉!」紅水蓮納悶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小水蓮,我們應該沒有見過的,我是第一次見到紅水蓮,也就是你,所以你可能是記錯了!至於你熟悉這裡,這裡現在是我的隨身空間,但是這個空間曾經有過很多的主人,或許你真的來過,才覺得熟悉!」墨九狸想了想看著紅水蓮說道。

「是嗎?可能是我記錯了吧!」紅水蓮有些失落的說道,它也說不好自己剛才在激動和期待什麼,總覺得自己好像,但是它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主人她已經魂飛魄散了,怎麼可能還活著呢!

小書和墨九狸沒有想到紅水蓮情緒忽然間變得低落,小書笑看著紅水蓮說道:「紅水蓮,你放心吧,我主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主人,一定會對你很好的,以後你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不要擔心,我們會保護你的,誰也不能欺負你的……」

紅水蓮聞言頓了頓說道:「好,我知道了,主人……」

「嗯,好,小書是器靈,有事就跟小書說,我暫時還不需要你幫忙,所以你可以放心在這裡!」墨九狸微微一笑道。

「謝謝主人!」紅水蓮說道。

墨九狸笑了笑,跟小書交代幾句,轉身出了空間,收起了湖底之前罩著紅水蓮的碎片,這些材料都是煉製神器的頂級材料,十分的罕見,即便破碎了依舊不能丟掉的,墨九狸都收起來之後,飛到湖面,看到帝溟寒和王大神兩人坐在湖邊打坐……

帝溟寒看到墨九狸出來勾唇一笑:「沒事了嗎?」

「嗯,都好了,我們走吧!」墨九狸微微一笑道。

「主人,那個珠子裡面的女人呢?」小紅來到墨九狸身邊好奇的問道。

「我送你去找它!」墨九狸聞言道。

「我才不……」小紅的話還沒說完,就直接被墨九狸丟到空間裡面了。

然後,墨九狸和帝溟寒三個人直接離開,來的時候是小紅帶他們進來的,但是之前墨九狸在湖底,紅水蓮已經告訴墨九狸如何出去了……

所以墨九狸在前面帶著帝溟寒和王大神,很容易的就走了出去,他們出來的地方,已經不是之前發現小紅的地方了,也是雲海山脈,不過跟之前發現小紅的山谷,是相反的方向而已……

「王大哥,我們要回學院了,你呢?」墨九狸看著王大神問道。

「學院,弟妹,上官兄弟,你們兩個該不會在雲海學院吧?」王大神聞言驚訝的問道。

「嗯,確實,我們剛去雲海學院不久……」墨九狸微微一笑,將他們其實是出來做學院任務的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是這樣,那你們快點回去交任務吧!實不相瞞,我們幾個兄弟,也打算過些日子去雲海學院報名的,我們幾個都是孤兒,從小一起長大,一起修鍊,又一起建立了傭兵團……」王大神看著墨九狸兩人說道。 盤俊聽我這麼說,也慌了。因爲盤伊洛是跟唐瑾一起走的,如果唐瑾出事了,那麼盤伊洛又能好到哪裏去?

盤俊趕緊去問那羣孩子,有個抹了一臉灰的孩子,就說是從後山撿的。

我和盤俊趕緊就找去後山。結果找到被火燒的變形的一塊手錶,和一堆像是布料燃燒後留下的灰燼。我只看到那隻手錶,人立即就不好了,腿一軟,要不是盤俊及時抓住我,我就從山坡上滾下去了。

我當時的感覺就是唐瑾一定死了。被人殺死的,所以才被人焚屍滅跡。

盤俊卻說不可能,那堆垃圾裏只有衣服,沒看到骨灰什麼的?人不一定死。他還說他們瑤寨民風質樸,唐瑾也在這裏住了好一段日子了,大家都知道唐瑾是阿嬤的徒弟,都會給阿嬤面子的!

我立即挖苦盤俊自以爲是,問他要是他們家在寨子裏真的那麼得民心,爲什麼阿嬤死後會被人砍下腦袋?

我當時是急昏了頭,才口不擇言,要知道俗話說“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我的話剛好戳到盤俊的痛處,將他氣壞了,伸手要打我。

我本能的躲閃,腳下失重,一下子從山坡上滾下去。

我還以爲自己死定了,然而下一刻,我就感覺有道風聲從我上方呼嘯而過,下一刻,我身體就停止了墜落,等我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就是一道斷崖僅離我咫尺的地方,如果我的身體沒有及時停止滑落,我這個人肉餡餅早就可以開吃了!

我都不知道盤俊是怎麼做到的,在我掉下山崖前抓住我,反正算是我命大吧!成功逃過一劫。想讓我感謝盤俊救命之恩的話,那就免了,沒恨他害的我摔下來,我就算是夠大度了。

就在我僥倖逃過一劫之時,草叢中突然傳來一聲貓叫。

我耳朵都對那聲貓叫過敏了,一聽見立即就寒戰了。等我順着聲音來處看過去,又看到了那隻充滿詭異的白貓。每次白貓出現都會鬧鬼鬧兇,所以這一次我也沒作好想。尤其在那隻白貓從阿嬤棺材裏跳出來時,我已經預感到會和它再次見面。

我對盤俊說,“多半我要死了!”

盤俊臉馬上黑的跟鍋底似的,罵我胡說。

我跟他說清和這隻白貓的糾葛,盤俊一下子就火了,非要抓住那隻白貓不可。

而那隻白貓也似乎有意故意引我們到什麼地方。開始我還是有所防範,到後來那白貓不斷挑釁,我的火氣也被逗上來,發誓不追到它就不罷休。

結果被那隻白貓引到一個山洞。那山洞本來十分隱祕,形似最常見的山間夾縫,除了山洞前面荊棘和灌木,還有一塊如窗簾般的倒掛懸石遮擋着,若不是那隻白貓在我們眼皮底下鑽進懸石後面不見了,我們也不會發現那個山洞。

我自小在山裏長大,對山洞根本不陌生。通常來說,背面超陰的山洞,潮溼非常,長滿苔蘚,動物也基本上不會選擇這樣的山洞當窩,毒蛇、蠍子之類的毒物,以及蝙蝠才最喜歡出沒在這樣的山洞裏面。

不過,當我面向山洞口之時,竟然能感覺到一陣陣涼颼颼地山風吹來。這就說明這山洞是活的,至少有縫隙穿透山體,這樣風才能流動。

發現這個山洞時,盤俊首先驚訝了。他說他從小到大在盤寨長大,後山也沒少來,從不知道這後山有這麼大的一個山洞。

我開始覺得不妙,不想進這個山洞,可盤俊不死心,說來都已經來了,非要看看裏面有什麼鬼!

我沒辦法,也只能捨命陪着。

進了山洞之後,才發現山洞大的不可思議,只是裏面黑黢黢地,沒光,正常人進來的話,什麼也看不清。我和盤俊算是個例外,我先後吃了鮎魚精和蛇王的眼睛,現在不但能看到那些不乾淨的東西,對黑暗環境,不說視如白晝,也差不多。

盤俊的夜視力也是極好的,我都沒看清前面吊掛着什麼東西,他就已經先發現了。

我順着他的手指看過去,立馬被嚇了個半死。既然是山洞,如果有什麼野獸毒蛇的,那算不得稀奇,可是這山洞裏竟然吊掛着好幾具乾屍。

我聽爺爺說過,瑤族有很多種,有的瑤族有山葬的習慣。當時也就是認爲這就是山葬的結果。盤俊卻說不是。他膽子大,不愧是個男人,竟然研究起那些乾屍起來。

我可沒他膽大,起初害怕出什麼狀況,一步也不敢離他遠了,現在是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過了一會兒,盤俊好像瞧出什麼門道來,從一具乾屍上解下一個箭袋,說瞧着好像是他小叔那個箭袋。

我隨口就問他一句,“你還有叔叔嗎?”

盤俊回答,“我有三個叔叔,還有一個姑姑。我就對二叔印象比較深,我的箭法都是他教給我的。只是後來因爲一些事情和阿嬤吵架,二叔離家出走,我其他的叔叔和姑姑,去找他,也沒回來。有人說在山外見過他們,說他們在縣城裏做生意,過的很好。”

我仍是無心,自語着說了句,“好巧哦!這四具乾屍看上去,正好就是三男一女!”

我的話一落地,盤俊手裏的箭袋一下子落到地上。我再看他的表情,跟見到鬼似的!我被他嚇了一跳,問他怎麼了?

他卻瘋了似的,將吊着乾屍的繩索砍斷。爲了辨認,他又將一具具乾屍馱到山洞外面,結果真相讓他一下子崩潰了!

他說,他怎麼也沒想到他的叔叔和姑姑,原來都死在這裏!

我吃驚地望着他,問他,“你能確定嗎?”其實幹屍已經不容易看出容貌,我怕盤俊搞錯。

盤俊固執的搖頭,情緒激動地說:“沒錯,是他們!還有,他們身上的匕首和刀鞘上都有我們盤家獨特的花紋圖騰!”之後,他又不相信的重複着說,如果這四具屍體真的是他的叔叔和姑姑,爲什麼還會人有說在縣城見過他們呢?這太奇怪了!

我皺下眉,問他,“是誰說的見過他們的?“

盤俊說是阿嬤告訴他的,至於是誰見過他的叔叔們,他就不知道了!

我當時也不知道哪裏來的靈感,馬上對盤俊說,“這麼說,殺了你叔叔姑姑的人,可能就是阿嬤!”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墨九狸和帝溟寒這才知道,原來王大神的傭兵團一共就五個人,之前被宗政家族的那個讓帝溟寒廢掉的少爺,給殺了一個,還剩下四個人,王大神出來歷練,其餘三個人在火靈城閉關修鍊,就是為了等級再突破一點兒,好一起去雲海學院報名的……

四個人目前王大神的實力最強,所以他才沒有閉關!

「王大哥,你去雲海學院是為了什麼?」墨九狸有些好奇的問道。

畢竟,雲海學院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因為雲海學院是不會保護學院的弟子的,所以加入雲海學院沒有什麼庇護的,相反進入雲海學院爭鬥更加的殘酷,可能日子更加的難過的……

「上官兄弟,弟妹,說出來我也不怕你們笑話,其實我們四個人開始並非是孤兒,我們雖然不是什麼顯赫的大家族出身,但我們也是有家的孩子!當初我們幾個是火靈城一個三流家族王家僕人的孩子,我們五個人的爹娘,世代都是王家的僕人,王家雖然是三流家族,但是王家為人低調,待人和善,王家的家主一代代都是大善人,做了很多好事都不宣揚的,可是即便如此也有飛來橫禍的時候,那一夜我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知道我爹娘滿身是血的把我們五個人藏在了密道中,然後叮囑我們死都不能出聲,死都不能出去,我們五個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等到我們是在忍不住出去的時候,到處都是一片血腥,到處都是屍體,王家無端被滅門,我們的爹娘也都死了,我們連為什麼都不知道,就在我們四處尋找還有沒有活人的時候,發現王家老家主還有一息尚存,看到我們幾個孩子,老家主含淚跟我們說,要我們快點離開,走的遠遠的,要我們努力修鍊,以後去雲海學院,然後離開雲下界才有活路,然後老家主就咽氣了……

我們五個不敢多留,離開了火靈城,進入了雲海山脈深處,靠著打獵還有爹娘留給我們的空間戒指裡面的東西,修鍊長大,我們五個相依為命,彼此扶持,只是為了老家主臨終的那一句話,我們不明白老家主為何讓我們離開,但是誰又會想死呢!而且,雲海學院也是所有雲下界的人都嚮往,卻又都忌憚的地方,我們也不例外,我們也很想去雲海學院,也很想離開雲下界,總覺得或許離開后,能查明王家被滅族的真相的!」王大神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如實說道。

墨九狸和帝溟寒沒有想到,王大神的身世還如此坎坷,本來看著王大神如此憨厚的性子,該是出身一般人家的,沒有想到身世還蠻可憐的……

「難道你們長大后,沒有查過王家的事情嗎?就算一個三流勢力被滅族,但一個城內應該也不算是小事吧!」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確實不是小事,只是沒有人剛提起罷了,至於為什麼,我們到現在也不知道!」王大神說道。 盤俊聽了立即就對我破口大罵。我見將他惹毛了,也就不吱聲了。反正這些乾屍死活都和我沒關係。

我又到山洞裏轉了一圈,結果什麼也沒再發現,肚子又不爭氣的餓了,我轉出山洞就要離開。

那盤俊說要將乾屍揹回家,他一個人扛仨,剩下的那個讓我扛着。我一看那乾屍的樣子就全身發冷,讓我扛個乾屍?拉倒吧!誰愛扛誰扛,反正我不!

盤俊見我不服從他的安排,氣火了,愣是將一具乾屍推到我懷裏。那乾屍身形正好跟我差不多,被盤俊一把推過來,正好嘴對嘴地碰上,這沒把我嚇死,可把我給噁心死了。登時翻臉,一邊吐着吐沫擦着嘴脣,一邊將乾屍推開大罵盤俊。

盤俊一副輕描淡寫的樣子,還說我小題大做。

我罵他說,那乾屍上多少毒啊,我要是中毒死了,你給我披麻戴孝去啊!

盤俊陰沉着臉也不說話,徑直到了我面前,我還以爲他要揍我,準備好了還擊,沒想到他低頭迅速的用舌頭在我脣上舔了一下,然後說:“這樣行了吧!要是有毒,我陪你一起被毒死!”

我頓時汗毛倒豎,就像被雷劈了似的,木在那裏,半天沒反應過來。等一緩過神來,我就噁心的在那邊狂吐。真是太噁心了,這個混蛋,居然用舌頭……

我都將膽汁給吐出來,那噁心的感覺還沒平復。

盤俊還一本正經的說,“嗯,這樣也不錯,你放心了吧!膽汁都吐出來了,什麼毒也早就吐沒了!我舔到的毒可是全嚥下去了,你這回就別覺得虧了。”

我起初以爲盤俊是佔我便宜,瞧他那一本正經的樣子,我開始懷疑自己想多了,或者他真是就爲了我安心。就不再罵他。

不過真心是該着倒黴,山裏的天氣就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剛剛還陽光明媚,可是轉眼便陰雲密佈,狂風驟起,豆大的雨點當頭砸下來。

這回盤俊也顧不得那幾具乾屍了,拉着我就往山洞裏跑。只是雨水打溼了山坡,我崴了一腳泥,還捎帶着將自己滑到,順着山坡就滑下去。

這次沒那麼幸運,盤俊沒能及時救了我,我就這麼一路滑到山谷裏。這麼一來,全身都澆透了,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水。

我沒好氣的咒罵這鬼天氣,瞧着哪裏有山洞可以躲雨。沒多會兒,盤俊也從山坡上下來了。

見我還好端端的,就大罵我,“你怎麼沒摔死!”

我全身疼的要命,本來身上就有傷口,被雨水淋溼了,疼得直鬧心,懶得跟他鬥嘴。

盤俊見我不吱聲,罵了幾句也就罵不下去了,扯着我的胳膊,帶我去找躲雨的山洞。

結果沒找到山洞,找到了一間茅屋。我現在對山谷裏莫名存在的茅屋,有着特別的恐懼感,誰讓我兩次在這樣的草屋裏,不是遇到鬼就是遇到殭屍?此時見到了,心裏就有牴觸,說什麼也不肯過去。

盤俊說,“有我呢!你怕個屁啊!”

我這才勉強仗着膽子跟盤俊過去。

我走近一瞧,那個茅草屋倒像是個人住的地方,因爲茅屋旁邊開着兩壟菜地,此時雨水打着小油菜,青亮水嫩嫩的。哪隻鬼有這個閒情逸致種菜玩呢?他們又吃不了人間的東西。

這樣我稍微放了放心。盤俊先敲敲門,裏面有個老奶奶的聲音應着,說道:“乖孫兒回來了啊!門沒關,開着呢!”

等我和盤俊走進去,發現,茅屋裏還算是寬敞。因爲陰天,屋裏黑,此時點着油燈。微弱的光線下,我就看到一個老奶奶坐在土炕上,土炕邊兒上放着一對雙柺,另外,在她懷裏還臥着一隻貓。

我瞧見那貓的第一眼,雞皮疙瘩就起來了。老天,那不是那隻白貓嗎?此時那隻白貓半眯着眼睛望着我,眼皮往上翻啊翻的,又在算計我的陽壽嗎?

這麼說,我和盤俊是跑到鬼窩子裏來了?

我剛想提醒盤俊,那個老奶奶看到盤俊和我,就笑眯眯的說,“乖孫,你打哪裏領來這麼俊的姑娘?朵兒呢?”

盤俊以爲那老奶奶眼神不好,急忙解釋道,“老奶奶,我叫盤俊,今兒是淋了雨,所以纔打擾您老人家……”

那個老奶奶一下子笑了,對盤俊說道,“乖孫,你今兒是怎麼了?奶奶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兒啊?”

盤俊再次以爲老奶奶耳朵不好,又再說了一遍,“老奶奶,我叫盤俊!”

老奶奶這次有些不耐煩了,擺擺手說道,“你這混小子,我是你奶奶,還不知道你叫盤俊啊?”

盤俊立即啞口無言,看了我一眼,估計他心裏一定在想世上怎麼有這麼湊巧的事吧!

我趕緊拽拽他的衣角,對着他猛使眼色。他會意了,就問那個老奶奶有乾衣服換嗎?

豪門禁寵夜歡妻 那老奶奶說,“你去你屋子找不就行了。”說完老奶奶打了個哈欠,露出一嘴有些像獠牙的黃牙。我哆嗦了下,臉色白了又白,跟擦了麪粉似的。

我此刻就想着趕緊離開這裏,盤俊一副既來之則安之的樣子,拽着我進另一間屋子。他還有心找乾衣服,我壓低聲音提醒他,不覺得見鬼了嗎?

他給我一個噤聲的手勢,並將一身女裝扔給我。然後他挺利索,立馬往下脫溼衣服。要不是我怕那個老奶奶懷疑,早就驚得叫出聲了。虧他還是我師父,咋這麼不要臉呢?

我急忙背過身去,臉還不爭氣的紅了。

盤俊很快就換完了,還問我怎麼不換?我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心想裝什麼傻啊? 惹火少將俏軍醫 男女有別,你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啊?正想讓他先出去。突然外面響起一陣凌亂的腳步聲,之後有人跑進茅屋裏來了。

跟我和盤俊不同,也是有兩個人進來,但那兩個人都不敲門,直接闖進來的。進來後,還一個勁兒地抱怨被大雨淋了。

我和盤俊隔着門簾瞧着,只見進來的剛好也是一男一女,那個男的喊着那個老太太說,“奶奶我們回來了!”

只聽那個老奶奶有些抱怨地說,“盤俊啊,你不剛剛就回來了嗎?沒聽見你出去,你們怎麼又淋了一身溼?”

那個男的立即警覺起來,問那個老奶奶,“奶奶有生人來這裏了嗎?”說完鼻子猛地嗅了嗅,然後對着我和盤俊呆着的屋子轉過頭來。

不看這張臉還好,我一看這張臉立即嚇得魂兒都沒了,這……這不是……,我轉臉望着盤俊,已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沒有人敢提起?為什麼?」墨九狸好奇的看著王大神問道。

「當初王家被滅族的時候,我八歲,其餘幾個兄弟,最小的5歲,其餘的三人7歲!我們還都是孩子!老家主隕落前,除了讓我們走,讓我們去雲海學院,然後離開雲下界外,還交給我們每個人一個戒指,說是我們爹娘臨終前留給我們的!

然後,老家主隕落後,我們太害怕,就直接按照老家主說的,離開了王家,躲進了雲海山脈!等到多年後我們長大了,有了一點實力了,自然就想查清楚當初的真相了,因此,我們加入了傭兵團,五個人成為一個隊伍,一邊完成任務,一邊來到了火靈城,我們不敢貿然去問多年前的事情,因此我們攢錢在火靈城買了一處小院,然後也一直在火靈城的傭兵工會接任務,為了方便我們查當年的事情,我們盡量接一些為煉丹盟尋找藥材,為煉器盟尋找材料這樣的任務,就是為了多認識一些人,我們五個人忍辱負重在火靈城慢慢的熟悉了,跟城裡大街小巷的人,丹盟,器盟的人也都熟悉了,才開始試探的打聽多年前王家滅族的事情,可是我們卻發現,不管平日跟我們關係多好的人,要麼就是年紀比我們小不知道,要麼就是聽到我們問直接就閉口不談的,甚至有很多人不熟悉的,一聽我們問起,直接就起身離去了,後面都不跟我們說話了……」王大神看著天空說道。

他不是傻子,一個人如此,兩個人如此很正常,全城的人都如此的話,就算他再單純也知道有問題了……

「所以,王家滅族怕是有內情吧!」墨九狸直接說道。

「是的,我們好不容易才從一個關係好的老者口中得知,王家得罪了不應該得罪的人,如果王家不被滅,整個火靈城就會被滅,因此王家滅族在火靈城是禁忌,誰都不能提起,因為是王家滅族,換來了其餘火靈城人的生……」王大神悲涼的說道。

「得知這件事後,我們也沒有放棄,作為傭兵多年來我們五個人幾乎走遍了整個雲下界,可是依舊一點線索也沒有,所以前陣子我們決定去雲海學院報名,決定離開雲海學院,或許會有新的發現,這只是我們幾個的直覺,但是我們決定跟著自己的直覺走一次……」王大神堅定的說道。

「既然這樣,或許日後我們會在學院相遇的!到時候王大哥去了學院,可以找我們!」墨九狸和帝溟寒對視一眼的說道。

「好,等到我們四個去了學院的話,一定會去找你們夫妻的!」王大神笑著道。

「好的,王大哥,這個你拿著,可以防身,解毒用的……」墨九狸看著王大神想了想說道,然後遞給王大神一個瓷瓶。

「這怎麼好意思啊,我都沒幫上你們什麼的,我不能收!」王大神急忙拒絕的說道。

「王大哥,你就別和我們客氣了,除非你看不上我們!」墨九狸聞言,故意板著臉說道。 盤俊也看見了,剛纔還淡定的他,一下子就像是隻鬥雞,感覺他頭髮都豎起來了。

他也不藏着掩着了,奔出去對着那個男人就喊,“你大爺-的,哪裏的畜生竟然冒充你小爺爺?”

瞧着盤俊那架勢非要跟那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鬥個你死我活不可。

我抽出魚骨劍,就也衝出去。可是盤俊突然看到那個男人後面的女人,一下子又愣在那裏。

我也瞧見了那個女人,二十多歲的樣子,長得非常美豔。之前我已經覺得盤綺羅和盤伊洛長得就夠絕美的了,現在瞧着眼前的這個女孩子,甩盤家那兩姐妹幾十裏地去了。

我以爲盤俊色迷心竅,被那女人的美貌給迷住了,提醒他一句。沒想到他失聲說,那女的是幾年前被怪魚拖走的朵兒,他曾經喜歡過的那個女孩!

我立即全身感覺都不好了。如果對方是鬼,故意下這麼個圈套,那麼盤俊已經掉進裏面了。我技不如他,他都被迷惑了話,我們倆的死期也就到了。

這時候,我才覺得吞了蛇眼有了陰陽眼,也是個麻煩事,什麼東西都能看得到,但是現在問題是看到了又怎麼樣?就今天的場合,我可分不出那個長得跟盤俊一樣的男人,到底是鬼還是人?

那個朵兒跟我一樣,也被我身邊的盤俊給嚇到了,變着臉捂着嘴,在那兒倒吸涼氣。

我用胳膊肘捅了盤俊一下,提醒他要麼去打,要麼逃命,傻愣着幹嘛?又不是相媳婦呢!

盤俊這纔回過神來,抽出腰間的鞭子對那個假盤俊襲擊過去。

我差點兒被盤俊蠢哭。茅屋就那麼大點兒的地方,掄得開鞭子嗎?可就在這時候,外面突然傳來“咚咚”聲音,地面也開始震顫起來,而裏屋的那個老奶奶大聲喊了一嗓子,“誰都別動,它來了!”

老奶奶話音剛落,這茅屋裏突然變成一片漆黑,任我吃了鮎魚眼蛇眼,這會兒什麼眼也不管事了,就跟自己掉進墨水瓶裏一樣,周圍除了黑就是黑。

我也看不到盤俊了,喊了他一聲,他就回我個別出聲,再沒動靜。

重生驚世醫妃:邪王,寵我 我也只能靜下心來,憑我的耳朵,聽聽動靜。這一聽就聽到了讓人毛骨悚然的咀嚼聲,聽上去像是有隻野獸在“吧唧吧唧”地吃東西,還吃的極爲香甜的樣子。

與此同時,空氣中也飄來一股非常奇特的腥臭。我噁心的要吐,勝在我之前連膽汁也吐出來,此時真沒什麼東西可吐了。

過了也就一兩分鐘,我就聽見頭頂上有動靜兒,好像屋頂被什麼人掀開了,然後有非常響的鼻子嗅着氣味才發出的那種聲音,一灘水還從上面掉下來,正好落到我的頭頂,那黏稠的唾液一樣的液體,順着我的頭頂流到我的臉上,噁心的我無以復加!

我急忙用袖子擦了擦,死命的捂住自己的嘴不讓自己吐出來,發出聲音。

這還不算完,一聲“吸溜”的聲音,仍舊從我頭頂方向穿過來,像是有人吸食什麼東西才發出的聲響。之後一條涼涼地蛇一樣的東西,幾乎就從我耳朵邊兒上掃過去,我頓時頭皮發炸,冷汗就像雨水一樣的又將我澆了一遍!

感覺那個東西還像豬一樣的吃着東西哼哼兩聲。我以前沒少跟着爺爺在山裏打獵,這打獵可不是說你想獵什麼,就能獵到什麼?有時候會遇到大支的猛獸,人在山谷裏,被草叢和密林擋着,就只能聽聲辨獸。所以今天我一聽這動靜,就知道那肯定是隻非常龐大的野獸。

只是,我這就在山裏長大的人,這一刻竟然無法分辨,那到底是個什麼猛獸,居然大的不成個樣子?

我爲這隻無法想象的可怕猛獸,嚇得幾乎要窒息,那一刻的感覺就像是待宰的牛羊,你知道刀子就在上方,卻不知道它什麼時候落下來,一刀砍斷你的脖子!

這會兒時間是極度的煎熬啊,我腦子裏一片空白,不知道最後等待我的是什麼?再等了一分鐘左右,那個怪獸終於邁着“砰砰”作響的腳步聲,慢慢移響遠處。

我這次聽清楚那腳步聲,對,就是腳步聲!就像是巨人一樣的腳步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