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土地爺選中的男人啊。」

「是啊,我原以為什麼土地、山神的不過是村民們的無稽之談,現在……我信了!」

常山喃喃附和道。

尤其是看到寧初瀟洒的騎在巨蟒身上,二人目中的羨慕之色已經不加掩飾。

常山突然嘿嘿一笑,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看他騎蛇的樣子,讓我不禁想起了另一個人。」

邵雲剛一怔。

「誰?」

「許仙!」

「……」邵雲剛。

不多時,大部隊湧入梨河鎮,問訊趕來的喪屍全部被變異野獸殺死。

「就到這吧。」

寧初他拍了拍蛇頭,大部隊緩緩停下來。

他跳下蛇身,看著兩隻龐然大物。

「謝謝你們,你和熊二帶著他們先回去吧,明天我會去報答你們的。」

嘶~

吼~

巨蟒用蛇頭拱了拱寧初的胸口,隨即蠕動著龐大的身軀離開。

另一邊,熊二也對著寧初咆哮一聲,帶著眾野獸向著最近的山脈分支走去。

不得不說。

上次被寧初暴揍一頓后,這傢伙老實多了。

卡車隊伍停在道路中間,小楓站在一輛車上,操控四周的喪屍不要來搗亂。

「小寧。」

「寧初。」

邵雲剛和常山帶著一行人迎接了上去。

很快,黑子和上官娣也走了下來。

寧初露出笑容。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上官團長,我身後的便是107基建兵團,這些是他們的設備。」

「太好了,歡迎歡迎。」

邵雲剛和常山熱情的打招呼。

他們也清楚這些設備的重要性,心底已經樂開了花。

尤其是邵雲剛,他一直主張建設梨河鎮,只是苦於沒有設備和資源。

現在好了。

憑空掉下來一支基建兵團,比中彩票還過癮。

「你們好,叨擾了。」

上官娣和他們依次握了手。

「好了,大家趕了一天的路,昨晚又和喪屍廝殺那麼久,都累了,回村吧,至於這些設備……就放在梨河鎮吧。」

寧初看向邵雲剛:「剛子,你留幾個人看著點好了。」

邵雲剛嘿嘿一笑。

「放心,我親自帶人留下。」

「真有你的。」

寧初沒有拒絕。

他很清楚這傢伙對這些設備的看重程度,雖然現在沒有賊,但搞不好會有別的意外,能有他親自留下,會放心不少。

很快,寧初帶著一行人向煙雨村趕去。

村裡,榮琴正帶著全村婦女們忙碌著。

平添了2500多人,這可不是個小數字,榮琴她們從中午就開始忙碌,一直到現在才堪堪做好食物。

老村長看著一下子空了不少的倉庫,頓時老臉一苦。

另一邊,李叔帶著工程隊的人已經搭建了好了臨時休息的棚子,勉強可以安置這些人。

這是世界末日以來,煙雨村最熱鬧的一次。

幾台發電機同時運轉,將食堂下的空地照的燈火通明。

老村長組織了一些人進行迎接。

「上官團長,鄉下有些破舊,你別介意。」

「不,我覺得你們這裡很不錯」上官娣看了眼身後的城牆,又看向兩側山脈:「依山傍水,進可攻退可守,難怪能堅持這麼久。」

她是由衷的說道。

卻是不知道,就在前不久,這個村子也差點淪陷。

「這裡確實是一處福地。」

寧初沒有謙虛。

畢竟,這可是老土地選中的地方,怎麼可能差呢。

後來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

在全球淪陷的情況下,煙雨村依舊完好的生存下來,這和優越的地勢有很大關係。

不多時,一群人來到食堂前。

空地上已經擺上了裝飯、裝菜的大鍋,還有洗乾淨的碗筷、餐盤。

不得不說,孔雀樓出來的大廚手藝真不錯。

即便是做這麼多人的大鍋飯,依舊色香味俱全,而且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保證了每人三菜一湯,葷素搭配。

離得很遠,就能聞到空中的飯菜香氣。

累了一天一夜的士兵們,此刻早已飢腸轆轆,肚子紛紛不爭氣的叫了起來。

即便是上官娣也舔了舔嘴角。

很快,食堂下熱鬧起來。

還多還沒吃飯的村民和倖存者們與這群士兵參合在一起,有說有笑,十分熱鬧。

上官娣與寧初、黑子、小楓、常山坐在一桌。

喝了幾口湯后,她心滿意足的抬起頭。

「久違的煙火氣息啊,只有現在,我才感覺自己活了過來,不是被世界拋起的可憐蟲。」

聽到她的感慨,幾人都跟著嘆了口氣。

他們又何嘗不是呢。

小楓抱著手中熱騰騰的飯碗,感慨道:

「每次出去和喪屍打交道的時候,我都很害怕,不是怕死,而是害怕那冷冰冰的世界,只有回到村子里,看著村民們的笑臉,我才知道什麼是家。」

「是啊,有人類,有笑臉的地方才是家啊。」

常山跟著附和。

他們兩個,一個曾被墮落者關押,一個在洛城待了那麼久,對這種感覺,最是感同身受。

寧初笑了笑。

「所以,我希望你們和我一起保護這片凈土,讓更多人的人都能找到家。」

「一定。」

常山握了握拳頭。

小楓更是重重點頭:

「生是煙雨村的人,死是煙雨村的喪屍。」

「……」

剛剛還有些煽情的氛圍,一下子被這句話整沒了。

幾人紛紛低下頭,認真吃飯。

小楓怔了一下,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了,明明很煽情啊。

……

吃飽喝足后,士兵們來到臨時棚子里休息。

沒辦法,村裡的房子太少,再加上那些倖存者,根本沒有空餘的地方,只能暫時委屈他們了。

好在都是子弟兵,而且是基建兵。

風餐露宿對他們來說,早已習慣。

而且這裡足夠安全,不用再擔心喪屍的侵擾,可以讓他們安下心來,美美的大睡一場。

至於上官娣和一些女文兵,則被老村長安排在了村委會裡。

福地洞天中。

阿木突然放下手中的平板,看向神樹下打坐修鍊的寧初意識體。

「嘎巴嘎巴……(電的理論我學的差不多了,給我一台發電機。)」

「好說。」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蓉兒輕輕點頭,有些擔憂的問道:「嫁誰?」Next post: 「那太好了,日後三位要是想走隨時可以離開我絕不阻攔。」李雲聞言大喜過望,只要他們答應留下來就不愁抓不住他們的心。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