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深挖雲飛與清熙昨晚的祕密時,門外突然又傳來一聲:“楊將軍,那兩位少俠在嗎?”。

“楚將軍啊,莫非你也來給你女兒提親?”

“哎吆,要不我說你老楊老謀深算,這都能猜出…….嗯!~也?還有誰?”。

“這位是楚江楚將軍”。楊旭向我們介紹到。

“見過楚將軍”。 “見過楚將軍”。

“無需多禮,我今天來就是給我女兒提親的。。。。。”楚江滿面春風的從頭到腳打量着我和雲飛,彷彿就像是在相親。

“你個楚王八,滾一邊的去,是老子先來的”。朱無極身上沾滿了花草朝這邊跑來。

“原來是你個老黑豬,你的那女兒這麼多年還沒嫁出去啊,小時候找你定娃娃親,你還嫌棄我家侄子太瘦,這天下就找不出比你那閨女還壯的男子了”。楚江一聽到朱無極的聲音,袖子捲起來就開罵。

“就是,我們家那小子都沒嫌棄,你還嫌棄別人瘦”。秦浦深在一旁補刀。

“習慣就好,習慣就好”。楊旭看出了我和雲飛的尷尬。

“兩個小子,我女兒知書達理,心靈手巧,國色天香可比這頭老黑豬的女兒好看多了,怎麼樣,考不考慮娶妻納妾”。楚江擠眉弄眼的看着我倆。

“楚將軍,我們。。。。。。。”。

話還沒說完,問外再次響起:“唐坤唐將軍到!”。一個精壯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手中提着6大罐的酒。

“嗯?!哥幾個都在啊”。這位名叫唐坤的人看到廳內的衆人說道。

“老唐,你家不是兩個臭小子嗎?也來這邊提親?”秦浦深看着唐坤。

“提親?誰來提親,我是來找楊大哥喝酒的,順便見一見劍神前輩的後人,難道老黑豬和楚王八是來提親的”。

這時一旁淡定自若的楊旭終於忍不住了,衝上前去一把奪過唐坤手中的酒說到:“好你個老小子,平時找你要點兒你的黃泉醉,你就當什麼似的,今天竟然全拿來了”。 ”就是就是,老唐這小子,把他那幾瓶黃泉醉當老婆似的“。秦浦深再次補刀。

”嗨,我今天拿酒過來是給楊老大和這兩位少俠喝的,沒你們什麼事“。唐坤走到我和雲飛旁邊,細細打量着我們。

”晚輩柳風“”晚輩張雲飛“”見過唐將軍“。。。。。

”果然是青年才俊,20歲就到了窺靈境,人比人真是氣死人啊,也就當年劉邦和楊老大能比得上你們兩個。。。。。。。。“。

唐坤剛說出劉邦二字時,本來吵鬧的大廳瞬間安靜了下來,其他人全都面色凝重。唐坤意識到自己不經意犯了個錯,連忙閉口不言。

這時秦浦深突然大聲說道:”就你小子成天口無遮攔的,待會兒你的酒全部歸我們了“。秦浦深打着圓場。

”你小子每次都出來破壞氣氛“。說着朱無極擡腳朝着唐坤的屁股就是一腳。

瞬間庭院內又恢復了歡聲笑語,一堆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像個孩子一樣在大鬧。

若是軍中的士兵看到這一幕,一定會覺得自己喝醉了或者沒醒,平時不威自怒,殺人如麻的將軍們,竟然像個孩童般肆無忌憚的打鬧,彷彿不在乎自己將軍的形象。


”小風小飛,這幾個老小子,平時叫他們喝酒,各個躲着我,今天倒是自己送上門,這可全都是因爲你們“。楊旭一臉鄙夷的看着他們。

”楊老大,你還好意思說,趁我外出執行任務,你們幾個大搖大擺地跑到我家,把我的珍藏的六丹金液酒喝個精光,一滴都沒給我留“。楊旭話音剛落,楚江暴跳如雷的罵道。

”你還好意思說我們?你說上次老秦從我這裏順走的蘭生酒你就沒喝過?“朱無極也加入了罵戰。

”要不是我把我的黃泉醉藏得嚴嚴實實,你們也早給我喝了“。

”哎吆,你們幾個臭小子,我救了你們多少次,喝點兒就怎麼了?“

”。。。。。。。。。“。

一時間,楊府內被這5個大老粗吵得沸沸揚揚,不得安寧,但是下人們彷彿沒有看見聽見般,看來是這些大將軍們平時沒少在一起打鬧,楊旭此時也完全沒了鎮國大將軍的威嚴形象。

我和雲飛在一旁看着這些老男孩的打鬧,可能因爲被這份最純粹的兄弟感染到,在一旁也伴隨着他們吵鬧,哈哈哈大笑起來。

看到楊旭放在地上的六罐黃泉醉,我心中突然有個壞主意。我悄悄拽了拽雲飛的衣服,然後用眼睛瞟了瞟地上的酒,再向雲飛點點頭。

雲飛看到我的小動作,瞬間就明白了我的用意,然後壞笑着點點頭。

這時楊夫人從石板小路上走過來,看着衆人說到:”今天怎麼都到齊了,這麼熱鬧,聽說你們是來找孩子提親的。。。。。。“。

楊夫人突然停下腳步,怔怔地看着因爲秦浦深和朱無極打鬧而壓毀的花草,秦浦深和朱無極面面相覷吞了吞喉嚨。

我和雲飛慢慢移動到酒旁,趁他們不注意連忙將兩罐酒收到儲物戒中,轉身向着楊旭等人找藉口說有急事,便匆匆向着我們的庭院走去。

楊夫人盯着花草片刻後,面帶笑容徑直的走向衆人,不待楊夫人發問,秦浦深和朱無極互相指着對方推卸責任:”是他!“。

”是他!“

池塘邊。

千凝和清熙正端坐在小亭內,兩人面前各一個畫板,此時千凝正在教清熙作畫。

我們剛坐在亭間拿出偷的兩罐英雄醉,就聽見大廳內朱無極大喊:”兩個小混蛋,竟然敢偷老夫的酒,喝了酒就得當老夫的上門女婿“。

我和雲飛差點兒嚇了一個趔趄,搖頭苦笑,朱無極是有多想嫁女兒·,看來暫時不要跟他碰面的好。

”上門女婿?“清熙放下手中的畫筆。

清熙本就是富家千金,所以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還是略有了解,但是在作畫方面,依然不及千凝,畫工強差人意。

千凝所作的畫作給人一種異樣的美感,簡單的畫筆勾勒出一副意境畫,讓人心中只想隨着她的筆墨一起進入畫中的天地。

我從儲物戒拿出四個酒杯,放在石桌上,打開酒的那一剎那,一股清純的酒香溢出,暖人心房,沁人心脾。

”鬆苓酒?“千凝聞到酒香亦轉過身說到:”相傳一位釀酒大師,找到一顆古鬆,深挖至樹根,將酒甕開蓋,埋在樹根下,使鬆根的液體漸漸被酒吸入。一年後挖出,酒色如琥珀,因爲說此酒純香,淺飲一杯,即便是死也不枉一生,所以又叫黃泉酒,此後人們便以這種方式釀酒,也不全然是松樹,果樹,青竹等等“。

我將酒倒入杯中,果然酒色如琥珀,久而彌香,端起酒杯,只此輕輕一口,酒香便在脣齒間回味無窮,我淡淡的說到:“淺淺一杯萬千趣,酒入愁腸醉人心,”。

清熙本不想喝酒,但是聽到千凝這麼一說,便端起酒杯清淺一口,然後吐着舌頭直說:“好辣!好辣!。。。”,可是依舊手不離杯,淺飲不斷。

千凝亦是如此,看着手中的酒杯,卻不急入口,而是將酒杯湊到鼻前,任由酒香撲鼻,然後再淺淺而飲。

不知不覺,兩甕黃泉醉便被我們下了肚,因爲空腹飲酒,我和雲飛都不勝酒力,意識變得時而模糊時而清醒,千凝與清熙喝醉的香腮紅的像桃一樣,卻還有低語和人比花嬌的溫柔,不覺讓我想起一句詩:”醉酒佳人桃紅面,不忘嫣語嬌態羞溫柔。”

見千凝與清熙昏昏欲睡,雲飛跌跌撞撞的將清熙扶回了房間,看着已經無知覺的千凝,我只得將她輕輕抱起,回到她的庭院。

千凝地身體很燙,身體軟軟的,雙臂摟着着我的脖頸,她醉了,往常那雙靈動的眼睛此時也迷離飄渺,似一潭深不可見的泉水,讓人看不透,白皙的臉頰微微染上紅暈,原本整整齊齊的髮絲也零零散散的飄落,褪去了原先一塵不染的氣質,反倒加上了些讓人慾罷不能的感覺。 夢醒時,已是清晨。

努力睜開惺鬆的睡眼,腦袋有些疼痛,昨夜的那倆甕黃泉醉的確夠烈,千凝枕着我的臂膀酣睡,溫潤的鼻息撲打在我的胸口,瞬間讓我心猿意馬起來。

輕輕拉起被子蓋住她裸露在外的凝膚玉脂,儘管我的動作再輕盈,依然還是吵醒了千凝,但是她卻沒有真開眼,因爲害羞卻不敢睜開眼,與我直視。

拾起散落在一旁的羅裙,輕輕替千凝重新穿戴好,既然我褪下你的霓裳,那我也會爲你穿衣。

“千凝,我想向義父和瑤姨挑明。”我在她的粉脣輕輕上輕輕摩擦着,兩片薄薄的脣瓣瑩潤姣美,珠玉圓潤,細嫩巧致,讓人看一眼便會不由自主的生出無限遐思。

千凝任由我的玩鬧,凝眉說到:”我暫時不想讓父親母親知道“。

”可是,對你不公平“。

”沒有什麼不公平的,自從小時候楊柳去世,我再也沒有讓任何一個男子近我,我始終保持着冰冷的姿態,原以爲我會這樣獨自終了,可是沒想到你出現了“。

”千凝,我。。。。。“。

不待我話說完,千凝將我向門外推去並說:”時間已經不早了,你先回去,別讓丫鬟們看見你從我的房間出去“。

不由分說,便將我推出了門外,當門關起來的剎那,千凝的眼淚再也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被推到門口的我,剛準備敲門,卻聽見千凝隔着房門發出的哭泣聲,我怔怔地站在門外好久,然後才拖着失了魂般的身體走回我的庭院,坐在小亭裏,回想着昨夜的一幕幕。

不知過了多久,清熙的房門忽然打開,雲飛從裏面走了出來,然後清熙也走了出來,雲飛看着我的房門說到:”還好小風還沒起牀,這次我一定要戒酒,每次都是因爲喝酒才。。。“。

清熙不等雲飛說完,故作生氣的姿態說到:”我都沒後悔,你後悔什麼?“。然後在雲飛腰間就是用力一捏,疼的雲飛直求饒。

見他們還沒注意到坐在廳中的我,我故意咳了一聲,兩人瞬間轉過頭驚訝的看着我,我擡手戲喊到:”早啊!“。

”你。。。你都看到了?“

”我什麼都沒看到,雲飛從你房間出來我都沒看到!“。

”看到就看到了唄,怕他幹啥,正大光明“,雲飛抓起清熙的手,走到我面前,還挑釁地看了我一眼。

”只要你們能坦然面對彼此,生與死一直在一起就好,還有你雲飛,鋼筋直男一個,別總惹清熙生氣“。我站起身摟着兩人的肩說到。

”鋼鐵直男?那是什麼東西?我怎麼可能惹清熙生氣呢,好想也讓爺爺知道“。離開小村莊已經20天了,雲飛跟着爺爺在小村莊修行,15年中的每天都在一起,一轉眼離開爺爺20天,不免有些想念張爺爺,雲飛迫不及待地想把清熙介紹給張老爺子。

看着雲飛和清熙的笑顏,心中不知爲何漸生落寞,雲飛可以向張老爺子介紹清熙,可是我又該向誰介紹千凝,我從哪裏來,我的父母是誰。

這一刻,庭院中的每一物彷彿都裝着我落寞的情感。

想着想着,突然我的頭再次疼痛難忍,汗水從我的臉上滲出,我的腦海浮現出一個畫面,一滴眼淚落在我的臉上,我的視角中出現一箇中年男人,男子將我抱在懷中,奮力地喊着什麼,可是我卻聽不清,我的身體幾乎不能動,動動手指都很難,但是我能感覺到他對我關心與愛護,就在我即將失去意識時,我明顯看到懷抱我的是一個我很熟悉的人,然後我的視線漸漸黑了。

等我再次睜開眼時,映入眼簾的是我房間的牀簾,此時頭已經沒有那麼疼了,只是有一些乏力,我怎麼會在這裏。

我想擡手揉揉腦袋,發現我的手被人握着,我擡起頭看見千凝握着我的手,趴在牀頭淺淺的睡着。

千凝感覺到我的手動了動,擡起頭看見我已經醒來,美目中流轉的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顫抖着哭腔說到:”你醒了?“。

我連忙不顧身體的痠痛,坐起身子,擦去千凝的眼淚,捧着她的玉臉安慰到:“我沒事,只是頭疼而已,再哭就不好看啦”。


“你嚇死我了”。千凝撲在我懷裏,抱着我哭泣不止。

我一手輕輕拍撫着千凝,一手摟着她的腰際,千凝那熟悉的清香傳到鼻尖,感動懷中人兒的擔心,我想應該沒有比這更美好的時刻了。

許久後,極不舍的離開她的檀脣,此時千凝已沒了流淚,取而代之的是明眸中的羞意,煙視媚行的樣子可愛極了,都讓我忘了眼前這女子本是一個冷若冰霜的女子。

這時門外傳來腳步聲,門也被推開,千凝連忙坐起,綠竹推門而入,手裏托盤盛着一碗高湯,綠竹看到我,興奮的說到:“柳公子,你醒了?”。然後將湯放在桌上說到:“我去告知夫人老爺”。說罷急忙跑出。

綠竹剛出去,雲飛和清熙急忙忙跑進來,千凝起身站在一旁,雲飛直接一屁股坐到牀邊,用手摸摸的頭,又拍拍的胸口說到:“嚇死我了,好好的,突然一下子昏了過去,短短四天,你就出現兩次,是不是又想起以前的事了?”

“是想起一點兒以前的事,還有你能不能先起開,清熙可在旁邊看着呢,我可不想清熙吃我的醋,很容易讓人誤會”。此時雲飛幾乎與我貼身而坐,一隻手貼着我的胸膛,一手摟着我的肩,動作極其曖昧。

清熙聽到我這麼說,俏臉一下子變得紅彤彤的,低着頭不敢言語,雲飛站起來笑罵道:“去你的,誰會跟你有誤會,清熙纔不會吃醋”。說完拉起清熙的手。

千凝看着我與雲飛的拌嘴,忍不住掩面啼笑,清熙更是在雲飛的腰間一捏,疼的雲飛連連求饒,房間瞬間被大家的嬉笑聲充滿。

許久後,綠竹陪着楊將軍楊夫人走進我的房間,不待我下牀行禮,楊夫人一把將我按在牀上,關心的問到:“趕緊躺好,別動,身體好點兒了沒?”。

“瑤姨,我好多了,只是頭有點兒痛”。

“綠竹,快把我熬的那碗天麻魚頭湯端過來,這是我專門給你熬的,天麻魚頭湯喝了對頭痛好”。

楊夫人接過綠竹手中的湯碗,舀起一湯匙奶白的湯汁,送到我的嘴邊,我竟不自主地張開嘴將湯汁吸進口中。 湯汁在脣齒間回味,猶如久旱後的甘露,瑤姨亦猶如穿過溫暖溼潤的春天,躍過寒風凜冽的冬天,一匙一匙的慢慢餵我。

你能深深感受到家庭的溫馨嗎?這一刻我就能深深感受到了家庭的溫馨,這樣美好幸福快樂的家庭溫馨,你能感受的到嗎?我能深深感受到。

房間裏的每個人,雲飛,清熙,千凝,楊旭,瑤姨還有綠竹,每個人都是快快樂樂的,非常的可愛。

碗中還半碗湯時,瑤姨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說到:“我得去準備一些養心安神粥”。將碗遞給了千凝後,便帶着綠竹走出房間。

楊旭走上前關心地說到:“你先好好休息,以前的事要是想不起來,就不要太着急,所有一切總會回來的”。

說完楊旭便朝着門外走去,我連忙喊住他。


“怎麼了?”